倍可親

亞裔學醫的比例超高但學法的並不高

作者:yunmu  於 2019-6-15 06:4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法律相關|已有10評論

亞裔學醫的比例超高但學法的並不高

 美國的法學院和醫學院同屬於美國的專業學院,它們在美國社會的地位遠在美國沒有出現博士教育之前就建立了。開始時美國也是從高中畢業直接就讀三年醫學院或法學院的,後來多數醫學院才發展為大學本科以後就讀. 但是,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美國精英的選擇也越來越多樣化了。

2018, 大約5.2萬名申請人呈交了85萬份申請書到不同的醫學院中,亞裔申請人大約佔了四分之一.  醫學院的錄取率大約為41% 而在2.1萬多的醫學院新生中,亞裔也佔了大約24%,僅僅次於白人的50% 。但是美國亞裔人口只佔美國人口的6%

傳統上,報考醫學院的大學生往往有比較好的大學GPA成績,例如2018年,美國報考醫學院5.2萬人的平均大學GPA3.56 (非科學課程3.70,科學課程3.45, 而當年畢業達到GPA3.5的優秀美國大學生超過60萬,也就是說,大約5% 3/ 60萬)的優秀大學生選擇進入這一行業,這個比率並不高。 對整個社會來說,多樣化是好事。 但是對醫學院而言,還是要多多爭取大學生精英加入醫學團隊為好。

因為亞裔大學畢業生≥3.5 GPA優秀率和白人差別不大,美國亞裔就讀醫學院顯得十分熱烈。4倍於人口比例,可謂大熱。如果是光按照考生成績來錄取的話,亞裔的新生人數還要多一些。

而白人大學畢業生雖然也有比較高的優秀率,但是他們報考美國醫學院的比例卻低於白種人在美國人口的比例。 似乎很少人去注意這一點,也不知道這個變化是什麼時候開始的,記得剛來美國在一教學醫院上班時,絕大部分美國醫學院畢業的醫生都是白人。

那亞裔在申請 法學院方面的情況又是如何呢?美國法律協會網上只查到各個法學院的申請人數。然而是從法學院錄取率為75% 2018年錄取了38新生來估算,2018年不到6萬人申請進入法學院,而法學院申請人的中位GPA3.4,低於醫學院。在2018年的新生中, 亞裔僅占6%, 女多男少(1,413名女性,932名男性)。 這和亞裔的人口比例相當。 但是相對於亞裔較高的大學畢業生優秀率和就讀醫學院的比例,亞裔就讀法學院的比例是偏低的。

2017年一份關於美國法律界亞裔報告表明,從2010年到2016年,美國法學院總的入學人數下降了,但是比起其它種族,亞裔入學人數的下降速度更快。亞裔法學院新生的入學人數下降了43%,與之比較,白人的下降了34%,黑人的下降了14%,而拉丁裔的則增加了29%

於是有人提出了是否法學院在招收中歧視亞裔申請人的問題。並使用申請人至少被一所法學院錄取的數據來進行客觀比較:亞裔申請人的錄取率為接近74%,而非亞裔申請人的錄取率則超過75%,但是亞裔申請人的平均成績是最高的,所以歧視還是存在的。然而,即使是把錄取率擴大到100%,也不能抵消亞裔的入學人數下降了43%的這個數量。 因此,看來法學院亞裔新生錄取減少的主要原因是亞裔對法學院不那麼感興趣了,申請的人數減少了。

按照統計,美國名牌醫學院畢業生的收入和非名牌醫學院畢業生的收入沒有什麼差別。這可能是因為各個醫學院的畢業生的服務質量差不多,也可能是因為美國醫生短缺。1990s, 由於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HMO)的興起和分子生物學的飛速發展,專家們估算美國醫生在20年後會過剩20%,要採取一些措施減緩醫生的增加。 現在認為美國醫生不是過剩而是短缺,有人估算到2030年,美國醫生仍然短缺5%-10%

和醫生不同,美國現在沒有律師短缺現象。 美國約有200所美國法律協會批准的法學院.  1976年到2000年,美國法學院的新生一直在每年4.0萬到4.4萬之間徘回。但是2001年起一路高到2010年的5.2萬人,然而又一路走低到2016年的3.7萬, 2018年又略微回升到3.8萬。 有人按照入學平均GPA或畢業生的收入將法學院劃分為三六九等, 按照今日美國報道的2017年進入美國不同法學院新生們的大學課程的GPA中值,10名頂級法學院高達3.86,中間的為3.4,最後10名的只有2.95。

而美國名法學院畢業生的收入和非名校法學院畢業生的收入差別也很大,例如2017年,美國律師的平均工資為116,但是前10名頂級法學院例如哈佛,耶魯畢業生的工資高達17萬多美元,接下來的11-20名的法學院畢業生的薪水約為15萬多美元。此外,就收入而言,即使醫生收入是以全部報酬(total compensation)來計算的,法律學位和醫學學位的收入還是有一定的距離的,因此吸引力減少。

統計表示,亞裔在獲得法律學位后, 能夠進入領導層法律職務的比例偏低。亞裔律師大約佔美國律師的5%,但是法律事務所的合伙人只有3%為亞裔。民選檢察官中只有2/1000的亞裔, 州法官只有2% 而聯邦法官只有3%為亞裔。要增加更多的亞裔進入檢察官和法官行列,不僅需要亞裔法律工作者的努力,而且還需要全體亞裔的努力。

因為法學在美國政治和法律中的重要作用, 牽涉到每一個亞裔的生活和工作。歷史上,部分亞裔的優勢可以因為歧視而馬上消失,例如持續多年的排華法或二戰期間把日裔關進集中營。有個日裔告訴我, 他們家在二戰被關集中營,出來后好多年也沒有能夠恢復到被關前的元氣。

因此,對於那些對法律感興趣的青年英俊,亞裔團體應當鼓勵他們就讀法學院。希望那些富得金錢只是數字的亞裔們,能夠拿出部分金錢設立獎學金鼓勵亞裔青年就讀法學院。其實,如果亞裔在美國最高法院勝訴一個歧視案例,其結果要比亞裔拿了一個諾貝爾醫學獎對整個群體的貢獻要大。

 

主要參考文獻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 Applicants and Matriculants Data, 2018

ERIC CHUNG et al. A Portrait of Asian Americans in the Law, Yale law school, Nat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2017

Ronit Dinovitzer et al. After the JD IISecond Results from a National Study of Legal Careers, 2009

https://www.cnbc.com/2017/01/23/law-schools-with-the-highest-return-on-investment.html

https://www.usnews.com/education/best-graduate-schools/top-law-schools/articles/2018-08-21/how-high-is-the-typical-college-gpa-among-accepted-law-school-applicants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zhaodeneng 2019-6-15 09:24
希望那些富得金錢只是數字的亞裔們,能夠拿出部分金錢設立獎學金鼓勵亞裔青年就讀法學院。其實,如果亞裔在美國最高法院勝訴一個歧視案例,其結果要比亞裔拿了一個諾貝爾醫學獎對整個群體的貢獻要大。-----諍諍之言。
回復 胖胖小熊 2019-6-15 10:04
學法對表達和寫作能力要求高,二代華裔在這方面尤其從家庭得到的培訓有限。相反學醫本科是化學生物相關,父母幫襯的作用更大一些。
回復 亦云 2019-6-15 11:19
法學院畢業后的成就跟其文化背景有關,儘管是華裔在美國土生土長,但是基於其父母及其文化背景的因素,華裔二代三代的文化底蘊還是有相對的不利因素。相反,醫學類,自己下功夫可以勤能補拙,文化底蘊的因素相對弱一些。駱家輝從政為何半途而廢也是跟文化底蘊有關。
回復 wsun8b 2019-6-15 11:35
zhaodeneng: 希望那些富得金錢只是數字的亞裔們,能夠拿出部分金錢設立獎學金鼓勵亞裔青年就讀法學院。其實,如果亞裔在美國最高法院勝訴一個歧視案例,其結果要比亞裔拿了一
完全同意您的看法 讀醫與工學得是技  但真正管理社會的是度  度的建立賴理性邏輯思維 英美法尤其如此 不成文法依靠的是判決案例 因此在沿襲下又必須創見
華人培養子弟強調勤勉 缺乏思考與表達訓練 實為一大敗筆
回復 北極天翁 2019-6-15 22:11
與醫生律師有些交道,發現這裡的醫生只要努力就會有所成就受人尊敬,有疑難雜症可以舉薦到專科醫生甚至外國醫生哪裡一推了之,可以很大程度避免病人死在自己手裡從而免除很多責任,這對勤奮工作又不想擔責任的亞裔太適合了。律師不同,律師要成功很難,難在既要維繫客戶又要維繫法院體系的關係,實際上是大了的角色,暗地裡需要干很多不能說的事,所以律師成功不但要表面為客戶拔創同時暗地裡要與公訴單位和法院秘書有暗地合作,這才能知己知彼,說白了就是要結黨團伙辦事。這對華人很難了,要知道客戶可不好伺候,一點不滿意就給個差評,以後誰會找你出頭?所以華人律師都是搞中介服務為主,什麼移民房地產等。以色列律師很聰明,不給法官找事,專門找政府漏洞尋求政府巨額賠償,這樣客戶法官皆大歡喜,所以以色列律師很成功的原因是找到政府這個大錢袋的漏洞讓大家都賺錢。華人不敢找政府的麻煩,而以色列人敢的原因是高層對以色列人的戰略扶植和以色列人本身就是個米國最大的黑幫組織,控制著各地的黑幫組織和軍火交易,不是一般人敢得罪的,什麼時候華人有政府顧忌的黑幫組織了才會出現大批華人高層律師,不然愣作律師是會餓死的。
回復 yunmu 2019-6-16 06:50
zhaodeneng: 希望那些富得金錢只是數字的亞裔們,能夠拿出部分金錢設立獎學金鼓勵亞裔青年就讀法學院。其實,如果亞裔在美國最高法院勝訴一個歧視案例,其結果要比亞裔拿了一
謝謝
回復 yunmu 2019-6-16 06:55
胖胖小熊: 學法對表達和寫作能力要求高,二代華裔在這方面尤其從家庭得到的培訓有限。相反學醫本科是化學生物相關,父母幫襯的作用更大一些。
學法確實對表達和寫作能力要求比較高,但是從SAT的寫作成績來看,二代華裔還是有很大一部分人作得很好的
回復 yunmu 2019-6-16 07:06
亦云: 法學院畢業后的成就跟其文化背景有關,儘管是華裔在美國土生土長,但是基於其父母及其文化背景的因素,華裔二代三代的文化底蘊還是有相對的不利因素。相反,醫學
同意華裔學法要取得成就面臨很大的挑戰,這是為什麼需要我們全體華裔來支持他們。駱家輝是成功的,不能說駱家輝從政為何半途而廢,美國從政可以轉入其它行業。亞裔需要的是一大群人。
回復 yunmu 2019-6-16 07:06
wsun8b: 完全同意您的看法 讀醫與工學得是技  但真正管理社會的是度  度的建立賴理性邏輯思維 英美法尤其如此 不成文法依靠的是判決案例 因此在沿襲下又必須創見
華人培
謝謝評論
回復 yunmu 2019-6-16 07:35
北極天翁: 與醫生律師有些交道,發現這裡的醫生只要努力就會有所成就受人尊敬,有疑難雜症可以舉薦到專科醫生甚至外國醫生哪裡一推了之,可以很大程度避免病人死在自己手裡
你說得有些道理, 華裔要在法律上獲得成功確實有很多條件不如美國以色列人的地方.  但是, 如果沒有在法律界的立足, 就很難確立華人的尊嚴. 看了一些案例, 以色列人在法律上的成功,也在於他們的全力以赴, 百折不撓, 以及他們社團的支持.

例如猶太裔布魯姆(Ed Blum)和他的團隊在 Fisher v。University of Texas 案例於2016年在美國最高法院失利后,又於2018年挑戰哈佛大學在招生政策中針對性地歧視亞裔申請者。 或許並非每個人都同意他們的全部觀點,但是卻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奮鬥精神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5 20: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