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悼念詩人好友——犀利(作者: 紀中生)

作者:早安太陽  於 2010-10-1 13: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今生今事|通用分類:流水日記

朋友推薦看到了這篇紀念犀利大哥的好文章,特轉在此作為留念。

悼念詩人好友——犀利(ZT)

                                                              紀中生

聽到犀利夫人聞閣在電話中嗚咽的聲音,立即預感到,犀利兄走了。不過,他走的如此匆匆,讓我意外。因為,幾天前還與文閣通電話,約好一旦犀利略有好轉,我和太太王淼將去看望。突來的噩耗讓我大喊了兩聲「天呀」,悲情驟起,淚水留下來了。他才59歲啊!

沉默片刻,我含著淚水寫了下面的詩,並且馬上把這悲痛的消息連同這首詩寄給了好友,同時登載在的《詩詞論壇》上。詩中「祈禱數百日」,其實只是百數日,因為犀利所患癌症兇險之極,從發病到辭世大約半年.

 人生意無常
           
頓失詩壇好兄長,
           
祈禱數百日
           
一朝成黃粱。

           
無霜秋亦涼,
           
不盡緬懷和悲傷,
           
送君天國路,
           
詞話永留芳。

      我和犀利「神交」很久了,開始是在虛擬的網路世界里。引起我注意的一是他總是填詞,另外他每一次都把詞牌的來源出處,以及韻律規定和要范一一註明。我理解他這樣做對於了解中國詩詞文化的人是一種尊敬和交流;對於不了解的人來說,則是提供了一個學習中國詩詞文化的一個極好機會,我屬於後者。漸漸地,犀利填的詞被我列為必看的內容之一了。

和犀利「人交」是在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海外華人除了捐款救災,也寫了大量抒情詩詞,王淼和我聯絡幾位舊金山灣區的幾位朋友,共同籌備出版《隔不斷的親情——海外華人四川地震詩詞選》一書,犀利是位首選詩人,那個時刻,他幾乎每天都創作一首詩詞,為災難悲憤,為救災疾呼。他對詩集的出版提供了很多寶貴意見和支持。

由於我們知道了都住在舊金山灣區,所以,自然而然就安排見面。那是在我家舉辦的一次詩會。詩會上朗誦的詩都是灣區的幾位詩歌愛好者創作的,朗誦的人有幾位專業人士,其中包括譽為「中國朗誦第一人」的原中央戲劇學院一級教授馮有義先生。犀利的詞《 浮生半日》是由王淼挑選的中國名曲《漁舟唱晚》做配音,詩詞由馮教授親自朗誦。犀利在聽完朗誦后,十分激動,他說,他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的朗誦,讓他的詞有 「蓬壁生輝」之感。他的這種感慨對我說過好多次。在他的追思會上,我們將播放這段錄像,想必犀利在天庭之上,一定能夠聽到。

其實,犀利是筆名,他的真實姓名是李曉青。他有自己的工作,寫詩填詞只是他的業餘愛好。後來才知道犀利的工作之餘愛好很多,琴棋書畫,樣樣喜歡,也常烹飪佳肴,聚朋會友,小酌幾盅。他自詡烤「羊肉串」的高手,惹的我那喜歡吃羊肉串的女兒曾經掰著手指等了兩周,才吃上他的拿手的「羊肉串」。犀利總是笑眯眯的,說話聲音不大,仍然有不少北京味。一起聊天,他幽默的話語居多,讓人感到高興和舒坦。以至於有一次王淼說,不知犀利生氣時會是什麼樣。但是,據朋友講,犀利是個嫉惡如仇的人,他會用他的詩詞,發出正義之聲。不過,我們從未見過他的怒顏,在我們相見的每一次都是非常高興,非常愉快的。

犀利個子不高,屬於天庭飽滿相貌,但是,從他的詩詞中,總能感到他是個高大而且胸懷寬廣的人。他的很多詞頗有宋詞之風,細膩之處至微,粗曠之處至豪。尤其可貴之處,他不僅僅把填詞作為一種簡單的抒情之物,更是持以十分嚴謹的學術態度。該是什麼格式,板板眼眼;該是什麼韻,一絲不苟。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宏願之一是用畢生精力把乾隆欽定詞譜重填一次,你可知道,那是2500多種詞體啊。不過,犀利用行動朝著理想移動。記得在他生病之前,告訴我他已經完成了34百首。雖然,寫詩詞定出個數目有「充數」之嫌,但是,讀過他的詩詞的人都會有種「情之所至」的感覺,就是說,他是認真填詞創作的。為此,他應該是海外弘揚中華文化的傑出人士,同時也是海外中國詩詞創作領域中的佼佼者。

犀利並沒有因為身患絕症而變得消沉,也並沒有因為痛苦減弱他對理想的追求,他繼續著他的創作。化療對於病人是相當痛苦的事,抵抗力也會變得低下,所以,每每電話中總是叮囑他注意休息和保養。記得他又一次住院時,我寄去我寫給他的兩首小詩《牽掛》,他說很高興地放到《當代詩歌論壇》上了,並且告訴我他的很多詩詞都刊登在那裡。實際上,他在患病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詩詞創作,而且繼續填寫著不同的詞牌,向著他的理想邁進。即使他已經預感到他的來日不多,仍然充滿了勇氣,充滿了樂觀,他在病榻上創作的詞《蹤跡》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他把他一生的蹤跡做了總結,既有氣勢,又有溫情,令人有種悲壯的感覺:

雪域縱橫,奔虎卧龍,嵬嵬崑崙峙。

東下時,夾大漠煙迷。

更攜頑沙鳴如嘶。

雪塞崖,霜凝雁鴻歸路,塵埃不見征夫騎。

因兩水中分,江南北國,神州斑駁如繪。

待喚來彩舫過春堤。

者燕子低飛取新泥。

形勝東南,黛色群峰,碧湖似翠。

噫!

俯仰星稀,古今應也無什異。

重識千日好,原來人世滋味。

莫愧鏡中影,不憐白髮,年年逐染青絲底。

攜伴侶曾游,神仙羨我,當時無換猶悔。

曲岸邊雅趣賦小詞。

傍碧水松蔭弈閑棋。

卻從中、悟來真諦。

江河湖海行遍,了我生平意。

此番商量天人永壽,縱是殘杯勸酹。

老羸扶杖上高台。

瞰清流、百轉終匯。

詞中沒有感傷,沒有沮喪,他在人生即將結束之時,登於高處,「瞰清流、百轉終匯。」而且告知天下,他不愧人生!

據聞閣對我和王淼講,彌留之際,醫生為了減輕犀利的痛苦,給他注射了嗎啡樣藥物。犀利平靜祥和地躺在病床上,閉著眼睛輕輕地說,他看見了漫山遍野五顏六色的鮮花,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多的鮮花;他說,他看見了一座宮殿,一座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極為宏偉和輝煌的宮殿;他說,他看見了一盞吊燈,一盞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如此巨大的吊燈……

      聞閣不相信,我和王淼也不相信他說的這些是藥物造成的幻覺。我們認為,犀利真的看到了,而且已經到達了那個地方—— 一個好人最終要去的地方:天堂...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8 04: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