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美國有序的地方還是有噠

作者:老地雷  於 2020-9-28 12: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流水日記|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13評論

關鍵詞:老地雷

在美國有序的地方還是有噠

 

老地雷9/27/2020

 

地區公共衛生部門要對本地做第二次隨機抽樣血清新冠抗體檢查,看看本地區究竟有多少人得新冠?第一次是在三個月前進行的,這是第二次了。衛生部門通過分層隨機抽樣的方法向當地很少的居民發出邀請。我們沒有被抽查到,但我們家鄰居(華人)被抽查到了,無巧不成書的是他們全家現在在中國暫時回不來,巧得不能再巧的是我們負責給他們拿郵件,拆郵件,有重要通知我們需要當信使的。這封邀請信恰巧被我看到了,因為是鄰居,我覺得這個名額不能浪費,同時也為這樣的調查做貢獻。身為同行人,我知道被採樣到的調查對象不願意參加或不能參加對調查者是啥滋味。於是我打電話到衛生部門,說明原因,諮詢一下我們可否替代。衛生官員查了一下地址,證明了我們兩家的地址確實屬於同一個Census Block (人口調查小區),所以可以替換。按照規定,一家一個成年人參加血清抗體檢測,這個人必須是家裡最接近過生日的那位,我家是我老公。

 

按照規定,今天提前15分鐘到達指定場所。檢測地點安排在本地的一個空曠的livestock event center的停車場舉行。別誤會,他們沒把咱們當livestock處理,只是這裡最近沒有活動,「地大物博」便於安排。

 

從遠處看,只看見一條車道兩旁布滿了那些修路用的黃柱子,我們順道開進去,先遇到了第一個「哨口」的國家警衛隊的工作人員,我們說明來參加抽樣檢測,他看完我們出示的信件,揮手示意我們應該開車去的方向。老公看到是國家警衛隊人員,他感覺有點小題大做。我說不是的,他們只是協助衛生部門來工作的。

 

沒拐十八道彎,但足足拐了三道彎,我們到達了第二個「哨口」,又是二個警衛隊人員要求我們出示身份證件,並拿出他們事先準備好的名冊,核對無誤后,放我們通行。

 

繼續往前面開,只見臨時搭出的路邊不斷有提醒牌提示將窗戶搖上,禁止拍照攝像「。這時來到了看上去不像崗哨的第三個關卡,又有2-3個工作人員,其中一個拿走了我們車上的號碼(估計是內部編號),其中一個警衛隊員開著一部高爾夫的小車,一開始我們沒明白開著那小車的人向我們揮手啥意思,我們又不是來打「高爾夫」的呀。隨即,看著他的小車後面寫了二個字「Follow Me」, 哈哈哈,我和老公笑S,於是我倆開著個SUV跟著那小高爾夫車,開了大概幾十米,他又揮手,我以為要讓我超過去,結果我理解反了,他看我沒有循規蹈矩跟著他,示意要我「遵守紀律,規範行車「。這下我中規中矩以2MPH的速度往前爬,這下真正進入「雷區「了,原來以為我們要泊車泊好,下車檢查。誰知,另一個人在前面指揮,就像進了修車房,哈哈,最後示意我停車。

 

終於停下來了,身穿防護服的護士拿著information flyer 前來打招呼,核對姓名,然後說明程序。隨即提供給老公一個小紙杯,裡面有紙巾,先把鼻孔擦乾淨,然後護士用棉簽在左右鼻孔轉好幾圈。最後才允許老公下車回答問題並抽血。是的,血清學抗體檢查外帶核酸檢測。

 

抽血完畢后,我啟動汽車,還是剛才那個指揮我停車的人又向我示意出口處的方向,轉一圈回到那個第一個哨口,工作人員揮揮手表示謝意,整個過程結束了,花了15分鐘不到,有條理得不能再有條理了。

 

在最近紛亂頻頻出現的美國,有序的地方還是有噠,好像過分有序了,害得我事先想好找找有否我認識的前同事今天在現場工作也沒得機會,只好作罷。不過在車裡的我,看到了遠處在現場指揮的一個臨床部的主任,太遠了,大家戴著口罩,算了吧,不打招呼了吧!

 

今天就沖著那小高爾夫車,我不得不寫一篇文章記錄一下。

 

最近在學習吉他彈唱,錄了一首《Simple Gifts》,我最喜歡的版本是馬友友和Alison Krauss的版本,那個版本只有一個大提琴當伴奏,是大提琴和人聲的二重,簡單,好聽,有序!生活就是這麼簡單!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20-9-28 15:49
各處都還是存在有序運作的所在。這正是眼下美國的怪誕之處:一方面,我們常指的那個官僚體系在照常規按部就班維繫著國家,另一方面是一個民粹總統領導著反智反科學反理性的復辟勢力在努力摧毀這個體系。體系目前還能依著慣性搖搖晃晃運轉,但是在強大的破壞力下徹底脫軌的前景可期。
回復 mali50 2020-9-28 22:40
有序的地方就好些。
回復 一劍飄塵 2020-9-29 00:15
一直以為老地雷,應該是地雷戰的傳奇。想不到視頻里看起來、聽起來只有二十多歲。沒有秩序,就是叢林!這次大選要是白等上台,美國四年變南非。八年變委內瑞拉
回復 寂禪 2020-9-29 00:57
看了您的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視頻,您不讓評論,FYI, 這兒是有關病毒序列的資料庫的地址https://bigd.big.ac.cn/ncov/ ,這是公開的信息,您提到的病毒序列問題這兒都有。。這個病毒的溯源沒這麼簡單。陰謀論當然是無稽之談。是否是從病毒所出來的?沒人敢說是,還是不是。但如果是,估計病毒所的人都不知道他們的樣本中有這個病毒。事實上絕大多數病毒都是「良民」,多數條件下都不會給宿主帶來危害。這是有事實根據的,過去的十來年我的工作之一就是從測序數據中找病毒序列,我找到的病毒大概有近百種,多數是新病毒,但所涉及的宿主無一有可見的癥狀。有的病毒曾經有造成危害的報道,但從我分析過的樣本中,沒有任何癥狀。 這就給病毒的溯源帶來很大的困難。花太多的精力去做這個事其實沒有太多意義。怎麼儘快控制才是關鍵。其他的只能從長解決。這大概是在做病毒研究的人對溯源這個問題並不特別重視的原因。中國政府早期的隱瞞是沒有什麼可以爭論的事實,原因大家都知道。但如果他們知道這個病毒帶來這樣的後果,給他們十個膽都不敢這樣干,這就是悲劇所在。
回復 老地雷 2020-9-29 02:10
寂禪: 看了您的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視頻,您不讓評論,FYI, 這兒是有關病毒序列的資料庫的地址https://bigd.big.ac.cn/ncov/ ,這是公開的信息,您提到的病毒序列問題
非常感謝你的留言,你提供的這個網址我看過的,但是內容很多,而且我不是從事病毒專業的。你是專家,請問一下從海鮮市場環境樣本中分離出的病毒它的病毒排序結果和人,pangolin, bat比較是什麼樣的結果,同源度是多少?你可以告訴我嗎?謝謝啦。

從事流行病和你們病毒學專家有「強迫症」,一個點沒搞清楚出不來,
回復 mwmblinds 2020-9-29 06:27
我們澳洲是政府呼籲大家配合主動去做檢測,無須事先booking,在大的超市停車場,到了以後,遞上駕照,聯繫方法(Email)之類,大概10 分鐘左右,第五天(當中有周末)來報告(通過簡訊),過程很輕鬆,沒有那麼「肅殺」感。
回復 老地雷 2020-9-29 08:14
mwmblinds: 我們澳洲是政府呼籲大家配合主動去做檢測,無須事先booking,在大的超市停車場,到了以後,遞上駕照,聯繫方法(Email)之類,大概10 分鐘左右,第五天(當中有
哦,這個不是一般的檢測,嚴格說來屬於特殊的調查研究。一般的檢測全部有drive through的,不需要走這個程序。
回復 老地雷 2020-9-29 11:34
寂禪: 看了您的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視頻,您不讓評論,FYI, 這兒是有關病毒序列的資料庫的地址https://bigd.big.ac.cn/ncov/ ,這是公開的信息,您提到的病毒序列問題
沒找到華南海鮮市場的樣本,也許我沒有access的許可權。
回復 寂禪 2020-9-30 00:35
早期的樣本應該有來自海鮮市場的病人的,沒有其實也沒有關係。前期得到的測序數據無論是中國的,歐洲的, 還是美國的,差別都不大。最能說明病毒可能來源的是系統樹。 序列比對和同源分析后,經傅里葉變換處理得到的phylogenetic tree可以判斷這個病毒來自中國, 這個分析最能說明問題。海鮮市場不可能是病毒從動物傳到人的地方,但有是病毒從動物到人的一個節點的可能性,具體就不討論了,您是做這個工作,比我專業。
回復 老地雷 2020-9-30 01:47
寂禪: 早期的樣本應該有來自海鮮市場的病人的,沒有其實也沒有關係。前期得到的測序數據無論是中國的,歐洲的, 還是美國的,差別都不大。最能說明病毒可能來源的是系
我不是指來自海鮮市場病人的樣本,我是指來自海鮮市場環境的樣本。中國CDC採樣了585個(是1/1 和1/2採樣的),33個陽性,其中一個陽性還來自垃圾箱。這些樣本是在海鮮市場大清理前採集的,是很重要的證據,沒見到病毒學家利用這個做phylogenetic analysis, 全部分析的是病人的樣本。我感到好奇。我們在食物中毒的流調溯源中,食物的檢測結果和phylogenetic analysis有時是很重要的一環節,能說明很多問題,尤其是流調不能得出明確結果的時候。而在這麼重要的大流行中,有關這一環節的內容少之又少,禁不住打個大問號。
回復 寂禪 2020-9-30 07:54
老地雷: 我不是指來自海鮮市場病人的樣本,我是指來自海鮮市場環境的樣本。中國CDC採樣了585個(是1/1 和1/2採樣的),33個陽性,其中一個陽性還來自垃圾箱。這些樣本是
環境樣本中多數基因組RNA都已降解為小片段RNA,無法用來做基因組測序,能用RT-PCR檢測出來就不錯了。新冠病毒在RNA病毒中基因組算是大的了。要設計很多對引物才能得出陰性或陽性的結論。所以這些樣本只能回答有或無的問題。如果是陽性可以肯定有過病毒污染(當然要在排除人為污染的條件下)。 但如果是陰性,無法得出沒有過感染的結論,因為可能RNA完全降解了。
回復 老地雷 2020-9-30 08:31
寂禪: 環境樣本中多數基因組RNA都已降解為小片段RNA,無法用來做基因組測序,能用RT-PCR檢測出來就不錯了。新冠病毒在RNA病毒中基因組算是大的了。要設計很多對引物才
我知道這個病毒算大的。實際上中國CDC分離出了環境樣本的病毒並sequencing了,但是沒看見他們用這個數據。很高興與您討論,很有意思。謝謝。
回復 寂禪 2020-9-30 09:55
老地雷: 我知道這個病毒算大的。實際上中國CDC分離出了環境樣本的病毒並sequencing了,但是沒看見他們用這個數據。很高興與您討論,很有意思。謝謝。
對不起,是我沒說清楚。 RNA測序的第一步也是用RT-PCR的辦法把RNA 片段放大后再測序,結果出來后再組裝成病毒序列。所以即便可以測到一些病毒RNA片段,要組裝成全長也很難。當然,如果樣品比較新鮮,比如動物新鮮排泄物提到的病毒,是可以得到全長的。但海鮮市場是在後面才採樣的,估計得不到全長。這個有可能是沒有這方面數據的原因吧。也很高興可以和您討論這種非常專業的問題。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4 02: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