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長篇小說連載:漩渦里的愛不再清白之二十一集

作者:鳴禪  於 2010-4-27 18: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二十一

正在大家商量著要把老太太屍體入殮的時候,娟子接到了母親何梅在路上打來的電話。何梅告訴娟子說,她們再過半個小時就到了。娟子接過電話,就來到海軍的身邊,用手輕輕地碰了碰海軍的胳膊。海軍回頭一看是娟子,就用疑問的目光看著娟子問道:「有事嗎?」娟子說:「剛才我媽來電話了,說她們正在路上,大概過半個小時就到了。」海軍一聽娟子的媽媽來了,心裡很高興,就大聲地說道:「你給你媽她們回個電話,就說我一會去村口接她們。」還沒等娟子開口說話,海軍的爸爸李正陽在旁邊很不耐煩地說道:「先把你奶奶入殮,完了再說別的。」海軍訕訕看了一眼他爸爸,然後向娟子笑了笑。娟子心裡很不高興,她覺得李正陽不該這樣,但她沒有表露出來。海軍的媽媽沒有聽清楚誰要來,就問娟子說:「娟子,誰要來呀?」娟子說:「是我媽媽她們。」「是嗎?一會讓海軍去接她們吧」海軍的媽媽一邊說著,一邊沖著海軍說道:「海軍,一會娟子的媽媽要來,忙完了這邊的事兒,你趕緊去接她們吧,別讓她們走差道。」海軍看了他爸爸一眼,然後沖著他媽媽點點頭說:「行,一會我就去。」

 

當海軍陪著郭東生和何梅走進李正陽大哥家院子的時候,海軍奶奶的屍體已入殮完畢,在棺材的前頭已經擺好了桌案和供品,桌子的前面還有一個燒紙用的瓦盆。桌子上燒著三柱香,放著一些人們送來的水果和糕點,不時地有人前來弔唁,在瓦盆里燒著冥幣。海軍的伯父和伯母向前來弔唁的人們還著禮。看到海軍他們進來,海軍的大伯猜測是娟子的媽媽到了,就上前迎了過來。海軍一看大伯父過來了,就介紹道:「大伯,這是娟子的爸爸,我郭叔。這是娟子的媽媽,我郭嬸。」聽完海軍的介紹,海軍的大伯趕緊走上前來與郭東生和何梅握手,海軍的伯母則在一旁施著農村在老人喪事期間的拜客禮,娟子的媽媽何梅趕緊上前將海軍的大伯母扶起來,一邊說道:「快起來,快起來,都是自家人,不要這麼客道。」海軍在一旁問道:「大伯,我爸和我媽呢?」海軍的大伯回答說:「東頭的你三爺爺身體不太好,你爸爸和你媽媽去看他了,一會就回來。」海軍哦了一聲,點點頭,沒說什麼。

 

娟子正在屋裡跟李家的女眷們說著話,一看郭東生他們來到院子里,就趕緊跑出來,像小燕似地撲向她的媽媽。何梅用手輕拍著娟子的後背,小聲地說道:「娟子,記賬的在哪個屋啊?」娟子轉身一邊用手指著一邊說道:「在東裡屋。」這時,一些幫忙的人已經從車上把郭東生買來的兩隻大花圈抬了下來,送進了院內。海軍就安排他們把花圈放好。郭東生看了看院里所有的情況,然後沖著何梅說:「咱們先進去記個禮賬吧。」何梅點點頭。

 

郭東生和何梅往屋裡走的時候,所有的人們都在看著他倆。他們倆人都穿著一身筆挺的純毛料西服,顯得格外精神。特別是何梅的一頭燙髮,烏黑濃密,閃著亮光,白嫩的肌膚,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上去就像娟子的姐妹,一點也不像四十多歲的人。

 

娟子和海軍陪著郭東生和何梅,一同走進了記禮賬的東裡屋。記禮賬的是一位退了休的小學老師,帶著一幅深度近視鏡,看到郭東生他們進到屋裡來,用力地翻著眼珠,向郭東生他們點頭打著招呼。郭東生上前問道:「老先生,這兒能寫輓聯嗎?」老先生一邊詭秘地笑著,一邊說道:「可以,不過你得給點喜錢。」郭東生問道:「多少啊?」老先生問道:「你與主家是什麼關係呀?」郭東生說:「是朋友。」「那好,你就給二十吧」老先生一邊說著,一邊轉身沖著身旁的人說道:「俊生,來活了,給寫一聯吧」。那個叫俊生的,一邊應著,一邊在旁邊的桌子上把早已準備好的紙和筆拿出來。然後問道:「怎麼稱呼啊?」郭東生就把自己和何梅的名子告訴了他。然後從兜里掏出錢包。頓時,滿屋子的人們就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的錢包上。郭東生也想趁這個時候表現一下,就一張一張地數著往外掏錢,一共掏了三千一百元錢。一百元是給的喜錢,另三千元是禮錢。人們從未看到這麼多的禮錢,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屋裡靜得很。那位記賬單的老先生看到這麼多的錢,也十分地興奮,高聲地叫唱道:「喜錢一百,禮錢三千。」

 

記完賬后,旁邊的一位幫忙分發白孝布的婦女走過來,遞給郭東生與何梅一人一條白孝帶子。郭東生就隨手把白孝帶扎在腰上,何梅一看,也就學著把白孝帶扎在了腰上。過一會,那個叫俊生的就把輓聯寫好了。只見輓聯上寫著:李母大人安息,落款是晚輩郭東生、何梅。用的是行楷,字體剛健有力,筆峰灑脫,顯示出了筆者紮實的書法功底,郭東生看后很滿意。他想,這麼個小村,還有這樣的人物,真是難得啊!

 

當郭東生與何梅從屋裡走出來,準備開始祭奠海軍的奶奶時,正好看到李正陽和他媳婦孫秀蘭陪著縣紀委的張書記走進院來。他們一邊走著,一邊說笑著,全然看不出一點哀思來。孫秀蘭還熱情地挎著張書記的左胳膊。郭東生急忙上前打著招呼。叫道:「張書記。」張書記也看到了郭東生,就大聲地說道:「老郭,你也來了。」郭東生緊走幾步,上前伸出自己的雙手,張書記也把手伸過來。與張書記握過手之後,郭東生看了看李正陽。李正陽一邊測探地看著郭東生,一邊伸出手來與郭東生握手,郭東生明顯地感到,李正陽的手一點力度也沒有,只是輕輕地禮節性地應付了一下。倒是旁邊的孫秀蘭很熱情,一邊與走過來的何梅相擁著,一邊問道:「什麼時候到的呀?海軍接到你們了嗎?」何梅說:「到過一會兒了,是海軍把我們接過來的。」

 

張書記與郭東生和李正陽說過一會話,向李正陽問了一下有關老太太有病去世的事兒,就帶著隨行的人們排隊給已經入殮的老太太鞠躬行禮,然後對李正陽說:「我們還有事,就不再送老太太了,大家過來看看,表示一點心意。」說完,就向隨行的一位幹部示意了一下。那位幹部走過來,把一個記有人員名單的白紙包遞給李正陽,李正陽推辭著不收,張書記就說道:「正陽,就收下吧,也是同志們的一點心意,你也要節哀順便,不要太難過。」說完,張書記與郭東生打了一個招呼就要走。李正陽趕緊沖著他的媳婦孫秀蘭說道:「秀蘭,張書記他們要走。」一聽說張書記要走,孫秀蘭趕緊走過來,微笑著望著張書記說道:「怎麼這麼急呀?吃過午飯再走吧。」張書記笑著說道:「不了,大家都有事,你們也忙,就不再耽擱了。改天咱們再聚。」孫秀蘭說道:「好,哪天我去看你們,到時候咱們讓正陽請客。」張書記笑著說:「好,什麼時候去,給我打個電話,我請你。」張書記一邊說著一邊往院外走。看到同來的人們都上了車,張書記就鑽進李正陽早已給打開車門的他自己的專車裡。孫秀蘭看到張書記上了車,就緊走幾步,來到張書記的車門旁。張書記就把車窗打開,兩個人對望著,也不知說些什麼。李正陽看到妻子走過來與張書記說話,就知趣地走開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老阿姨 2010-4-29 00:29
sf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8 04: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