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句話,如何裝不懂

作者:wo?  於 2016-10-24 11: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9評論

關鍵詞:如何, 博士, 大學, 學歷


今天,和我的博士大學同學談起了很多東西,包括政治,經濟,生活等方方面面。

人,到了我們這個年紀的,其實,很多都懂了,不懂的也懂了,很多沒經歷的也經歷了,沒看過的也看過了,所以,有些時候說多了各式各樣的大小道理,其實是很讓人生厭的,因為,你要防止別人說你顯擺,雖然,的確也有很多別人不知道沒經歷沒看過的東西,但基本常識的70-80%至少是稍微有點兒腦袋的人都是知道的。這有很多和學歷無關,倒是和生活經歷有關了。

所以,我們,如何在人面前裝不懂反而倒成了一門學問了。

小時候老聽說不要不懂裝懂,那是因為的確不知道,現在不同了,要裝不懂才行,而且,網路也這麼發達,有多少基本的東西或者說道理是大家不知道的呢?

每每,他老在同學群里抨擊政治和英明的黨,而同學群里,有好幾個是黨的忠實跟隨者,至少表面上是,而且,在大學時期就積極地入了黨,在群里,也是這類人最活躍,發言最積極,也最正能量。因為,此同學的發言當然很多時候是入不了黨員幹部同學們的法眼的,也當然,是極其負能量的東西,這不是在給英明偉大的黨抹黑么?

所以,我常常勸那位激動憤青博士同學冷靜些,好好做學問,少說多聽。。。幸好,好似還改正了不少,至少是在群里,但是,微信里,依然本性不改,常常大發群發各式正負能量,太占容量了。

這類人,有著拯救黨和人類的憤世嫉俗的奮不顧身的決心,但是,這是他這樣的一個人或兩個人能夠拯救得了的么?
我的高中同班和同校的同學里也有不少所謂當官兒的,他們幾乎不在群里發任何有關政治和工作的言論,甚而生活方面的東東,他們做的只是偶爾發張笑臉,甚而全程無言。

俗話說,黑道有黑道的語言,當然,官道也有官道的鳥語,所以,從政的或者和政治沾了一點兒邊的,都會至少是明哲保身的,至少,TA身後是有家人生活的, 所以,光天化日之下的各式所謂於黨不利的負能量新聞他們是絕對不會去贊同的,只有所謂公開報道了的,他們也許會去說幾句踩幾腳,也許不會。他們要做的就是做牆頭草,兩邊倒才是最防身的。

甚而,我的有所謂高中當官同學私下裡對我說不屑於與同學們在在群里說話,的確,所謂地位高人一等了,所謂鳥有鳥語了。。。這類人,其實,就是在做人的根本上是無品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雖然,他們有他們的江湖之道。。。如果,此人這類話在群里公開的話,我想,其下場也不會好到哪兒去。。。


所以,總結起來,就是說一定年紀的人,要懂而裝不懂,這才是本事和修鍊的一種。。。

順便轉發他們給的有關白培恩的所謂內幕戲份內容,真真假假誰知?他們自己知道罷了。

我就看戲而已,世上這不是最貪的也不是最臭的,總之,在中國,沒有最,只有更,不論哪個政黨或個人上下台,只要沒有真正有效的監督體制,自己人打自己人耳光也只是讓不明事理的老百姓看看教訓不聽話的奴才的戲份而已,當然,很多無頭無腦的老百姓樂於看這些鬧劇,包括我,也喜歡無頭無腦地看。。。



他們之間的鬥爭很多就是狗咬狗,政治權力站隊,財力和女人之爭罷了,有其它的么?

如果要說句認真的話,我就想問問,他們,掌權的,編搞法律操作的,能否設定一個具體到可以執行死刑的數字來做操作標準線呢?這樣,上上下下的幹部們商人們就不會因為站不好隊而整天提心弔膽了,是不是?也可以讓其成為我等無頭腦的老百姓不詬病的理由不就好了么...


白恩培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額雖未被安陽中院公布,數額為35億人民幣,案涉趙樂際金人慶曾託人找習近平王岐山說情,再度觸怒習近平.白恩培是陝西榆林清澗縣人,但長期在延安工作,習近平、王岐山70年代在延安當知青,下放農村勞動鍛煉時,白恩培在延安柴油機廠工作。而習近平父親是陝西富平人,因為這個關係,白恩培和習近平稱得上是老鄉,並且和王岐山也能扯得上一點關係。據知情人透露,白恩培當上延安捲煙廠廠長后,進北京時曾帶著特製烤煙拜訪過來自陝西的老領導習仲勛,也因而和習近平家熟識。後來白恩培擔任延安地委書記,習近平擔任寧德地委書記期間,二人有書信、電話往來,並在中央黨校打過交道。所以,大陸官場人士知道,習近平和白恩培是熟人。因為這層關係,白恩培家族在他出事後,曾多方找人向習近平、王岐山、彭麗媛說情。這其中也找了陝西省委書記出身的白恩培老部下趙樂際(現任中組部張),以及李建國、張又俠等和陝西扯得上關係的老一輩北京政要,向習近平王岐山說情。但是因為白恩培案涉習近平決心打掉的周永康、令計劃、薄熙來集團,所以習王沒有留任何情面,給白恩培判處除了槍斃之外最重的刑罰——活死刑,終身監禁。白案涉及秦光榮、孔垂柱、沈培平、仇和、張田欣、周永康、蘇榮、蔣潔敏、毛小兵、劉漢等一大堆省部級貪官、重大案犯,數額極其巨大,創下中共貪官紀錄,影響範圍也非常廣泛。據說習近平閱讀上報材料后,批語:罪大惡極,令人髮指!


傳說習近平一度想下令槍斃白恩培,但在政治局會議上,接受了劉雲山、趙樂際、孟建柱等人建議,考慮白恩培已經年過70,司法實踐上一般不對年過70的罪犯執行死刑,最終決定實行終身監禁,坐死在監獄里。另有說法,說是彭麗媛勸告不要輕易殺人,而且白恩培確實認罪態度良好,人也白髮蒼蒼,習近平才點頭免殺。在白恩培擔任青海省長、省委書記的四年間,趙樂際一直是白的忠實部下,據傳趙樂際也有線索案涉白恩培案。現任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長的趙樂際,或許會有麻煩,至少十九大上,現年59歲的北京政壇新星,想搇身政治局常委的話有些懸乎。白恩培出道時間早為官時間長,在4個省區做高官,在兩個省任「一把手」書記,其中雲南一干就是10年。加之其經常吹虛「毛澤東、楊尚昆當年在我家窯洞住過開會」「親人有4個省委書記」「親叔在中組部」「劉雲山是我培養趙樂際是我提拔」「我與胡錦濤資歷一樣為什麼不重用?」等。因此來拉攏雲南少數不明真相的幹部,並通過拉幫結夥打壓異已封官許願小恩小惠等,將雲南幹部隊伍搞得烏煙瘴氣亂七八糟。已經落馬的沈培平、張田欣,艾滋死的孔垂柱等均是白提拔任用,目前雲南一些仍在重要崗位但已經被群眾大量舉報的官員也是白一手任命。即使在到齡退二線時仍然與周永康謀划,將其在青海的小兄弟中石油老總蔣潔明推薦來接省長,準備將現省政府某領導「踢到西藏去」。由於中央早就對白恩培的各種違法違紀進行調查,否定了這個意見。白轉而換兩面手法拉攏這位省政府某領導,讓其感恩戴德為我所用。嫁禍於他人是白恩培玩弄政治權謀的最為惡劣的一招。周永康一個電話,白就向周濱、劉漢輸送蘭坪鉛礦幾千億的利益受到質疑時,白將這個事兒嫁禍到當時省長徐榮凱頭上;其向北京某高官和姦商黃如倫輸送利益財富時,說是原政協主席王學仁乾的;借文山都龍錫礦銦礦改制自己謀利,明明是白恩培安排已經落馬的錢磊、林雲野(當時文山州領導)向都龍施壓,將該礦帶輸送給白的老婆張慧清在長江商學院的同班同學、福建紫光涌金集團的陳某,確硬是嫁禍於現省某主要領導,中央已經查明是栽臟陷害。被查的錢磊、林雲野私下與友交談已經完全證明了這一點還原了歷史真相。

另外白恩培為什麼「懼內」出名,其在內蒙當組織部長時,時任組織部幹部培訓處科員的張慧清在一次機關演講中讓白恩培眼睛一亮,墜入痴迷,不久上床,當時白恩培仍在與前妻婚姻存續期間是典型的包二奶和包小三,后張小三被安排到組織部培訓中心任總經理,再後來跟到青海、雲南,在雲南一港商出資數千萬擺平白的前妻,並涌金集團收購雲南白藥集團后讓白恩培大女婿郝剛出任雲白葯牙膏總代理,白才得以離婚,張小三2002年正式上位並育有一女。再后,張很快升為正廳雲南南方電網黨組書記,同時被「選為」雲南高爾夫協會會長。白的前妻獨自照顧兩個孩子並為白的父母送終,白的道德敗壞為百姓所唾罵和不恥。

(2005年)開始,白恩培和老婆張慧清開始吸食毒品鴉片。白曾經講這是「福壽膏」,張慧清吸食用來減肥和增強性慾。「省委書記」夫妻吸食鴉片與常人也有所不同,他們多時要德宏這個老闆秘密安排境外毒梟用鴉片製作成特製的上好的「卡古煙絲」秘密送上昆明享用,或者多時白兩口子也秘密專程下瑞麗來由這個老闆安排吸食。這可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絕無僅有,實屬奇葩罕見!

白恩培夫婦雖然位居黨的高級幹部,但確迷信成痴,完全突破了人們想象的底線。白恩培長期請有「國師」「師爺」,被北大除名的黨史研究員陳坡是白恩培的座上賓,凡事都國師算一下,陳常對白講,你任市委書記時,習近平只是縣委書記等,取得信任后白經常帶著師爺進出,並邀約省內少數與其投機的幹部打牌喝酒取樂,白縱容仇和從江蘇宿遷引進中豪集團劉衛高,劉衛高僅從昆明新螺獅灣一單中就獲利800億轉出雲南,白恩培兩口子雁過拔毛硬是要劉衛華留下數十億資金在雲南大理、麗江、迪慶等建廟修佛,大造風水。現省司法廳主要領導當時僅是交警部門的小頭頭,親自駕駛警車為張慧清和父母到大理雞足山、麗江和迪慶松贊林寺等地求神求佛一路鳴警開道,搭上這層關係后獲升遷。張慧清經常掛在嘴上的話是,「我就是藏傳佛教信徒、弟子」。還授意支使省統戰部領導廣邀海內外知名僧侶高僧大德如星雲、釋永信、五台山住持等,雲集昆明為白家灌頂、火供、買寶瓶等。 昆明寶全寺主持叢化,曾經參與民運后皈依寺廟,白家為其投香火數百萬,網上披露叢化和尚的這筆錢被一個小彌撒偷竊鬧得沸沸揚揚。 就這樣一個問題和尚白家要省統戰部領導安排其出任省佛教會副會長、大理崇勝寺住持總方丈等,叢化經常邀約一些僧侶以講經為名,干所謂為白恩培、張慧清祈福消災法事。 落馬的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和老婆張慧清吸毒抽大煙也與眾不同,除了讓與緬甸接壤的老闆從境外毒梟手中特製加工成上好的煙絲外,抽鴉片的地點也多選擇在瑞麗,說是這風水很好是抽一口的好地方。另外自從有了「帝師」陳坡和福建籍相面大師金某伴隨左右後,白恩培便經常做著當「平西王」的美夢,迷信神靈會庇佑其一切。據知情人講,白家的豪宅內沒有一本什麼馬列的書籍,書房被裝飾成了佛堂,白恩培的太師椅腳踏步的趾尖正好對著其院子里從緬甸搞來的所謂400年的菩提樹,彷彿隨時傳遞對佛祖的敬畏。但在現實中,白恩培確是道德倫喪,沒有一點敬畏之心的任何底線。

除媒體已經公開曝光的白恩培殘酷打壓所謂「倒白委員會告狀事件」,指示雲南紀委、省政法查辦。白當時認為是原雲南政協主席王學仁的「地方勢力開始挑戰外來力量」,將王學仁手下時任省委辦公廳工會主席的楊寧昆夫婦打入大獄。還有白恩培因為收集到所謂原省政協副主席顧伯平正在動員老幹部舉報便開始打擊報復,先後抓捕了十餘人,有的關在了精神病院。雲南幹部群眾說白眼狼是「滿嘴主義,滿腦子生意」,這話一點不假。白剛來雲南不久就盯上了雲南煙草這塊大肥肉,為控制煙草謀利,指令雲南政法以所謂查處對最高領導人「三鷹政治謠言」為由,將煙草公司老總張水長抓捕數月,刑訊逼供要其交待政治問題,直到張長水表示效忠后才得以釋放,后張成為白的鷹犬,白也將張的退休年齡延長了兩年引起眾怒。同時,白為了自己在青海扶持並有私利的鹽湖鉀肥公司能上市時定發謀利,拉雲南煙草進入,許以厚利啟用了雲南中煙公司投資部部長郭洛夫作為操盤手,深圳華美公司總經理張克強負責二線洗錢謀利,由於白恩培家族謀利90億后並未履行承諾而分臟不均,張向國務院領導舉報白恩培的鹽湖作假謀利一事,在國務院調查即將到來之時,白恩培動用雲南政法領導指示雲南公安廳經偵總隊長蔣平將郭、張二人,以及中煙深圳公司總經理董某和情婦徐雁秘密抓捕回雲南關押。其中將郭洛夫拷打三天 三夜致死後又將郭遺體轉移其宅中偽裝成自殺假象。其它三人秘密關押至今。由金人慶牽線、白恩培兩口子從陝西老家介紹來了一個叫王珏的女人,王曾經在陝西開辦「江泰保險公司」因貪污36萬元被檢察部門處理過,白將其引進雲南后王珏改名王建琴拜了原省財政廳長陳秋生為「乾爹」並很快發生了性關係,王來雲南后成立了「安諾保險經濟公司」,乾爹將其介紹給了省政府分管農林口的副省長孔垂柱、時任林業廳長的白成亮、時任省政府秘書長的丁紹祥拉上了關係,王通過向這些關係人行賄迅速拿下林業財產保險、森林防火保險、政策農業性保險、汽車交強險等巨大利潤的險種,每年額度均在15至18億元之多,利潤在4至5億元。王珏投桃報李每年均進貢金人慶、白恩培幾千萬,其它與陳乾爹和孔、丁領導私分。乾爹為了留住這個搖錢樹,還將王的女兒送到自己在加拿大的弟弟處撫養,為此專門匯款1億多人民幣。這種情形已經持續了數年,省財政廳廣大幹部群眾對其老闆和這個女人斂財極為不滿,曾在網上揭露其行徑,確被封殺,但王珏受白家包庇、受乾爹眷顧的惡劣行徑已經為人們所不恥。這一犯罪行為被中央巡視組收到舉報,並約談了省林業廳一位具體操作的處長(雲南林業廳森林防火辦主任)了解情況,這個處長僅僅收取過王珏送的一台「工作電腦」「充電寶」,本來就沒有什麼事兒,但確發現其第二天「弔死」在昆明郊外的森林公園,至今未排除他殺之疑。

白恩培一貫玩弄權術是有名的陰謀家。為了的打擊體制內檢舉揭發其腐敗問題的健康力量,白看準了雲南前紀委書記李漢柏的貪婪和心狠手辣,不僅提任本應退居二線的本地人李漢柏任紀委書記開了全國之先河,而且放縱李漢柏家族貪污腐化,聚斂錢財,使這個雲南最大的黑社會頭子成為自己的幫凶和鷹犬,大肆動用司法權紀檢權違法辦案、清除異己。搞得雲南官場一團混亂。白恩培不僅置其它領導堅決反對的意見與不顧,把昆明長水機場380億元建設項目由這個「紀委領導」操盤令社會嘩然,使得「紀委領導」與其兄弟在這個肥缺項目中大量套謀利益,同時將各種問題嫁禍於所謂自殺的機場集團總經理劉明,以及其它省級領導。同時白指示政法領導向小兄弟們打招呼,對這個「紀委領導」的情人、雲南綠大地公司法人何學葵欺詐發行股票一案進行干預,詐騙幾十億的何學葵2011年9月一審僅判了3年有期徒刑,后經中國證券會、檢察機關抗訴2013年2月又才改判10年,仍然判刑畸輕。白恩培的老婆張慧清剛隨白出道青海就露出其貪婪的本性與鋒芒,她經常幫人擺平所謂最難搞定的事情,從中謀取巨額利益,由於張手狠且辦事講效率,青海商界曾稱張慧清為「黑牡丹」。隨夫來雲南后,搖身一變成為是所謂長江商學院的優秀學生,被選任為「雲南長江商學院同學會會長」,利用這個金字招牌,白兩口子先後將紫光集團陳發數、世紀俊園黃如倫、雲銅鄒紹綠、俊發李俊、銀海范又佳、都龍因礦馬應喜、諾仕達任懷燦、江東集團劉文武、景成集團董勒成等老闆先後誘於麾下,既成為高爾夫玩友也成為牌友,同時對這些老闆瞧骨吸髓又狼貝為奸。張慧清有一座高級恆溫保濕的「茶樓」,其中有索要普洱百年茶餅的「宋聘」「同升」(每餅價格在幾十萬至上百萬元)一萬多片,價值過億,這裡有專人打理管理,還建在信息化的資料庫,每一餅茶都有詳盡出處和檔案。


今天暈死,博士老給我談一些政治,經濟,軍事上的事,知識分子就是吃飽了飯沒事撐的。。。

誰上誰下是分分秒能改變的了的事么?一般總歸得有一個起始,發展,高潮,低落,消亡的過程吧,還得包括各種內外因力量的較量,,給我拿舊蘇聯的例子講事,舊蘇聯是成立后一夜就倒了的么。。。況且,無論國內外,誰人死誰人活哪個政權上下台都改變不了地球照樣轉,大多數人還不是照樣活,飯還是照樣吃,舞還是照樣跳么。。。

博士同學真是個憂國憂民的良民啊。。。    皇帝不急太監都不是的人急個啥?  給我發一大堆各式負能量的東西,不看,我都知道的 
還說什麼中美打仗,目前形勢下,無論中美,敢開戰么?特別是大規模的,中美間。即使是和討厭的日本開戰也不具備各方面的條件,雖然可能起小衝突,但都各自暫時演戲看看而已。。。中國不是阿富汗伊拉克,也不是敘利亞和北朝鮮。。。

而且,人民幣也才剛剛上舞台開始演戲而已,而真正地要耍花槍還得把凳子坐熱了才行。。。

中國人民就是上了一個舞台就興奮地不得了,以為整個世界都是自己的了。好好調整心態好不好。。。心情可以理解,但任何事物事情都會有一個發展過程的。。。

唉。。。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2

難過

拍磚
1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yunyyyun 2016-10-24 23:30
其實,真正關心這個國家的人的最佳做法是坐在旁邊吃瓜。
回復 海外思華 2016-10-25 05:09
國內的事不好說,其實裝傻是最高境界!
回復 wo? 2016-10-25 20:30
yunyyyun: 其實,真正關心這個國家的人的最佳做法是坐在旁邊吃瓜。
我無所謂了,只希望絕大多數普通老百姓過得好。
回復 wo? 2016-10-25 20:33
海外思華: 國內的事不好說,其實裝傻是最高境界!
嗯,國內的大小事情,那個環境土生土長的人,有多少不知道呢?
有時,說多了,反而會引起厭煩,甚而有時會給自己引火燒身,特別是和政治沾邊的,所以,很多人選擇了不說。不說,也就是大家差不多都知道。只不過一些性急的人總想一吐為快,也沒辦法。
回復 劉小雨 2016-10-26 01:07
我的微信裡面也是很多各種懂的人,我有時候看他們聊天半天,然後想裝懂其實我壓根不懂(特別是技術類的那些群,他們熱火朝天說半天,我壓根一點也不懂)
不過你說的那些,我也是不怎麼參與說的,就是覺得沒意思
回復 wo? 2016-10-26 18:36
劉小雨: 我的微信裡面也是很多各種懂的人,我有時候看他們聊天半天,然後想裝懂其實我壓根不懂(特別是技術類的那些群,他們熱火朝天說半天,我壓根一點也不懂)
不過你
嗯,技術類的,有時隔行如隔山,肯定會有很多不懂,慢慢學了。
至於其它的一些無聊的內容,的確,沒興趣的話,就沒必要參加,撿自己喜歡的多看看就行。
回復 劉小雨 2016-10-27 00:41
wo?: 嗯,技術類的,有時隔行如隔山,肯定會有很多不懂,慢慢學了。
至於其它的一些無聊的內容,的確,沒興趣的話,就沒必要參加,撿自己喜歡的多看看就行。
是呀,我就是這樣,喜歡就看看,不喜歡就不看,活到這個歲數不應該更自在嗎?!
回復 wo? 2016-10-27 20:41
劉小雨: 是呀,我就是這樣,喜歡就看看,不喜歡就不看,活到這個歲數不應該更自在嗎?!
是的,自在是最好。。。

但如我文中的那同學也許性格憂國憂民,結果老發些所謂至少不利於同學群高興和符合民族和諧的宗旨的各式信息而被點名在同學群里警告,說什麼再發就踢出去,雖然可能是開玩笑。。。

另外很多網站都有很多極左或者說極右的人的言語也是讓人。。。有些從表面上看來也不是10多20歲的人了。。。

所以,有些事情還真不好說。
回復 雲嶺H 2016-11-1 00:18
娛樂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3 15: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