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ZT 對日本,我們不要裝出來的牛逼

作者:wo?  於 2014-11-16 18: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6評論

關鍵詞:白話文, 代表性, 日本, 中國, 圖片

說實在的,我對日本,因為工作上的關係,對日本人很討厭的,尤其是公司里的人,但是,出了公司,覺得日本人又都回到了正常人狀態,文明,禮貌,秩序等又是很多國家難以匹敵的。另外,在乾淨,安全等方面也是我所喜歡的,當然,頻繁的地震和地皮兒太窄了又是讓人覺得真是魚和熊掌不可得兼的感覺。當然,對於他們的一些人對待過去戰爭的否認迴避等態度我是絕對不認同的,這也是我們很多中國人對日本人用不可原諒的根本原因,但同時也得反思,那所有的被侵略皆因我們不強大,弱小,不團結等而引起的,所以,人家當年拳頭硬,打了你,你被打,說句不好聽的話,那是你的命。如果,當年,沒有他人的幫忙,也許,也就沒有今天的中國?所以,雖然被打,只要正義在,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邪惡終歸是會被戰勝的,對日本,永不可掉以輕心。

話扯遠了,無論如何,覺得日本人還是很裝的,至少是對外,即使對你再有多不滿,他們也會裝得很高興,如此,看的人當然也覺得高興了。這點兒,中國人裝的人也有,但是,不裝的人也不少?就如,前次,習近平同志明明白白地把它寫在了臉上,同時,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贊同。

今天,偶然看到這樣一篇文章,權且轉過來,大家也可學習學習。

對日本,我們不要裝出來的牛逼
2014-11-15 經濟的常識

如果您尚未關注我們,您可以點擊標題下方的藍色字體「經濟的常識」關注我們


【周末】

文|六神磊磊


【一】


最近,幾張來自APEC會議上的圖片,彷彿成了近年來最振奮人心的東西。一些憋久了的國人終於爽了。本來轉幾張照片玩玩也無傷大雅,但有的朋友難掩興奮,用各種詞語羞辱安倍,說他是「不遠千里來丟人」,覺得自己佔了諾大的便宜。


我昨晚上和朋友小酌,問他對這事怎麼看。他把手裡的啤酒一口悶干,說:「總覺得今天中國人和甲午戰爭前的國民心態非常相似,都是憋急了想爽。


如若不知道究竟什麼是「憋急了想爽」,不妨仔細看看甲午戰爭前的國民是個什麼心態。


【二】


如果翻譯成純白話文,我們大概會以為這是某個愛國社區里的帖子:


「今日之中國已非往日可比,各省設立局廠,歲費巨款製造兵船,日異而月新。槍炮皆系新式……正可及鋒而試。勛臣宿將身經百戰,叱吒生風,指揮若定,大可與日本從事於疆場,伸歷年之積忿,快薄海之人心……挽回大局在此一舉。」


這是甲午戰爭前極有代表性的國民言論。曾經的屈辱,今日之強盛,共同構成了急於尋求報復、恢復地位的強烈衝動。


當代有一位叫韓小林的學者,曾經從《申報》研究甲午戰爭前的國民心態,得出的結論是:在當時的社會上,一種狂妄、虛驕、盲目自大的國民心態佔據社會主導地位,在絕大多數國民和清王朝官僚集團中普遍存在。國民幻想借中日戰爭之機,重新恢復清王朝大國的地位,恢復當年「萬國來朝」的威嚴。


甲午戰前,清王朝經營三十年洋務,開設了工廠,擴充了軍隊,充實了軍械艦炮,況且1884年中法戰爭后中國獲得了長達十年的相對平靜,憋久了的國人急著要爽了。面對身邊的「蕞爾小邦」日本,社會上瀰漫著一種報復性的大國狂熱。


當時人們眼中的中日力量對比是什麼樣呢?「以餉項言,中國地大物博,財力充盈,沿海各關之洋稅,內地各卡之貨厘,與夫京部省庫之所藏,正自取之無窮,用之不竭。」而日本又是什麼樣呢?「蕞爾島國,礦產有限,庫藏空虛,一有戰事,則紙幣不能流通,商賈為之遠引,厘市簫條,蓋藏告匱,其睏乏可立而等也。


而對於日本的陸海軍隊戰鬥力,一些國人簡直蔑視到了極點,說人家像豬和鹿一樣蠢:「臨時徵調罄通國之兵,不過數十萬,又況形類侏儒,蠢如鹿豕,見人則肆意攢毆,不辨曲直。」「此種鳥合之眾,以勁兵搗之,如發矇振落耳,況日兵應調時不肯離鄉去國,甚至父哭其子,妻挽其夫,依依不捨,其軍士亦無鬥志。


人們發出了呼聲:「我正宜乘機懲戒日本,規復琉球,乃可一勞永逸。


【三】


眾所周知,在大家已經點開了片子正想爽的情況下,一些自命克制的人跑來關電腦,確屬十足討厭。


李鴻章對中日實力對比意存保守:「彼之軍械強於我,技藝強於我」,認為中國的軍力「平內亂有餘,御外侮不足」。類似的孬種言論立即招致朝臣駁斥。比如翁同龢的門生王伯恭記述了自己的一段親歷:翁同龢說「李鴻章治軍數十年,掃蕩了多少壞人啊!現在,北洋有海軍陸軍,正如火如荼,豈能連一仗都打不了嗎」?


此前中法戰爭的結果更是讓國人信心大漲:「我中國昔年法人交戰,此虎狼之國猶且負少勝多,豈足以御法人者轉不足以御日本乎?」「昔年越法之爭,以之抵禦法蘭西,勝敗尚能互見……使與日人從事疆場,正不知鹿死誰手?」在當時來看,這一推論確似有理。


如果避戰,則可能面臨虛擲貲財、空耗國力的指責:「槍炮亦皆精益求精,式樣務取其新,機構必求其靈,火藥彈子亦復加意講求,天津又有水師武備學堂……竭數十年之力,貲財以數百兆計,無非欲為自強計耳。迄今兵船已多,槍炮已利,葯彈已充,尚未不肯出而一試,然則向之竭數十年之力,費數百兆之貲財,不幾等於虛擲也哉?


【四】


和如今一樣,自覺壯大了的國人愛抓住一切機會證明那失去了的尊嚴。今天我們尚且不過是對著幾張照片興奮不已,殊不知一百多年前,北洋水師的戰士們做了牛逼得多的事。


1886 年,日本長崎爆發「清國水兵事件」,也就是所謂「鎮遠騷動」。眾所周知,中國水師官兵上岸和日本警察民眾群毆,據說起因於水兵在長崎嫖娼鬥毆——活捉蒼老師,暴打小日本,這不是如今一些人夢寐以求的境界嗎?如果嫖娼說屬實,那麼我北洋水師將士們一百多年前就曾無限接近做到了。


事後清廷在外交中也體現了硬氣。有史料稱李鴻章事後召見日本駐天津領事威脅道:「開啟戰端,並非難事。我兵船泊於貴國,艦體、槍炮堅不可摧,隨時可以投入戰鬥。」多麼擲地有聲啊。事後結果則是日方有所退讓,明明他國士兵在本國國土上嫖妓、鬥毆,但半年後中日雙方協議,日本賠中國52500元,中國賠日本15500元,長崎醫院的醫療救護費數千元也由日方掏錢。


小日本這豈非典型的「降心俯首,納款請成」么?這豈非遠遠比幾張照片更「振奮人心」么?


按照常理,下一步就是用槍炮重振雄風了,當時人所謂:「厚集兵力,多運餉糧,奏派知兵大員素有威望者,統率雄師長驅直進,將日本駐韓之兵禽薤無遺,行見大軍所至,如湯沃雪,如風掃籜,軍威一震,日本將救死扶傷之不暇……使知中國大有人在,永不敢再萌覬覦,豈不快哉。


遺憾的是,我們「愉快的回憶」只能自此而止。甲午戰爭的結果,讓這些美麗的想象只能停留在春秋大夢裡。


【五】


我們有些人的心態,總是在兩種極端狀態間轉換,就是當屌絲時的奴形媚色和一旦爆發后的急於出頭,一百多年也不見有長進,和甲午前夜的乃祖仍然是一個模子。回到今天,APEC不過是一場國際會議,會上的一些段子插曲,拿來開開玩笑不是不可以,但潮水般的羞辱安倍以揚國威,只能說那too什麼什麼、sometime什麼什麼。


這總讓我想到金庸小說《笑傲江湖》里的一個段子:嵩山派的大佬左冷禪要當五嶽盟主,召集大家來開會。會務工作原本做得挺好——「山道上打掃乾淨,每過數里,便有幾名嵩山弟子備了茶水點心,迎接賓客,足見嵩山派這次準備得甚是周到」。然而嵩山派總有一些門人弟子覺得這是揚眉吐氣的大好時機,「眉字之間頗有傲色」,總想要藉機找些爽點。


比如每來一批客人,這些弟子們就往山谷里丟一塊大石頭示威,「大石和山壁相撞,初時轟然如雷」,以至於來做客的恆山派儀和說:「每一個客人上山,你們都投一塊大石示威,過不多時,這山谷可讓你們嵩山派給填滿了。


我的朋友評論員王攀有一段話,不妨拿來作為結尾:


「沒必要這麼羞辱安倍。人家不過是來參加一個國際會議而已,而這個會議恰在中國舉辦,又不是把人家打敗了,接受人家的投降書。如果有一天正好日本承辦某個國際會議,而中國又不得不去,那是不是就容許人家這麼羞辱我們的領導人呢?我們要牛逼,不要裝出來的牛逼,裝出來的只有逼沒有牛。」(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穿鞋的蜻蜓 2014-11-16 21:18
有人以為這是羞辱了安倍,不過是傳遞了信息。「牛逼」? 除非不見,或者視而不見。
回復 paci 2014-11-16 21:25
視若無物
回復 wo? 2014-11-16 21:31
穿鞋的蜻蜓: 有人以為這是羞辱了安倍,表情政治學的秘訣在於,你看到的往往是相反的內心世界,情人夫妻吵架的心理如出一轍。
  
回復 wo? 2014-11-16 21:31
paci: 視若無物
  
回復 法道濟 2014-11-17 03:14
說清朝變法圖強,誰又知海軍處500萬白銀報銷了修頤和園,而近日中央大佬高喊強國,又有多少美元進了瑞士美利堅
回復 wo? 2014-11-17 19:25
法道濟: 說清朝變法圖強,誰又知海軍處500萬白銀報銷了修頤和園,而近日中央大佬高喊強國,又有多少美元進了瑞士美利堅
   不知道多少進了境外敵對勢力的腰包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07: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