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新娘詐

作者:瀟湘妃  於 2011-10-27 09: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69評論

 
 
              尚太高興了:網上 結識了將近三個月的泰國女友, 答應跟他見面了!
 
            尚是典型的德裔美國人。 50 來歲, 中等身材, 飽滿, 但不肥胖。早年的一頭金髮已日漸稀疏 , 其中夾雜著些許銀絲, 但修剪得整整齊齊,有型有致。 尚給人的感覺總是乾淨利落, 性情清高, 一副細邊金絲鏡帶出了文致彬彬。 他出生於軍人家庭, 父親是美國陸軍中搞技術的文官,年青時也南征北戰, 跟著部隊去過不少國家。 母親一生則養尊處優,夫唱婦隨, 從沒工作過。夫妻倆對尚這獨生子寵著愛著, 悉心教誨。
 
            尚是個爭氣的孩子, 一路苦讀, 年近三十拿到了博士學位。 不久后, 他父親過世。 尚在母親居住的城市找了工作, 買了房子, 為的是時常照應一下寡居的老母。
 
            三十六歲時, 尚有了第一次婚姻。 妻子是西班牙裔女子, 熱情奔放, 能歌善舞。 開起Party 來可以三天兩夜不睡覺。 她也根本不想工作, 每天就是跟小姐妹們湊在一起, 喝酒 Margarita,吃 Cheess , Party,狂歡。或逛街, shopping, 買起衣物包包, 從不考慮價錢。 新婚燕爾, 尚痴迷於她的美麗單純, 活潑俏麗, 日久天長, 難免覺得這浮華燥鬧的生活太沒有內容了。 尚妻也煩惱於尚的學究作派, 枯燥乏味, 了無情趣。 相互忍耐折磨了八年之後, 兩人終於平和地離了婚。 兩條狗每人分得一條,好在沒有孩子。
 
            時光荏冉, 一晃, 尚已近天命之年了。 每天看看書, 聽聽音樂, 上上網, 不時地想想: 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呢? 尚當然也想趕快找到另一半, 過那有滋有味有溫暖的生活。 可身邊哪有合適的人啊?頂多去泡泡酒吧, 可酒吧里的女人能帶回來做老婆嗎? 還有那第一次婚姻的驚嚇, 尚發誓絕不找美國的物質女人。

             尚也時常在網上遛達遛達, 交友網真是奼紫嫣紅, 百花爭艷啊。 肥環瘦燕, 黑珍珠, 白玫瑰, 東方碧玉, 直看得尚眼花潦亂, 心旌搖動。 可動歸動, 那是真的嗎? 誰知道網的那邊是誰啊? 尚有一搭沒一搭地與幾個女子網聊過, 大都不了了之, 沒啥感覺。 可有一 位, 卻讓尚越來越上心了。
 
             那女子芳名單字: 安。 28歲, 現居泰國曼谷, 一口英文爽利。 細問之下, 有段一波三折的動人經歷: 安是私生女。 母親生下她后, 丟給了在泰國的外祖母, 孤身遠洋, 到紐西蘭打拚。 多年辛苦, 攢得血汗錢開了一家泰國餐館。 苦苦經營, 終於順了風水, 賺了些錢。 安媽思女心切, 日子剛好起來, 就迫不急待地把 十八歲的安接到紐西蘭。 指望著女兒好好讀書, 將來有出息。 可安已成年, 有了自己一套價值觀, 況且與母親骨肉分離多年, 怎麼也難彌合那感情的鴻溝。 而且剛到紐西蘭的安根本不會英文, 很難跟上課程。 上了幾個月的大學, 實在受不了那壓力。索性辭了學, 幫母親料理餐館。 她的行為很讓母親失望。 原指望女兒成材, 到頭來卻掉在了餐館里, 安媽每天嘮嘮叨叨, 碟喋不休, 難免說出來不中聽的話。 母女反目。
 
              安 25 歲時從紐西蘭逃回泰國。 寧可忍受清貧, 絕不想回紐西蘭了。 安與另外一女孩苔拉合租了一間小屋, 算是有了自己的小窩。 在一家咖啡館找到份工, 早出晚歸, 自食其力。 每月有五, 六千泰銖合兩, 三 百美圓的收入, 還要算計著存起來一點, 將來上大學用。
 
              "我不需要什麼, 就是想自立, 不靠別人!" 這句安輕輕說出來的話, 著實打動了尚的心: 這不就是我在尋找的嗎? 美國的物質女人絕對說不出來這種話! 有了這句話墊底, 尚急不及待地想一睹芳容。況且自相識以來, 安從沒有跟尚有過任何經濟方面的要求。見面當然好啊, 是真是假就一目了然了。可安是個非常規矩保守的女孩. 尚跟她商量行程, 打算帶她單獨在泰國遊玩幾天, 同吃同住, 安死活不答應. 理由非常讓人嘆服: " 我成長於傳統家庭, 結婚之前, 一定要遵從傳統, 潔身自愛,雖然母親不在身邊, 也絕不能被旁人為恥. "
 
              尚感慨感嘆: 天下居然有這樣的女人! 心情大好, 不由得和母親時常叨念安. 尚母年輕時隨丈夫跑過一些國家, 丈夫去世后少有機會出門. 聽說尚要去泰國, 就一再要求同往, 不僅觀光, 也想見一見兒子口中的完美泰國女孩. 老母雖年近八十, 身體還很硬朗. 尚不忍拒絕, 就答應了.
 
               聽說尚母同來, 安異常高興. 痛快地答應了與尚在泰國相見, 而且主動要求做尚母子的導遊。 收拾行囊, 購買機票, 尚一刻沒耽誤。 終於與安在曼谷相見。
 
                那真是網上結緣的安嗎? 只見她那雙閃亮的眼睛滿含笑意, 熱帶陽光曬出的宗色皮膚漾著逼人的青春氣息, 唇紅齒白, 苗條的腰身充滿彈性, 比照片漂亮多了。 尚心花怒放, 腦袋蒙蒙的, 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事。 尚母原來還對東方女孩心存疑慮, 一見如此東方佳麗, 也是滿心歡喜:若此女成為兒子的另一半, 真是他的福氣啦。
 
                 比起東方女子的殷勤和溫柔, 漂亮的模樣還得屈居第二: 安極盡地主之誼, 把尚母子照顧得無微不至。 尚母吃不慣味道酸辣的或滿口異域調料的泰國食物, 安就跑出很遠, 買來漢堡; 所有入口的水果, 安都要洗得乾乾淨淨, 去掉皮核, 收拾得清清爽爽, 再請尚母子進食。 尚母沒有女兒, 美國人又不講什麼孝道, 平生哪裡享受過如此照顧? 老太太拉著安的手, 幾乎熱淚盈眶了:"安, 我的孩子, 歡迎你能加入我們的家庭。 我想有個女兒啊。"
 
                  從見到安的那一刻起, 尚的頭腦就沒清醒過: 心啊, 也被甜蜜浸透了。

                  本來這次行程就不是以玩為主要目的, 又帶著老母親, 所以一行三人只去了芭提雅, 住在芭堤雅律實塔尼度假酒店 (Dusit Thani Hotel Pattaya) 的海景房裡。美人在側, 尚難免心裡犯癢, 多希望單獨在一起良宵一度啊。 可老母隨身, 太不方便。 況且與安有言在先, 不能有任何冒犯行為。尚尊重安的潔身自愛, 雖然房價不菲, 還是為安單獨訂了一套。
 
                這晚待老母睡下, 尚實在難以抑制內心的燥動, 想跟安好好聊一聊. 白天東走西看的, 哪有機會說說知心話呀? 尚幾次想悄悄拉安的手, 都被她紅著臉抽開了. 尚來到隔壁安的門外, 輕輕叩門. 過了好一陣安才開開門, 見是尚, "你還沒睡?" 面露羞色, 勉強閃到門邊, 讓尚進了屋.
 
               尚剛要開口, 誰知安的手機卻不合時宜地響了。安慌忙奔過去, 看了下來電號碼, 又快速瞟了一眼尚"我必須。。。" 尚點點頭。
 
                安用泰語快速地講著。 對方是個男人的聲音, 斷斷續續的。 尚站在旁邊, 自己覺得不自在: 好想在偷聽別人的通話。 安卻越講聲音也高了起來, 情緒有點激動。 尚想安慰她一下, 她卻按斷了電話。 "Calm Down, 有什麼麻煩嗎?" 尚微笑, "啊, 沒有," 安讓自己鎮靜下來:"老闆讓我明天上班, 店裡缺人。" 她笑了笑:"不管他了。 我今天很高興, 有些累, 我們明天TALK, 好嗎?"
 
                尚只得紳士地離開。
 
                回到曼谷, 尚與母親找了飯店住下。 安不敢再耽擱, 馬上回去上班。 尚問了她幾次她工作的咖啡廳在哪裡? 能不能去看看. 尚不是小肚雞腸的人, 可這次來泰的目的, 不就是要了解清楚些嗎? 幾次詢問, 都被安婉言拒絕了:"我忙起來, 照顧不了你啊。 我可不想丟了工作. 你們去參觀一下大皇宮和金佛寺吧, 下午我會來看你。"
 
                尚哪有心思看什麼金佛寺? 盼星星盼月亮, 盼來了下了班的安。 尚母善解人意, 推說累了, 在飯店裡休息, 催著尚和安出去轉轉。
 
                其實尚最想多多了解安的生活, 愛好, 性情。 在這紛亂的城市裡, 這性情堅毅的女人是怎麼生活的啊? 兩人走著聊著, 尚問到:"你住得遠不遠?我知道你有室友, 方便去看看嗎?" 安想了想, 答應了。
                計程車轉來轉去, 過了不知幾條小路. 尚在後座上, 小心翼翼地握著安的手. 趟過漫著污水的小街, 拐來拐去, 到了安的住處。 這是一幢單坯磚樓, 不新, 也還說得過去。 一層的角落裡有一個土黃的小門, 安掏出鑰匙, 開了門, 一股辣嚎嚎的咖哩味撲了過來。 這是一間綜合體小屋, 廚房, 卧室都在一起, 約十來平米。 一張小小的雙人床上堆著待洗的衣物, 灰突突地纏在一起, 倒象是男人的做派。 樓上的人在走動, 踏得樓頂咚咚地震人, 還夾雜著吼聲, 夫妻吵架? 離窗子不遠處, 汽車刷刷地駛過, 不時傳來剎車聲, 路人嘈雜。
 
               右邊的破舊書桌上, 一台斑斑泊泊的電腦蓋在塵土裡。想必這就是安和尚的網聊視頻工具了, 難怪通話時斷斷續續的, 總是影響兩人的情緒呢。 書桌上放著的英文書吸引了尚:"你還在學英文?"
           "是啊, 我想上學。 等攢夠錢, 就回學校。"尚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五味翻滾:" 安, 跟我去美國吧, 我一定支持你上學。 那裡會容易一些。" "哪有那麼容易?" 安溫柔地看著尚, 眼裡滿是淚水。 尚再也控制不住, 一把把梨花帶雨的安攬進懷裡。
                回美國后, 尚直奔兩個地方: 銀行和律師事務所。 到銀行直接給安入帳了兩千美元:"親愛的, 別在那裡住了, 換個好一些, 更安全的住處。 你的工作收入和付出的時間太不合理。 如果你想, 可以辭去工作, 全職學英文, 來美國上學就沒有什麼困難了。 我會支持你的。" 安在電話那邊聲音哽噎:"尚, 我會的, 我一定好好準備。 我去諮詢律師, 看怎樣儘快去你那裡。"
 
                尚也同步諮詢了美國律師。 結果是安要申請未婚妻簽證, 大約需要兩年時間。 若是兩情能長久, 兩年又算什麼? 尚決心已下, 說辦就辦。 按照雇傭律師的建議, 尚填寫了 I-129F 申請書, 遞交給了USCIS office。 只等批准后, 轉去國際簽證中心, 安就可以在泰國開始未婚妻簽證的申請程序了。
 
                 幾翻換人, 安也終於請到了滿意的律師。 雖然收費貴一點, 每小時也要 300 美元呢, 可安覺得他可靠。 尚當然不願意半路再出什麼差錯, 貴點就貴點吧。 律師開價押金5000 美元, 尚想都沒想, 當即打了過去-不能讓安為難啊。 應安的律師要求, 填寫I-134 表格, 需要尚的全部財產資料。尚給安寄去了他能想到的所有可能用到的材料, 包括他的年薪 W-2, 401K, 房產, 和 存款。 盼妻心切,尚掐著指頭盼著時間過得快一點。
 
                   每天, 這對被愛煎熬的有情人都要通話, 視頻。 安的心情看上去很好。 她已辭了工, 找了一位私人家教專攻英文。 為了有足夠的時間, 專註的心境來學習, 安規定只能在美國的晚上跟尚通話。 何況尚也要上班啊, 這樣對誰都好。
私人家教非常認真, 每天四小時的課也不便宜。 安又搬到了好些的公寓。 更何況象安這樣的美女沒有衣妝豈不是浪費? 泰國女人對黃金飾物情有獨衷, 每次安添制了新衣首飾都忘不了在鏡頭前讓尚一睹芳容。 尚看著自己女友生動美麗的容顏, 滿心歡喜。 每個月寄給安的錢很快就升到3000美元。
 
                 尚激動的心一直在盤算著和安去哪裡度蜜月。 大峽谷吧, 按時間推算, 安應該在秋天來美, 正是大峽谷最美的時候。 租一輛RV, 請幾周年假, 帶著心愛的新娘, 漫遊大自然的天賜之美。 尚想著盼著激動著。
 
                  幾個月轉眼就過去了。 這天深夜, 尚睡得正香, 被驟然響起的電話鈴聲驚醒。 話筒里傳來安帶著哭腔急切的聲音:"尚, 我的律師剛通知我, 申請資料寄丟了, 要重新起草。"
                 尚沒反應過來:"那就再做一份吧。"
               "可律師說要重新收費。。。"
                尚醒過來了:" 多。。。少?"
                "他說押金全用完了,再需要 5000 美元。" 安哭了起來。
               "別急,"尚遲疑了一下, 算了算, 支票帳戶里還有足夠的現金。"明天早上我就給你打過去。"

                 第二天上班前, 尚趕到銀行, 成了第一名顧客。美國人大都沒有存錢的習慣, 這幾個月的花消, 讓尚幾年的儲蓄見了底。
 
                五千美金入了安的賬, 尚卻左等右等等不來安的電話了。 按他們通話的規律, 當天晚上安應該接尚的電話的。 可尚撥了幾十次都無人接聽, 後來乾脆關了機。 這是怎麼啦? 她沒收到錢? 生氣了? 該不會這麼孩子脾氣吧? 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尚如熱鍋上的螞蟻卻無人能問, 在泰國, 安是尚唯一認識的人。
 
                又過了兩天, 尚的手機終於響了起來, 是安。
              "親愛的, 你還好嗎?" 尚迫不急待。
              "好," 安的聲音微弱, 沙啞:'我剛醒過來, 你別擔心。" 說著, 安抽泣起來。
              "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尚有點急了。
               "嗚嗚。。。" 安哭到:" 那天我取了你寄給我的錢, 急忙往律師樓趕。 誰知被別人盯上了。 半路上三個男人搶我的包, 我死死地抱著, 他們就開始毒打我。 我後腦受了傷。腰部也出了問題。 有人一拳打在我的鼻子上, 我的鼻骨骨折了。這幾天一直昏迷, 還不能動。包和錢都被搶了。"
 
                  電話突然被旁邊的人搶了過去: "安不能多講話, 她還在尿血。" 是個男人的聲音, 口音很重, 尚費了半天勁才聽懂。 "等一下醫生會和你講她的情況。"
 
                  電話肯定是被遮住了, 一陣穸穸簌簌的噪音。 尚抖著手, 把話筒緊緊貼在耳朵上。
          
                  "Hello," 是個講略帶美國口音的英文的男人" 安的情況不太好。 她的鼻骨骨折, 壓迫了神經, 所以還不能動, 需要馬上手術。 而且她一直血尿, 我們剛拿到化驗結果, 她的右腎破裂, 已經壞死, 需要手術摘除。。。。"
 
                   "你是誰?" 尚問到。
                    "我是鮑, 安的主治醫生。 哦, 我在美國拿的Ph.D, 回泰國行醫。"
                   "我馬上就訂機票, 去曼古。" 尚急道。
                   "嗯。。。 我看還是等一下吧。 安和其他的女人住在同一病房, 你又不是她的丈夫, 怎麼照顧她? 她只需要護士。"
                    "什麼時候手術? 安全嗎?"
                   "情況很緊急, 手術越快越好。 只是她的手術費沒有著落。 兩個手術, 和手術后的營養康復, 止痛藥, 抗生素加在一起大約需要兩萬美元。" 鮑 嘆了一口氣:"安好可憐, 不停地哭。 我幫她聯繫了她母親。 現在經濟太差, 他母親手頭只有一萬元現金。 她已經打算把餐館賣掉。 她正在往泰國趕, 明天就到。我想問你一聲, 能不能幫安一把, 把手術費先湊齊?"
又要一萬塊! 尚有點愁, 積蓄都沒了, 哪來的錢啊。 可想著安還在痛苦地掙扎, 尚咬咬牙:" 好, 我想想。"
"很好, 我等你的電話, 越快越好, 這可事關安的性命啊。" 鮑掛了電話。
 
                   這醫生口氣挺硬。 尚的心理有點不舒服: 醫生管得著跟病人在海外的親屬聯繫嗎? 咳, 也許泰國人比較熱心。。。。。 心裡七上八下的, 還得趕緊琢磨錢從何來。 信譽卡的利息太高, 驢打滾的高利貸, 借了, 這輩子可能都還不清。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401K, 雖說提前取現金會有 10%的罰款, 可碰到這麼急的事, 唉。 尚百般地不願動這筆養老金, 可實在想不出別的輒。
 
                     其實提取401K 的程序, 在網上就能完成。 可尚從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為了穩妥起見, 尚還是給他的401K 管理 Manager 籮拉打了個電話。
                    "你需要填個表, 在網上遞交也行, 來我的辦公室也行。" 籮拉向來熱心. 從尚開了401K帳號, 籮拉就是他的管理Manager加半個 Finacial Advisor , 也算是個朋友吧。
                    "謝謝你幫忙。 我有點急用。" 因為很久沒動過401K, 尚忘記了帳號的密碼, 看來還是找籮拉比較方便.
                   "誰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 希望不是很嚴重," 籮拉關切地安慰尚。
                   "我的女朋友發生了點意外, 需要動手術。"
                   "希望她儘快好起來。 轉帳應該很快, 不用擔心, 我會幫你。"
                   在籮拉的幫助下, 尚很快就拿到了支票, 換成了現金。 還沒來得及寄出去, 手機響了, 是安。
                    "尚," 安有氣無力, 抽泣著:"我服用了很多鎮靜止痛藥, 剛醒過來, 就是。。。。很想你。。。"
                    "安, 我能去看你嗎? " 尚心如刀絞。
                    "別," 安喊道"我不想讓你看見我現在的樣子。" 這倔女子。
                     "你媽媽到了嗎?" 尚問道.
                   "我媽? 哦, 到了。 她在幫我辦手術的手續。" 安嗚嗚地, 有些思路不清。
                      尚心裡動了一下: 這麼快她就到了。 沒容他多想, 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在話筒里想起, 夾雜著抽泣:" Hello, 尚, 幫幫我們吧, 安不久就是你的新娘, 可她。。。。 我可憐的孩子! 嗚嗚。。。她隨時有血液中毒的危險, 急須手術。"
                    "我已經準備好了, 馬上寄出。" 尚的心又燒起來。

                     不知那邊收沒收到錢? 寄入安給的帳號后, 尚連忙給安打電話, 那邊的手機卻象死了一樣, 無人接聽。 到底收沒收到? 手術做了沒有。。。。 尚急得嘴角起泡。
 
                   入夜, 尚撥弄著手機, 還準備打給安, 可他卻突然冷靜下來, 好象有哪裡不對: 不管是誰給尚打電話, 從來顯示的都是安的手機號, 難到醫院沒有電話? 而且安的媽媽從紐西蘭往泰國趕要第二天才到, 怎麼只隔了幾小時就已經在安的身邊了? 好象每個人都極力阻止尚去看安, 而安總是在關鍵時刻才能從藥物所致的昏睡中清醒。。。。尚越想心裡越亂。
                   過了兩天, 安的手機又打給了尚。
                  "安, 你還好嗎?" 尚盡量保持冷靜。
                   "哦, 我是鮑, 安的醫生。感謝你的資助, " 那個美音英文的聲音。 "安做了手術, 恢復得不錯。 還在使用止痛藥物。" 鮑頓了一下:"不過她還有些其他問題。"
 
                   尚耳朵貼著手機, 不知說什麼。
                "安的肺部發生了感染, 我們發現她斷了兩根肋骨, 傷到了肺。 她還需要另一個手術。"
                 尚的心沉了沉:"需要多少錢?"
                 "嗯。。。。大概四萬。 因為這次手術風險比較大, 要請好醫生。。。"
                "對不起, 我實在沒有積蓄了。。。。" 尚感到心裡泛涼, 狠著心才說出這話。
               "安很危險。 這次耽誤不得的。" 鮑的口氣急切, "她還年輕啊。等等, 她可能醒了。。。"
        
                 "尚,"電話里傳來安的聲音:"嗚嗚。。。 是我沒福氣, 可能去不了美國, 再也見不到你了。。。。。"
                 "別這麼說," 尚的眼淚掉下來了: 那美麗,鮮活的生命在跟他, 跟這個世界告別嗎?
                 "好在我媽在這, 如果我死了, 她還能把我埋了。。。告訴我, 為什麼我的命運這麼壞啊。。。" 安邊說邊哭。
                 "Hello, 尚, 我是安的媽媽, 請救救我女兒吧, 上帝會看顧你的! 借我些錢, 我的餐館賣掉后馬上還給你! 我實在沒辦法啊。。。。"安媽有些歇斯底里。
                  "我。。。我也實在沒有現金了。。。" 心裡的疑慮不停地往上翻, 尚遲遲疑疑。
                   "為什麼只是現金? 你可以抵押房產啊, 只要一點就夠了。。。。"
                    尚沒說什麼, 掛斷了電話。
 
                   是詐騙還是真的, 尚實在沒底. 所以也沒心思繼續送錢. 又惦記著401K 的罰金等細節, 就去了趟籮拉的辦公室.
                  " Hi 尚, 好嗎? 女朋友康復了嗎?" 籮拉熱情依舊.
                  "嗨, ..... 還OK吧, 可能還需要一個手術. 泰國的醫療真是差勁, 全要自己付..."
                  "你女朋友是泰國人?" 籮拉驚訝, "你從沒說起過呀."
                  "認識沒有太久," 尚微笑.
 
                  "哎, 記得周嗎? 真巧, 他剛走, 也是急需一筆錢. 他的女友孤身一人在馬來西亞. 唉, 慘啊, 聽說剛遭了車禍. 多處骨折, 腎也破裂, 可能終身殘疾, 要穿一輩子尿片啊......" 籮拉喋喋不休, 尚漸漸冒出了冷汗.
 
                   看著安的美人照, 尚時常還是冒出來不死心的念頭. 可安如石牛入海, 從沒再打來電話.
                   眼看過了兩個星期, 尚試著撥了安的號碼. 只有盲音..... 尚明白了, 死了心.
 
                   是詐騙. 報案吧. 可去哪報啊? 美國? 錢出境了, 又是現金, 怎麼追? 泰國? 唯一能提供的線索就是安的電話號碼和照片, 還要遠渡重洋. 再說幾萬美金的案子, 在跨國案件中實在算不了什麼. 唉, 尚嘆口氣, 自認倒霉了, 多虧那最後四萬沒寄!
 
                  窩囊, 尚需要散散心. 跺跺腳, 去了緬甸. 私人導遊貼心細緻, 尚很盡興. 佛國的一切都是那麼地平和, 姑娘們羞澀圓潤, 與世無爭, 只會合十微笑. "緬甸是一片凈土啊, 要是能娶位姑娘回家......." 尚心裡暗暗盤算著.
 
 
 
 

高興
1

感動
6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9 個評論)

回復 oneweek 2011-10-27 09:26
這個故事好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1-10-27 09:27
還是那句話「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回復 rongrongrong 2011-10-27 09:38
  
回復 德州龍 2011-10-27 09:42
哈哈,太傻了吧,到中國去至少可以做幾天夫妻的
回復 yulinw 2011-10-27 09:52
   人傻錢多麼?
回復 平凡往事 2011-10-27 10:06
很好
回復 xqw63 2011-10-27 10:54
  
回復 Laile 2011-10-27 11:14
xqw63:   
只許看,不許摸。著急呀。
回復 Laile 2011-10-27 11:15
好故事,等睡醒了再看。
回復 xqw63 2011-10-27 11:17
Laile: 只許看,不許摸。著急呀。
問題是,老美有這麼傻嗎?
老美對錢可不傻啊
回復 水影兒 2011-10-27 11:27
「安」並不安,這名字起的,真有諷刺意味兒。
回復 8288 2011-10-27 12:57
傻冒
回復 yuki-1217 2011-10-27 13:56
  
回復 練精化氣AAA 2011-10-27 14:04
好長呀 沒看完就

總結為一句話為  多情總被無情傷。
回復 銅山 2011-10-27 15:10
前半部感人~~    後半部不願再看了~~
文筆專業, 學習了~
回復 霜天紅葉 2011-10-27 17:50
大千世界 什麽樣的詐騙都有!寫得好!
回復 瀟湘妃 2011-10-27 21:02
oneweek: 這個故事好
謝豬豬, 咱有好多故事, 就是苦於中文打字。。。
回復 瀟湘妃 2011-10-27 21:03
meistersinger: 還是那句話「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是哈,
回復 瀟湘妃 2011-10-27 21:04
rongrongrong:   
是哈,
回復 瀟湘妃 2011-10-27 21:05
德州龍: 哈哈,太傻了吧,到中國去至少可以做幾天夫妻的
別說, 這故事還真不是空穴來風。 有比這還傻的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瀟湘妃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8 10: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