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感性挂帥的左派幼稚病

作者:飛雲  於 2013-1-22 12: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隨想|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7評論


飛雲已經有多篇文章論述無知少女支持下的左派(即美國自由派),無論外政還是內政都顯得唯唯諾諾、捉襟見肘、勉為其難。因為左派偏離了理性的真理和智慧,為自己的情緒和私慾所左右,所以失敗可期。

不同於右派擅長的嚴密理性思維(雄性),左派具有典型的跳躍式感性思維方式(雌性)。這裡飛雲特以實例來加以說明。

第一個為虛擬誇張實例,發明人為我友,——相對飛雲鐵杆而言之木杆右派,工程學王教授。文學拙劣加工者為飛雲自己  :)

話說左派和右派在一起論證「高速路入口路引(Ramp)需要設計多長才合理」這個問題。右派找來了物理學家、統計學家和工程師,估算路引長度和事故率的關係,最終找到了一個工程總體費用、路引長度(200m)和事故率(1/100萬)均可接受的方案。方案一出,左派立刻找來了公路事故檔案局和音樂家,開始播放血淋淋的發生在路引上的撞車場面,樂隊涕淚交加地在一旁演奏「悲慘交響曲」。伴隨著音樂,左派首領站起來,摸一把眼淚說:金錢比起人寶貴的生命來說,是微不足道的。每加長一米路引,或許就可以挽救一個生命。你們把金錢看得太重,我們為了最崇高的生命,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於是,左派提出了100英里長的安全路引設計方案。沒有人敢於冒著道德和政治不正確的風險提出異議。

如果您認為飛雲太誇張的話,讓我們來少許回顧一下現任奧主席的幾個個例。

最近,奧主席想要提名和他一樣對美國傳統盟友以色列不感冒的戰友黑格(Hagel)擔任美國國防部長。此舉遭到共和黨和民主黨內支持以色列的兩院議員反對。奧主席為黑格(Hagel)任職提出了他的理由(大意):黑格為美國參加過戰爭,負過傷;他是個勇敢的戰士,所以他有資格擔任這個職務(順便讓我們回憶一下:面對講授馬尾巴功能的教授,領導說:手上的老繭就是進入農學院的資格,嘿嘿)。只不過我們不知道,符合這個條件的美國軍人大概數以萬計,為什麼只有黑格能勝任?國防部長的任職條件不是理念、經驗和智慧,難道是負傷嗎?

前一段,康州慘案發生。問題最主要的癥結本是美國信仰的式微,是擁槍者個體心理和思想出現了問題,是擁搶者家庭以及教育出現了問題。而我們的奧主席不僅把解決問題的目光盯住了槍,同時聲稱為了控槍,「哪怕只救一個孩子也要做」。這和飛雲上面修100英里的路引的例子是不是很相似?如果讓奧巴馬擔任小布希911時期的美國總統,以他的思路,大概會禁止所有的飛機飛行,那樣不僅可以保證不再有飛機撞樓事件的再次發生,而且能因此救下許許多多鮮活的生命。

被左派媒體刻意隱瞞的一段錄像中,奧主席對下面的聽眾說:富人為什麼害怕暴力?因為暴力針對的對象正是他們自己。這一段毫無邏輯和事實依據的感性宣言,使我們想起了奧巴毛主席。

全民奧巴馬醫保,也是一個可以和上面100英里路引相媲美的例子。或許那醫保得確不錯就像100英里路引能夠直接到目的地而不會出現路引事故一樣,但是費用由誰來出?它的成本如何?是否可以持續?加拿大地廣人稀資源豐富的個例是否適合美國?這些,就不在感性思維支配下的奧主席考慮的範圍之內了。失業后失去保險有可能因病導致傾家蕩產的問題是個別人的問題,為什麼不能直接解決這個具體問題而要興師動眾強迫所有人接受政府的方案?

為了推銷這個善心大發的方案,電視上,不出所料地出現了這樣的畫面,哭訴人抽泣著說:要是有全民醫保,他的癌症就能得到醫治(能不能治好,就不說了。但是給人的印象是,只要捨得花錢,什麼病也能得到完全醫治。推論,無論代價幾許,只要全民醫保,一定長生不老)。我們知道在美國,龐大的醫療支出,大約70%都花費在了人生的最後6個月。所以,這也是一個類似路引到底需要設多長的問題,我們需要理性決策還是感性定案?

最近的移民法案。民主黨人對「非法入境」隻字不提,反而說共和黨人給合法入境的高學歷人士綠卡相對於不識字的非法移民「不公平」。他們的招數依然是阿炳凄慘二胡伴奏下的非法移民家庭眼淚加鼻涕的慘狀。擱過民主黨人不惜損害美國長遠利益,為了壯大自己票倉成為永久執政黨的雕蟲小技不提,我們有理由進一步質疑:民主黨人為什麼不幹脆大開美國國門歡迎全世界生活更加凄慘的人民?這樣才更顯公平啊。

還有福利制度,在民主黨人幾十年的不懈努力下,美國已經出現了坐吃福利者收入相當於甚至高於低薪工人的狀況。這樣一來,這些非法移民入籍后馬上就會放棄原來的低薪工作而成為美國新的吸血福利階層。然後,低薪工作又需要新移民非法入境來代替,從而形成惡性循環。只此一招,就可致美國於死地。

在飛雲的其他文章中還有很多這樣的例子,這裡不再贅述。由此促使我們思考,什麼是智慧和真理;為什麼說基督是教會的頭,為什麼上帝屬意男人(理性)來做頭?為什麼「無知少女」和左派那麼合拍;為什麼共產主義運動的狂熱產生了災難性後果?為什麼非理性支配之下的國家和民族遲早必生禍患?

最後,因飛雲屢屢犯忌「冒犯」女士,故還是要再說幾句廢話:飛雲感到,理性的女士有的是,感性的男人有許多。感性的人無論男女,擅長做輔佐,可以作詩,表演,也可以唱歌成為明星。但是國家和家庭的決策需要基於智慧、理性和邏輯(不是男人),如果理性的女士和感性的男士組合為家庭時,恐怕就需要女士來聽政了。只不過,您聽政時,垂簾雖然不必,垂塊兒手帕還是很有意義的。那樣,上帝對您滿意,您也會由此得到祝福。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light12 2013-1-22 17:40
美國是一個種族歧視的國家
福利制度,在民主黨人幾十年的不懈努力下,美國已經出現了坐吃福利者收入相當於甚至高於低薪工人的狀況
死路一條
回復 老君岩 2013-1-23 00:47
把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隨自己想象來醜化一通,然後再以真理和智慧來標榜自己?
樓主認識多少左派?是左派真的那麼愚蠢,還是只是愚蠢的狂想?
回復 飽暖思【自由】 2013-1-23 01:28
中國是資本主義幼稚園階段,美國是資本主義老年病階段。中國,不說了,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美國的左派,就是主張安樂死的醫生,對老年病無能為力,只想痛下殺手。

亂噴一個。
回復 飛雲 2013-1-23 09:11
light12: 美國是一個種族歧視的國家
福利制度,在民主黨人幾十年的不懈努力下,美國已經出現了坐吃福利者收入相當於甚至高於低薪工人的狀況
死路一條 ...
謝謝來訪
回復 飛雲 2013-1-23 09:12
老君岩: 把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隨自己想象來醜化一通,然後再以真理和智慧來標榜自己?
樓主認識多少左派?是左派真的那麼愚蠢,還是只是愚蠢的狂想? ...
亮觀點好不好?
回復 飛雲 2013-1-23 09:12
飽暖思【自由】: 中國是資本主義幼稚園階段,美國是資本主義老年病階段。中國,不說了,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美國的左派,就是主張安樂死的醫生,對老年病無能為力,只想 ...
歡迎自由
回復 light12 2013-1-23 09:23
飛雲: 謝謝來訪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9 19: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