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謝盛友:罪人需要什麼?

作者:謝盛友  於 2010-5-12 03:4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信仰見證|已有4評論

關鍵詞:

謝盛友:罪人需要什麼?

—— 有感於柴玲受洗



天安門學生運動領袖柴玲在今年復活節受洗歸入基督名下,作為基督徒,我為此感到高興;同樣是作為基督徒,我對柴玲的悔改見證感慨良多,因此有這篇文章。

我的罪在哪裡?

新約聖經中通用的希臘語辭彙ἁμαρτία(hamartia)經常被翻譯為「罪」。在古典希臘語中它的意思是「未中標記」或「未中目標」。 Der griechische Ausdruck αμαρτια (hamartia) des Neuen Testaments und das hebräischen Wort chat』at des Alten Testamentes bedeuten Verfehlen eines Ziels – konkret und im übertragenen Sinn, also Verfehlung – und wird in deutschen Bibelübersetzungen mit Sünde wiedergegeben.

射擊未中目標,就是罪?頂多是遺憾罷了,頂多是不完美罷了,怎麼能是罪呢?在上帝眼裡,我永遠是不完美的,所以我是罪人;我達不到上帝對我的要求,我永遠做不到完美,所以我永遠有罪過。因為神是照自己的形象造人,而我沒有達到這個標準,就像聖經上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3∶23)。

德國著名哲學家雅斯貝爾斯(Karl Theodor Jaspers ,* 23. Februar 1883 in Oldenburg; † 26. Februar 1969 in Basel) 在其著作Die Schuldfrage《(納粹德國)罪過問題》(1946) 中把罪過分成四類:
- die kriminelle Schuld aufgrund objektiv nachweisbarer Gesetzesverstöße。
第一種是刑法罪過,它侵犯的是法律。審判這種罪過者是法院。

- die politische Schuld durch Handlungen der Staatsmänner, an denen der Einzelne durch seine Staatsbürgerschaft und durch seine Mitverantwortung, wie er regiert wird, beteiligt ist。
第二種是政治罪過,它源自參與罪惡的政治制度。審判這種罪過者是勝利者(如果獨裁政權被打倒)。

- die moralische Schuld durch Handlungen, deren Charakter nicht allein dadurch nicht verbrecherisch wird, daß sie befohlen sind。
第三種是道德罪過,它關係到個人的錯誤行為。審判這種罪過者是自己的良心。

- die metaphysische Schuld aus der Mitverantwortung für alles Unrecht und alle Ungerechtigkeit in der Welt (Wenn ich nicht tue, was ich kann, um es zu verhindern, so bin ich mitschuldig.)。
第四種是形而上學罪過,指的是不能盡自己的責任去維護文明的人性。審判這種罪過者是上帝。

雅斯貝爾斯所說的四種罪過分屬兩個不同的領域,前二者屬於公眾領域,后二者則屬於私人領域。而前面三種罪過,很容易理解,很難理解的是形而上學罪過。根據德文原文,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如果我不能盡我所能去阻止這些罪行,那麼我同樣有罪。

讀雅斯貝爾斯,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我一直堅持「獨善其身」,有時候就是罪。我們這些人都經歷過文革和六四,我當年沒有盡我的能力去阻止政府開槍,我竟然還能活著,我同樣有罪。我們這些人在1989年之前就到歐美來留學,因為「六四保護案」,我們能留在歐美,活著,還在歐美吃「人血饅頭」,就是更大的罪;吃「人血饅頭」,吃得心安理得,就是罪上加罪。

經歷過文革和六四的人,不論你現在身居海外還是在國內,若你不書寫表達、不反省、不批判、不抗議,那你我就是同謀者。沉默就是犯罪,整體沉默就是整體犯罪。

「悔」過去的罪孽,「改」變方向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四17)。但是,柴玲基本上沒有把自己罪性和她作為廣場總指揮的很多錯誤言行聯繫起來系統地悔過。

「悔改」有兩個含義,「悔」自己過去的罪孽,「改」變方向。耶穌要求人悔改,就是悔過、相信和更新。人的得救完全靠神的恩典。聖經說得很清楚,人不能靠行律法稱義;又說:「義人必因信得生」(羅一17)。人的得救與稱義完全靠基督的救贖大功。悔改也是施洗約翰所傳偉大的信息,他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三 2)。新約全書裡頭提到「悔改」不下七十次。耶穌說: 「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使徒彼得在五旬節那一天所傳的信息是:「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叫你們的罪得赦」(徒二38)。使徒保羅也傳講悔改,他「對猶太人和希利尼人,證明當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徒二21)。

真正的悔改是「改變,轉過頭來,朝新的方向走去。」悔改不只是情感層面上的事。悔改的第一步,是認識什麼是罪。其次,悔改涉及感情。第三,悔改還和一個人的意志有關。

讀了柴玲的信主見證,尤其是這段:「我多麼希望有一天,那些從沒認識過我們的陌生的中國人在享受到我們的鮮血和生命所換來的幸福和自由的時候,他們能夠記住我們是曾經多麼地熱愛著他們;我多希望在中南海里下令開槍的領導人能夠感受到我們無限的愛,我多希望在廣場長安街上手持屠刀的士兵們能感覺到我們無限的愛!… 感謝主,奇迹般地,我活了下來。」

「我活了下來」與柴玲二十年前的心聲是一致的,她至今沒有明白「我活了下來」就是罪。

1994年在慕尼黑,我採訪方勵之先生,當時全球媒體都為柴玲轟動,因為她「期待別人流血,而並沒有真正打算付出自己的鮮血和生命。」她說:「因為我跟大家不一樣。我是上了黑名單的人。被這樣的政府殘害,不甘心。我要求生。」
我問方先生,方先生是間接為柴玲辯護:「責任畢竟在政府,總不能說,殺人者有理。」
第二年在瑞典開會,遇到劉賓雁,我說:「柴玲是罪人,我們也是罪人。」劉先生表示不理解,我可以理解,畢竟他們是堅定的共產主義戰士。

今天的柴玲就不同,她受洗歸入基督名下,在教會的名冊上有份,聖經的教訓是:一個真正歸信基督的人,是凡事都應有改變的人。


寫於2010年5月11日,德國


3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瑋哥 2010-5-12 06:09
不同來源的消息哈
回復 tree24405 2010-5-12 14:08
我看過紀錄片<天安門>, 21年前也在廣場上呆過. 我想她當時說那話, 一是因為我們從小受到的都是英雄主義教育, 為理想流血犧牲好像是很光榮,很激動人心的事; 二是因為她當時太年輕, 不經思考就衝口而出. 所以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她在那個躁動不安的時刻說出那樣的話, 但是我認為她不適合搞政治. 無論如何, 當時她是堅持到了最後的, 這一點不可否認. 我不是基督徒, 不知道作為基督徒應該如何要求她, 只知道人無完人, 我還是很高興她終於找到了她的信仰歸屬.
回復 tree24405 2010-5-12 14:13
我同意你說的,我們這些經歷過文革和春夏之交那場運動的人, 都應該反省,表達.
回復 新手登陸 2010-5-26 02:52
終於走出了一個小圈子,不容易!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0 02: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