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歐元有前途嗎?

作者:謝盛友  於 2022-2-6 17: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歐元有前途嗎?

新加坡的李光耀說過,美國人或許有一天會失去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地位。這難以想象,卻是有可能發生的。目前,仍沒有一種貨幣能取代美元作為儲備貨幣。歐元深陷危機,而人民幣也還未能取代美元。

歐元(Euro)是歐盟中19個國家的貨幣。歐元的19會員國是德國、法國、義大利、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愛爾蘭、西班牙、葡萄牙、奧地利、芬蘭、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希臘、馬爾他、塞普勒斯 。

1999年1月1日在實行歐元的歐盟國家中實行統一貨幣政策(Single Monetary Act),2002年7月歐元成為歐元區的合法貨幣,歐元由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ECB)和各歐元區國家的中央銀行組成的歐洲中央銀行系統(European System of Central Banks,ESCB)負責管理,另外歐元也是非歐盟中6個國家(地區)的貨幣,他們分別是:摩納哥、聖馬利諾、梵蒂岡、安道爾、黑山和科索沃地區,其中,前4個袖珍國根據與歐盟的協議使用歐元,而後兩個國家(地區)則是單方面使用歐元。

隨著疫情、天然氣供應問題惡化以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市場越發擔心歐元走勢。加上歐洲央行行長繼續堅持鴿派立場,市場押注歐洲央行將繼續按兵不動,歐元兌美元跌至16個月以來的低點。分析家稱,隨著歐元跌破交易關口引發動量效應,實際波動率上升、短期看跌期權需求增加,導致歐元期權的成交量居高不下,歐元或將延續下行趨勢。2021年11月16日,德國能源監管機構暫停了俄羅斯「北溪二號」(Nord Stream2)天然氣管道的認證程序,稱其運營商不符合德國法律設定的條件。次日,俄羅斯國家能源運輸公司Transneft隨即發布聲明稱,一條從俄羅斯到歐洲的主要輸油管道由於「臨時檢修」而暫時運作。受此消息影響,市場對供應擔憂加劇,疊加俄羅斯的出口量原本就遠低於歐洲的需求量,好不容易回落的歐洲天然氣價格再次飆升,並逼近歷史新高。

歐盟的締造者,如舒曼(Robert Schuman,法國人,出生於盧森堡)、阿登納(Konrad Adenauer,德國人)和加斯貝利(Alcide De Gasperi,義大利人)等都是會說德語的天主教徒。他們在政治上是基督教民主黨人,在觀點上都接近古典自由主義。古典自由主義認為,個人自由是歐洲文化和基督教傳統中最重要的價值。在古典自由主義的願景中,歐洲各主權國家的職責是保護私人產權和自由市場經濟,開放歐洲國家間的邊界,從而保證貨物、服務和理念的自由流通。

1957年《羅馬條約》的通過是古典自由主義的主要成就。該條約由歐洲人承諾了四大基本自由:商品、人員、資本自由流動和開業經商自由。這些權利生成於19世紀古典自由主義的黃金時期,在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盛行的20世紀被拋棄,又在羅馬條約中獲得重生。羅馬條約的簽訂是一個轉折點,它意味著歐洲開始拒斥國家主義——這一引發歐洲國家衝突,並最終升級為世界大戰的意識形態。

古典自由主義派認為,歐洲一體化的目標,應該是恢復19世紀的自由傳統。他們認為,取消貿易壁壘,實行自由競爭,應該是歐洲共同市場的主旋律。在古典自由主義者看來,沒有人有權利禁止一個德國理髮師在西班牙開店,沒有人有權利向一個英國人徵稅,只因他把錢從法國銀行轉到了德國銀行,或者只因他投資了義大利股市,沒有人有權利通過管制的手段,阻止一位法國釀酒商在德國販賣啤酒。政府無權發放補貼,扭曲市場競爭,也無權阻止一個丹麥人離開他高福利和極端高稅率的祖國,搬到愛爾蘭這樣稅賦輕鬆的國家生活。

這個和平合作、共同繁榮的宏偉理想,只需要歐洲重返自由傳統即可實現。在古典自由主義派看來,沒有必要建立一個超級歐洲國。事實上,古典自由主義者對創設歐洲中央政府的構想是高度懷疑的,他們認為這樣的超級大國將有損個人自由。從哲學上看,許多古典自由主義捍衛者的靈感來源於天主教;他們定義的歐洲一體化的邊界,也與基督教的傳播範圍吻合。與天主教的思想類似,古典自由主義者認為,在處理社會問題時,應該採用輔助性原則:所有問題都應該在最基層、權力最分散的地方解決。古典自由主義派認為,在將來的歐洲,唯一可以接受的歐洲中央機構,自由歐洲法院。該法院的職責,是裁決成員國之間的衝突,保護四大自由。除此之外,不得越權。

與古典自由主義的願景直接對立的,是國家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歐洲夢。這一願景的捍衛者,包括政治家德洛爾(Jacques Delors,法國人)和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法國人)等人。民族主義、社會主義、保守主義等勢力,在國家主義的利益下聯合起來,用盡一切手段推進其計劃。他們希望歐盟成為一個帝國,一個對外實行貿易保護主義、對內實行干預主義的封閉堡壘。這些國家主義的夢想是,有他們——代表國家利益並掌握政權的技術官僚——來高效地(他們是這樣認為的)管理中央集權的歐洲。

在這個願景中,歐洲帝國的中心將通知外圍。歐盟將擁有單一且高度密集的立法機關。國家主義願景的擁護者企圖把這個歐洲當作一個民族國家,並依此建立一個超級大國。他們希望設立囊括全歐洲的福利制度,並由歐洲國統一分配收入、監管企業、統一全歐洲的法律法規。歐洲國的最高權力,將負責統一各國的稅收和社會管制手段:如果歐盟內通行的增值稅率有25%和15%兩種,那麼國家主義者會把所有國家的稅率都調到25%。這些社會管制同一化的受益者,是那些最受保護、最富有、生產力最高的工人。他們能夠付得起這樣的管制——而他們的競爭者都將受困於管制。因而喪失競爭力。比如,如果把德國的勞工規則強加到波蘭工人身上,那麼後者將很難與前者競爭。

單一貨幣支持者的最主要論點,是統一的歐元將會降低歐洲內部的交易成本,從而刺激歐洲的貿易、旅遊和經濟增長。然而,他們秘而不宣的真實目的,是以單一貨幣為跳板,為歐洲國的建立打好基礎。他們認為,歐元能提供足夠的壓力,迫使對手接受他們的計劃。

西德在傳統上一直是國家主義歐洲的反對者。西德最終屈從法國並接受歐元,與兩德的統一問題有很大關係。法、德之間達成交易:西德允許法國建立自己的歐洲帝國;法國允許西德統一東德。為了避免統一后的德國過於強大,西德必須移除他最銳利的武器——德國馬克。換句話說,西德必須繳械投降。

國家主義陣營是通過《歐盟憲法》草案(由法國前總統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起草)建立一個中央集權的國家。但是,《歐盟憲法》徹底失敗了。2005年,法國和荷蘭的選民在公投中否決了《歐盟憲法》草案。像往常一樣,沒有人徵求德國人的意見,哪怕在歐元問題上也是如此。雖然歐盟憲法遭否決,但是,政客們對自己想要的東西從來不會輕言放棄。他們直接把歐盟憲法更名為里斯本條約,重新包裝後向歐洲推銷。這一次,經過包裝的宣發無須公投即被通過。

最終,里斯本條約於2007年12月順利通過。該條約充斥著諸如「多元化」「拒絕歧視」「寬容和團結」等字眼。這些語言經過解釋,很容易成為侵犯私人產權和契約自由的工具。里斯本條約第三條承諾「打擊社會排斥和歧視」,從而為經濟干涉主義者打開了一扇大門。

里斯本條約實際上是國家主義願景的失敗。它並非貨真價實的憲法,僅僅是個條約而已。對歐洲帝國的鼓吹者來說,里斯本條約通向的是一條死路。他們被迫重新部署,專註於他們的下一個武器——歐元。但是,怎樣通過歐元達成歐洲的集權化呢?

答案是,歐元的引入將觸發各種問題——政客們將以解決這些問題為借口,在歐洲攬權。事實證明,歐元的設計和發行,的確造成了一連串的嚴重危機。在歐元體制下,成員國可以間接地利用歐洲央行的印鈔機來為赤字財政提供資金;歐洲經濟和貨幣聯盟的這一特點,使成員國發生主權債務危機成為必然。這些危機發過來又可以作為借口,讓各國把財政政策的制定權集中到歐盟。一旦有了財政政策制定權,歐元區很可能將各國稅收同一化,從而消除國家間的稅收競爭。

歐元已經成為國家主義者用來販賣他們的歐洲政府夢的最後武器。主權債務危機的發展,關係到歐元的生死存亡。然而,歐元的終結,並不意味著歐洲或者歐洲夢的終結,死去的,只是國家主義版本的歐洲夢而已。

但是,人性歐洲化並非那麼簡單歐洲化是什麼?實質上,就是一種熵增的合理化安排。一群人可以不自律、不工作,就靠社會這台機器不斷的給他輸氧過活,歐洲人或許將成為靠機器輸血過活的廢人。建立在自由意志之上的獨立價值將被整齊劃一的數據價值徹底取代。歐洲化是,無用階級提供數據,生存依賴社會供養,自由將徹底消亡。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9 01: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