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第一位獲奧斯卡音樂獎的中國人

作者:謝盛友  於 2021-4-28 03: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第一位獲奧斯卡音樂獎的中國人

蘇聰(1957年-),生於中國天津,祖籍廣東東莞,作曲家,現定居於德國。1978年到1982年,蘇聰就讀於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1982年入學德國慕尼黑音樂學院作曲系研究生班。1985年畢業後任教於該院。並在奧格斯堡大學音樂系授課,現任巴登州電影學院及斯圖加特市音樂高等學院教授。1988年,因為影片《末代皇帝》作曲而獲得第60屆奧斯卡最佳電影音樂獎。蘇聰獲得的其他獎項還包括美國廣播音樂公司獎、格萊美最佳背景音樂原作專輯、德國埃森克魯普基金會獎學金等。

有人這樣描寫蘇聰:

(摘自《中華英才》總210期)

「他看上去像一個剛剛跨入校門的斯文規矩的大學生,細高而白凈。消瘦的臉上既無淺薄的成功者狂傲得意的笑容,亦無幼稚的年輕人常有的稚氣十足的光彩。他沉靜而謙和,默默地,不動聲色。那眼神是專註而認真的,像黑管,可以通到另一個深遠的世界。又有些自負,使你覺得他那年輕的心曾經被粗暴地碰傷,雖然傷囗結了痂,卻極易碰傷。」

「出國12年,蘇聰依然很『中國』,生活中較隨意,不太喜歡刻意追求,為人處事重人情重朋友,從無害人之心。音樂創作如同其人,但求於平易淡雅中顯示一種超然的意境。」

從生活中感悟音樂

在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蘇聰因為是獨生子,倖免於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艱難困苦,也沒到戲班子或歌舞團以拉琴為生。但由於在音樂學院任教的父親成了「專政對象」,蘇聰在音樂學院附中高中畢業時,被通知只能到北京市遠郊區的一個中藥廠當操作工。

為了兒子能留在城內,有條件練琴,父親冒著挨批的危險一次次地去懇求,最後總算是放出一句話:「虎坊路浴池有一個工人名額,沒人願去,你願意接受,我們可以同意。」就這樣,蘇聰上了班,而且師傅們還挺滿意他的工作。這裡駐有公安人員,許多血案便是在這裡找到線索的,它也是個社會渣滓留連的場所,蘇聰在這裡從正反兩個方面「接受了再教育」。

從1978年到1982年,蘇聰是在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度過的。他追憶說:「我在杜嗚心教授班上學作曲時寫過一些我至今看來也有價值的作品。例如,一年級寫的兩首藝術歌曲,二年級寫的鋼琴變奏曲,四年級寫的《第一交響樂》。我認為最突出的是三年級寫的弦樂合奏《侗寨風情》。在這裡,我運用了已經掌握的全部現代作曲技巧。今天,即使是把它同歐洲的同類作品相比較,也不會遜色。《侗寨風情》表達了我1980年去廣西壯族居住區採風時的感受。當時,我們肩背行李、錄音機,在晨霧中上路;沿著山谷,爬上險峰,聽著猿啼和隆隆的伐樹聲;到了深夜,又在山寨中傾聽那動人的歌聲。我把這些感受都傾訴在弦樂合奏曲里。」

的確,通過在中央音樂學院的學習,蘇聰掌握了用音樂表現生活、思想和感情的創作技能。

形成自己的音樂散文

1983年初春,蘇聰在慕尼黑高等音樂學院阿克教授的指導下,完成了第一部作品《第二弦樂四重奏》。同年秋天,他的另一部作品《音樂會序曲》誕生。

在《音樂會序曲》的說明中,蘇聰寫道:「《序曲》是作曲者夜讀唐代詩人李白的史料和他的詩歌《夜曲》時的有感之作。其音樂的意境使人聯想到山間的靜夜,遠處飄來木魚和暮鼓的回聲,從而使人感受到流浪異鄉的詩人對故土的思念:夢繞著昔日的生活,帝都的雄姿,在回顧半生來幾經戰亂的經歷時,於思潮起伏中不覺晨鐘又起,故而眺望塞上涼秋,倍增對故人浩茫的離情。」接下來,蘇聰寫道:「但是與其說作品是在描寫李白的詩意,還不如說是我想藉此抒發自己當時的鄉情。」

蘇聰曾經這樣描述他在慕尼黑時的生活:「剛到慕尼黑時,為儘快、更多地了解現代音樂,我每天早起晚睡,以便將晚飯安排在11至12時之間,這是現代音樂專題的播放時間。以後,對各種風格、體裁的音樂也都聽了,包括流行音樂,這種生活維持了4年。我還節衣縮食地省下錢來,看了大量的歌劇、舞劇、音樂會,但我叄與最多的是本市大多數人都『不屑一瞥的現代音樂會。我到各地叄加現代音樂會,也曾在卡.施托克豪森指導下分析過他的一些作品。但不久,或者說兩年後我對先鋒派音樂的興趣就少了不少。」

真正使蘇聰的作品在歐洲重要場合得到介紹還是在柏林。1985年初,為迎接同年6月在西柏林國際藝術節舉辦的東亞藝術節,組委會委託蘇聰,日本作曲家武滿徹、石井真木,德籍韓裔作曲家尹依桑和韓國作曲家姜碩熙等人各寫一部交響音樂作品,於是蘇聰完成了樂隊音樂《破曉》。

作品在瑞士上演時,巴塞爾的德文報評價說:「這是一部在交響樂隊中強調打擊樂的高度綜合的作品,是東西方文化的結合,對聽眾來說也是特別動人的作品。它雖具有鮮明的現代派風格,但不屬於學院派中實驗性的那種類型,而是建立在不同的藝術格調中去想像的那一種。」

蘇聰在談及創作體會時說:「這首樂曲與其講是在描寫空靈、淡雅、神秘、虛幻的遠古意境,不如講要藉此表達對今天這個動蕩不安的時代的認識……通過火一般熱切的呼喚去訴諸社會的進步。」

《鋼琴幻想曲》1995年獲得國際鋼琴作品比賽第二名。它是與《破曉》同一時期完成的。這時蘇聰已在柏林自由大學音樂研究所隨庫克爾茨教授攻讀比較音樂學博士學位。

這部作品是為紀念李斯特逝世一百周年舉辦的國際鋼琴作品比賽而創作的。

為演奏成功,父親建議蘇聰要以中國人的音樂思維和特有的表達思想感情的方式來解釋李斯特的音樂。創造意境則要標新立異,可以想像到夏日的清晨,曙光初露,它柔和而透明;平靜的山谷中,一壺清水飄著或紅或綠的落葉;小鳥一陣驚飛,引起山谷的迴響;遠處,瀑布從天際一瀉而下,奔騰洶湧流入池中,山林又是這樣的安靜。

同時,為使鋼琴演奏出中國撥弦的琴聲,父親建議蘇聰把琴蓋打開,用手指作各樣的撥弦,其中有輕重撥,用扣環撥,用指甲靠近琴橋撥及運用波形滑奏等多種方法。結果,蘇聰成功地運用了許多嶄新的創作手法。香港作曲家聯會主席曾葉發對此評論說:「作品聽起來很有中國古琴味道,蘇聰的音樂散文風格在此曲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現。」

1985年6月,蘇聰有了推薦自己作品的出版社━━彼德斯音樂出版社,他沒有想到這家世界一流的出版社對他的作品產生了濃厚興趣。

追求雅俗共賞的境界

電影《末代皇帝》的音樂曾受到圈內外人士的交囗稱讚。因創作《末》片的音樂,蘇聰做了不少準備工作:讀文獻、走訪專家學者等已不在話下。但要寫出合??歷史人物實際,又具現代感併合乎電影導演貝爾多魯奇胃囗的電影音樂,仍是件難事,因為眾所周知這位國際著名電影導演對電影音樂的要求是很苛刻的。

《末》片沒有分鏡頭劇本,更沒有註明哪個片斷有音樂,需要幾分幾秒。

貝氏只交給蘇聰一個文學劇本,要求他每天都叄加拍攝活動,在拍攝休息中有時找他講一下某些場面的音樂設想。至於寫作,蘇聰只能在深夜進行。一段音樂寫完了,通過樂隊排練、錄成後,還要經過導演組審聽通過,否則就要重寫至滿意。但有時已經通過了的樂曲片段在實拍混錄時仍會推翻再來,有時採用的是第五稿,實拍時又臨時改用第二稿。

這次電影音樂的創作實踐,大大提高了蘇聰捕捉、結構音樂形象的思維能力和即興創作的能力。在告別宴會上,貝氏對蘇聰說:「你的作品具有高貴、典雅而略帶??傷的氣質,與這部電影的音樂風格是一致的,這是我邀請你來創作的原因,對你的創作我很滿意。」

蘇聰說,中國傳統文化對他有著「決定性的影響」。作為長期生活在國外的中國人,蘇聰不時產生「生怕把中國文化忘了」的心情。他說他能取得今天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中國文化,得益於在國內打下的音樂創作的堅實基礎。他十分感謝自己的老師杜嗚心教授。

人們常用「雅」和「俗」來形容嚴肅音樂和流行音樂,但蘇聰並不這麽看。他贊成美國著名指揮家伯恩斯坦關於「音樂根本就沒有嚴肅與流行之分而只有好壞之分」的觀點。蘇聰說:音樂作品應該盡量接近生活、接近大眾,說白了就是接近人生。目前,蘇聰正在構思《第二交響曲》,想創作出一部介於「嚴肅」與「流行」之間的作品。他強調:「我要走出自己的路。」

名音樂評論家理查.海門對蘇聰的音樂作品有這樣的評價:「既能很高雅,也能很即興,需要通俗的時候,也能很大眾化!」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5 09: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