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潤濤閻: 上網來最荒唐的一天

作者:謝盛友  於 2020-11-24 05: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2評論

潤濤閻: 上網來最荒唐的一天  
 

網戀---上網來最荒唐的一天  
 
 來源: 潤濤閻 於 2008-04-18 09:44:24

看到「我的速配」窗口,便猜想可能是電腦紅娘給網戀者搭橋的。我是個電腦盲,從不敢隨意點擊不確定的窗口以防引進電腦病毒。想到「網戀」一詞,好奇心一直戰勝不了網路病毒的恐懼感。今天我覺得我的電腦該換新的了,就壯了膽子。把滑鼠放入該窗口便點擊進入了這個令我神秘了一年的窗口。

唰--唰--唰,一道閃電映入眼帘。定睛一看,是兩隻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在朝我放光芒。考慮到這麼大功率的電火花對我沒有誘惑力,猜測是個爺們。定睛一看朝我放光的竟是網路帥哥「謝盛友」先生的眼睛!謝先生風流倜儻、神勇威武;據說三歲就很帥,長大后帥得不敢照鏡子。


(圖1)

帥哥謝盛友

我立刻驚呆了。電腦紅娘是根據雙方的個人資料才配對的,理應非常科學合理。莫非我當初建立博客時填寫個人資料點錯了性別一欄?我本是個不計小節的人,這種錯誤難免,便立刻去查看我的個人資料。

上面清清楚楚:

性別:男;
年齡52;
政治面目:瓜子臉;
家庭出身:貧農;
主要性格特徵:幼稚、遲鈍
博士論文:炒茄子不放油能治療羅圈腿

這謝盛友老弟怎麼會成了我的網戀潛在對象?難道驢唇也能對上馬嘴不成?要說這位帥哥真夠帥的無疑。可俺不斷背呀?這個世界什麼事我都能理解唯獨理解不了倆爺們之間的耐情。

謝先生用眼睛把一捆捆秋天的菠菜往我眼裡送,您說這不是白費電嗎?

把目光一移,更讓我吃驚不已。第二位是個戴項鏈的美女頭像,明明是個女機器人嗎?這電腦紅娘在忽悠我。這機器人美女頭像下邊的名字是林韻,大名鼎鼎的林妹妹。這個丫頭可是個管理型人才,據說差點回國接吳儀的班。手下員工流動性極強,最少時也有3820人。有幸看過網友貼過那丫頭的生活照,當真是明眸皓齒、膚若凝脂、柳葉彎眉、艷似桃李、柔情綽態、勾魂攝魄。暗忖俺50多歲的貌不驚人的糟老頭子哪會有這等桃花運?穿上個年輕馬甲便可與人家打情罵俏?一想這是網上,便認為可行。

把目光一挪,第三位竟然是如雷貫耳的女俠碧血千尋。點擊進入她的博客,那四幅照片顯示出來的當真是神態天真、嬌憨頑皮、雙頰暈紅、落落大方、千嬌百媚。碧血姑娘尋遍小小寰球,閱盡人間春色。暗忖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土包子咋能跟碧姑娘暗通款曲?一想這是網上,便也認為可行。

既來之則安之。再把眼球一掃,第四位是紅豆豆女士。她的頭像是油畫畫像,神態悠閑栩栩如生。當真是美目流盼、桃腮帶笑、含辭未吐、慧指蘭心、閉月羞花。她還身兼司令職務,有詩為證:「縱橫江湖鮮逢對手,顛倒人間好遇知音。……」 暗忖我這個網上有名的老實巴交的村夫咋能跟這等武士美眉眉來眼去?一想這是網上,便認為可行。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繼續朝下看,第五位是李老師。腦袋包在樹花叢中。芙蓉鎮里有個芙蓉塘,這就是芙蓉塘邊的芙蓉花。讓我想起了當年電影《小花》里「妹妹找哥淚花流,不見哥哥心憂愁」的歌曲。看著美眉的照片,當真是落落大方、沉魚雁落、神采奕奕、出水芙蓉。暗忖我這個一無所有的窮光蛋咋能給這等美眉暗送秋波?雖然現在她說不定早已名花有主,插足難度極大。一想這是網上,便認為可行。

不能再往下看了,電腦上顯示配給我的「速配人數」竟然有28,952人! 除去951個爺們,還有2萬8千零1個美女!天啊,我看一遍眼睛恐怕就會失明了!難怪皇帝不去參觀6宮佳麗,看多了必然兩眼暈眩,體力不支。

到底先跟哪位美眉搞網戀,等換了新電腦再說。

關上電腦,開車到達商場,購入一新款式手提。到家后當即接通寬頻,重新設置個人資料。這次,所有資料全部倒過來,以防謝盛友之流的951個爺們繼續騷擾。恩格斯說「要把顛倒了的歷史重新顛倒過來。」

潤濤閻改為閻潤濤;
年齡由原來的52改成25;
政治面目:四方臉;
家庭出身:富農;
主要性格特徵:成熟、機敏;
博士論文:羅圈腿炒茄子不放油。

上網再看「我的速配」去找尋網戀的潛在對象。

唰--唰--唰,一道閃電映入眼帘。定睛一看,又是兩隻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在朝我放電。考慮到這麼大功率的電火花對我沒有誘惑力,猜測是個爺們。熒光屏上看到的竟是「謝盛友」25歲時的照片!

轟隆隆,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送來了年輕的謝盛友!
(圖2)

25歲的謝盛友

這是怎麼啦?這個謝盛友幹嗎跟我過不去?俺是想尋花,你偏偏讓我去問柳。25歲的謝盛友又跑出來朝我暗送秋天的菠菜了。

突然想到一位網上高手的諄諄教導:

「上網不尋花,
對不起徐大媽;

上網不網戀,
對不起流氓燕;」


俺還需要再加一句:

要想尋花不問柳,
必須宰掉謝盛友!

(二)  
重開一個窗口便不由自主地到了一座山前,有一木製休閑亭子,上書「品茶小軒」一老翁廳前站立。俺便上前搭話道:「請問大哥,此處可有一網?」老翁道:「本人法號莊子。亭子後面便是一巨網,江湖名稱:武學城。本城下轄70個街道辦事處。辦事處兩排而立,中間有一走廊。走廊左邊便是原創處。正處長正忙著談戀愛,副處長法號『四十不糊塗』,證件檢查及其嚴格。只是先生您不穿件馬甲無法進入。您老可先到茶軒小坐。」

我立刻告訴庄老:「本人乃走廊網管先生眼中的江湖惡棍---潤濤閻是也。」庄老一聽揮一揮手作出驅趕手勢道:「你不穿件新馬甲不得進入本軒,一旦被網管發現,我這頭銜難保。」

正嚷嚷間,但見從原創處出來一人,身穿紫色巨蟒袍,足登銅色騎馬靴,頭戴鑲金瓜皮帽,威風凜凜。

「請閻先生進來一敘無妨,本官有一事相求。」

三人到達亭子後面,但見一閣樓剛剛竣工,便驚嘆:「酷似昆明大觀樓!壯觀!」先生答道:「該樓就是仿造昆明大觀樓。只是昆明大觀樓有號稱天下第一長聯(共180字)。有幸閻先生今日到此,也來書一長聯,亦180字,不能多不能少,字字對仗工整。如能寫就,三大兩銀子作酬。」

說罷,先生佛袖而去。不旋踵,一書童抱著宣紙筆墨來到樓前。俺問庄老先生這位先生出身成分,生活履歷,以便草就長聯。庄老一一道來。

原來這位便是副處長四十不糊塗先生。先生乃書香門第,祖父曾任翰林院編修。外公乃光緒3年進士,官至江西巡撫。解放后定成分可苦了這位名門之後,他成了黑五類黑崽子,便被發配到煤礦挖煤達4年之久。基層組織給他安排了個改造思想的革命伴侶。她出身倒是好,可皮膚比煤球白不了多少,生鐵顏色,且脾氣暴躁。這黑鐵姑娘是黨支部書記的侄女,對改造黑崽子的世界觀有幫助。為了改造自己的資產階級思想儘早回到無產階級中來,黑崽便答應了這樁婚事。只是結婚後他白天下井挖煤,晚上不上床而是夜讀書籍消磨時光,把改造思想的事兒給拋到九霄雲外了。

霹靂一聲震天響,高考喜訊傳四方。黑崽考上了名校,後來考取了研究生。在研究生院他結識了一位美才女,二人相見恨晚。歷經波折,他終於扔掉了那塊廢鐵,淘到了金子。後來到美國下海經商,發了橫財。太太李老師出身好,且貌相出眾。文革時她紅得發紫,人稱「紫姑。」也曾有二位高幹子弟自稱白馬王子巴結過她。其中一位飄俠,號稱赤腳大仙,籍貫中國月亮,手捧漢代蜜瓜;另一位乃秦軍裸體,號稱澀狼,其實他早已為人父,出生在粗枝大葉的丁庄秀園, 夏雨不愁。只因革命思想戰勝了小資情操,紫姑李老師沒有答應二位王子的婚事。

一個黑崽一個紫姑,二人能結成伉儷,蓋因老鄧將那階級溝壑一把抹平。

聽完庄老介紹,我提筆揮毫,寫就180字長聯。字字對仗工整,上聯每句以仄結尾,下聯句句以平對應。

上聯:
下二百米地礦 龍王自此往下打井 迫黑崽去井底掏煤掏到一塊廢鐵 竟氣出兩縷長髯一聲唉嘆七竅生煙六體麻木 復甦后豈敢辜負那十年寒窗四載黑洞! 趁撥亂反正 針刺骨勤自學考研入第 換來一腔熱血 馳騁書林學圃 

下聯:
上三千里凌霄 玉帝從那朝上建樓 請紫姑到樓台圓夢圓得半身貴族 便引來一對王子兩騎白馬九團仙霧八面春風 到頭來焉肯付與這半床熱夢一枕黃樑? 借開放改革 頭懸樑苦讀書榜上有名 灌就滿腹經綸 走遍海角天崖 


本人對銀子不感興趣,來了就是要看城裡有無美眉佳麗,便可網戀一番。把寫好的對聯交給書童便徑直朝後院走去。但見10所宮殿一字排開,剎是壯觀。便問庄老何人居此。庄老一一道來:「城主大人有5大金剛5大烈女。北方憨哥、好幾千集、劉鄧大軍、HPI、悟空孫大聖,個個秦瓊再世關公重生。」

聽到這裡,俺大喊:「打住打住!俺對英雄豪傑猛男帥哥不感興趣,尤其不能提那位姓謝的!俺是來找美眉網戀的。能否介紹一下那5位烈女?」

庄老回道:「閻先生應有耳聞,這5位烈女吹拉彈唱詩書琴畫各有所長,少林拳五當腿無一不能。拳打歐亞蛟龍,腳踢美洲雪豹。武藝高強,勢不可當。個個身佩長矛大刀,一人當關萬夫莫開。昨天她們嘮叨說欲將惡棍潤濤閻碎屍萬段!看來您老勢單力薄凶多吉少,還是遠走為佳。」

原來這五大烈女便是林韻、碧血千尋、淑女司令、笑比哭好、京西城區。

舉起俺隨身攜帶的紅外相機,面對眼前的宮殿,透過窗帘便看到卧室里有一龍鳳床,床上美眉仰卧而睡。她左手樓著小鳳雛,右邊躺著一卧龍。庄老先生道:「此乃淑女司令之帝所,卧龍鳳雛緊貼左右,哪有您第三者插足之隙?」

俺立刻追問:「有無鳳雛俺不在意,5位皆有卧龍乎?」庄老聽罷,悄悄耳語道:「老夫不敢造次,未敢偵查詳情,大將軍科夫見過五大金剛之一的孫大聖偶爾半夜悄悄溜進右邊宮殿,以黨代表洪常青的身份在追一娘子軍,娘子的名字俺不敢奉告。」俺聽后熱血沸騰,連喊:「遊戲遊戲!有戲有戲!有喜!有隙!」

但聽四十不糊塗一聲怒吼:「日本鬼子膽敢到此喧嘩!來人,給我拿下!」俺立刻起身上馬欲遁。未出院,5大金剛早已騎馬趕來,將我圍住。四十不糊塗定睛一看,怒火滿腔:「原來是你!剛才我看到了你寫的對聯,你竟敢篡改我的婚史!殺無赦!」大聖甩起金箍棒,把俺打落於馬下。俺臨死前振臂高呼:20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我死了,不就是一馬甲嗎?


(三)

俺把謝盛友送給俺的秋天的菠菜裝入一大車,用眼角暗送給5大烈女一人一捆。看有沒有電火花照過來。

幫幫幫,一頓亂棍打來,庄老與劉鄧大軍跑來才幫我解了圍。事後庄老告訴我說這些女人都有帥哥呵護,你送菠菜給她們,帥哥能不過來打你嗎?庄老給俺上了一堂哲學課,說老閻你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俺聽后不服。庄老塞給俺一對聯,便揚長而去。俺打開一看,上書:

上聯:說你是行 你就是行 不行也行 誰敢說你不行?
下聯:說你不行 你就不行 行也不行 我就說你不行!

橫批:不服不行


俺這時體會到:網戀危險太大,尤其對男人。


據說吮露鶴胡渙的頭髮都被呵護紅袖甜香老闆娘的帥哥們給揪沒了,搞網戀搞成了個禿子。俺立刻把個人資料全部刪除。先戀網,練就十八般武藝。等到82歲再學老楊與28的美眉網戀。

註:
1. 本文第一部分是真實故事;後面的(二、三)是小說。
2. 流氓燕與木子美衛慧芙蓉姐姐並列四大;徐大媽=徐靜蕾,博客訪問量全球第一。

後記:

海外華人---這個獨特的群體,承受著文化孤獨的煎熬。然而,中文網站徹底改變了海外華人們的真實生活。有人初步統計,10個第一代移民的海外華人中有8個上中文網。網路是虛擬社會,誰也看不見誰,個個批著馬甲,按古人說法這純粹算是「魔鬼對話」了。然而,每個馬甲的後面都坐著一位活生生的真實的人。

有的人把網路當成純粹的虛擬世界,決不跟網友私下聯繫,更不會暴露哪怕一點個人信息。網上的朋友只認馬甲不認馬甲後面的人。把自己當成縫製馬甲的「針」自我調侃。有詩為證:


詠針

一頭尖尖一頭空,
一頭扎孔一頭縫。
有眼長在屁股上,
只認馬甲不認人。


戀網的人們可以從網上得到無窮盡的信息,找到自己喜歡的作家去享受精彩妙文。網戀的人們還可以從網上找到自己的愛情。很多網友從網上成了朋友后私下裡見面而成了真實世界的朋友。隨著網上活動的增加,尤其是真實世界恐懼感的減少,網友之間能確立互信,以後很難區分虛擬世界與真實社會的界限了。

著名女作家林海音在《城南舊事》里寫了一段話,是說當你面對大海舉目遠眺,海天一色,你能分得清藍天與大海嗎?

今天我們也有同樣的疑問:不論你是戀網還是網戀,你能分得清虛擬網路世界和真實社會嗎?
然而,男人們你要當心。

 


高興

感動

同情
3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小蟲攝影】 2020-11-25 01:20
這位作者潤濤閻是前幾天某人寫文章說是死於病毒的那位嗎?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307830/article-330148.html
回復 謝盛友 2020-11-25 02:00
【小蟲攝影】: 這位作者潤濤閻是前幾天某人寫文章說是死於病毒的那位嗎?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307830/article-330148.html
是。等會兒發表悼念文章。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8 13: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