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往事不如煙

作者:謝盛友  於 2020-6-19 00: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1評論

往事不如煙

作者: 謝盛友

歐洲華文作家協會於二0 0三年九月19日-21日在新天鵝堡(聚寶樓)舉行理監事會。這次理監事會同時舉行一場「現代藝術座談」,請新會員書法家孟憲傑(法)、現代畫家霍剛 (義)、文友畫家丘彥明(荷)以文學與繪畫為主題,暢談它們之間的共通之處與微妙關係,非常精彩。會後參加慕尼黑啤酒節。二○○四年四月由副秘書長麥勝梅編輯、會友許家結、謝盛友、李智方等人美工、設計、校對,「本月刊環歐信息雜誌社」印刷,三十七位會員供稿出版一本《歐洲華文作家文選》,二百四十七頁。在海外中文資源十分缺乏的環境裡,能出版的這本書,非常不易。

會前,副會長張筱雲打電話給我,讓我一定安排時間到慕尼黑火車站接從法國巴黎來的祖慰。

祖慰大哥中文小說寫得很棒,但是外文一個字都不懂,不懂法語、英語,更不懂德語,在歐洲出門總得有人陪伴,不然迷路回不了家。1995年德國國建會邀請他來科隆演講,會長鄭暉大姐也是讓我先到科隆火車站,等從巴黎來的祖慰。

在聚寶樓開會的時候,我與祖慰 「同居」一個房間,會後我們參加慕尼黑啤酒節,一飲而歡。因為祖慰的火車在下午五點就開往巴黎,我送他到火車站。那次的長談就成為我們的「決裂」:

祖慰:我已經想好,決定回去了,希望得到你的理解。我們有許多共同朋友,在歐洲也希望你能為我向他們解釋一下。

我聽著聽著,腦海里回憶起我給他郵寄藥物包裹的情景。祖慰流亡巴黎后,在歐洲日報當記者,退休后得了一場大病,他至今仍然得意回憶說,給他開刀的大夫就是當年給密特朗開刀的那位。他出院以後,醫生給的葯吃完了,他不懂到藥店買葯,怎麼辦呢?我讓他傳真給我藥方,我在德國買葯郵寄到他家。就這樣,買葯寄葯好幾年。

謝盛友:我當然理解你,你外文一竅不通,在歐洲生活的確寸步難行。

祖慰:謝謝你的理解。你在歐洲生活也不容易,華友快餐店再開一段時間,就應該停止了,開餐館挺辛苦。我是過來人,看得出你有寫作天份,應該給後人留下一些東西。

我說任何一種職業都是上帝的呼召,在歐洲能當職業作家的人很少。

祖慰回中國后我們一直有聯繫,他讓我停止的快餐店至今24年了,還沒有停止,只是至今還沒有寫出一本像樣的書,對不起他,對不起趙淑俠大姐,對不起趙大姐創建的歐洲華文作家協會。

P.S.:在第三屆漢堡年會時才與趙淑俠 會長認識,第一次見到趙大姐,她就一邊牽著我的手,一邊說:「盛友,來!  我帶你認識一位文昌老鄉。」原來我的文昌老鄉就是符兆祥,符大哥聽了我家在文化大革命時的悲慘遭遇后,一個男子漢竟然在晚輩跟前淚流滿面。2007年年會 在布拉格召開,符兆祥因故不能來,他夫人丘秀芷來做報告,大哥特地讓秀芷嫂子帶來一份禮物到布拉格給我。
也是在漢堡年會上,我才第 一次見到「怪味小說派」的代表作家祖慰,這位在出國前已是知名作家的湖北省作協副主席,六四時退黨,此後我們成了知己摯友、莫逆之交。祖慰為人正直寬厚而 不失幽默感,是大家的好朋友,第一屆就被選為歐華作協副會長。深度的鄉愁是他客居異域的痛,現在終於回到了祖國,祖慰還非常關心歐華作協,他回國后曾擔任 中央美術學院城市設計學院客座教授,同濟大學教授,中國上海世博會世博局主題部顧問,上海世博會城市足跡館總設計師,IAI亞太設計師聯盟創意委員會副主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二人余木 2020-6-19 10:04
漫漫長夜 誰來解我孤單? 悠悠長路 誰朝夕相伴? 悲歡離合 風流雲散 誰讓憂傷的心還有歌唱? 層層雲霧 誰來指我前路?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381892/article-321171.html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1 21: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