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言難盡陳立夫

作者:謝盛友  於 2019-5-28 00: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一言難盡陳立夫

陳立夫(1900年8月21日-2001年2月8日)1924年,獲美國匹茲堡大學採礦學碩士學位。父陳其業。其二叔陳英士(陳其美)於辛亥革命初期與黃興同為孫文的左右股肱,陳其美與蔣中正關係密切,為蔣中正結義之兄,將蔣中正引薦於孫文,而蔣提拔陳果夫陳立夫兩兄弟,蔣陳兩家可以說是沒有陳其美就沒有蔣中正,沒有蔣中正也沒有陳氏二兄弟的相互提拔的關係。

陳立夫為鞏固蔣中正政權自願離開政壇,1950年8月,陳立夫以參加道德重整會議的名義,帶全家離開台灣出國,定居美國新澤西州的一個小鎮,開始了遠離政治的生活,以經營農場養雞、賣皮蛋、粽子等食品為生。1951年,陳果夫在台灣去世。當時蔣中正給陳立夫一封信,告之已處理陳果夫的喪事,暗示陳立夫不要回台灣,蔣中正曾兩次親臨弔唁陳果夫這位黨國要員,卻沒有讓陳立夫回國奔喪,主要是因為台灣原是陳誠經營起來的,陳立夫是蔣中正原來的膀臂,蔣中正出於對台灣政治穩定的考慮,用人謀事不得不權衡應對。1961年,陳立夫第一次獲准回來探望他病重的父親,陳立夫因為人氣太旺,回台灣的時候來機場接他的人爆滿,可見陳立夫在台灣的人氣還是很高。為了避免陳誠猜忌,陳立夫並未久留就回了美國。陳在美養雞時間曾多次受蔣中正邀任職務,其中包括聯合國代表,日本大使,考試院院長,西班牙大使,希臘大使,以及巡迴大使,但陳立夫均未接受。

陳立夫在美國十八年,過了一段清苦的歲月。為了謀生,他製作皮蛋、辣椒醬、粽子出售,在唐人街華人中小有名氣。朋友說,他還曾經腌制一種泡菜,被譽為陳氏泡菜;他還烙過大餅,酥香好吃,被譽為陳氏大餅。但正是在這閑暇時間裡,陳立夫完成了近代儒學的曠世巨作:四書道貫。

 

魏斐德:訪談陳立夫筆記

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419.html

 一、中山艦事件

   中山艦事件發生的前幾天,呼籲蔣介石離開廣州的壓力開始增大。據陳立夫回憶,汪精衛為蔣介石準備了去蘇聯的護照。他們計劃坐船到香港,然後乘俄國貨輪抵達俄國港口。蔣介石決定走,他們從廣州總部要了車向碼頭出發。他們快抵達碼頭的時候,從來不違背或質疑蔣介石的陳立夫這時開口了,他說:「我們不能走,不然戰役就會失敗。您必須返回。」蔣介石的回答是命令司機調轉車頭開回廣州司令部。抵達總部之前,蔣改變了主意,說:「不,我們得去蘇聯。」於是車子又重新調頭開向碼頭。眼看就要到碼頭了,這時陳立夫終於說:「那您如何實施總理的北伐計劃?您將如何實現孫中山的計劃呢?您將如何體現總理的精神?若您不留下計劃北伐,您將如何向他交代呢?還有誰能做這些的呢?」他說了這些之後,蔣介石又一次命令司機調轉車頭,向司令部開去。

   正常情況下陳立夫一般從早上六點開始工作到半夜,他為蔣介石抄送、傳遞所有的通訊和電報等。蔣介石一般晚上九點入寢,但他交代過:若有要人來訪,他,陳立夫,可隨時來敲他卧室的門。那陣子,有一天半夜,一位訪者臨門,他是中共中央的一位成員,陳立夫僅認出他姓胡。這位相識的共產黨人對他說:他有重要信息傳遞給蔣介石。陳立夫因為得到蔣介石的指示:有要事可叫醒他,就去敲蔣介石卧室的門。他們在蔣的房間了做了很長時間的談話,陳立夫沒有參加。他後來估計他們的談話是有關中山艦起義的陰謀。

   這時,陳立夫已經撤換了蔣介石的私人秘書蘇紹智。蘇紹智自然能看到發送給蔣介石的所有情報,而且他能阻止蔣介石獲悉所有關於可能起義的任何信息,他還能在蔣的活動安排上做手腳以使蔣難以預防對他本人的禍害。陳立夫被召來的原因之一,就是撤換掉蘇紹智私人秘書的位置。陳立夫自己沒有助手,他一個人獨自承擔了這個任務,他是蔣介石情報的單一渠道。1926年3月20日發生事變的那天,或前一天,蔣介石本應作為校長去黃埔工作的。然而,從廣州坐船駛向下游的途中,他看見從河的上游開來的中山艦,他用望遠鏡瞭望,發現艦艇上的大炮脫下了遮護,而艦艇是在沒有得到他向黃埔下令的情況下在自行行駛。於是他立即命令他乘坐的船隻調頭把他送回廣州。

   (陳立夫評論說,那幾天里蔣介石極度緊張焦慮,好像對即將發生的事件有什麼預感或信息似的。)

   與此同時,陳立夫本人不斷接到汪精衛太太的來電,詢問蔣介石在哪兒。等陳立夫回到司令部時,他簡單地對汪精衛的太太陳璧君說,他不知道總統的去向。陳璧君聽了很生氣,在她第三或第四個電話里,她開始對陳立夫吼叫,然後「砰」的一聲,很重地把電話掛斷。與此同時,蔣介石在召集他自己的軍隊嫡系人馬,準備把蘇聯顧問們匯攏起來,親自對黨實行控制。

   起義開始后,組織部便是關鍵靶子。組織部共有32位成員,其中29名是共產黨員。自然陳果夫接管了組織部,他一個一個地取締了那些共產黨人。

   我專門問了陳立夫,在北伐中陳果夫的活動和他本人的活動之間的關係。他簡單地回答說,他哥哥負責組織部,而他本人則是蔣介石的私人秘書,在整個北伐中他一直在蔣的身邊。

二、情報和通訊

   陳立夫對自己在中國建立了「FBI」(美國聯邦調查局) 很驕傲。他說他是根據蔣介石的命令辦的。他們雇傭了掌握最先進技術的年輕人來干這個工作。這是因為陳立夫本人是學工程的,他曾在美國匹茲堡學習,他決定使用美國學成的工程師和科技人員成為他新「FBI」的人員,那個機構就是後來的「中統」。

   我問他是否為下級人員設立過訓練班。他說沒有,因為他們只使用最優秀和受過良好訓練的人,他們在工作過程中培訓這些人員。稍後他補充說,當他們向各省擴展建立地方辦公處時,他們的確為了向那些辦公處提供人員而設立過短期培訓課程。

   顯然技術層面是陳立夫熱衷的強項。他的作為之一是開發了一種無線電通訊技術。他在美國聽說過這項技術。當其中一個叫做李凡一(音譯)的電器專業人員回國后,陳立夫試圖在南京和上海之間建立無線電收發器。這個收發器運作很好,它後來成為蔣介石軍事運作的關鍵環節。

   比如,當蔣與孫傳芳的鬥爭開始后,孫把所有從上海傳出的電報纜線統統切斷了。但是,陳立夫在上海有一名特工,他有一個獨立而清晰無比的無線電收發器。於是,當何應欽千方百計想與在上海的白崇禧聯繫而屢遭失敗時,陳立夫告訴他自己的這個特殊通訊渠道,可以使用無線電波。於是何應欽得以把自己整個戰役計劃發送出去,以協調打擊孫傳芳的各方力量,那場戰爭是由何應欽與白崇禧指揮的。

三、密碼

   陳立夫對無線電通訊興趣,也體現在他開發密碼上。他宣稱可以破譯所有送到他手裡的任何一套密碼,這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對數學和科學的愛好。他破譯的手段之一,自然是運用名字組合,比方說城市的諸名稱,這也是他破譯軍閥密碼的主要方法。沒有一個軍閥的密碼沒有被他破譯的,然後他立即向蔣介石或向某個他能夠遞送得到的軍隊司令傳送破譯的情報。他通常的做法是,在收到密碼情報的24小時之內,把破譯的材料送到領袖的手裡。迅速、及時,是他團組的口號,他還訓練了一批年輕密碼專家來頻繁改變這些密碼。

   同時,他還發明了破譯密碼技術,即用密碼學技術來建立一套中國密碼編製系統——每天都變化參數!這套系統在北伐中,對蔣介石以智取勝並打敗軍閥及中央政府的敵人至關重要。

   曾經有一次蔣介石召集了陳立夫和他的部下,他對他們說:由於他們能夠破譯密碼而獲悉到情報,他們的戰鬥力相當於成千上萬個兵力,所以他要獎賞他們十萬元,其中陳立夫本人得到一萬元。

四、顧順章

   陳立夫宣稱,顧順章是自己跑到國民黨武漢警察局投誠的,蔡局長在《傳記文學》里陳述過。陳立夫說,顧順章不是被逮捕的,而是自願投降的,因為他突然變心了,他突然仇恨他所有的共產黨員。這個反覆,是顧順章個性中的典型特點,他本身是個變化無常的人,而且很可能是個心理病態的人。陳立夫說,你可以從他扭曲的臉孔上看到此人內心的仇恨與憤怒。他投向國民黨后又回到上海,他若在路上碰到任何一個他以前保衛部門的下屬,他都會衝上去抓住那人不放,直到那人被逮捕抓走。陳立夫說,由於他的叛逃,數千共產黨人被抓捕。

   某人指揮了報復使命——起碼是他下的令。顧順章的妻子被殺,她的屍體被埋在中共在上海法租界租的一座房子的地板下。陳立夫專門強調此人參與了這個特別血腥的事件。我專門問了陳立夫,他是否肯定此人本人雙手沾滿鮮血。陳表示他不肯定,但他強調是其指揮或下令謀殺的。

   陳立夫重點指出顧順章喪心病狂的心理。於是我能輕而易舉地把他頗具名望的魔術天才與他作為上海青幫顯赫要員的素質連起來。總之,顧順章反叛之後,他繼續窮凶極惡地追捕共產黨人。陳立夫說,他最終被國民黨槍斃的原因是,他在殺害了成千上萬他所仇恨的共產黨人後,又想再反叛回到共產黨那裡。

   我問陳立夫,他本人是否親自審訊過顧順章。他說沒有,他說只是見過一次顧本人。但那唯一的一次讓陳對顧狂野而邪惡的本性具有很深的印象。

五、皈依

   陳立夫對於自己成功地「改造」了16000多名年輕共產黨人回到國民黨那裡的事實感到非常驕傲。關鍵是讓他們理解:他們是在跟什麼戰鬥、為什麼?那些原則和道德規範的理念意味著什麼?若剝去共產黨意識形態層面后,它們的實質是什麼?陳立夫強調,得讓他們學習中國歷史、文化、中國傳統價值觀,一旦學了這些之後,他們就自動放棄共產黨的信仰了。他說16000多個年輕人就是這麼轉變的,他們中間許多人後來在全中國範圍內成了國民黨地方支部的成員。

六、情報部門

   我問起是否存在一個聯合情報部門。他說,1934年各個情報部門分別在他、戴笠、丁默邨領導下成立后,曾有過定時的聯合會議討論情報工作。但陳立夫強調說,當他的部下發現戴笠的部門同時也在跟他們做一樣的情報工作時,他們非常不高興。正如陳立夫在口述史里提到的,他因此去見蔣介石,他覺得應該讓蔣介石知道,他陳立夫清楚戴笠在幹什麼,但同時不能顯出有對立情緒。事實證明陳這樣做是對的,後來他們中統的人得知戴笠獲有全權運作后,覺得憤憤不平。陳立夫本人對部下的解釋是:有必要一隻眼睛盯著另一隻眼睛,一個耳朵聆聽另一個。也就是說:一眼一耳,它們雙管齊下監視某個東西,蔣介石讓其他人監視這個非常敏感的區域也是非常自然的。

   與此同時,陳立夫偶然地發現,在蔣介石貼身人員中存在「機要」人組,這些人負責收集材料,正如後來所證實的,他們在為將來準備各種計劃。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mali50 2019-5-28 01:35
陳立夫究竟怎樣離開台灣的、這個視頻似有不同說法:
https://youtu.be/XzW3R5cTlds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6 15: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