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出現一批青年馬克思主義者

作者:謝盛友  於 2018-11-24 01: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5評論

中國出現一批青年馬克思主義者

"上大學以後,我對工人的待遇、權利和利益都非常敏感。"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北京大學學生告訴法新社記者。作為一個農民工的兒子,這位21歲的年輕人感覺到自己對底層階級負有社會責任。為了找出幫助底層的辦法,他閱讀了卡爾·馬克思的著作。

為了對抗日益增長的消費主義和日趨嚴重的貧富差距,這些精英高校的大學生們對全球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基礎理論--馬克思主義產生了興趣。在校園裡,學生們為清潔工和食堂工人組織了電影晚會和社交活動。他們一起高唱社會主義頌歌。

但是,當學生們打算進一步實踐他們學到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在廣東省為工人成立工會維權的時候,中國政府立即予以鎮壓。儘管這些活動分子只佔了大學生的極少部分,當是中國政府仍然要把這種趨勢消滅在萌芽狀態。迄今為止,警方和學校當局似乎成功地遏制了這類活動的爆發。

一位北大大四學生認為,"作為一個政治學的學生,我對勞工問題的看法不那麼左翼。"李同學對法新社記者說。他批評學生活動分子"不夠客觀公正",但是認為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應當遭到鎮壓。另一位陳姓學生說,就算政府試圖打壓學生,他們最初掀起的關於勞工權利的討論也不會完全消失。"事到如今,政府方面應該站出來解決問題。"陳同學說,否則"所有的憤怒和不滿"都將快速增長。"顯而易見,"她說,"學生們不會沉默。"

大學生受到卡爾·李卜克內西(Karl Liebknecht;1871年8月13日-1919年1月15日)的影響,李卜克內西在萊比錫及柏林修讀法學和政治經濟學期間,就成為了馬克思主義的倡導者。李卜克內西是一個活躍的第二國際成員,亦是社會主義青年國際的創始人。

1902年李卜克內西成為德國社會民主黨左派一員,積極從事社會主義運動;並在革命青年中很有影響。1904年他以俄國和德國社會民主黨的辯護人的身份出席了德國法庭,因為德國社會民主黨被指控非法運送俄國社會民主主義書刊。李卜克內西就此痛斥俄國沙皇和普魯士警察國家對革命者實行的極端殘酷的迫害政策。同年,他在德國黨的代表大會上,揭露軍國主義是資本主義最強大的堡壘,並代表革命青年的願望,要求建立起團結一致的社會民主主義青年組織,後來這種組織逐步建立起來了。1905年在耶拿黨代表大會上,他批駁了修正主義分子反對總罷工的謬論,宣布同盟總罷工是"階級鬥爭一切領域中特別的、無產階級的鬥爭手段"。他還熱情洋溢地祝賀1905年俄國革命。在社會民主黨人支持下,1906年2月"德國青年工人聯合舍"成立,並創辦了自己的機關報《青年近衛軍》。在德國青年工人聯合會舉行的第一次全體會議上,卡·李卜克內西在會上作了以反對軍國主義鬥爭為中心內容的報告,動員革命青年起來同軍國主義作堅決鬥爭。1906年,他在《青年近衛軍》報第七期上發表了《送應徵青年》一文,尖銳地揭露了資本主義軍隊的性質。

1919年1月15日,李卜克內西及羅莎·盧森堡被自由軍團的士兵劫持到柏林的伊登旅館,被拷打及盤問了幾個小時后遭到殺害。

卡爾·李卜克內西演講:牢記一切,永不忘記!

  義大利的行為,是對德國自去年夏季至今的行為的模仿,在有頭腦的人看來,義大利的行為不會激起新的戰爭狂熱,只會幫助他們驅散關於政治公正與社會公平的新黎明的幻想,只會讓他們對奧地利與德國的戰爭販子的政治責任看得更加清楚,讓戰爭販子造成的危險更加明顯,只會給戰爭販子添上新的罪狀。

  但是,「牢牢記住,永不忘記」這個方法,主要應該用在至今仍在英勇地進行反戰鬥爭的義大利同志身上。他們在報刊上,在集會上,在街頭遊行中開展鬥爭,他們用革命的能量與革命的勇氣來鬥爭,他們用全副身心來反抗官方煽動的民族主義狂潮。我們向他們的鬥爭致以最熱烈的祝賀。我們都要學習他們的精神!這種精神應該成為國際的榜樣!

  假如從去年八月開始,我們就能這樣做的話,這個世界就會變得更好一些。國際無產階級的處境也就會變得更好。

拿出堅定的鬥志來,現在還不晚!

  「奮戰到底」的荒謬口號已經跌到了谷底;它只會越來越深地把人民引入屠殺的深淵。把無產者發動起來,進行國際性的階級鬥爭,以此來反對國際帝國主義的相互殺戮,這是社會主義者目前最緊迫的任務。

各國人民的主要敵人就在本國!

  德國人民的主要敵人就在德國:它們就是德國帝國主義、德國的主戰派與德國的秘密外交。德國人民必須與其它國家的無產階級通力合作,通過政治鬥爭,打敗各自國家的帝國主義。

  我們完全站在德國人民一邊——我們與德國的蒂爾皮茨[5]們、法爾肯海因[6]們毫無共同之處,我們與實行政治壓迫、奴役社會的德國政府毫無共同之處。我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為了他們,而是為了德國人民。一切為了國際無產階級,一切為了德國無產階級與被壓迫的人類。

  工人階級的敵人企圖依靠群眾的健忘——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們就大錯特錯了。他們把賭注押在群眾的忍耐力上——然而我們要高聲質問:

  帝國主義賭徒還要把人民的耐心濫用到什麼時候?我們已經受夠了殺戮!打倒國內外一切戰爭挑撥者!

制止屠殺!

  各國無產者們,向你們英勇的義大利兄弟學習!你們要在國際階級鬥爭中聯合起來,同秘密外交的陰謀鬥爭,同帝國主義鬥爭,同戰爭鬥爭,以社會主義的精神,爭取實現和平。

你們的主要敵人就在國內!

譯自《卡爾·李卜克內西演講與文章選集》(Ausgewählte Reden und Aufsätze),柏林,1952年,第296—301頁。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cahsaaa 2018-11-24 06:35
學生們為清潔工和食堂工人組織了電影晚會和社交活動。他們一起高唱社會主義頌歌。

但是,當學生們打算進一步實踐他們學到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在廣東省為工人成立工會維權的時候,中國政府立即予以鎮壓。
回復 ryu 2018-11-24 06:46
革命,是不允許複製滴。
回復 ahwh123456 2018-11-24 18:03
共產黨就是搞工運、學運發家的,當然鎮壓沒商量
回復 綠野仙蹤 2018-11-25 07:00
想起七零年,中共在全國範圍內殺了多少馬列主義研究小組的成員?
回復 北極天翁 2018-11-26 23:22
China和以前的鵝國殖民地聯盟蘇聯都是農奴起義建立的農民政權,與馬渴死的理論沒什麼邏輯關係,因為馬渴死的理論是關於工人階級反抗和起義的,建立的應該是工人政權不是農民政權,當然鵝國人和China人建立農民政權后屠殺地主和資本家后也開始工業化,但工業化進程中出現了問題,工業化需要資本家,沒有資本家階層就無法工業化,於是農民政府承擔了資本家角色,於是工人階層就與成為資本家的政府漸行漸遠。這是學馬渴死理論的國家都墜入深淵的原因。解決辦法就是改學凱恩斯理論,政府不承擔資本家角色,而是管理資本家和工人農民,工人與資本家有矛盾時政府應該是調停人的角色不應該直接捲入衝突,調停的標準就是法律和慈善,最底線就是政府福利保障工人和虧損破產資本家的基本生活需求。China的農民起義依靠的是土匪漢奸勢力建立農民軍政府,而78年開始政府改變為國營資本家后發現不對勁想變回去結果發生了64,回不去了只好抓大放小,政府做大資本家允許小資本家階層存在,現在小資本家與國營資本家產生了互動,政府管理無法直接用法制,因為不能一視同仁,對小資本家管理對國家資本家不能用法律自己管自己,小資本家也會變成國營資本家來自保脫離管理範圍。China的亂象無非如此,現在再提馬渴死理論完全是未開化狀態或吸毒醉酒後的思維方式。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6 21: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