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作者:謝盛友  於 2018-3-19 16: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顧炎武(1613年-1682年),原名絳,字忠清。明亡后,改名炎武,字寧人,亦曾化名蔣山佣。學者尊為亭林先生。明朝直隸崑山縣(今江蘇蘇州崑山)人,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學者。知識淵博,與黃宗羲、王夫之並稱「明末清初三大儒」、「清初三先生」或「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

顧炎武強調做學問必須先立人格:「禮義廉恥,是謂四維」,提倡「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梁啟超引述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顧炎武的名言:「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長期流傳,「天下」被改成了「國家」。這不是顧炎武的本意,而且正好相反。

按《日知錄》明明是這樣說的:

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魏、晉人之清談,何以亡天下?是《孟子》所謂楊、墨之言,至於使天下無父無君而入於禽獸者也。……是故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其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

這段引語中間刪節處是批評魏晉之士無父無君的話。這是顧炎武的儒家正統思想。姑存不論。他的本意很清楚,「國」指的是政權,政權的興亡,也就是改朝換代,那是在位的皇帝與大官們的事;「天下」指的是道統,用現在的話來說,是民族精神,社會正義,那是「匹夫」有責的。

顧炎武說這話的時候是明末朱家朝廷將亡之際,有一些士大夫已經紛紛降清,如錢謙益。顧對此十分憤慨,認為統治者荒淫無道把政權給折騰完了,我們沒有責任,但是「匹夫」應該堅守的是道義原則,不論誰入主中原,這一原則不能變,也就是「士」的氣節。其實他所謂的「匹夫」還是指士大夫,只是暫時在野而已,真正的黎民百姓,引車賣漿者流也是無法負起這種道義責任的。

顧炎武把政權和民族區分開是有道理的,他把政權的覆亡稱為「亡國」,而民族被征服,文明被野蠻統治則為「亡天下」。「亡國」是權貴們操心的事,而「亡天下」則「匹夫有責」。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德語:Westfälischer Friede)是指於1648年10月24日分別在神聖羅馬帝國明斯特市和奧斯納布呂克市(威斯特伐利亞區)簽定的一系列和約,標誌著三十年戰爭的結束。簽約方包括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三世、西班牙王國、法蘭西王國、瑞典帝國、荷蘭共和國、神聖羅馬帝國諸侯以及帝國自由城市。和約由《明斯特和約》(簽約雙方為神聖羅馬帝國和法蘭西王國以及各自盟友)和《奧斯納布魯克條約》(簽約雙方為神聖羅馬帝國和瑞典帝國以及各自盟友)組成。和約象徵三十年戰爭和八十年戰爭結束,政治學者一般將該條約的簽訂視為「民族國家的開始」。

此和約導致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失去大量領地,也削弱了王朝對神聖羅馬帝國境內各邦國的控制,使王朝陷入中衰,也使德國陷入封建分裂的時代。另外,此和約導致法國,荷蘭和瑞典這三大歐洲新霸主的崛起。

民族國家的起源和早期歷史有爭議。一個重要的理論問題是「先有民族國家,還是先有民族?」民族主義者認為民族首先形成。民族主義是民族要求其合法主權而形成的,而民族國家則符合了這個要求。一些民族主義的「現代理論」也認為民族認同主要是政府政策的一個產品,政府使用這個政策來統一和現代化已經存在的國家。大多數理論認為民族國家是一個19世紀的歐洲現象,它是大眾文學和早期的大眾媒體的結果。但是歷史學家也注意到較早出現的比較統一的、擁有一個共識特徵的國家,比如英國、葡萄牙和尼德蘭。而民族國家的成型,大多認為始自1648年歐洲各國達成《威斯特伐利亞和約》。民族國家的主意是通過現代國家體系的產生而誕生的。由於《威斯特伐利亞和約》在這個過程中的作用這個現代的國家體系也被稱為「威斯特伐利亞體系」。這個系統的特徵是「勢力平衡」,其基礎是明確規定的、中央控制的、獨立的國家(不論是帝國還是民族國家)之間對對方的主權和領土的尊重。威斯特伐利亞體系並沒有創造民族國家,但是民族國家滿足這個體系對國家的要求(前提是民族國家之間沒有領土問題)。

國家是一定範圍內的人群所形成的共同體形式。一般國家行政管理當局是國家的象徵,它是一種擁有治理一個社會的權力的國家機構,在一定的領土內擁有外部和內部的主權。

依據馬克斯·韋伯的定義,國家擁有合法使用暴力的壟斷權。因此國家包括了一些機構如武裝部隊、公務人員或是國家官僚、法院、和警察等政府機構。在國際關係的理論上,只要一個國家的獨立地位被其他國家所承認,這個國家便能踏入國際的領域,而這也是證明其自身主權的重要關鍵。

被統治者「治」成了一盤散沙的「匹夫」又怎能真的擔起「國家興亡」的重責?

清代孔尚任的《桃花扇》書中,老藝人蘇崑生放聲悲歌,盡情發抒:

 「俺曾見,金陵玉樹鶯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台,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把五十年興亡看飽」,以反覆強調的手法,譴責統抬者的豪奢腐朽。三個「眼看他」,無非興、亡二字,雄辯地表明了荒淫腐化和亡國之間的必然聯繫。作者用步步深入的手法,抒發了強烈的亡國之痛。「烏衣巷」三句擴大了上一層中「樓塌了」的景象,把統治荒淫無恥所造成的後果,由統泊者的垮台擴大到國家山河的巨變。「烏衣巷」句,借王導、謝安勢衰,烏衣巷轉換主人的歷史,感嘆現實的興廢。

冠以「不信」二字,實則是不願相信。「不信」二字,伴淚和血,妙極天人,非大作手不能為。不信歸不信,現實卻是:「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台棲裊鳥。」這又是—種對比,任你信與不信,嚴酷的現實已是無法改變了。「輿四換稿」的「換」字,包含了很多難言的內容。明亡后,清政權圈地剃髮,清兵大屠殺,文字獄的廣為連坐……這山河易色,人民血淚的種種,都在這「換」字中含混包括了。結句「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把感情再深化一步,表明了要永誌不忘亡國的哀痛。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ryu 2018-3-20 12:52
匹夫有責?
匹夫有票權乎?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4 05: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