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再過三十年我們來相會

作者:謝盛友  於 2017-3-1 02: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2評論



再過三十年我們來相會

作者: 謝盛友

 

八十年代留學德國的這些人,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求知的共同目標,走到一起來了。三十多年前,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我們這些人第一次「真實地」走到一起來了。

三十年多前,我們年輕的心很沉重,不沉醉。我們在綠草地上,仰望星空,一同把希望追。大家說好,無怨無悔,再過三十年,我們來相會。

2016 年底,我們這些人,成功地聚會。在國內的母校是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京大學、中山大學、上海交大、山東大學,更多的是同濟大學。我們都是恢復高考後 77、78、79 級進入高校門檻的,有的是某某省市的狀元,有的是某某年度全國物理、數學、化學競賽的第一名,有的是當年的校團委書記,有的是當年校學生會主席。到德國,基本上是學習工科的,也有學文史的。現在變成海不歸,後面不帶「長」,前面至少冠上「資深」。名片一個比一個嚇人,不是什麼「董事長」,就是什麼「資深 XX 人」。

相逢不是一首歌。天下大雪,為了相聚,個個駕車遠道而來,見面相互擁抱,彼此暢談著,彼此欣賞著,其實個個已經彎腰駝背,不是臉上飽滿滄桑的皺紋,就是頭頂脫髮變成了「陳佩斯」。

我當年在協會裡當主席,她當秘書,接納她遞過來的名片,我暈了,脫口而出:「資深美女!」

老白現在當大學物理教授,這位當年全國數學競賽第一名,見到我第一件事就說:「我兒子不願意讀物理。」他兒子跟我兒子小時是朋友,回家后我跟兒子打電話,兒子說,他們小孩之間仍然有聯繫,物理教授的兒子學習英美文學,現在美國。

C 現在是德國一家大公司的聲學專家,D 為某大公司的採購主管,E 成了牧師,F 是一所大學的副校長。老 G 姍姍來遲,而且帶著一母一子。老 G:「這是我的兒子。」

聽后,我無語良久,而且感覺眼前一片灰濛濛的。與老 G 生了兩歲兒子的那位,不就是老 H 的第二任妻子嗎?她可比老 H 小四十歲呢。據說,老 G 老 H 都沒有辦離婚,老 G 現在和兩歲兒子及其母親生活在一起。

 

……。

八十年代的留學生,由於種種原因變成海不歸。人生如下棋,不過,整個人生只有一局,每走一步都影響最終局勢。人生這盤棋,下輸了,不能從頭再來,每一步都要積極面對和接受,況且人生的輸贏,沒有標準。

根據我會後的了解,這些海不歸同道都加入了德國國籍,不少人現在積極參與德國政治,有的是黃色的自由民主黨者,有的是黑色的保守基督教聯盟,有的是紅色的社會民主黨,有的是綠黨,有的是紫紅色左翼黨,五顏六色,令人眼花繚亂。

有打工掙錢的,有事業成功的;有創立公益慈善團體的,也有領取社會救濟的。大浪淘沙,三十年的變化,人比人,氣死人。人與人比,快樂也好,傷痛也罷,全在於自己的心態。高也好、低也罷;成功也好,失敗也罷。這些都是人為概念,並非永久的定義。

惜別,大家依依不捨,三十年後,我們再相會?山不轉,水轉!但願到那時,我們再相會,山還是那座山,水還是那些水。有一點,誰都敢肯定,三十年後,有的古來稀,有的直奔耄耋之年,只要不見到拄著的拐杖、扶著的輪椅,哪怕沒什麼碩果,照樣令人心醉。

 

------

謝盛友(曾用名:謝友),1958年出生於海南島文昌縣,中德雙語專欄作家,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班貝格民選市議員,基督教社會聯盟黨中央委員。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3-1 11:03
其實挺感人的。不論誰多高,不論誰多慘。總是一代人,最終都歸大地的一把土。。還是隨緣吧!
回復 zaxs125678 2017-3-7 15:25
三十年再相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3 00:0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