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這張國際列車票來之不易

作者:謝盛友  於 2015-9-4 02: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7評論

關鍵詞:國際



這張國際列車票來之不易


匈牙利警方再次解除對布達佩斯火車站廣場上難民的圍困,滯留在火車站前的難民潮水般湧進火車站,你推我擠地搶著登上開往德國方向的列車。火車站內擁擠不堪,一片溷亂。

布達佩斯東火車站再次出現擁擠不堪的溷亂場面:在火車站前被圍困了數天的1000多名打算前往西歐國家的 難民瘋狂湧入火車站內。電視畫面中展現了難民湧向站台,你爭我搶擠上火車的溷亂場面。一些難民試圖從窗口和車門口將他們的孩子塞入車廂。

匈牙利鐵路部門宣布,目前沒有從布達佩斯開往維也納的直達列車。奧地利警方證實了這一消息。

8月31日,匈牙利當局曾取消對滯留布達佩斯火車站的數千難民的封鎖,允許他們登上開往奧地利和德國方向的所有列車。但是到了周二上午,當局再次禁止所有沒有有效歐盟簽證的旅客進站。這一決定導致約2000難民滯留站前廣場,許多人對將他們圍困在火車站提出抗議。

二戰以來最大難民潮

這些來自中東和非洲危機國家的難民,試圖經匈牙利前往生活和庇護條件更好的西歐或者北歐國家。他們的 主要目標之一是德國。目前,歐洲正經歷二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
------

星期五早晨7 點40分從北京站出發,經過內蒙古二連、蒙古烏蘭巴托、西伯利亞、蘇聯莫斯科、波蘭華沙、民主德國東柏林、聯邦德國西柏林,然後到達巴伐利亞的班貝格。整整一個星期。票價北京至東柏林:892.30元(人民幣)。
 
這 張國際列車票對我來說來之不易,而且非常昂貴。 標價人民幣是假貨幣(外匯券),也是真貨幣。當時,我們中國人治理國傢具備非常豐富的想象力,一國兩制,發明一種不是貨幣的貨幣,那時我們稱之外匯券。就 因為有這種外匯券,我們的中國就開始分裂,分裂成國中之國。外國人在中國,其實他們仍然生活在外國,他們先用自己國家的貨幣換成外匯券,在中國使用外匯券 在賓館里付賬、在友誼商店購物...... 當時,這些企業全是國營,外匯券從中國銀行跑出來,走入友誼商店,再流回中國銀行。


但是,設計師忘記了,外國人在中國也必須乘坐計程車,不懂中國話的外國人也需要我們這些翻譯。所以,外匯券就通過計程車司機或我們翻譯偷偷地熘進流通市場。


外 匯券之所以成為外匯券,它與人民幣的黑市兌換率肯定不是一比一。 最高的時候是一比八。盛友人生第一次做聰明人,發現設計的漏洞,八十年代中期開始在上海南京路上倒換外匯券。倒得我神魂顛倒,倒得我老婆 害怕起來。我說:「你不要怕,你只要學習你媽媽當年兒童團長精神,給我站崗放哨就行,萬一工商局的來了,你就用德語給我通風報信,他們聽不懂,聽懂德語 的,肯定是圈內人。真的碰到無賴,打起來,我會功夫。在中山大學讀書時跟南拳王邱建國學武術,還沒派上用場呢,哪怕搏鬥死了,不成烈士,至少也是血染的風 采!」妻子聽我胡說八道,越聽越害怕。


我笨,不懂上海話,每次上戰場都得拖累妻子。也怪上海人壞,專門欺詐我們這些外地鄉巴佬窮光蛋。到後來,妻子真的恐懼了,我也覺得沒勁,也不想讓上海人老欺負,所以倒換外匯券下課。
當年我每月工資才75,60 元。真實情況是必須拼湊赴德的路費。在小貝的幫助下,我被林業部借用,到東北內蒙古當口譯,每日20 元。那是天文數字的收入。開心!


開心沒多久,遇到麻煩,因為出國需要政審材料。調動成功,戶口掛在我同學開的貿易公司里,說好的,他必須給我出具政審材料,以便申請護照。同學很鐵,幫我幫到底,幫到拿護照為止。
拿到護照後到北京申請簽證,遞交上去后,讓我回家等,說大約一個月左右。一周后,突然接到德國大使館的電報,開心得要命,打開一看,原來自己高興過早。


 德國新總領事新規定,到德國留學者必須交保押金兩萬人民幣,學成返回中國后歸還。兩萬元,這在那個年代,再笨的人也明白,那是天文數字。


怎麼辦?全家人為我著急,老婆家人為我出急招:借!跟誰借?跟銀行借!問我在中國銀行當科長的姐姐,行否?行! 要抵押!德國人向我要抵押,你們向我要抵押,到底誰壓誰?


廢 話少說,找舅舅,把他的房子抵押給中國銀行,貸款成功。背著一麻袋錢,前往北京取簽證。在那裡等,度秒如年。當秘書喊我的名字時,驚慌萬分。先交錢! 我知道。66元,有外匯券嗎?若沒有,交人民幣也行。 暗喜,不提兩萬押金。當然我謝盛友不會笨到那種程度,自己先提。我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是六萬六,不是66。提心弔膽地把錢遞上,他果真只收66。拿到簽 證后,趕快背起麻袋,往外跑,生怕秘書想起那兩萬,又把簽證收回去。(為什麼不收兩萬,至今仍然是個迷。)
 
跑到外邊馬路時,還邊跑邊 往回看,是否秘書跟著跑來追我。跑到蒙古領事館后,放下麻袋,先歇一下,然後再遞過境簽證申請。我還是提心弔膽,害怕聯邦德國給 我的簽證是假的。休息好后,我想,如此提心弔膽不是辦法,必須找辦法壯膽。自己安慰自己,如果德國的簽證是假的,蒙古人會發現,我外行,蒙古外交官內 行,行家蒙古,不蒙人。兩個小時后,獲得蒙古過境簽證。再然後是蘇聯、波蘭、民主德國,一關過一關。
 
一萬八郵寄回我在海口的姐姐,讓她代替我還給銀行。我留下兩千。這麼多錢,怎麼辦?買襯衣、買拖鞋、買二鍋頭、買牛仔褲,放下麻袋,背上二鍋頭,踏上北京通往柏林的國際列車。
 
同 車廂里有兩個協和醫院的老教授,他們也為了省錢,到瑞典開國際學術會議,不坐飛機,坐火車。還在亞洲,老教授就跟我商量,他們需要一些盧布, 需要我幫忙。那年頭,人人中意美金,個個拋棄盧布,美元黑市兌換盧布,是官價的數十倍。老教授年齡大資格老,不好意思下車上黑市倒換盧布,覺得丟人。所以 要我幫忙。
 
我問:「上黑市,丟人。老教授,丟不丟良心?不丟良心,我幫你干!我什麼事都干,就不幹丟良心的事。」
 
如數把盧布給老教授,他們對我左一個感謝右一個感謝。我說:「 不用感謝。您喊我一聲倒爺就行,我象不象倒爺?」
 
 「不象!」「那您到莫斯科就會見我功夫!反正莫斯科不相信眼淚!」
 
莫 斯科真的到了,必須在火車站過一夜,第二天才有火車開往柏林。我們存放好行李,先遊覽紅場。在紅場的感覺真爽。下午到一個集市當倒爺。老教授說我不象倒 爺,我把所有的東西全賣光了,二鍋頭, 賣! 拖鞋、牛仔褲、襯衣,賣!連我身上穿的襯衣、背心也被蘇聯老大哥看中,最後光膀子回莫斯科總站。誰敢說,我不是倒爺,我是赤裸裸的倒爺!
 
老教授看見我光膀子,讓我趕快穿上衣服,擔心我著涼。惜別, 我往柏林,老教授往瑞典。老教授握我手,擁抱我:「小謝,我們老了,心有體會,看得出,你有讀書底氣,到德國還是專心讀些書!……」
我與老教授惜別。到德國后通過醫科院的朋友了解,兩位老教授曾是黃家駟先生的助理,對老教授,我非常肅然起敬。


火車到達東柏林火車站時,已經深夜12點45分,根據規定,火車站夜裡1點至4點鐘要關門,邊防警上來:「你必須離開這裡!我們要鎖門!」
我問他們,我能去哪裡?早上6點才有火車開往班貝格(Bamberg),我請求他們讓我在火車站站台上等到天亮。他們看到我提著3個大箱子(在莫斯科當倒爺,倒賣了東西,把一個箱子也倒賣了),無家可歸,怪可憐的,所以就同意了我的請求。
夜裡1點半,火車站的大燈關了,邊防警Peter(彼得)上來問我:「北京怎麼樣?」
我一時語塞,不知道如何是好,乾脆引吭高歌,唱童時習慣的京曲《北京有個金太陽》。
彼得:「現在是黑夜,看不見北京的金太陽。」
早上5點45 分,我準備上火車,彼得握我手,擁抱我:「Alles Gute, Genosse  Xie!(謝同志,祝您萬事如意!)……」
我:「走!我們一起到班貝格!」
彼得:「我沒有簽證!」
我:「您不是德國人嗎?」
彼得:「您是中國人,您能去台灣嗎?」
……
我還來不及回答彼得,火車徐徐啟動,穿越柏林牆,彼得慢慢地消失。在車廂里,看不見彼得,我反而想起余光中,想起他那首詩。


柏林牆讓我第一次切身感覺到「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實實在在的距離」。與彼得那段對話,我一直銘記心頭。
八十年代末那場運動,  使我留而不歸,留而不學。
在回家的路上,我需要學會躬自厚,而薄責於人。
------
 
謝盛友(曾用名:謝友),1958年出生於海南島文昌縣,中德雙語專欄作家,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班貝格民選市議員。


高興
2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5-9-4 02:47
也是「難民」!
回復 jjsummer95 2015-9-4 11:05
搬個板凳聽故事
回復 看得開 2015-9-5 14:05
謝謝分享你的"難民"故事,我們那代人出來時都是借錢出門的,我在八十年代初來美國只帶了五百美元,其中四百是親戚好友揍的。
回復 蘭黛 2015-9-5 21:44
當初真不容易,這票留下作永久紀念。
回復 總裁判 2015-9-6 01:45
fanlaifuqu: 也是「難民」!
臘勾不是「難民」?
回復 yunyyyun 2015-9-6 02:41
每個人都有自己背後的故事, 但謝老師的故事更生動!
回復 369Wang 2015-9-6 09:03
真不容易.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3 19: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