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謝盛友:從開羅看六四

作者:謝盛友  於 2011-2-16 16: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9評論

謝盛友:從開羅看六四


親愛的同學:

開羅的革命是否成功了,全世界人都在拭目以待。

面對開羅,你們都請求我講一講六四,我不是不願意講,我不知道我該講些什麼,況且,一提到六四,我心如刀割,就想哭,話到嘴邊,就難以出口;況且,我不是直接參與者,我只是「隔岸觀火」,講出來的話,一定是一面之詞。既然你們也這麼關心六四,可見了解六四真相是多麼的重要。

1989年4月8日早上,胡耀邦在中南海懷仁堂參加十三屆四中全會前夕的政治局擴大會議,開會期間,胡突然心臟病發,隨即送至北京協和醫院,情況雖沒過危險期,但一直穩定;至4月15日早上,胡耀邦突然因急性心肌梗塞,搶救無效於早上七時五十三分逝世。胡耀邦逝世后,隨即翌日在北京主要高校校園內,出現形形色色的大字報,借悼念胡耀邦,批判1986年令胡耀邦下台的「老人政治」。基於對胡耀邦遭遇的同情,和其開放清廉形象的尊崇,加上對改革開放以來引發的官倒,與貪污情況嚴重的不滿,使當時的青年學生紛紛出來悼念胡耀邦,以至引發後來的學生與民間聯合運動,並導致近代著名的六四事件發生。

我們八十年代這些留學生,有的已經海歸,有些甚至擔任部長。每年兩會期間,我們都寄希望近距離靠近中央權力的同學,在人大開會時提出議案:「四•二六社論」是否可以重新討論?

《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又稱「四•二六社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人民日報》於1989年4月26日在頭版頭條刊發的社論,內容針對之前全國各地學生因悼念中共中央前總書記胡耀邦,而發展出來的學生遊行活動進行了批評,並將學生活動定性為動亂。

這篇社論是由國務院總理李鵬下令,胡啟立組織,曾建徽執筆起草,社論的大部分內容得到鄧小平的支持。1989年4月25日,中共中央將政治局會議和鄧小平的看法,通報趙紫陽和陳雲、李先念、彭真、鄧穎超等。李鵬還要求胡啟立負責,由曾建徽起草《人民日報》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后稱「四•二六社論」),當晚就在中國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和中國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節目中播出,次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發表社論全文。社論稱,「有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 利用學生製造混亂,「全黨和全國人民都要充分認識這場鬥爭的嚴重性,團結起來,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

社論發表第二天,在上海擔任市委書記的江澤民,以市委的名義召開萬人基層黨員幹部大會,要求黨員群眾認真學習四•二六社論精神,制止動亂;北京也召開萬人基層黨員幹部大會,李錫銘發表講話,稱要維護首都社會穩定,批評學生是在搞「文革」,是製造動亂。

四•二六社論的發表在中國基層引起反彈,很多人對將事件定性為「動亂」表示不滿,很多大學黨委組織報告中也有不滿,稱社論的發表在學生中有很大抵觸情緒。

親愛的同學,我和你們的父母親經歷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場動亂,這是中共中央定性的,我們是在十年動亂中長大的,我們深知,我們在國內親身經歷的文革和在海外看到的1989,其「動亂」的情況和程度是不一樣的。為什麼不一樣?我們不知道,所以我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

同學,六四真相大白有很多好處:
第一、若真的是動亂,中央領導人會教育公民,請今後不要動亂,我們相信,大多數中國人都不喜歡動亂,都想過安定的日子的。
第二、若不是動亂,那麼那篇社論是錯誤的,討論一下未嘗不可?
第三、大學者阿克頓說「歷史的教訓就是,人們往往沒有從教訓中吸取教訓」,我們中國人是希望從歷史中總結和吸取教訓,吸取和學會教訓,做到今後不犯同樣的錯誤。

你們讓我談六四,過去,我認為六四是一場學生愛國民主運動,經過二十多年的思考,如今我認為,六四不是一場民主運動,因為89年的中國,不同於東歐,這裡有哈維爾、索爾仁尼琴這樣的思想家,他們的理論背景推動著東歐民主運動的車輪,而中國沒有。

也不同於台灣的民主運動,那裡有殷海光、胡適、雷震、傅斯年這些理論家在推動,而在大陸,沒有。

現在,面對開羅,我認為, 89年的六四至少不是一場「動亂」。當年北京的學生「領袖」,他們的確有理、有利,但是,沒有做到有節。

當國內開始戒嚴時,在海外的留學生個個看電視,個個都驚呆了。朝野對立成了難以化解的僵局。這時候有一個人站出來提出一個方案:學生和政府各退一步海闊天空,學生撤回去,人大常委會使用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利對「國務院的戒嚴令」進行違憲審查。提出這個方案者就是當時的四通總裁萬潤南先生。
如果當年學生們都聽老萬的勸告,接納了這個方案,六四肯定不是那樣的結局。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xqw63 2011-2-16 23:10
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身同感受
回復 sousuo 2011-2-16 23:40
學生領袖也是後來才成為"領袖"的,所謂的領袖應該不是整個事情的組織者,是最為活躍的幾個人罷。
回復 人權是非 2011-2-17 05:18
歷史不接受'如果'.
六四失敗是中國文化的必然結果.再來十次還要失敗十次.
西方那套在中國行不通.
回復 冷眼向洋 2011-2-17 08:12
博主的文字很理智。實際上,4月的時候,大家還是有目的地活動,反腐敗,反官僚也得到了社會各界的支持。後來,就變得有些亂了,對話要達到什麼目的,別說李鵬沒明白,學生自己也不太明白。同意博主的看法,是不是一個民主運動,有待商榷。
回復 nierdaye 2011-2-17 20:30
這時候有一個人站出來提出一個方案:學生和政府各退一步海闊天空,學生撤回去,人大常委會使用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利對「國務院的戒嚴令」進行違憲審查。提出這個方案者就是當時的四通總裁萬潤南先生。:坦率的講,即使學生退了,黨和政府會更進一步。另外,人大常委會,不過是黨的另外一個馴服工具。西方那套,照搬,肯定行不通,但是,是不是一點可取之處都沒有呢?
回復 nierdaye 2011-2-17 20:37
人權是非: 歷史不接受'如果'.
六四失敗是中國文化的必然結果.再來十次還要失敗十次.
西方那套在中國行不通.
六四失敗,不單單是文化的必然結果,很多因素。其實,當時學生成功也未必是好事。

64有進步一面,裡面有對民生,民主的訴求,有民意的反應,又民心所向的一面。不管有多少只黑手白手黃手紅手在後面推動,學生以及各界群眾勇敢的功開的的表達了意願,表達了對反腐敗的要求

這場運動,衝破了自57年反右以來種種政治運動所強加給人的政治恐嚇、思想鉗制,也讓共產黨內部進行一定的檢討和反思。是有正面意義的
回復 人權是非 2011-2-17 22:56
nierdaye: 六四失敗,不單單是文化的必然結果,很多因素。其實,當時學生成功也未必是好事。

64有進步一面,裡面有對民生,民主的訴求,有民意的反應,又民心所向的一面。 ...
西方的民主不是普世價值.它只是到現在為止在某些國家很成功的制度,並且這些成功是世界上目前為止最成功.但這一切並不能說明這東東在世界各種文化傳統中都會成功.實際上我們看到了它在中國的失敗,看到了它在其它國家更可怕的失敗.所以我們不能迷信西方民主.
中國可能要走自己的路.
回復 nierdaye 2011-2-18 06:25
人權是非: 西方的民主不是普世價值.它只是到現在為止在某些國家很成功的制度,並且這些成功是世界上目前為止最成功.但這一切並不能說明這東東在世界各種文化傳統中都會成功. ...
迷信西方的民主當然不行。我還是那句話,完全照搬不對,但是克借鑒之處多多。
走自己的路沒有問題,但是一味的摸著石頭過河,結果淹死的是老百姓。

至於您所說的西方的民主在中國的失敗:抱歉,西方的民主從未在中國實行,不知道這個失敗從何而來。
回復 人權是非 2011-2-18 06:33
nierdaye: 迷信西方的民主當然不行。我還是那句話,完全照搬不對,但是克借鑒之處多多。
走自己的路沒有問題,但是一味的摸著石頭過河,結果淹死的是老百姓。

至於您所說的 ...
應是嘗試西方民主已多次失敗.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5: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