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裝自行車的冤案

作者:異域堂  於 2016-2-29 01: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21評論

關鍵詞:自行車

看了網友ryu 懷舊的文章,提及自己裝自行車的往事,不僅又想起我過世十多年的父親;
因為家窮,父親沒念過書。從小放豬,大了就給人家當趕大車的傭工。到了1948年又跟人合夥買了一台舊汽車當司機助手。1957初汽車被公私合營了,父親名義上是小業主,每年拿2.7元的利息,當的是四級汽車修理工,月薪52.87.一直到1974年退休,沒漲過工資。
1959年,我上高中,弟弟小學畢業,媽媽被街道工廠解僱了,全靠父親的工資生活,很緊張。父親上班的地方離家很遠,騎車要走40多分鐘。我上學走路也要40多分鐘。父親的自行車是日本J字牌,用舊零件自己裝的。我也想有台車,上學省時間,於是就幫父親裝車,零件不是舊貨就是工廠處理的殘次品,但是裝起來還是能騎,所以什麼上車條,平圈,按貨架我都會。親戚們看到我家的山寨自行車都很羨慕,花三四十元就能騎上大金鹿,真省錢;於是求幫忙的不少,我父親也樂於助人:又幫賣零件又幫組裝,並不賺錢,只圖個好人緣。
不過那年頭是政治掛帥,父親家窮,家庭成分卻是「地主」,偏偏祖父又被判個「反攻倒算」的地主,還被槍斃了。所以不管有事沒事父親都是政治運動的對象。偏偏我家的女鄰居又是和戶籍員通姦的街道治保主任。偏偏每次通姦又都路過我家窗口;於是他們東窗事發的禍主就栽到我家的頭上了。1959年正是經濟過熱后的政治過熱,瀋陽實行割資本主義尾巴運動,我父親首先被檢舉「私開地下工廠」證據就是幫人裝過四,五台舊自行車,因此被送到大北監獄學習班接受教育。教育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互相污衊和逼供,鼓動積極分子給頑固分子上刑:大燈泡照射不準睡覺,壓腿,撅腚,單腿立正。20多天以後父親徹底投降,讓說啥就承認啥。於是兩次抄家拿走了父母幾十年的所有積蓄,衣物和錢財。只開了個收據,沒有處理原因和財物去向。這個單子父親保存到死,還念念不忘讓我找政府問問「我犯啥法了?」其實,文革后,我因為表叔是副市長的原因,我也根紅苗壯的成了工人階級先鋒隊員,家庭成分改成工人,祖父的冤案不昭雪也不算反革命了。我問過表叔:我父親的案子怎麼算?他冷冷地說:沒死,就算撿著。共產黨自己白死的還少嗎?
父親走前,只要清醒,總會囑咐弟弟「讓你哥問問政府,我的東西啥時候給我。」我告訴弟弟「就說政府已經給錢了,錢讓我買去美國的飛機票花了。」
父親是無語的走了,留下我的是醒悟。這該死的裝自行車的往事,成了我心裡一道深深地疤痕。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20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1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6-2-29 02:12
同GCD打交道,沒有可以講理的時候。
回復 light12 2016-2-29 02:34
沒整死也算幸運
回復 天下公 2016-2-29 04:56
那年頭,跟誰講理去?不是一個冤字了得。
回復 nierdaye 2016-2-29 05:24
徐福男兒: 同GCD打交道,沒有可以講理的時候。
同GCD打交道,沒有可以講理的時候: agree.
回復 CZ007 2016-2-29 05:51
就特么一個冤字!
我姥爺的村子窮,就因為姥爺識字,不喜歡搭理別人,在那個村裡姥爺就算是知識分子了,清高。到土改撿了個地主,村子太窮沒有符合條件的。
媽媽、舅舅都是憑本事考出去的,自從出去到78年就沒有回過老家,只是偷偷地稍錢回家,算是劃清界限,但是爸爸的入黨問題就是因為媽媽的家庭出身,一直到了78年才解決了,我們也是每次填各種表格,心理都是一道坎,就怕別人看到。
回復 總裁判 2016-2-29 06:17
徐福男兒: 同GCD打交道,沒有可以講理的時候。
分不出這年頭,那年頭,雖然時過境遷,自行車早已代表不了中國人的追求,但冤案無窮無盡,即使對薄徐周谷等等高官,也未得到過任何公開的和公正的審判。
回復 徐福男兒 2016-2-29 06:20
總裁判: 分不出這年頭,那年頭,雖然時過境遷,自行車早已代表不了中國人的追求,但冤案無窮無盡,即使對薄徐周谷等等高官,也未得到過任何公開的和公正的審判。
我說的就是這個意思。那年頭這樣,這年頭也是這樣,而且越來越像那年頭的模樣。
回復 sam333 2016-2-29 06:22
和詐人錢財的掌權人無話可說,那是有文化有點錢都判為有罪的年代,懶惰不勞無罪,勤奮掙錢有罪。是非黑白混沌好人鈹被欺是常態了。真讓人不理解。
回復 fanlaifuqu 2016-2-29 07:36
沒搞大算運氣!
回復 病枕軛 2016-2-29 08:07
GCD一直以自己的百姓為假想敵。毛的時代如此,現在,依舊如此。沒有名目,巧立名目就是為了整人。
回復 異域堂 2016-2-29 08:51
徐福男兒: 同GCD打交道,沒有可以講理的時候。
gcd的理就是順者難受,逆著亡。
回復 異域堂 2016-2-29 08:54
light12: 沒整死也算幸運
好死不如賴活著。所以到我這輩就惹不起,躲吧。
回復 異域堂 2016-2-29 08:55
天下公: 那年頭,跟誰講理去?不是一個冤字了得。
現在也是如此。
回復 異域堂 2016-2-29 08:55
CZ007: 就特么一個冤字!
我姥爺的村子窮,就因為姥爺識字,不喜歡搭理別人,在那個村裡姥爺就算是知識分子了,清高。到土改撿了個地主,村子太窮沒有符合條件的。
媽媽
同感。
回復 light12 2016-2-29 08:56
異域堂: 好死不如賴活著。所以到我這輩就惹不起,躲吧。
就是
回復 異域堂 2016-2-29 08:58
fanlaifuqu: 沒搞大算運氣!
天天喊毛主席萬歲過日子,結果喊出又一代的奴才群。
回復 ryu 2016-2-29 12:10
人民都看在眼裡。
回復 越湖 2016-2-29 14:08
」他冷冷地說:沒死,就算撿著。共產黨自己白死的還少嗎?「
估計沒人心裡不同意。
回復 xqw63 2016-2-29 23:44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是人治所特有的
回復 bobzhou 2016-3-1 00:13
說;家庭成分卻是「地主」,偏偏祖父又被判個「反攻倒算」的地主。
這日子能夠過過來也真正不容易了。
相信天理一定未抿。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4 07: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