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西天路上冤屈榜zt

作者:馬大哈ann  於 2012-4-8 04:5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3評論

   西天路上八十一難,遇到的妖怪多多,有的那是罪大惡極、窮凶極惡,象金銀童子,但有的妖怪就是比較冤枉的,比如下面提到的幾位。

首先,豬八戒是比較冤枉的。因為生活作風問題被貶下界就算了,還被黑了一道投到豬胎。他本來在高老莊舒舒服服,雖然這個倒插門女婿不受全家待見,可是畢竟吃穿不愁,即使被人目為妖怪,可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惡行,住在雲棧洞,也沒有搞堆徒子徒孫什麼的做山大王,就三天兩頭把悔婚的老丈人請來的驅魔法師趕走而已。有人說他逼那啥高三小姐,這得看怎麼說,畢竟人家是正兒八經拜過花堂的,至於婚內強那啥,要知道到現在國內還是不承認的,那年月不也沒地兒打離婚報告不是?和沙僧在流沙河吃了那麼多取經人的血債相比,八戒的這點家庭內部矛盾,簡直就不值一提。後來從井龍王那裡搶救國王上來,八戒自告奮勇做人工呼吸救人,——這裡躺著的可不是年輕姑娘,而是一糟老頭子——,師父臨時換人讓猴頭上,根本沒沙僧啥事,可見八戒歷史清白還是得到大家公認的,只是出身比猴頭差了些才失去了救人的機會。他放著這樣舒服的地方不呆,毅然投身西天取經的革命工作,這是多麼可貴的精神呀,在隨後的取經道路上,他在隊伍中活躍氣氛,緩解壓力,扮演著不可缺少的角色,卻被有的人誤解為好吃懶做、好逸惡勞,豈不冤枉?

十八公、孤直子什麼的,本來繞過警衛員,直接在領導的馬前去攔就已經夠讓他們生氣了,更讓猴頭生氣的是居然自己沒有發現他們是妖怪,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師父被擄走了。要知道,白骨精、紅孩子這幫神通廣大的妖精可都沒有逃過他的火眼金睛,這次竟然看走了眼,讓猴頭如何不生氣?

要說和這些樹怪講經論道,唐僧應該還是很樂意的。你想呀,每天在取經的路上陪著他的,就是這三個妖怪般似的徒弟,對如此高深的理論非但理解不了,而且連學習的興趣都沒有,白天吧,要趕路,晚上有空了吧,唐僧做個啟蒙教師,徒弟們又早就打起了呼嚕,還是沒機會。所以這唐僧的這個孤獨呀,一般人體會不了。除了趕路,其他的時間唐僧總是在妖精手裡面等待解救,也沒人跟他聊。他的後輩李白的一句詩應該能代表當時唐僧的心情「相看兩不厭,唯有敬亭山」。但這次的妖精不一般,雖然通過非正式渠道把唐僧請了去,大家聊聊佛法,談談養生,本來還是很開心,假如事情就到這裡為止,雖然猴頭意見很大,極想報復,但只要唐僧打算阻止,緊箍咒的威力還應該是足夠鎮住場子的。

但好死不死,這幾個老頭打算給唐僧介紹對象,真不知道這幾個老傢伙是怎麼想的,難道真的是老壽星喝砒霜——活得不耐煩了?也許本來真是一片好心,覺得小杏姑娘怪可憐的,想給她找個稱心姑爺,不過也該考慮到唐僧無論日後在老家東土大唐上班還是上調西天工作,都註定是要兩地分居,小杏姑娘不還是守活寡嘛。要不就是他們這些階級敵人確確實實賊心不死,想破壞唐僧的取經大計,企圖用美人計腐蝕籠絡西天後備幹部。結果當然是媒人沒有做成,警衛員及時趕到,解救了領導。孫猴子以「將來可能害人」的名義,按後者的標準進行了從快從重的嚴肅處理。

被列入冤屈榜的原因在於從中他們根本撈不到任何好處,即使媒做成了,小杏姑娘少不得也會"唐僧娶進房,媒人扔過牆「,他們本來就吃素,又不吃肉,能沾什麼光?上面沒有人罩著,也敢來湊八十一難的數,身死豬手,為他人笑,實在是可悲可嘆,可惜了這幾根好木頭!

黃袍怪,也就是二十八宿之奎木狼,是取經路上比較受委屈的妖精。這位被譽為情聖的妖怪,在西天路上已經開始流傳「唐僧肉長生不老」謠言的時候,他沒有象銀角大王那樣定時巡邏,按圖索驥,也沒有象黃眉童子那樣在必經之處設伏守株待兔,在餓暈了頭的唐僧闖進來的時候,黃袍怪正在倒頭大睡。至於什麼寶塔之類的說辭,完全可能是唐僧在低血糖時的幻象——沒準其實唐僧看到的是一包子也不一定,當然是素餡的。也就是說,黃袍怪本人在事先根本沒有作案的動機,純粹是唐僧送上門來的。這是唐僧第一次自己主動送到妖精手裡,但不是最後一次:在日後的取經路程上,他又三番五次地主動走入敵人巢穴內部,比如蜘蛛精、青牛怪等等,為完成組織賦予接受考驗的任務做出了積極貢獻。

唐僧此次落難的時間並不久,很快黃袍怪的壓寨夫人百花羞公主就出來搭救,私自將唐僧放走。唐僧逃走後,黃袍怪也沒有組織圍捕追逃行動,可能他對唐僧的重要性認識不足,也可能就象有的人認為的那樣,是個情聖,對夫人言聽計從。和其他言情小說中的描寫不同,儘管黃袍怪一心認為百花羞公主是自己上界的情人,而且還是彼此商量好在此處下凡團聚的,但兩人相會之後,百花羞公主卻沒有迅速恢複本性,認出曾經的情人,從此陷入不可挽回的愛情陷阱,而是在已經有了兩個孩子之後,還一心希望回到王宮中。這應該正是此次考察隊策劃人員的妙筆:萬一這兩人弄假成真,如膠似漆,唐僧送上門來無人搭救可如何是好?如果被其他人搭救,那唐僧一走了之,黃袍怪這裡可如何收場?所以在百花羞公主下界之前,他們給她服用的是加強型的孟婆湯,避免了言情小說的俗套路。有理由相信,自從八戒投胎出了事故后,對天界人員下凡投胎的制度有了改進和加強,——而且這是一次涉及面很廣的政治任務,一般沒有人敢隨便下黑手——,因此此次沒有出現意外,一切都按策劃者的預期進行。

唐僧進了王宮之後,「吃人的嘴短」,八戒、沙僧前往進剿,失敗,陷了沙僧,還暴露了唐僧的行蹤。黃袍怪當然來氣,你跑了我不抓你就很便宜了,反來惹事?這下唐僧遭了罪,被變成老虎圈在籠子里,中國的知識分子都是相似的,死要面子,「士可殺不可辱」,對這樣的考驗一定很有不同想法,而且想辦法把這意思婉轉傳遞給了上層,在這以後我們就再也沒見到過如此不顧他未來身份折唐僧面子的惡行了。

欺騙成功的黃袍怪得意忘形,露出了吃人的本相,即使酒醉,也依然打退了白龍馬的反撲。白龍馬他哥就鬥不過哪吒,被抽了筋,孫猴子當著他爹的面搶去了東海鎮海神針,訛走了一身行頭,如今他又輸給了喝醉的二十八宿之一,可見龍王一族對軍事是如何一貫的不重視,正應了尉繚子的「國雖大,忘戰必危」。

在王宮之中作威作福的黃袍怪等自己兒子被摔死才又返回了自己的洞府。注意!此時他根本沒有理會籠子里的唐僧。這位情聖看到百花羞公主的表現完全足以讓痴迷紅樓夢的女子們看到了再次送上一掬熱淚:為了撫慰自己受驚的妻子,他甘願拿出自己最重要的內丹來給她治病。遺憾的是一來她們一般不看西遊記,看也看的不認真,忽略了這段;二來裝病的猴頭不領情,把內丹無情地沒收了,徹底破壞了這段感情戲的溫柔纏綿。

直到此時他才知道自己惹到了孫猴子,可見對此次考查取經團任務的一無所知。直到他被自己的戰友召出,從他的供詞中可以看出,他只以為是自己下界成親,絲毫不知道自己的風流行為早就被組織察覺,組織只是利用他的多情來對取經團進行考查。他始終還是被蒙在鼓裡。

我們再對比一下就知道黃袍怪是多麼的冤枉:比他晚下界的象金銀童子、鯉魚精都非常清楚自身的任務,非常了解敵情,主動自覺的給唐僧設置障礙,而他卻是坐等唐僧上門;在唐僧逃出后,他不積極追逃,而黃眉怪則是大舉出擊;在考察結束后,他被象徵性地罰去煉丹爐燒火,而黃眉童子、金銀童子、青牛、鯉魚精什麼的,僅僅來一句嚴加管教就一帶而過,你能不說他冤枉么?

最後說說牛魔王。他的獨生子女紅孩兒,本來在火雲洞經營得紅紅火火,卻因為惹了取經團,被觀音惡意收購,自己也從CEO降職成了一個基層幹部。假如牛魔王夫婦打算報復,提前在取經路上來個埋伏,那一扇子下去,即使唐僧「凡人如重丘山」,恐怕也得飛出去好遠,這二遍苦兩茬罪夠他受五六年的。但是沒有,牛魔王和摩雲洞里的狐狸精打得火熱,時不時還和碧波潭裡偷竊集團以及其他狐朋狗友喝喝酒吃吃飯什麼的,鐵扇公主羅剎女大概是更年期到了,只顧埋怨牛魔王嫌貧愛富,拋棄髮妻去跟狐狸精鬼混,也沒有打算怎麼為難取經團。偏偏這四個人懶人,不肯石頭大了繞著走,非要翻越。要說這芭蕉扇這寶貝,在火焰山出現之前能有多大用處?可羅家老祖宗就有預見性,早早據為己有,還掌握了使用要領。有了資源優勢,人家靠山吃山也沒什麼不對,遺憾的是更年期的羅剎女由於兒子、丈夫的變故,心理存在扭曲,把火撒在無辜的火焰山周圍居民身上,連續多年拿人錢財不與人消災,拒絕為人民服務,為日後天庭勢力的介入提供了借口。

猴頭第一次去就有問題,本來嘛,對偏居西北一隅的大嫂不能理解她的寶貝兒子從火雲洞CEO降到南海觀音的總經理助理其實是攀了高枝,他應該能夠理解,自己就是過來人嘛。他首先應該做的是先到觀音那裡找紅孩兒寫封家書,雖然大公司里不象當年火雲洞那般事事需要他操心,但剛到新地方,也不敢隨便溜號不是,為了給領導留下好印象,又沒有請假回家看看,距離太遠,還沒法給家裡帶個口信。但距離對猴頭不是問題,如果他能拿著紅孩兒的家信先給嫂嫂報個喜訊,再來提提芭蕉扇,羅剎女自然會親自出馬送行,豈不是皆大歡喜?根本不會有後來的兄弟失和,大打出手。但猴頭以為自己伶牙俐齒這麼一說,就能把芭蕉扇拿到。哪知道羅剎女看到了猴頭,想起了沒有音信的兒子,再聯想到這廝是變心漢牛魔王500年前結交的兄弟,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一言不合,就動上了手,這下局面開始不可收拾。

如果猴頭第一次被吹走後理智一點,立刻去找結義大哥牛魔王,而不是惡作劇鑽到自己嫂子肚子里,效果可能會好很多。畢竟是當年的結義兄弟,當前又沒有什麼飯局急著去,自家的扇子兄弟扇個一下兩下嘛,牛魔王沒準兒就賣了這個面子。但猴頭這麼一鬧,兄弟是根本就沒法再處的了。所以猴頭二調芭蕉扇被假扇子騙到,再回頭找牛魔王,其實已經沒有了轉圜的餘地,牛魔王如果一回芭蕉洞,知道了猴頭此前的所作所為,兄弟立刻就會翻臉:太不尊重婦女了嘛,婦女兒童權益保障法都公布實施了不知道咋的?

話說猴頭第三次回來,找到牛魔王,兩兄弟正在談判,牛魔王卻貪杯急著去赴宴,絲毫不顧五百年前的結義兄弟千里迢迢急著取經,「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牛魔王這喜新厭舊的壞脾氣再次發作,最終害了他。

紅孩兒變觀音騙八戒,猴頭變牛魔王騙鐵扇公主,牛魔王再變八戒騙猴頭,在這場取經團和老牛家的變妝連環騙局中,最後還是牛魔王利用猴頭大勝后的大意,重新騙回了自家的寶貝。

一次智斗的勝利無法改變全局,面對取經團隨之而至的強大後援,牛魔王幾經反抗,無奈實力差距太大,只有認栽,交出扇子不算,自己也被迫歸順佛家,至於他的工作安排,西遊記中沒有提,沒準兒日後就是旃檀功德佛的司機也不一定。

牛魔王純粹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如果他手裡沒有芭蕉扇,火焰山是孫猴子搞出來的,又絲毫沒有找取經團算帳的企圖,這忘事的猴頭可能和昔日大哥連招呼都不打,直接找龍王或者觀音給弄點小雨,乘涼快就走了。結果因為有扇子不借,居然就驚動了玉帝如來,非要逼著人家借,借完東西算了吧?還把人給擄走:上面也是要面子的,如果讓大家都知道是為了逼人家借扇子弄得人家破人亡,那和王熙鳳有啥區別?所以把牛魔王帶走,名義上是到局子里去說清楚,其實誰都知道進去了沒事也能整出事來。

有人說,牛魔王是西天路上最大的黑社會集團,這就更冤枉了。紅孩兒看著年幼,其實早已超過18歲,有了刑事責任能力,他在火雲洞欺負山神土地,他爹無論在芭蕉洞還是在摩雲洞可都沒這個排場,算起來頂多也就是一個過分溺愛,教子不嚴;牛魔王的結拜兄弟如意仙霸佔落胎泉,他本人和碧波潭盜竊集團過往甚密,這是事實,不過他本身喜好交遊,早年就和孫猴子結拜,後來又和豬八戒、沙和尚也有過來往,朋友多了難免沒有個把損友吧?生活作風不太嚴謹,和狐狸精勾勾搭搭成了親,不過作為民間妖怪,本來也是你情我願,這又有什麼可指責的呢?摩雲洞確實是有萬貫家財,而且有妖精武裝,但並沒有主動出擊取經團,也沒有證據證明他們是土匪,很有可能本來就是護院家丁。大家都知道萬年老狐狸很精明,它完全可以通過絲綢之路上倒買倒賣發家嘛。牛魔王武藝高強,被招贅來保護不受其他土匪襲擊完全是可能的。

黑社會的一個定性要點是必須有政府的保護傘,誰是這個保護傘呢?火焰山土地?級別不夠,牛魔王自己也沒有招認過,直接被如來派來執行拘捕任務的金剛們也只說了牛魔王不給借扇,不積極配合取經團一條罪名,並沒有其他牽扯,如果有,還會用這樣一個不能服眾的理由嗎?現在牛魔王被莫須有的定位為黑社會,還是最大的,這冤屈又加了一層!

所以,牛魔王榮獲西天路上最受委屈妖精獎!現在,我們請頒獎嘉賓為他頒獎,登登登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麥燕萍 2012-4-8 11:36
哈哈
回復 真愛華 2012-4-9 01:22
很有道理。是華夏政治的漫畫縮影。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4-9 02:05
真愛華: 很有道理。是華夏政治的漫畫縮影。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7 15: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