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個百姓眼中的重慶,王立軍,薄熙來 zt

作者:馬大哈ann  於 2012-3-19 00: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35評論

重慶老百姓眼中的王立軍

  這兩天,關於王立軍同學與不厚同志的傳言多如牛毛,阿左阿左們更是展開了激烈的論戰,在主義問題上爭論不休。俺作為一個重慶老百姓,也來說點看法。

其實俺不太喜歡左派與右派這個說法的。不管是阿左還是阿右,他們是好人,一群憂國憂民的人,他們的言論是推動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當然,他們的思想真轉化為行動可能就禍國殃民了)。但為了有所區別,俺就暫把他們看作是左或者右。

對於阿左,創造了重慶模式這個說法,他們認為重慶模式是中國的希望。

阿右們,則針鋒相對說,重慶是在復辟文革,破壞法制。

到底誰對誰錯呢?

作為一個老百姓,俺認為不必把問題想得這麼複雜,胡適不是說過嘛,「少談點主義,多談點問題。」簡單的問題上升到主義的層面,往往是堂詰訶德與風車大戰,鬧笑話而已。

俺也來對阿左阿右們說幾句:

第一,根本就沒有什麼重慶模式。你們為重慶模式為論戰,純屬堂詰訶德與風車大戰。

重慶不過為老百姓幹了點實事,幹了一些該乾的事情而已,這是僕人們的份內之事。僅此而已。這些事情是任何模式都應該乾的。俺在重慶呆了十幾年,從來沒有覺得重慶是一種模式,如果幹了這點事就可以成為一種模式,這真是中國人的悲哀。一年多前,當俺在網上看到重慶模式的爭論,不由十分詫異,重慶居然成為一種模式。這些知識分子都能搞啊。

如果不厚同學把重慶當作一種模式,這是為了追求進步的政績包裝而已,幹了點事就無限誇大充分宣傳。同樣,注同學如果在廣東幹了些事,也根本稱不上什麼模式。

阿左們把重慶看成一種模式,純屬臆想。這些阿左,整天生活在夢中,他們抱怨中國走了資產階級道路,他們心目中的理想就60年代的文革和目前的朝鮮。重慶所謂的唱紅打黑,使他們的夢想有了一個寄託的目標。於是大加吹捧重慶。

阿右們,則與阿左針鋒相對,把所謂的重慶模式說成是復辟文革,破壞法制。這個更是為了與阿左論戰而炮製的想象,阿左們喜歡文革,所以阿右們就認為阿左喜歡的東西一定有文革特徵的。這是不了解事實的想象,俺在後邊會詳細論述。

作為重慶老百姓來講,這些阿左與阿右的言論,都很可笑。

這些阿左和阿右根本就不了解重慶!也未必了解他們所謂的廣東模式。

打黑能夠代表一種模式么?

任何政黨,管它找什麼大旗,講什麼主義,都必須反對腐敗,打擊黑社會。這和模式有什麼關係?

唱紅能夠代表一種模式么?唱唱歌而已。充其量一場政治秀而已。雷聲大雨田小,討好ZY高層的老革命而已。和模式有屁關係。

其實,這些所謂的重慶模式,廣東模式,都是D領導下的同一種模式。

從經濟上講,中國都是一種模式,「吃偉哥模式」。中國的地方官員任期只有5年,所以他們都是急功近利想出業績,為了出業績,他們濫用凱恩斯主義,拚命用投資剌激經濟,拚命哄抬房價地價為投資籌集資金。這本質上是用吃偉哥的方式來創造持續的興奮,結果興奮之後就是腎虛,而且是嚴重的腎虛,快休克的腎虛。無論重慶還是廣東,他們的經濟發展都是這種模式,沒有本質的區別。重慶也講過所謂什麼經濟綱領,俺聽過但早就就忘了,因為這都是蒙人的。

從意識形態上,所謂的重慶模式和廣東模式更沒有什麼區別了。都是扛毛爺爺與鄧爺爺旗幟的,能有什麼區別。

重慶和廣東,所謂的巨大區別,是阿左和阿右們為了論戰臆想出來的。老百姓看起來覺得很可笑。俺作為一個重慶老百姓,給大家講講真實的打黑,真實的唱紅。

第二,關於打黑:

在不厚來重慶之前,重慶很黑,也不黑。

說重慶不黑,是因為全國都這樣。只是其他地方沒有打重慶先打而已。

關於重慶的黑,我也是親身體會的。

20年前,當俺到重慶讀書時,被中巴車司機宰了,1元錢車費硬被要了十幾元,一車人敢怒不敢言。這是俺第一次認識到重慶的匪。

第2年,俺在火車站又被存包的宰了。一個警察就站在傍邊,俺向警察求援,警察把俺怒斥了一番。俺才認識到警匪是一家。

後來工作了,發現警察工資不高,但都富得流油。錢多得用不完。

考駕照,有個詞叫軟過,給錢就可以通過,而且名碼實價!如果你不想考,可以乾脆用錢買個駕照,也是名碼標價的。  

交通違章,找點關係打個招呼就可以私了。有錢人酒後駕駛,更是不怕,打個電話就搞定了。

俺有個親戚,自己做生意的,搞了些企業,他告訴俺他經常請黑道的吃飯。俺大吃一驚。這才知道做生意的老闆,要黑白通吃,不學會和黑道打交通,生意就沒有辦法做。

有一天,俺發現其實這些都是小問題。有一天,有人告訴我,公安局長文強是最大的黑社會,俺大吃了一驚,還有這種事?朋友笑俺太沒有常識了。在重慶這是公開的秘密。

重慶真正的純黑社會,力量不大,他們沒有成立什麼幫,也什麼成立什麼黨。無非是收點保護費,噹噹打手掙點錢而已。真正的黑道分子,都是司法系統培養出來的,那些開妓院的、開賭場的都必須在司法系統有後台。

重慶的黑,本質上就是司法系統的腐敗問題。

當老百姓對重慶的黑已經習慣之後,突破有個叫王立軍的把他們都辦了,給了老百姓一個驚喜。

王立軍,這種人的本質就是一個酷吏,專挑體制內人的毛病搞大清洗,這樣的人性格往往比較極端,他就是一把刀。他這樣的人下場往往不好,因為得罪人太多。這樣的人有可能名垂千史也可能遺臭萬年。是香還是臭,取決於他把刀對準了誰。

在重慶老百姓中,立軍同學的名聲很好的,因為他把刀對準了黑社會和腐敗的司法系統。

文二哥死了!

文二哥的手下坐牢了。

那些開賭場的,開妓院的,收保護費的,拿刀砍人的,基本上被一網打盡!

駕校考試,軟過不行了!買駕照更是不可能了!

交通違章,找關係也了不掉了。

唱酒開車的,管你什麼關係,先到拘留所關3天再說。

王立軍在重慶也開始一遍罵名:

罵立軍同學的,首先是公安!

曾經和人聊天時說,公安系統全部腐敗,你總不能把公安系統的幹部全部辦了吧?

但王立軍就是幹了這件不可能的事。他在公安系統進行了大清洗,很多有問題的官員全部挖出來。當然,他不可能把大多數公安局的官員都送進大牢,法不責眾。他還是網開一面的,交待問題,不做官了也不查你了。很多原來的處級幹部,開始淪為普通警察,上街執勤。在大清洗的背後,他搞了在公安局搞了個競爭上崗,這相當於把那些當官的全部撤職了重新競爭。

很多公安系統的人很恨立軍同學,在這樣的大環境中,個人是微小的,人必須適應環境,誰都會有點問題。辛苦奮鬥了幾十年,被立軍同學清零回到原點,這也太不合情理了。

很多公安很懷念文強同學。文強時代,公安局的日子太好過了。要錢有錢,呼鳳喚雨。在立軍時代,簡直就是官不聊生。俺認識一個人,老公是公安,以前天天開車來接老婆下班,王立軍時代就再也沒有時間接老婆。

罵立軍同學的,還有這樣一批民營企業家。他們本來是黑道出生的,但他們已經金盆洗手。當上了民營企家。當起了房地產開發商,如慶隆的彭治民,那個開發「俊峰龍風雲洲」的開發商李俊,等等。善良的老百姓覺得他們已經放下屠刀了,可以既往不就了。不過立軍真狠,把這些民營企業家的老底揭出來,把他們都法辦了。

這批人雖然不多,但他們勢力大,他們的利益代言人炮製了許多言論,如借打黑強佔民營企業家資產等等。甚至有人把他們包裝成溫順的基督徒。

第三,關於唱紅。唱紅讓人想起文革,所以唱紅是引起非議最多的。

唱紅是幹啥的,重慶老百姓都清楚。這是不厚同志為了追求進步,討好革命老同志。你說他是政治投機也罷,說他啥折騰也罷,也就那麼回事。他目的決定了雷聲大雨點小,宣傳包裝重於實質。

作為一個老百姓,俺沒有感受到唱紅對俺有啥影響。俺是國企的,俺從來沒有唱過紅。也沒有人要求或者動員俺唱紅。俺老婆是事業單位的,也沒有人讓她唱紅。

黨偶爾舉辦一個唱紅歌比賽。喜歡唱歌的就參加一下。不喜歡的人不參加就是了。唱歌而已。比賽之前培訓一下,對上級交待得過去就完了。

經常唱紅的人,比如紅歌會的人。都是一些太婆大爺的。他們經常唱,甚至天天唱。他們為什麼要唱。我看這不是什麼政治信仰問題。所謂紅歌,50年代60年代的歌,老年人唱的歌而已。年輕人唱年輕人的歌。老年人憑什麼不能夠唱老年人的歌。

對於老年的歌唱愛好者,他不唱紅歌他唱啥?難道他去唱張學友的《吻別》?俺有個親戚,70歲了。他也喜歡唱紅歌。十年以前他就唱這些歌。他認為80后唱的簡直就不能叫歌。

唱紅歌,並不象阿左阿右們想象的那樣,代表意識形態的重大問題。年輕人喝《吻別》,他就真的是在抒發與女朋友親吻的感覺么?老同志們唱紅歌,也只是唱歌而已,並非代表對毛同志的無限感情與DG的無限忠誠,更不代表對文革的懷念。要說起文革的故事,這些老同志可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他們的大多數是那個荒唐年代真正的受害者。

第四,不要動不動就上升到主義問題,否則會鬧笑話的。

先講一個阿左的笑話。

幾十年前,一隻農民養了一隻雞。養雞就養雞吧。用它下蛋也可以,賣了也可以。宰了吃肉也可以。這無非是一隻雞的問題。可以,有一個阿左非要上升到主義問題,說這是資本主義的尾巴。

這個故事很荒唐,但幾十年前,這種荒唐的事情天天在發生。

今天,如果動不動就上升到主義的層面。同樣也會鬧笑話的。

重慶打黑,就那點事,僕人做了點該做的事而已。阿左阿右們非要從主義的角度去爭論,在俺老百姓眼中,這又是在製造笑話而已。

有一種好笑的言論,說重慶打黑是在復避文革,破壞法制。

就打黑那點事,用得著上升到這種高度么?

民主與法制,是老百姓期永遠的追求。估計還要幾十年的努力才有希望。

但打黑和法制是兩碼事。難道不打黑就法制了。難道法制沒有建設好就不打黑了。也可以任由公安系統人員腐敗了。

其實說打黑在破壞法制的人,根本不了解真實的打黑。他們的論據都是網上的謠言,是打黑中利益受到損害的人編造或者臆想出來的。

首先是李庄案!有人以李庄案為依據,說明打黑在破壞法制。

李庄這人是幹啥的?李庄本身就是司法腐敗的象徵,抓了他怎麼能和破壞法制掛鉤呢?

李庄這人當律師掙錢靠民主與法制嗎?

狗屁!

中國的法院,是不講法制的,講的是錢,講的是關係。誰有關係誰有錢,法院的天平就傾誰。這是公開的秘密。李庄就是這樣一個販賣關係的人。

有個律師朋友講,中國的律師,最不喜歡接的案件是刑事案。最喜歡接的案件也是刑事案件。

如果你是老百姓,沒有關係也沒有什麼多少錢。肯定律師不願意接,因為這種案件他掙不到多少錢。如果他接也是被迫接,因為律師有考核指標,似乎接的刑事案少於一定數量是通不過年審的。

但如果你有很多錢。肯定有律師願意接你的案子。他會給你講,我有關係幫你減刑。你這個案子本來應該叛多少年,如果少判1年,你給我多少錢。

李庄就是這樣一個律師,他的辦事方法就是先收150萬元。事成之後,再收300萬元(150萬元300萬元只是舉例)。據重慶司法界人士講,李庄來重慶,猖狂之極,宣稱自己關係有多麼的硬,根本不把重慶放在眼裡。庄哥要找關係,總要找點理由吧,於是他告訴他的客戶,你要對外講,他們對你刑訊逼供,...,然後我就人把你弄出去。

沒有想到他的客戶想要免死急著立功,把他出賣了。所以李庄就坐了兩年的牢。

很多律師界的人為李庄喊冤,不過為了他們的利益。作為一個律師,他們必須適應司法腐敗的環境,他們同時也是體系腐敗的受益人。他們在這個體系中,販賣關係賺了不少錢,但整治司法腐敗,他們有可能成為法制進步犧牲品。

李庄案,給重慶司法界扣了一頂破壞法制的帽子,誇張了一點。

有人以程序為由,說明打黑破壞法制。

網上有很多不靠譜的傳言,把打黑描繪成文革式的運動。其實這些都是不了解真想臆想出來的。

打黑不就是抓了一些貪官,打掉一些團伙么?這點事是僕人應該乾的活。不然我們老百姓納稅養他們幹啥?沒有什麼能夠把打黑與文革與運動掛起鉤來。

打黑的程序,基本上是在現行體制下進行的,當然與普通的司法程序的確有些不一樣。不過老百姓覺得沒有什麼不好的。

打黑為什麼難打?

要是有個黑社會搶了你的錢?甚至污辱了你的女人,你敢告他嗎?

老百姓是不敢的,因為黑社會會告訴你,要是你敢去告,殺你全家。

不僅受害人不敢,也沒有人敢去作證。「殺你全家」這個武器的威懾力太強大。\曾經看到一個義大利黑手黨的書,說以前黑手黨在義大利很猖狂,當街殺人都不當回事。因為根本沒有人敢作證,法院問證人,證人只敢一言不發。再大的案件都不了了之。

對於黑社會分子,過於講究細節程序就是對老百姓的不負責任。所以反黑有點特殊程序是正常的。至少要受害人和證人不能被黑社會殺全家。

要讓黑社會分子失去殺人全家的能力,重慶的做法無非是兩種。第一,一網打盡,留幾個在外,證人和受害人的安全就沒有保障。第二,偵破階段,把涉黑的人關在農家樂,不讓涉黑的人與外界接觸。這樣他就無法去布置殺人全家,或者威脅殺人全家,當然也不能和家人和律師聯繫。當然這僅僅是限於偵破階段。

打黑程序是否合適,要說清楚很難。因為老百姓沒有參加過打黑程序。被打黑者說出來的可信度也不高。網上傳的更是謠言滿天,不如換種思路,被打黑的是否是真正的黑社會分子。有沒有被冤枉的?如果打的都是黑社會分子,說明這種程序是對的。如果很多人被冤枉了,這種程序一定有問題。

幾個黑社會團伙以及政府官員中的涉黑人員是沒有異議的。他們的問題老百姓都知道,只是以前沒有人能夠辦他們而已。

有爭議,其實是幾個黑道出身,但已經金盆洗手的地產商。如彭治民等。

作為一個老百姓,我覺得彭治民等屬於可打可不打的。抓他有理由,畢竟都知道是黑道出身的。不抓也有理由。畢竟已經放下屠刀了。

但真正擴大化的,可能是這些企業家的手下工作人員。例如彭治民公司很多員工也當涉黑人員被抓了。按照打黑一網打盡的原則。如果被列為涉黑團伙,涉黑公司的很多員工也自然要被牽連進來。公司干非法的事情,給他做事的員工難免脫不了干係。但這些所謂的涉黑人員他們是比較冤枉的。他們應該屬於從寬處理或者免於處理的範圍,很多事情他們僅僅是知道或者按照批示辦而已。他們和動不動就殺人全家的團伙是完全不一樣的。

第四,關於不厚與立軍同學的傳言,俺就不研究了。立軍同學這樣的人往往不會有好結局,他得罪的人太多了。不厚呢,能否繼續進步俺就不關心了。政治鬥爭很醜陋,俺們老百姓不評論,老百姓只關心誰在辦實事。

(看到這麼多朋友的評論,補充一下,在打黑過程中,特殊流程是存在的。但這個流程中是否有黑打,俺不知道,也沒有聽說過。老百姓嘛就看結果,看被打的人是不是真正的黑社會。那幾個公認的黑社會團伙和文強等公安系統的是沒有異議的,倒是在打慶隆的彭治民時,老百姓傳聞有幾個彭治民公司的員工有點點冤,一個已經金盤洗手的前黑老大,他的員工,要被牽連說得上,但大家覺得打這幾個小鬼沒有意思。何不大度一點不追究了。)

不厚十萬元買的古畫。。。回家一看傻眼了

1

高興

感動
1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4

支持
1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5 個評論)

回復 ManCreatedGod 2012-3-19 00:59
實話
回復 hr8888hr 2012-3-19 01:28
理論家太多,各有各的角度.各有各的說法. 
回復 往事並不如煙 2012-3-19 01:47
實話實說, 建議此帖置頂!
回復 weihua99 2012-3-19 02:02
我第一次知道這麼"黑",太可怕了。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3-19 02:03
hr8888hr: 理論家太多,各有各的角度.各有各的說法. 
是呀 這就是一種說法
回復 hr8888hr 2012-3-19 02:10
馬大哈ann: 是呀 這就是一種說法
管他什麼人統治,大多數老百姓覺得好有goodwill就行.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3-19 02:12
hr8888hr: 管他什麼人統治,大多數老百姓覺得好有goodwill就行.
   這話我愛聽
回復 心如水 2012-3-19 02:14
重慶老百姓澄清了很多謠言。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3-19 02:17
心如水: 重慶老百姓澄清了很多謠言。
是呀 謠言=利益 沒有利益造謠和用?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3-19 02:21
ManCreatedGod: 實話
實話才能贏得人心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3-19 02:21
往事並不如煙: 實話實說, 建議此帖置頂!
謝謝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3-19 02:22
weihua99: 我第一次知道這麼"黑",太可怕了。
國內的很多城市都一樣
回復 心如水 2012-3-19 02:26
馬大哈ann: 是呀 謠言=利益 沒有利益造謠和用?
有錢就有話語權,李庄可以網路大牌。
回復 torpedo1 2012-3-19 02:45
對王立軍不滿的確實很多是公安的人。咱有個同學就是重慶公安的,他也很抱怨。改天咱寫寫他的故事。
回復 秋天的雲 2012-3-19 02:53
說實話不容易啊,支持!
回復 老君岩 2012-3-19 03:19
建議在標題里兩個字,變成:「一個百姓眼中的重慶,王立軍,薄熙來」。不要一個英雄浪漫主義把所有(或大多數)的老百姓都給代表了。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3-19 04:02
老君岩: 建議在標題里兩個字,變成:「一個百姓眼中的重慶,王立軍,薄熙來」。不要一個英雄浪漫主義把所有(或大多數)的老百姓都給代表了。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3-19 04:05
秋天的雲: 說實話不容易啊,支持!
中國有多黑,現在真的不知道了。。。。所謂的好警察,那就是兩頭受氣
回復 馬大哈ann 2012-3-19 04:07
老君岩: 建議在標題里兩個字,變成:「一個百姓眼中的重慶,王立軍,薄熙來」。不要一個英雄浪漫主義把所有(或大多數)的老百姓都給代表了。
改過了 請查收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2-3-19 04:45
打黑沒錯,但是打到最大的最黑的執政者的身上以後,就打不下去了。這也叫公僕該做的事?
唱紅也沒錯,但是唱紅唱到不孕的人可以懷孕,癌症晚期可以痊癒,這是唱唱他們老頭老太愛唱的歌而已?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7 10: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