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復活節的故事:無法完成的願望

作者:Giada  於 2010-5-4 12: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故事原創|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75評論

(一)

陳珊最後一次見到威廉,是在公司附近的餐館里。

那天陳珊在櫃檯前付過錢后準備找個桌子坐下等著她的午餐,忽然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順著聲音看過去,桌子周圍坐了三個人,兩個是她本公司B公司的人,另一個則是威廉。陳珊驚喜地叫出聲來,還沒等她來得及說出 第二句話,威廉已經起身過來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陳珊和威廉是在A公司的同事,兩年前陳珊到B公司工作。但由於A公司是B公司的客戶,A公司的人時常會到B公司來受培訓,這就是為什麼威廉出現在這個餐館的原因。陳珊寒暄后坐下,大家閑扯工作,還有A公司的八卦。不久,陳珊話題一轉,問威廉,「你的兩個孩子,怎麼樣了?」

「兩個?」威廉滿臉是笑,「三個了。」

「三個?」陳珊愣了一下,明白過來,「你們又生了一個?」馬上加上一句,「照片,照片呢?」

威廉笑著掏出照片,一溜三個棕色頭髮藍眼睛的小男孩,「最小的這個多大?」 陳珊問。

「十四個月,」威廉看著滿桌的人,加重語氣說,「你們能相信嗎?我今年四十三歲了,他出生時我都四十二歲了。老天爺,想想他什麼時候才能成人啊?等他成人我都成老頭了。」在滿桌人的笑聲中,他又說,「等他大學畢業的時候,我可能都走不動路了,我將會坐著輪椅去參加他的畢業典禮,天啊!」

陳珊說,「我對你這個最終將會坐到輪椅上去的前景感到歡欣鼓舞。」大家復又大笑起來。

第二天威廉給陳珊打電話,說他也想到B公司工作,請陳珊給他發散履歷表。陳珊一口答應下來。威廉想離開A公司不是什麼秘密了,A公司的政治是非太多,他好幾次因為薪水問題跟老闆討價還價,數度說要走,又數度被留下來。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有一次他辭職書遞上,工作都找好了,最後一天老闆妥協,給他長了薪水,把他留了下來。

但是威廉的薪水要求太高,B公司又不是特別需要他這類的人,陳珊覺得威廉來公司工作的希望很小。不久,她在A公司的朋友安妮給她寫電子信說,威廉到底還是辭職走了,到一個銀行去工作了。

(二)

陳珊和威廉是差不多同一個時期到A公司工作的。公司人事處給新到職員開培訓班,他倆是一起上的。陳珊在開發部,威廉則是專門支持開發部的IT人員。那個時候,各類軟體還在初級階段,許多數據分析處理,產品最終設計的軟體都無法安裝到個人電腦上去。開發部有專門安裝了這類軟體電腦的實驗室,威廉的辦公桌就在實驗室內。陳珊最喜歡到電腦實驗室里去工作,威廉經常給她演示各種新功能。發簡訊只能在同一個系統的電腦上進行,而且是兩個窗口同時在兩台電腦上顯示,發信人打字,收信人馬上就能看到。陳珊經常聽到威廉在房間的那一邊高聲怪笑,「你的拼寫真是爛透了!」

陳珊在A公司工作的八年裡,她和威廉的生活都有了很大的變化。威廉結婚了,他和他妻子布蘭達都是滑雪愛好者,在滑雪的時候認識的。威廉度蜜月回來,抱了個大相冊,給陳珊們看他們在夏威夷的婚禮。威廉西服革履,儼然一個帥哥。布蘭達有南美人的血統,棕色皮膚,美艷動人。威廉笑嘻嘻地聽著對布蘭達多的要用籮筐來盛的讚美,大家聽說布蘭達是在律師事務所上班的,都一致公認為威廉將來不必工作,在家當家庭主夫好了。陳珊還特地給威廉解釋了一遍中文裡「金童玉女」 的意思,威廉聽著,樂得都不知道姓甚名誰了。

陳珊生了她第一個孩子不久,布蘭達也懷孕了。陳珊懷了她的第二個孩子后,布蘭達也懷了第二個孩子。所以說,威廉和陳珊的孩子們幾乎是一樣大的。威廉經常跟陳珊談妊娠反應,談孩子們的成長發育,他們倆互換孩子照片看是常事。當威廉告訴陳珊他和布蘭達第一次帶他們的兒子去滑雪的時候,他兩眼閃閃發光,滿臉掩蓋不住的為父的自豪。陳珊常常說,威廉你真是個好父親。

陳珊度完第二次產假回公司工作后,這天威廉興沖沖地到她辦公室來,「午餐的時候布蘭達要帶著貝貝來,你一定要來看啊。」午餐的時候,前門的門廳里圍了一大圈人,大家都來看威廉的小嬰兒。布蘭達比照片上矮小一點,不多話,臉上帶著恬靜的笑容,很難想象她會是個滔滔不絕的律師。

在這八年中,電腦業也在每天日新月異。隨著個人電腦功能的不斷擴大,各類軟體也可以裝到個人電腦上去了。威廉的組從支持維護實驗室里的20台電腦,變成了支持開發部的60台電腦。由於工作量的加大,威廉組裡的人因為薪水問題與老闆不能達到共識,陸續辭職。有將近一年的時間,IT組裡只有威廉一個人支持整個開發部。後來公司聘請了安妮給威廉當助手,但她新來乍到,一時也難以接應,遠水救不了近火,一旦電腦出了問題,開發部的人還是習慣地說,去找威廉。

威廉的責任越來越重大,跟他的幾位前任一樣,他的薪水不可避免地成了跟老闆發生衝突的主題。因為IT是服務部門,公司給他們的級別要比開發部的人低。威廉認為整個開發部的個人電腦都是靠他支持,他也應該有開發部的級別,有時和老闆的衝突難免會有些尖銳。不少次陳珊去找威廉,看見他的臉色陰沉,對人愛理不理,除了是與不是兩個字,再懶得說第三個字。人們有的時候會看到威廉在門外抽煙,陳珊知道,威廉戒煙已經戒了好幾次了。她想,威廉戒不掉實在是跟工作中的壓力有關係,起碼當時她和其他許多人都是這樣認為的。

(三)

在產品交流展銷會上,陳珊又和A公司的人碰到一塊兒了。大家見面都很高興,午飯的時候約好一起去吃。餐桌上自然是大談A公司的八卦,安妮談到人事調動,提到他們又聘請了一個人「接替威廉」。聽到威廉的名字,陳 珊興高采烈地問,「對了,聽說威廉到銀行去工作了,你們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空氣好像一下子凝固了,滿桌的人忽然變得非常非常地安靜。

安妮慢吞吞地說,「你沒有看電視吧,威廉,他出事了。」

陳珊嚇了一跳,「威廉出事了?什麼事?」受到氣氛的影響,她趕快問,「威廉還活著嗎?」

「威廉還活著,但他太太死了。」安妮停頓了一下,「他把他太太殺死了。」

「什麼?!」叉子差點從陳珊的手裡掉到地上,她用兩手抓牢叉子,不明白地瞪著大家,「什麼?為什麼?」

安妮搖搖頭,「不知道是為什麼。」

陳珊忽然有了個念頭,「一定是他殺的嗎?肯定?」

「肯定,鄰居看到他出去,孩子們看他進來的。」

「孩子們!孩子們沒事兒吧?」

「孩子們沒事,他們跑到鄰居家裡躲起來。」有人說,「不過聽說開始那個最小的還在媽媽的懷裡,威廉讓他走開,被他哥哥抱走了。」

陳珊算了一下,「最大的孩子是八歲吧?」

「是八歲,最小的那個只有兩歲。」

「我不能相信,」陳珊搖著頭,「誰發現他太太被殺的?」

「鄰居。她看到威廉離開后就前去敲門,看到他太太已經倒在地上了。」

「真是難以置信!威廉那個人怎麼能夠殺人?」

「難說啊,」有人說,「威廉有的時候也是很情緒化的。」

「情緒化是沒錯,」陳珊說,「但我不能相信他有殺人的能力。」

「A公司的人,」安妮一個字一個字艱難地說,「大多數都跟你的想法一樣,很難相信他會做出這種事來。」

「什麼時候的事?」

「大概是兩個星期前吧,新聞在電視上網上都有。」

「他用什麼兇器殺的?」

「廚刀,聽說是27刀。」

陳珊忽然覺得嗓子堵得慌,她把叉子放下,看著滿盤的食物,再也沒有了吃的食慾。

那頓飯就這樣草草結束了。

(四)

陳珊從會場回來就上了網,沒費什麼事就找到了威廉的新聞:

新聞說,復活節那天上午,威廉闖到布蘭達的家裡,喝令孩子們走開。哥哥拉著弟弟們跑到了鄰居家。鄰居看到威廉從門裡出來,前去打探消息,發現布蘭達已經倒在血泊中。布蘭達死在前往醫院的途中。兩個小時后,警察在十五號公路上攔截了有威廉車牌號的車,把威廉拘捕,威廉沒有反抗。另據報道,威廉曾在2006年因對配偶施暴而認罪。

新聞報道就事論事,就像報道任何一條家庭暴力丈夫殺妻的新聞一樣。看著冰冷冷的文字,陳珊怎麼也不能把它們和她所認識的威廉聯繫到一起。報道沒有提及兇殺動機。陳珊又打開紀念布蘭達的網頁,上面的輓歌詩詞文章,大都是祈禱布蘭達的靈魂安息的,有少部分對她的死表達了哀傷和憤怒。有的朋友說,布蘭達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有麻煩的徵兆,到了後來朋友們都知道威廉對布蘭達施暴。布蘭達死以前,他們業已分居,但威廉在分居后多次上門騷擾,布蘭達有好幾次都叫了警察把威廉請走。朋友們對布蘭達的死感到震驚,但並不感到意外。有個朋友說,他星期天下午在看電視,他的太太接了一個電話,聽了一分鐘后,一句話都沒有說,把電話遞給他。他拿起聽筒,聽到那端是布蘭達妹妹的聲音,第一個反應就是,天,他殺死了她!

陳珊不能再看下去了,她從網站出來,望著電腦發獃。這是個鮮為A公司人知的威廉,一個截然不同的威廉。A公司的人從來都不知道威廉的婚姻有問題,陳珊自己知道的是一個喜歡談論自己孩子什麼時候長牙什麼時候開 始走路什麼時候學會滑雪的自豪父親。她反覆地問自己,一個把孩子母親殺死的人,能夠說他愛這些孩子們嗎?她不知道現在誰在照料這些孩子們,如果沒有親戚領養他們,他們將面臨著被分別領養的命運。如果真的是這樣,一個讓他們兄弟失散,家破人亡的人,能夠稱得上是好父親嗎?也許當年面色陰沉的威廉,並不都是為了工作上的問題?

自從聽到威廉的消息后,陳珊一連幾天都沒精打采,提不起精神來。其間她收到過安妮的一個短電子信。安妮告訴她,威廉在A公司的老闆瑪姬的丈夫是個律師,她正在四處幫威廉找個好律師給他辯護。這個消息沒有給陳珊的心情帶來絲毫的輕鬆,再好的律師,即使把威廉像O.J.辛普森一樣辯護得無罪開釋,也不能改變威廉殺妻給他孩子們帶來不可彌補的傷害這個事實。這個殺妻的沉重十字架,威廉是在監獄內還是在監獄外背著,有很大的區別嗎?

儘管如此,令陳珊驚訝的是,她自己對威廉並沒有理應有的憎恨和厭惡,她有的只是不可名狀的難過和悲傷。一個星期後,她被這種情緒弄得精疲力盡。她對自己說,如果想要自己的情緒恢復正常,她應該把威廉這件事徹底地忘掉。她刪掉了A公司人的所有電子信,以後的好長一段時間裡,她都沒有和他們有過任何聯繫。

(五)

兩年以後,陳珊的一個同事第三次當了父親。陳珊對他祝賀的時候,自然而然地談起了孩子。同事說,「我今天四十歲了,半夜起來給嬰兒餵奶換尿布,真的就沒有十年前那樣的精力和體力了。」說著,他又笑道,「等 嬰兒長大成人了,我也成了老頭了。」

他的話讓陳珊想起威廉。時間過去了兩年,威廉的事也應該有個結果了。她拉出古狗,打進威廉的姓名,城市,想了想,又加上「殺妻者」,結果很快地出來了:

「本日訊:今天在某縣法庭,某市的威廉赫門,對被控的殺妻二級謀殺罪認罪,被判處15年到終生監禁的徒刑。

赫門先生於2006年底與妻子布蘭達分居。分居后他們的孩子們與夫妻輪流度過周末。2007年的復活節,赫門先生對赫門太太為孩子們安排了復活節找彩蛋的活動極為憤怒,因為赫門先生也安排了孩子們跟他一起找彩蛋的活動。四月七日早八時許,赫門先生抵達某某街某某號赫門太太的住處,喝令孩子們離開,用廚刀刺殺赫門太太27次,導致布蘭達赫門的死亡。

赫門先生為了避免他的孩子們出庭作證,自願對殺妻二級謀殺罪認罪。今晨被判處15年到終身監禁的徒刑。」

下面還有專家撰文,評議威廉赫門先生未能對自己的憤怒情緒進行控制以至於造成如此悲劇云云。

陳珊的眼睛在「赫門先生為了避免他的孩子們出庭作證,自願對殺妻二級謀殺罪認罪。」這句話上停留了很久,她知道,被控人自願認罪,就要面臨被給予最大處罰的可能,這就是為什麼一般罪犯都會抗辯無罪。威廉為了他的孩子們不用出庭作證,自願接受最大處罰,讓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個愛孩子的父親威廉。陳珊想起了威廉說過他會坐到輪椅上參加他小兒子的大學畢業典禮的笑話,現在這已成為一個無法實現的願望了。不管威廉是否在十五年後得到假釋,他永遠也不會出席他小兒子的大學畢業典禮了。一個在他的孩子們最需要母親的時候把她奪走的人,一個讓他自己的孩子們變成孤兒的人,他永遠也不會再在他的孩子們人生的各種喜慶場合中出現,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會被提及。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

陳珊關了古狗,站起身來。忽然發現臉頰是濕的,才意識到自己一直在流淚。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75 個評論)

回復 Giada 2010-5-4 12:19
給喜歡看短文的村友們致歉,這篇日誌實在沒法分成兩次發。
回復 xqw63 2010-5-4 12:24
故事的結局到了高潮,前面實在太長啦
回復 Giada 2010-5-4 12:30
xqw63: 故事的結局到了高潮,前面實在太長啦
哈哈,您那可是篇篇長文,我可從來沒有抱怨過啊。真是敝帚自珍哈。
回復 caro 2010-5-4 12:33
沙發lz不能算
回復 hu18 2010-5-4 12:36
過去成了現在,國內成了國外,相同的題材,同樣的人性關懷。
顯然,不要把所有的不幸、罪惡產生的原因簡單地歸結於時代。
回復 Giada 2010-5-4 12:37
caro: 沙發lz不能算
上茶招待。
剝削你一下,剩下的請你幫我招待了,我要下了。晚安。
回復 xqw63 2010-5-4 12:37
Giada: 哈哈,您那可是篇篇長文,我可從來沒有抱怨過啊。真是敝帚自珍哈。
咱的哪篇比你的長了?
回復 Giada 2010-5-4 12:40
hu18: 過去成了現在,國內成了國外,相同的題材,同樣的人性關懷。
顯然,不要把所有的不幸、罪惡產生的原因簡單地歸結於時代。
但是有的時候的確有時代的烙印的。有的事在今天都不會是問題,在那時就是問題,所以有「那個時代」作為定語。
謝謝胡爺評論。
回復 caro 2010-5-4 12:43
Giada: 上茶招待。
剝削你一下,剩下的請你幫我招待了,我要下了。晚安。
我替你招待了,放心吧
回復 Giada 2010-5-4 12:43
xqw63: 咱的哪篇比你的長了?
你的篇篇都比這個長,要是別人說文長我還聽一聽,你?哈!
回復 xqw63 2010-5-4 12:44
Giada: 你的篇篇都比這個長,要是別人說文長我還聽一聽,你?哈!
咱沒那麼長啊,你數數,你的字多少,咱的字多少
回復 Giada 2010-5-4 12:45
caro: 我替你招待了,放心吧
謝謝,鞠躬致謝。
回復 hu18 2010-5-4 12:47
Giada: 但是有的時候的確有時代的烙印的。有的事在今天都不會是問題,在那時就是問題,所以有「那個時代」作為定語。
謝謝胡爺評論。
沒有一以概全,不要簡單化就好。
從歷史看,與物質文明明顯的進步相比,社會文明的進步如果有,也是很有限的。以致於幾千年前的禮教和宗教的旗幟依然不倒。
回復 Giada 2010-5-4 12:48
xqw63: 咱沒那麼長啊,你數數,你的字多少,咱的字多少
呵呵,我沒工夫數,我要睡覺去了,就委託你數吧,數不完不許睡覺哈。
回復 stellazhu111 2010-5-4 12:48
比科普的好看多了, 人......永遠的主題! 謝謝!
回復 xqw63 2010-5-4 12:49
Giada: 呵呵,我沒工夫數,我要睡覺去了,就委託你數吧,數不完不許睡覺哈。
你的3542個字,咱的1827個字
數完了
回復 Giada 2010-5-4 12:54
hu18: 沒有一以概全,不要簡單化就好。
從歷史看,與物質文明明顯的進步相比,社會文明的進步如果有,也是很有限的。以致於幾千年前的禮教和宗教的旗幟依然不倒。
那是人類本身的疑惑與思考。禮教和宗教都在一定的程度上有所讓步,但又回復,人類永遠也不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所以就這樣周而復始地進行下去了。悲劇永遠是以不同的面目出現,本質都差不多的。
回復 Giada 2010-5-4 12:55
stellazhu111: 比科普的好看多了, 人......永遠的主題! 謝謝!
謝謝閱讀。
我是很喜歡看科普的,真的,你該寫寫。
回復 Giada 2010-5-4 12:56
xqw63: 你的3542個字,咱的1827個字
數完了
沒有篇篇數吧?加起來的總數一定是你的多,哈。
回復 xqw63 2010-5-4 12:59
Giada: 沒有篇篇數吧?加起來的總數一定是你的多,哈。
耍賴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4 22: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