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本命年 (小說)

作者:Giada  於 2014-1-22 12: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故事原創|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28評論

關鍵詞:本命年, 小說

本命年 (小說)

(一)

老馬吃完午飯,眯起眼,心滿意足地摸摸肚子。每當這個時候,他就無不遺憾地想,可惜美國人不興睡午覺,否則午飯後小憩一下,那將是一件多麼愜意的事。這時,格子間的框子上被人敲了幾聲,同事小崔探了下頭,走了進來。

小崔半年前買了幢房子,房子老舊,但小崔買了個好價,他很滿意,買后大張旗鼓一部分一部分地重新裝修。老馬在公司的中國人里是有名的會動手做活的人,美國人稱為汗滴曼(handyman)的,因此小崔經常不斷地來向他請教。老馬總是說,美國這地方多好啊,那自己動手(DIY)的店裡什麼都有賣的。自己動手,又省錢,而且幹完了還有成就感,何樂而不為?小崔對此深以為然,已經自己動手把廚房重新裝修,浴室的磚地都換過了,老馬還過去幫了幾次忙呢。

這次,小崔是為了車庫門來的。老房子的車門還是用兩旁兩條硬彈簧翻上翻下的老門,小崔想換個滾動式的新門。他落了座,手在iPhone的屏幕上抹擦了幾下,貨比三家,跟老馬討論了一會兒價格。看來看去,小崔有些不滿意,總覺得太貴。老馬說,「別著急,等聖誕新年這陣促銷過去了,有的公司會降價更多,等那時你再買再換也不晚。」

「不行,不行,」小崔說,「我得趕在春節前把這門換完了,其他的就再等等了。」

「那為什麼?」老馬困惑不解,「這在美國,春節也就是咱中國人小範圍地慶祝一下,吃一頓。公司都不放假,又沒人來拜年,你猴急著換了個新門也沒人看得見,顯擺不了呀?」

「嗐,」小崔擺手,「這不是為了顯擺,」他頓了一下,「你不知道,我今年馬年犯太歲,要小心。」

「什麼?什麼犯太歲?」老馬覺得匪夷所思,「跟你換車庫門有啥關係?」

「你看你看,」小崔用手在iPhone上又抹擦了幾把,「看看,台灣易學大師嚴鶯鶯預測馬年運勢走向。。。」老馬湊過頭去,「什麼易學大師嚴鶯鶯?這名兒怎麼起得跟妓女似的?」

「哎,你別管她妓不妓女了。看,這兒不是說了,我屬鼠的,今年犯太歲,不宜做重大財經上的改動,投資要慎重,不宜動土動工。。。」

「你信她那個?」

「嘿嘿,」小崔笑著,「這個啊,你不能都信,也不可不信。」

老馬很不屑,「那我今年還是本命年呢?又怎麼說?」

「哎,本命年啊?那更要小心。要是在我們家鄉,你得系紅褲腰帶。」

「是嗎?你說這美國咱上哪兒找紅褲腰帶去?你見過有賣紅皮帶的沒有?」

倆人都笑起來,小崔說,「其實,不系紅褲腰帶。做點兒好事,積點兒德,也能把壞運氣沖走,開運化解,這叫轉運。佛家說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比如說我,我要是今年救人一命,我就馬上去買六合彩,準定中了。」

「咳,我說你小子,」老馬直搖頭,「你啥都沒弄清楚呢,就信這什麼易學大師。你救人一命中不了六合彩,你要是出門踩著狗屎了,那你趕緊去買彩票,沒準就能中了六合彩。」

(二)

老馬屬馬,過年就48歲,不用說今年是本命年。他自認是受過教育的人,對那些神神鬼鬼的東西從來都是嗤之以鼻,把他們都歸成跳大神那個類別的。但是隨著年紀大了,經的事兒多了,老馬在這上面變得有點兒含糊。就說上一個本命年吧,他36歲,出了一場車禍。老馬受傷,脖子上戴了個碩大的硬頸圈,一直戴了兩個多星期。最後人家都看著習慣了,把它當成他身上的固定擺設。等他好不容易把頸圈拿下來,自己覺得很爽,但太太挺奇怪地看著他,憋出一句,「怎麼沒了這個頸圈你還看著挺彆扭的呢?」氣得老馬那一整天,什麼時候想起這話什麼時候想踢人。過了兩年,老馬太太36歲那年,也不知道她怎麼想起來的,忽然說要炒股,因為股市那陣子特興旺。老馬呢,也不知道怎麼當時就沒勸她幾句。新手上路,不懂行,後來賠錢賠大了,不僅剛開始賺的那些錢打了水漂,而且後來把本兒都賠進去了一部分。從此以後,只要一提起炒股,老馬兩口子就心驚膽戰,連公司里自己的退休計劃401K都懶得看了。

要說這本命年沒準兒還真的有個講頭?老馬當著小崔的面自然不肯嘴軟服輸,但下班開車回家,思前想後,還是自己跟自己嘀咕了一路。

冬天太陽早早落山,等老馬把車開進自己家的車道,天已經是全黑了。右邊鄰居的房子也是黑黝黝的,房主伊蒂絲前一陣去世了,她的狗也不在了,自然也不會再跑到旁門來歡迎老馬回家,老馬不由得有些凄涼的感覺。看看自家的窗里透出的燈光,知道太太已經到家,心裡又升起了一些暖意。

老馬的兒子去年秋天離家上大學,他們夫妻成了名副其實的空巢人,現在他倆還處在適應階段。老馬太太,平時挺爽快的人,自從兒子走了以後,就有些沒著沒落,說話開始嘮嘮叨叨。頭幾個月,不敢總是給兒子打電話,怕他煩,於是就常常坐在兒子的房間里,一坐就是好長時間,有時候還淚眼婆娑的。老馬是男人,不會像女人那麼婆婆媽媽。但他私下裡跟自己承認,這心裡好像一下子給掏空了許多。兒子在家的最後幾年,也經常是一回家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到吃飯的時候不出來。可是說不清為什麼,兒子一走,怎麼忽然這家裡就變得安靜好多呢?老馬太太本來就是廚藝很好的人,兒子在家的時候,一個人吃的比他倆加起來都多,而且經常是風捲殘雲。現在,吃東西的人走了,自然每次做飯的分量也少多了,不管是什麼主食副食,烹炸煎炒煮,都用不著做得太多,所以做起來也不帶勁兒。老馬太太現在忽然覺得手裡有了大把的時間,幹什麼呢?她於是上網讀博聊天,上臉書,去找俱樂部參加。前一陣子說是要學織毛衣,後來又說要學做衣服,最近好像忙著學做被子。老馬知道她心裡跟他一樣空,多找點兒事做著填補填補,省得總是眼淚汪汪地想兒子。

吃晚飯的時候,老馬跟太太說了幾句這本命年的事。老馬太太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解釋,她倒是同意小崔說的,那咱就多做好事多積德,就算不是讓運氣轉好吧,多做好事,人家什麼時候想著你都覺得你夠意思,連死了以後也能讓別人常念叨你的好。

她有口無心地提到死這個字,兩人都不由得想起鄰居伊蒂絲,一時都不說話了。

(三)

伊蒂絲是個白人老太太,究竟年齡有多大,他們都不知道。她人倒是很和氣,但平時深居簡出,跟鄰居們說話聊閑天的時候不多。跟伊蒂絲一起住著的是一條狗,逢年過節,老馬他們也從來沒見過有人來拜訪老太太。伊蒂絲的狗是一條雄性的金毛獵犬(golden retriever),淡黃色的皮毛,身材雄壯而適中。伊蒂絲叫它坡起(Porky),以老馬的理解,這坡起翻譯成中文就是豬肉的意思。對於這個名字,老馬百思不得其解,挺漂亮的一條狗,又不肥胖,怎麼叫它豬肉?叫狗肉還合適,跟豬肉一點不相干哪?無論如何,豬肉讓老馬一家最為稱道的一點就是,它特別的聰明。老馬見過許多狗,包括那些經常造訪的朋友家的狗,每次見到老馬都上躥下跳狂吠不已,不管以前已經見過了多少回。但這豬肉,老馬他們搬過來的第一天,對著他們狂叫了一番。第二天情況就有所改進,第三天,豬肉看到這一家三口,就不再叫了。一個星期後,還會對著他們不停地搖尾巴。老馬對太太兒子說,這大概算是認識認可咱們了。

豬肉還有另一個特點,就是對它覺得威脅性越大的,它一定是很瘋狂地吼叫,絕不退縮。比如,老馬兒子有幾個人高馬大的白人男同學,每次一來,那豬肉的叫聲,能把整條街的人都叫出來看,不管老馬兒子怎麼跟它說他們都是朋友,它還是狂叫不停。如果是白人女同學呢,豬肉的叫聲就小多了,而且,叫不了幾聲就不叫了。對老馬他們的中國朋友,男的,身材自然沒有美國人那麼高大,豬肉見了也叫,但叫的沒有那麼兇猛;女的,則基本上不叫。老馬說,都說狗眼看人低,這豬肉的狗眼倒是很有層次的呢。老馬太太則說,豬肉是個真正的男子漢,對同性勇敢挑戰,對異性寬容柔和。

有一天,風和日麗,平時不太露面的伊蒂絲很難得地坐在門前草坪的一把椅子上,帶著豬肉玩。伊蒂絲把一個網球扔出去,豬肉跑過去撿起送回來,再讓伊蒂絲扔出去,再撿回來,周而復始。老馬兒子從外面回來,網球恰好落在老馬家的車道上,老馬兒子撿起網球,扔了回去。風華正茂的少年,扔球的勁道自然比伊蒂絲大得多,也遠。豬肉飛快地跑去撿了球,不送回給伊蒂絲,卻送還給了老馬兒子。兒子一時玩心大發,跟豬肉扔了好一陣的球,嘴裡還不停吆吆喝喝地給豬肉喝彩。伊蒂絲坐在那裡笑嘻嘻的,兩人一狗都顯得非常開心。

自從那天起,一聽到老馬的家人回來,豬肉除了像平時一樣,從常呆著的後院跑到側門來跟他們打招呼,並且一旦看到老馬的兒子,就會跑去把它的網球叼過來,眼巴巴地瞧著男孩子,尾巴不停地搖。老馬兒子一般也不負豬肉的厚望,跟豬肉玩一陣,把球對著看都看不見的後院方向,使勁兒扔過去,豬肉總是能夠一溜煙地跑過去,一溜煙地跑回來,嘴裡總是叼著那個戰利品,一副得意揚揚的樣子。

自從兒子離家后,豬肉很久看不到兒子了。有一次,老馬回家,看到豬肉在側門,網球就在它的腳跟前,似乎它在隨時等待著兒子,如果他一旦出現就趕快讓他扔球。老馬看著有點傷感,走過去,也不管豬肉聽得懂聽不懂中文,就跟它嘮叨上了:豬肉啊,兒子走了,上學去了,寒假暑假才回來呢,回來后再跟你玩球吧?你是條好狗,想著他呢,我們也想他。豬肉呢,好像聽得懂他的話似的,眼睛瞧著他,尾巴時不時地搖擺著。一連好幾天,老馬回家下車后都會走過去跟豬肉聊聊天,多半是在聊兒子。有次老馬說得動了感情,隔著門,伸手去摸豬肉的腦袋,豬肉則把它冰涼潮濕的鼻子貼過來,用粉紅色的舌頭舔老馬的手。老馬後來想想,太太那陣經常坐在兒子房間里紅眼圈的時候,他自己也經常跟豬肉嘮叨兒子呢。

十二月中的一天,老馬下班回家,快到家的時候,發現自己住的那條街拐不進去了,警車,救護車停了好幾輛。守在街口的警察對老馬說,走進去可以,車是開不進去了。老馬把車停在路邊,掏出手機給太太打電話,得知太太還在路上,放了心。走進街去,兩輛救護車停在伊蒂絲和自家門前。看到住在伊蒂絲家對面的馬丁和警察救火隊員一起站著,於是走過去跟他打聽消息。

馬丁那天下班早,為的是給房頂上安裝裝飾聖誕節的彩燈。他開始后還沒多久,就聽到豬肉在不停地叫,那個叫聲有些凄厲。豬肉先是對著他叫,看到引起了他的注意,就從旁門消失,過了一分鐘后又在自家的門裡面叫。馬丁覺得是想讓他打開大門的意思,想想伊蒂絲自己一個人住,馬丁本能地感覺不好。他跑過去一邊敲門一邊叫著伊蒂絲的名字,但除了狗叫,沒有伊蒂絲的聲音。馬丁試著從窗外望里看,卻什麼都看不到,前門後門都從裡面鎖住,後面一個狗門,馬丁也鑽不進去。他當機立斷給警察打電話,警車到了之後,聽到伊蒂絲一個人住,決定撞開前門。進去看到伊蒂絲倒在客廳的沙發上,不省人事,警察立刻找來救護車,把伊蒂絲送往醫院。

後來馬丁老馬他們得知,伊蒂絲送到醫院已經為時太晚,心肌梗塞,回天乏術。沒人知道在馬丁叫警察之前多久伊蒂絲就已經倒下了,這是個令人嘆息,但又無可奈何的結局。伊蒂絲無兒無女,好像也沒有什麼熟人朋友,更沒有留下遺囑,有關人員在全力聯繫她可能有的親戚。在這種情況下,馬丁只好把豬肉帶回自己家。

(四)

星期天陽光燦爛,氣候溫暖,對老馬這樣的汗滴曼來說,不能白白放棄了這個好天氣。老馬從早上就忙起,院前屋后,剪草整理花壇,與門前階梯相連的小徑也需要維修一下。老馬正幹得熱火朝天,忽然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抬起頭來,看到馬丁站在前院草坪的前面,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

馬丁很由衷地讚美了一陣老馬尚未做完的活兒,兩人又討論了一回老馬下一個汗滴計劃及需要的材料工具。說到工具,兩人接著比較了一番各自的工具,包括作為聖誕禮物的最新款式。閑篇扯得差不多了,馬丁才說起正題:「我來問問,你和你太太,想不想領養坡起呢?」

「坡起?」老馬腦子還停留在汗滴工具上,一時還沒轉過彎來。

馬丁把頭向伊蒂絲的房子歪了一下,「就是,伊蒂絲的坡起。」

「哦,坡起。」老馬明白了,「它不是在你家嗎?」

「是的。但是你知道,露茜對狗毛過敏,這些天一直在吃藥。我想我們不會把坡起留在家裡。」

老馬想起來了,記得馬丁說過,他太太露茜對貓毛狗毛都過敏。多年前他們的女兒曾經想要個小貓小狗的當寵物,因為這個原因卻不行,四處打探折騰了一通,最後買了個特大號的魚缸,放進去數目眾多的熱帶魚,滿足了小姑娘的寵物願望。

馬丁看老馬沒接話茬,就說,「如果你們不想領養的話,我準備下個星期把它送到動物收養所去。」

老馬心裡沉了一下,試探地問道,「聽說在動物收養所,過幾個月沒人收養的話就會被安樂死?」

馬丁看了老馬一眼,「這個我不清楚,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會多問幾處,把它放在能夠寄養的時間最長的那個地方。」

老馬小心翼翼地說,「坡起那麼聰明漂亮的狗,一定會有人領養的。」

馬丁轉身準備離開,「希望如此吧,希望會有人很快領養它。不過,它現在情緒不高,咱們都知道是什麼原因。」

老馬往前跨了一步,「哪,我和太太商量一下,再和你聯絡?」

「沒問題!」馬丁揮了揮手,「你們商量好了,告訴我一聲。」

老馬接著幹活,卻發現自己的精力不能夠集中。想起豬肉有可能被安樂死,心裡感到沉甸甸的。於是,他自我安慰,豬肉可能運氣好,說不定就讓人領養了呢。但這個安樂死的可能性總是在腦子裡揮之不去。他又想起兒子走了以後跟豬肉絮絮叨叨的說話,想起豬肉看著他,把冰涼的鼻子貼在他的手上,舔他的手。。。老馬撂下工具,走進屋裡。

老馬太太在卧室里,床几上放著電腦,上面顯示著花案圖樣。針頭線腦,各式布料,桃紅柳綠鵝黃海藍地擺了一床,旁邊的小桌上放著縫紉機,她坐在前面,正在照著電腦上的圖樣,比比劃劃地把布料拼著縫在一起。

老馬站在門邊,就把領養豬肉的事兒對著太太說了。太太很痛快,一口答應了。還說,「我前幾天還在琢磨著,要不咱也弄個小貓小狗的養養?。。。」

老馬聽了心裡暗笑,怎麼就沒想起她肯定會想到這個呢?

太太還在接著說,「。。。後來我想,弄個貓狗的也挺麻煩的,還不知道咱有沒有這本事對付。」

老馬不失時機地恭維一句:「瞧這話說的,孩子你都拉扯大了,這貓狗的,還能比養個孩子難?」

太太聽了滿臉放光,「這豬肉可是條好狗,咱看了這麼長多年了。不能讓它安樂死,咱牽回來養著。」說著被面也不做了,就在網上輸入養狗須知的字眼,找起養狗需要的狗褥子,食盆玩具什麼的,「咱這兒先看看,列個單子,待會兒再到店裡去買。噢,這兒還說了,要打預防針。咱待會兒別忘了問馬丁這事。。。」

夫妻兩人商量著,等老馬把手頭的活兒幹完了,就去商店買東西,然後到馬丁家去領豬肉。兩人還討論了是叫這狗豬肉呢還是坡起呢,最後太太拍了板,還是叫坡起,人家聽慣了嘛。狗還沒來,太太先心疼起它來了,「就算豬肉會被人領養,咱這不算救它一命,那它不是還得到動物收養所里去等著?那收養所里都是籠子,哪兒能像在家裡這麼舒服?」

提起救命,老馬想起了和小崔的對話,「你說,咱這救了狗一條命,也算積德救命嗎?這本命年的壞運氣是不是也能衝掉一點?」

太太說,「怎麼不算?肯定算!我的同事蘇珊就說過,每個動物的命也是一條生命。救了動物的命,上帝也會。。。」

老馬舉起手打斷了太太,「等等,這積德轉運的事兒,不歸上帝管。」

太太一愣,「那歸誰管?」

老馬猶豫著,「這個好像是如來佛的管轄範圍,」他撓了撓頭,「可是,這如來佛好像跟易學也隔著行呢,不是一回事?」

「哎呀,你真是,」太太又拍了板,「別管是上帝還是如來佛,反正如果真的有這麼個至高無上的神,你救了一條狗命,這神就會記下來,把你本命年的壞運氣轉換過來,成了好運氣。不信,你明天問問小崔,他那什麼大師,是不是也是這麼說的?」

「咳,小崔,小崔懂啥呀?」他把和小崔中彩的對話對著太太學了一遍。

太太說,「哎,那咱們幫人幫到底  --  咱們領養豬肉,就是幫了伊蒂絲,幫了馬丁,那就再幫小崔一把。等豬肉到家,你去把小崔請來,讓他踩一腳狗屎,然後去買彩票,不就能中了六合彩嘛!」

老馬聽了大笑著,走出門去。

 

《本文故事人物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版權所有,轉摘請引出處》

 

1

高興
1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28 個評論)

回復 xqw63 2014-1-22 12:47
本命年自己嚇自己,咱就不信,咱老妹給咱買了7條紅褲頭,從周一穿到周七
回復 dwqdaniel 2014-1-22 13:01
看來本命年是得留神注意些  
回復 jc0473 2014-1-22 13:01
54,66,78年出生的馬本歷年
回復 Giada 2014-1-22 13:23
xqw63: 本命年自己嚇自己,咱就不信,咱老妹給咱買了7條紅褲頭,從周一穿到周七
後來穿了沒有呢?
回復 Giada 2014-1-22 13:24
dwqdaniel: 看來本命年是得留神注意些   
不用不用,我寫著玩,嚇唬人呢。
回復 Giada 2014-1-22 13:24
jc0473: 54,66,78年出生的馬本歷年
你門兒清啊。
回復 越湖 2014-1-22 13:24
老師在嚇唬誰呢?
俺若是出生於1918年,算本命年么?
回復 xqw63 2014-1-22 13:27
Giada: 後來穿了沒有呢?
穿啦,太小,差點穿殘廢了 如果殘廢了,還真的以為是本命年害得呢
回復 jc0473 2014-1-22 13:33
Giada: 你門兒清啊。
門外汗
回復 dongfang2006 2014-1-22 13:57
文筆太好了!情感把握的入木三分!喜歡!
回復 Giada 2014-1-22 14:09
xqw63: 穿啦,太小,差點穿殘廢了 如果殘廢了,還真的以為是本命年害得呢
     你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了,廢了就廢了。
回復 xqw63 2014-1-22 14:14
Giada:       你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了,廢了就廢了。
  
回復 Giada 2014-1-22 14:15
jc0473: 門外汗
     這個對的巧。
回復 T26118 2014-1-22 14:16
這是大師級的手筆呀。本來沒什麼「事兒」,竟能寫得如此豐滿。
回復 小皮狗 2014-1-22 14:17
好文筆。鮮花一大把~~~~
回復 Giada 2014-1-22 14:18
越湖: 老師在嚇唬誰呢?
俺若是出生於1918年,算本命年么?
不知道啊,1918年是屬馬的嗎?
回復 Giada 2014-1-22 14:18
dongfang2006: 文筆太好了!情感把握的入木三分!喜歡!
謝謝鼓勵,謝謝喜歡。
回復 Giada 2014-1-22 14:18
xqw63:   
    
回復 Giada 2014-1-22 14:20
T26118: 這是大師級的手筆呀。本來沒什麼「事兒」,竟能寫得如此豐滿。
   別開玩笑,比你那些故事差遠了,你是把那年間的事一個一個都寫成故事,那才是真功底。
回復 T26118 2014-1-22 14:22
Giada:    別開玩笑,比你那些故事差遠了,你是把那年間的事一個一個都寫成故事,那才是真功底。
反對互相吹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7 07: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