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王立山獄中日記:黑人雷諾

作者:Cannaa  於 2012-3-17 09: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王立山案|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1評論

關鍵詞:

每年二月份是黑人歷史紀念日月份。今年二月二十九日是潤月的最後一天。記得去年二月份我寫了一篇有關猶太人的文章,其中不乏講些為黑人打抱不平的話。我對黑人有好感,多少有點原因,比如,同為少數民族。我最後的一份工作是在一個黑人醫學院里,儘管自己精神狀態不佳,工作幹得不怎樣,但人家卻對我十分忍耐客氣。若換一個中國老闆,早叫我捲鋪蓋走人了,甚至當初都不會雇我。以前代表我的政府指定律師中有一個叫ScottJones的黑人,他不時誇我那篇有關猶太人的文章寫得好。我有點飄飄然,也不明白他的真實意圖。也許他在暗示我把那文章交給法院,以證明我當初是無辜受害。但我同時不應忘了,Scott至今有許多重要文件仍然沒有給我看。美國律師很奇怪,很多時候喜歡把他們所代表的當事人蒙在鼓裡。如果當事人有疑問提出,律師不喜歡聽,律師都可以大發雷霆。我民事案的律師是個西班牙裔叫克里斯帝娜。羅得里格斯,她常常對我提的建議感到很光火,許多醫院提供的文件,她也不讓我看。二月二十九日,我需要出庭。早上四點被叫起來,我發現一個叫雷諾。諾曼的黑人也要出庭。雷諾五大三粗,我們剛認識不久。我一般不問別人的案子,所以沒有在意他為什麼仍然上庭。他早就被判了。但許多人有好幾個案子在身,或者在上訴,因此時不時要出庭,並不稀奇。美國人好打官司。脫衣搜身後,就等吃早餐。雷諾說,他今天出庭,是因為政府有關部門與他達成協議,要他作為證人,指控一個強姦殺人犯。(在三月一日,獄方突然將雷諾換到我的房間。雷諾說那個人叫巴里史密斯)。雷諾將,大約1999年,有三個黑人和一個在法院系統工作的女黑人一起吸毒(至幻劑天使粉塵),二個男的把那女的按住,第三個強姦她。就這樣輪姦,其中一個甚至把她掐死了。整個過程被一個躲在牆角邊誰也沒注意的女黑人看在眼裡。那女的就告發了。有兩個隨後被抓,鋃鐺入獄,但有一個一直逍遙法外。這個案子只有一個人的DNA被鑒定出來。但在資料庫里卻一直沒有與任何人對上號。所以對那兩個人的判決大概偏輕。但一/二年前(具體不清),那個逃犯在亞特蘭大被警察攔下車,取了標本作DNA指紋測定,結果與康州這個案子對上了,馬上被移送康州,投入大牢。碰巧這個人是雷諾太太的堂兄,在監獄里碰到雷諾,曾向雷諾坦白他與其他二人如何與女受害人一起吸毒,然後然後輪姦並把女的掐死。由於逃犯里提供了不少細節,所以特別有價值。雷諾對他的父母講起這事,由於受害者與雷諾從小一起長大,雷諾父母就鼓勵雷諾自己作決定是不是揭發。大概雷諾就寫信向政府彙報了巴而的事。政府就通過檢察官向雷諾應許,如果雷諾站出來作證就可減刑,從現在十二年減到一半。這樣雷諾再過三四年就可以回家了。雷諾告訴我,他幾天前就想告訴我這件事,但因為我不想聽,所以他就沒有講。但今天他卻告訴我了,我連阻止的機會都沒有。他說,他心理對是否告發朋友也有過掙扎。但我不相信他。這人很奇怪,當初是他自己主動報告當局的。他出賣朋友,現在卻對我這個「陌生人」講秘密,然後要我保密。這真是滑稽。按說以他自己的經驗,他不相信任何人才對。今天一開始,他就不斷喊著要獄方派專車車送他去法院,否則他就不作證。他的理由是怕別的囚犯一旦知道他出賣朋友會打他。獄方很快同意他的要求。他五大三粗,不像一個害怕的人。但大概是人的本性,做了虧心事就不安心。但我感覺不出哪是真的不安。我也順勢問問巴里會不會報復,比如在外面找人對他家裡的人干一些不利的事。雷諾說不會。他說,巴里四十歲了,即使他不作證,巴里至少會被判五十年,所以這輩子別想出去。政府要求雷諾作證,目的是增加證據可信度,準備給巴里重判。因此,雷諾根本不擔心報復。再說,他從小玩槍,想報復他,也得掂量掂量。

我沒再說什麼。便有一句沒一句地應著,安慰他,說他的作證實際=實際上對巴里,也就是他太太的堂兄不構成什麼危害。巴里被判五十年或七十年,沒有什麼差別,估計在監獄這殘酷的環境下,他不可能活到九十歲。因此,增加刑期沒有什麼意義。

由於我沒有讚賞他出賣他太太的堂兄的行為,雷諾可能也看出我對他不以為然,因此他不斷地重複提他內心其實一直鬥爭著。他唯一的理由是那個受害者是他從小一塊長大的,象姐妹一樣。我看他不自在的樣子,就安慰他,說等他出去了,給巴里寄點錢,也算幫他。雷諾點頭說沒錯,他要給他寄錢。

我相信雷諾內心的鬥爭是假的。如果他不主動告發,誰能知道巴里向他坦白過?這不算把雷諾往好想。還有一種可能,雷諾是個姦細,靠著與巴里一親戚關係,可以取得巴里信任,便主動打聽案情,然後告密,為自己減刑。我的心開始下沉。這個雷諾,認識我才一個月。他喜歡下棋,所以我初次見他就同他下起來。他當時一下就打探有關我自己的案情。我當時說我的律師不讓講。他馬上告訴我他的嘴也很嚴,任何話到他那裡,便不再擴散。我對他講我的案子仍然在進行,堅持不向他講任何與自己有關的情況。同時,我也希望他別告訴我如何有關他的情況,並重複一句老生常談的話,在監獄里,不可相信任何人。其實,何止在監獄里,在大千世界里,誰都不可相信。美國聯邦調查局不時爆出又抓到潛在的恐怖分子,都是通過設計陷阱,引誘他人上當。雷諾表示同意,並立即告訴我他有孫子兵法一本,叫權力四十八法則的書。這些書現在監獄里不太願意讓囚犯購買,怕囚犯變得聰明起來。但他說,他可以借給我看,只是要愛惜書,別把書弄皺了。

到了周六午餐,雷諾就想用二包速食麵換我的漢堡包。我同意了,但告訴他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因為我賬上沒錢,每一份飯都必不可少。賬上沒錢叫做Indigent,很有好處,不會有人來要東西,也就避免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本來我對雷諾印象不錯,只把他當作一個大大列列傻老黑。但是今天早上他的自白,讓我全身毛髮悚然。這雷諾在打聽我的情況時,可是發了誓不會告訴任何人。能保證他沒對巴里說同樣的話嗎?巴里相信他,而他為了自己減刑,不惜出賣太太的堂兄,那他有誰不可出賣的?

中國人老祖宗講,見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這真是至理名言。
王立山寫於獄中
公元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yunmu 2012-3-18 00:45
凌辱人的Ravi這幾天已被陪審團定罪為「仇恨同性戀」。 我在想, 假如Clementi被凌辱后不是自殺而是類似王立山一時精神失常殺了Ravi, 這個案例該怎樣判決。
回復 Cannaa 2012-3-18 07:37
yunmu: 凌辱人的Ravi這幾天已被陪審團定罪為「仇恨同性戀」。 我在想, 假如Clementi被凌辱后不是自殺而是類似王立山一時精神失常殺了Ravi, 這個案例該怎樣判決。
這是個一年多前的案子。據報道,Rutgers University一名叫Ravi的印度男生通過自己計算機上的web cam拍下同舍室友--一名白人男生--與另一男性kiss的鏡頭,並與一華裔女生一起通過視頻聊天程序給「半打"同學觀看了(注一)。數日後,被偷窺的男生從一座橋上跳下自殺。

目前,這麼印度學生已被陪審團定罪為「仇恨同性戀」及「侵犯隱私」等15項罪名(注二)。而華裔女生據傳也被學校開除。

有網友說,其實這不過是一個惡作劇,只是侵犯隱私。這很有道理。

要仔細追究起來,可能連侵犯隱私都勉強。印度學生的計算機就擺在那,webcam估計也經常用,同宿舍的人不能期待面對別人的webcam有隱私。

換上如果自殺的是一個印度人或中國人,說不定成為老美晚上脫口秀的笑談。

舉例說明, 國會議員趙美心的外甥、華裔海軍陸戰隊員HARRY LEW在阿富汗被戰友凌辱三個小時之後的30分鐘后自殺,美國法官裁定無法證明其自殺與受凌辱有關,最後相關人員被判無罪。

類似的,這個案子里有兩件事情,(1)死者的性愛被錄像觀看;(2)死者若干天後自殺。

但沒有看到報道說有證據直接證明是因為被偷看而自殺,他完全可能因為其他原因而跳橋---比如說失戀,等等。沒有報道說他留下遺書說:被偷窺了所以不活了。

恰恰相反,根據我剛才在WIKIPEDIA看到的案情介紹 (http://en.wikipedia.org/wiki/Suicide_of_Tyler_Clementi) ,死者自殺前兩天曾向網友表示」he was not really bothered by what Ravi had seen.」

至於印度學生是否「仇恨同性戀」,這是一個很主觀的心態問題,很難直接證明(除非小老印自己說了、或者承認了),但陪審團卻有權做這個判斷。

另外,這個事件說明,在美國同性戀這事情還是比較忌諱的、需要區別對待。如果是一個男生與女生kiss被偷拍,不可能引出這麼大風波---沒有「仇恨異性戀」這條罪名--至少我沒聽說過。

注一: 具體經過如下,白人男生叫印度學生把房間讓出來,說要接待客人,印度學生與華裔女生建立視頻聊天連接,華裔女生通過視頻聊天程序觀看印度人宿舍的視頻。其英文媒體報道這個案子的春秋筆法很明顯,說穿了就是6個同學看了其錄像,卻要寫成 "A half-dozen"。

注二:具體哪15項,讀者可以自行研究。

Read more: 華裔女生偷窺、白人男生自殺事件之簡評 - 岳東曉的日誌 - 貝殼村 -
回復 新手登陸 2012-3-19 22:54
Cannaa: 這是個一年多前的案子。據報道,Rutgers University一名叫Ravi的印度男生通過自己計算機上的web cam拍下同舍室友--一名白人男生--與另一男性kiss的鏡頭,並與一華 ...
哈,你成了王立山的新聞發言人了!
回復 Cannaa 2012-3-20 05:19
新手登陸: 哈,你成了王立山的新聞發言人了!
王醫生不是一個自由人,也沒錢請什麼發言人。只是到了網路時代,他希望把他的所見所聞傳遞出來,有什麼不可以嗎?
回復 新手登陸 2012-3-20 05:32
Cannaa: 王醫生不是一個自由人,也沒錢請什麼發言人。只是到了網路時代,他希望把他的所見所聞傳遞出來,有什麼不可以嗎?
挺好呀1正好讓大家了解一下監獄里是啥樣?
回復 Cannaa 2012-3-20 05:40
新手登陸: 挺好呀1正好讓大家了解一下監獄里是啥樣?
就是這個意思,他的經歷是獨一無二的,他有能力把那個世界表達出來,就我看他說的比較客觀,這本身就是對社會的貢獻。
回復 威聯 2012-4-15 22:46
Cannaa: 王醫生不是一個自由人,也沒錢請什麼發言人。只是到了網路時代,他希望把他的所見所聞傳遞出來,有什麼不可以嗎? ...
這個王立山,不是那個王立山吧。
回復 威聯 2012-4-15 22:46
Cannaa: 王醫生不是一個自由人,也沒錢請什麼發言人。只是到了網路時代,他希望把他的所見所聞傳遞出來,有什麼不可以嗎? ...
這個王立山,不是那個王立山吧。
回復 qxw66 2013-7-8 07:41
這麼高層次朋友進監獄的不多,所以他的記敘有獨到價值
回復 Cannaa 2013-7-8 08:47
威聯: 這個王立山,不是那個王立山吧。
哪個王立山?
回復 Cannaa 2013-7-8 08:47
qxw66: 這麼高層次朋友進監獄的不多,所以他的記敘有獨到價值
謝謝!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02: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