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王立山獄中賬號只有15元

作者:Cannaa  於 2012-3-8 23:4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王立山案|通用分類:法律相關|已有13評論

關鍵詞: 獄中

最近只能用鉛筆寫字,因圓珠筆芯經常不出墨。另外,可能上封信踢過了,他們說我不是「indigent」(帳號里沒錢叫indigent)。原因是十二月一家書店把一本獄方退回去的字典折成15塊錢放到我的賬號里。那15塊錢我花複印及買幾張賀卡,現在早沒了。按規定,要國三個月我才能重新被認為「indigent」。

如果仍有可能,請繼續幫我找ForensicScientist,psychiatrist及Investigator。州政府會付錢。最好是獨立,私立。我那位standby律師說要幫我找,但至今沒有音訊。按規定,我應當自己找,應該有人願意才對。寫了一篇文章,多少有點牽強,算是沒事自得其樂。突然有個念頭,記下來。也算日記。講的是我自己的感受,也有關這裡的人和事。外邊可能不見得一下子那明白我在講什麼。我也盡量將告別事情「普遍化」。

二月十九日又要出庭,主要是要聽一個去年四月份聽證的錄音。同時也要提一下自己代表自己時,複印,寄信等等。我想讓外界即使了解進展。領事館我去過信。以前在whiting時也去過一封。去年三月在walker時,李副領事來了個電話。今年二月我去了一封,大概講了一下自己代表自己的情況及二個獄卒的劣行。

我寫東西很容易,但是手抄也挺費勁。寫作課上有些小短文,有個這裡飲食,有些囚犯的事。很短几句。

很想了解外邊情況。

王立山寫於獄中
公元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

------------------------------
至友人
The people I love the best
are from rank and file.
They get up to work and go to bed for rest,
humble, like shrubs in the forest,
they are cushions for the falling tree.
Fathers, mothers, brothers, sisters, sons and daughter--
surely you know Good Samaritans, Quakers and Schindler,
but please remember your neighbors,
pastors, Make, Belinda, Mr. Aldrich, and a nurse called Marianne.
They're candles in the cold, dark night,
burning themselves to make you shine.

I love people who stand straight, like a poplar.
Bitter wind and blazing sun cannot blind their eyes.
If keeping faith means to walk an extra mile,
they'll embrace desert storms like a lonely star.

I want to be with people who rejoice when you win,
greet you when you're lost,
and do not give up on you when you're the last.
They are from the heavens and not rare on earth with them,
I'll be brave to jump from the sky, but scared to make them cry.

The world of the human is not a perfect one.
Life has never been easy, and death hardly a surprise.
A gesture of kindness or a hint of reassurance
can carry a person far and wide.

王立山寫於獄中

高興

感動
4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白露為霜 2012-3-9 04:48
我怎麼總是看成王立軍。心想怎麼可能?
回復 新手登陸 2012-3-9 05:17
白露為霜: 我怎麼總是看成王立軍。心想怎麼可能?
太想念王立軍了?
回復 newmoon 2012-3-9 05:33
白露為霜: 我怎麼總是看成王立軍。心想怎麼可能?
我也看成王立軍了。。。。。
回復 Cannaa 2012-3-9 05:34
newmoon: 我也看成王立軍了。。。。。
  
回復 yerrr 2012-3-9 05:56
老婆,孩子,現況如何?
回復 RightSouth 2012-3-9 06:34
Regarding Forensic Scientist / Psychiatrist / Investigator, ask 領事館 for help .
回復 Cannaa 2012-3-9 07:10
RightSouth: Regarding Forensic Scientist / Psychiatrist / Investigator, ask 領事館 for help .
good point.
回復 Cannaa 2012-3-9 07:10
yerrr: 老婆,孩子,現況如何?
hope his family can read this blog.
回復 RightSouth 2012-3-9 22:37
Cannaa: good point.
Also try to get such information from those libraries in the legal area.
回復 yerrr 2012-3-10 07:38
殺一個還能理解為泄憤,但滅門就已經不可理喻了,別人的妻子和孩子總是無罪的,更把自己的妻子孩子置於無助,毀掉兩個家庭。在獄中還活躍地往外面發不知悔改的文章,根本看不出來是個精神病患者。看來想去精神病院苟活都可能不成了,坐電椅走算了
回復 Cannaa 2012-3-10 08:23
yerrr: 殺一個還能理解為泄憤,但滅門就已經不可理喻了,別人的妻子和孩子總是無罪的,更把自己的妻子孩子置於無助,毀掉兩個家庭。在獄中還活躍地往外面發不知悔改的文 ...
我並非不同情陳宇暉及他父母,因為報紙上描述的他所受虐待,我是身有同感,再熟悉不過。我也產生過自殺念頭。在這裡我也不是要往他父母傷口撒鹽。而是中國人不需要有更多傷心的例子來喚醒自己。沉痛的事實告訴我們,中國人,站起來,團結起來,「大刀向鬼子頭上看去」,不要去「吾日三省吾身」,也不要去怪洋人霸道。人人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不要等著別人去當烈士。

有多少人知道,如今的印第安人,自殺率極高,就像瘟疫一般,因為他們已經連反抗的思想都沒有了。他們是奴隸,再也不像他們的祖先那樣是戰士。他們沒有毛澤東思想做指路明燈。

王立山寫於獄中
公元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
回復 yerrr 2012-3-11 01:02
Cannaa: 我並非不同情陳宇暉及他父母,因為報紙上描述的他所受虐待,我是身有同感,再熟悉不過。我也產生過自殺念頭。在這裡我也不是要往他父母傷口撒鹽。而是中國人不需 ...
想法很好,但基本不可能完成。世界上只要是個民族,就肯定比中國人團結。中國人就是一盤散沙。
回復 Cannaa 2012-3-11 02:02
yerrr: 想法很好,但基本不可能完成。世界上只要是個民族,就肯定比中國人團結。中國人就是一盤散沙。
「犯強漢者,雖遠必誅」。龍年談龍,願中國人在成為龍之前,成為英雄之前,先當一次老虎。中國父母也沒有必要教自己孩子乖。至少要像毛主席教導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比犯人」。也希望中國人不要窩裡斗。凡事一致對外,像黑人民權運動一樣,不要總有人太理智,搞所謂批評與自我批評,那是要等到自己是老虎,可以嘯聚山林時,才需要考慮。

王立山寫於獄中
公元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7 04: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