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嚴厲批評yzfoto逃避陪審團義務!

作者:Cannaa  於 2011-2-17 05: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瞎侃瞎聊|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02評論

嚴厲批評yzfoto逃避陪審團義務!

yzfoto在他/她的「今天我被法院釋放了」一文中津津樂道地講述她如何成功地逃脫作陪審團義務。不知從何時起,華人一傳十,十傳百,介紹如何逃脫陪審團,好像做陪審團是洪水猛獸是的。其實做陪審團是請你做法官,有罪無罪你說了算。這麼好的差事,讓你大權在握,你就是不幹,不是白痴,是什麼?!

你不幹,那就是白人黑人西人決定華人的命運。看看殘酷的現實:

--- 楊先生女兒的被性侵犯案敗訴了。楊先生說:「本來從幾天的當庭辯論來看,我以為一定能打贏這場官司。因為檢控官檢控得很有力。警察、醫生都來法庭作證。那個傢伙已部分承認罪行。法官還在庭上說;對十七歲以下的女孩子性侵犯,即使沒有使用強迫手段,也屬犯罪......他媽的!沒想到最後陪審團竟判那傢伙無罪。這是什麼混帳陪審團?這是什麼法律?......」 google 「從陳果仁、黃永新等到楊先生女兒的判案--我對美國陪審團制度的深度質疑」

----借鑒李永案,翟田田訴美路途艱險,白人陪審團最糟
李永狀告她的僱主雷神公司歧視騷擾,幾年來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公司告完了又告公司聘請的精神科醫生。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好法官,安排了陪審團審,無奈陪審團全是白人,他們根本沒有同感,最後李還是敗訴。

為什麼不挑有色人種做陪審團,因為不容易。一開始大概50個候選人,有1/3有色人種。法官問「你們誰告過/抱怨過歧視的請舉手」,這一條把大部分有色人 種篩選下來。法官又問「曾經在雷神工作過的請舉手」,「家裡有人告過醫生的舉手」,等等。幾次篩選后,只剩下三五個有色人種。然後原告被告雙方各有5次機 會不需要理由剔除某一候選人,這樣被告就剔除了所有有色人種。而對李永來說,剔除了白人,剩下的還是白人。李也想到盡量留年青人,留男性,因為老年人思想 保守不同情新移民,白人女性不太同情亞裔女性。最後10個陪審團員全是白人,6個女的,4個男的。除了一個男的大概30歲左右,其他人都在50歲以上。有 幾個明擺著6,70歲,不知道他們是否有耐性聽懂案件陳訴。果然陪審團最後討論只有一個小時就出來了,李敗訴。被告律師喜出望外,他們對李永的律師說他們 以為他們會輸呢。

庭審中間,李女士的好友謝中知先生專程趕來旁聽。謝先生曾經贏過兩個歧視案件,當年轟動麻省,上了各大主流媒體,動了肯尼迪參議員大駕,彙報到柯林頓的司法部。司法部派欽差大臣帕翠克來波士頓地鐵局整頓。後來帕翠克居功坐上麻省州長寶座,今年又連任。

謝先生告訴李永陪審團中至少要有兩個黑人才行。當年謝的陪審團里有兩個黑人,其中一個是謝的鄰居的鄰居。多年後這人告訴謝當年陪審團討論時有5個白人非要說謝告的歧視不成立,而這兩個黑人堅持歧視成立。陪審團爭論了好幾個小時,搞到最後大家煩了,都想回家吃飯,只好裁定歧視成立,謝勝訴。有興趣者可以 google 「Che v. MBTA」。

值得指出的是李女士幾年自己打官司,幾乎沒有律師費。直到庭審前一個月才聘請律師。庭審中被告律師幾次向法庭發難,幾乎中斷庭審。李女士,她的律師,還有 岳東曉博士連夜熬戰查尋案例法,好不容易說服法官讓庭審繼續。就這樣最後還是栽倒在白人陪審團手裡。有興趣者可以google 「Li v. Reade」 或 「YDX: 華人司法正義之路最新案例:美國聯邦法院的JURY TRIAL」。
1

高興

感動
4

同情

搞笑
2

難過
3

拍磚
6

支持
1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2 個評論)

回復 Lawler 2011-2-17 07:16
別上那麼大的火,逃避陪審團義務,沒那麼可惡!
這世上可惡的事,多著呢
回復 yzfoto 2011-2-17 07:18
謝謝您的嚴厲批評,不過,您說話不要帶臟(雖然已刪掉了)會更讓人好接受。其實我根本就不是逃避,我只是敘述了今天早晨我的經歷,我所說的都是事實,我沒有欺騙法官。其實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我走開,我的店就要關門,現在經濟一塌糊塗,如果關店,這個損失很慘重,我一人要養活4口人,說句不好聽的,現在每月賺的錢交了店租也只剩寥寥無幾了,有時也會出現負字。如果被選中做陪審員,至少2天(LUCKY)最多2周,我也不能不管我的孩子吧?我是很難呀朋友。        如果哪天我的條件允許,不用你講,我會盡我的義務的.
http://my.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102/user-275797-message-102684-page-1.html
回復 Cannaa 2011-2-17 08:04
yzfoto: 謝謝您的嚴厲批評,其實我根本就不是逃避,我只是敘述了今天早晨我的經歷,我所說的都是事實,我沒有欺騙法官。其實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我走開,我的店就要關門, ...
人窮志短。本來華人就少,即使頭兩輪被選上最後也可能被踢出來。真要等到自己受
到傷害嘗過口頭才明白嗎?
回復 Cannaa 2011-2-17 08:16
yzfoto: 謝謝您的嚴厲批評,其實我根本就不是逃避,我只是敘述了今天早晨我的經歷,我所說的都是事實,我沒有欺騙法官。其實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我走開,我的店就要關門, ...
逃就逃了,還要寫博客四下打鑼生怕別人不知道你逃了。

美國陪審團是一個幾條路線對立的陣地,革命群眾不去佔領,反革命分子就會佔領。
我們應該牢記毛主席教導:「階級鬥爭是客觀存在,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回復 陳營 2011-2-17 08:20
樓主所言都對,但事實上少數族裔特別是華人在美國遇到法律問題多數是完敗的。這並不簡單是有些華人逃脫陪審義務所致,恰巧yzfoto兄趕上這個時機,事出有因當以諒解。美國目前仍然是白種人的天下,儘管出現了第一個黑人總統,而人種之間的「歧視」是溶入血液中的。美國的陪審團貌似公平公正,其實也是自相矛盾的事物。美國人做事最講求「專家」,生活中通個下水道也要請專家。可是法庭呢?那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卻可以找來一群沒有法律專業知識的人來決定最終是非?過度誇張陪審制度的優點,掩蓋了陪審制度致命的缺陷,最大限度的保護了壞人的權益就是這個制度的現實。
回復 yzfoto 2011-2-17 08:27
Cannaa: 逃就逃了,還要寫博客四下打鑼生怕別人不知道你逃了。

美國陪審團是一個幾條路線對立的陣地,革命群眾不去佔領,反革命分子就會佔領。
我們應該牢記毛主席教導: ...
              怕怕!文化大革命革到西方來了!
回復 Cannaa 2011-2-17 08:39
陳營: 樓主所言都對,但事實上少數族裔特別是華人在美國遇到法律問題多數是完敗的。這並不簡單是有些華人逃脫陪審義務所致,恰巧yzfoto兄趕上這個時機,事出有因當以諒 ...
制度問題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改變。但是,我們應該盡一切可能最大限度的發揮我們的
作用。美國華人在高科技行當佔領了市場,連不容易進入的醫療金融體系都有華人
的群落。唯獨司法系統是華人最薄弱的地方。華人法官奇少,華人律師大多數從事
公司法。像海明律師這樣從大陸來又願意接歧視案,刑事案的更是鳳毛麟角。

做陪審團是我們力所能及的,如果因為工作賺小錢的原因而把決定我們命運的生殺予奪大權拱手交出,豈不是白疵?
回復 TCM 2011-2-17 08:57
yzfoto: 謝謝您的嚴厲批評,其實我根本就不是逃避,我只是敘述了今天早晨我的經歷,我所說的都是事實,我沒有欺騙法官。其實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我走開,我的店就要關門, ...
ding
回復 喬雨風 2011-2-17 09:06
樓主所言極是。攝影師態度也非常好。兩位都值得表揚。
回復 trunkzhao 2011-2-17 09:08
yzfoto: 謝謝您的嚴厲批評,其實我根本就不是逃避,我只是敘述了今天早晨我的經歷,我所說的都是事實,我沒有欺騙法官。其實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我走開,我的店就要關門, ...
態度不老實。應該說:
再次謝謝您的再次批評!
回復 Cannaa 2011-2-17 09:10
yzfoto: Yes,Sir!謝謝您的教訓!
毛主席說:「有錯誤能改就是好同志。」 俗話也是說:「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回復 snortbsd 2011-2-17 09:14
what's big deal? yes it would be great if he didn't skip the jury duty but he wasn't the only one. indeed most of people don't feel thrilled for jury duty.

i understand where he is coming from...
回復 Cannaa 2011-2-17 09:21
snortbsd: what's big deal? yes it would be great if he didn't skip the jury duty but he wasn't the only one. indeed most of people don't feel thrilled for jury  ...
覺悟太低,應該多學習毛主席語錄。
回復 千里之外 2011-2-17 10:38
   我不是逃避,其實我還沒資格,人家搞錯了。。。不過你說的確實有道理。
回復 kusabana 2011-2-17 11:03
樓主,你也太認真了吧?!

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黑」和「白」,更沒有絕對的「正確」和「錯誤」,每個人行事都可以有自己的道德觀,倫理觀,價值觀.....。在「陪審員義務」和「自己的工作事業」兩者之間,yzfoto選擇了以「自己的工作事業」為主,找借口推掉了「陪審員義務」,而你呢?卻想以選擇「陪審員義務」為主,你有你選擇的自由,他也有他選擇的自由,都有權利維護自己的自由,不要把你的「價值觀」強加在別人的身上去對別人說教,批評別人,你不覺得你思考問題的大腦也太「僵硬」了嗎?!.........。他,寫出來也不過就是想讓大家知道有這樣一件事,讓大家樂一樂而已。

社會是複雜的:有些女人本身就是下賤,總喜歡動些小腦筋利用點色相去勾引男人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一旦目的失敗,就反咬男人一口「性騷擾」,律師也可以為了金錢將「邪惡」變成「正義」............你舉的那些「性侵犯」的例子,就能絕對保證華人就是真正的「受害者」嗎?

記住,成為真正的成人了,就是不要把事物絕對地區分為「黑」和「白」,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用「柔軟」的頭腦來對待一切。

支持yzfoto!!!
回復 kusabana 2011-2-17 11:06
yzfoto:           怕怕!
哈哈,大師,怕什麼?!我這樣回答他的:

樓主,你也太認真了吧?!

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黑」和「白」,更沒有絕對的「正確」和「錯誤」,每個人行事都可以有自己的道德觀,倫理觀,價值觀.....。在「陪審員義務」和「自己的工作事業」兩者之間,yzfoto選擇了以「自己的工作事業」為主,找借口推掉了「陪審員義務」,而你呢?卻想以選擇「陪審員義務」為主,你有你選擇的自由,他也有他選擇的自由,都有權利維護自己的自由,不要把你的「價值觀」強加在別人的身上去對別人說教,批評別人,你不覺得你思考問題的大腦也太「僵硬」了嗎?!.........。他,寫出來也不過就是想讓大家知道有這樣一件事,讓大家樂一樂而已。

社會是複雜的:有些女人本身就是下賤,總喜歡動些小腦筋利用點色相去勾引男人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一旦目的失敗,就反咬男人一口「性騷擾」,律師也可以為了金錢將「邪惡」變成「正義」............你舉的那些「性侵犯」的例子,就能絕對保證華人就是真正的「受害者」嗎?

記住,成為真正的成人了,就是不要把事物絕對地區分為「黑」和「白」,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用「柔軟」的頭腦來對待一切。

支持yzfoto!!!
.
回復 kusabana 2011-2-17 11:09
yzfoto:           怕怕!
中國人僵硬的頭腦思考問題是該「改造改造」了......。

大師,自己認為正確的東西,就堅持到底!不要動搖!
回復 piaoping 2011-2-17 11:12
Cannaa: 制度問題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改變。但是,我們應該盡一切可能最大限度的發揮我們的
作用。美國華人在高科技行當佔領了市場,連不容易進入的醫療金融體系都有華人
的 ...
說得太好了。中國文化的問題就在於小農意識,每個個體都只關注自己的切身利益,還是眼前能見的切身利益,視自己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基本沒有白人黑人那種群體意識和相互的幫助支撐,所以只要跟自己的個人切身利益部相關的就可以視若無睹,漠不關心。沒有人會想到自己一定要盡自己所能提高自己族群的社會地位,只會盡所能提高自己的個人地位,沒想到個人的地位其實與自己所屬族群的地位密切相連的。所以不管白人黑人,就是他們一個討飯的你都不能隨便得罪,因為他的族群會為他撐腰,只有中國人是人可盡欺,你就是一個大富翁大學者都會被人家一個討飯的隨便攻擊。因為這個中國人背後沒有一個群體會為他撐腰。我們大家就等著一個個地輪著被欺負吧。
回復 torpedo1 2011-2-17 11:36
美國陪審團的構架就不公平。關起團員幾天,乃至幾周。有僱主的倒是能夠得到pay(老闆發工資)。小生意的老闆這不是斷了生計了嗎?
樓主的意思也是對的,呼籲華人不要放棄自己的權利。但真的有那麼一兩個華人陪審員就能幫華人出氣了?恐怕沒那麼簡單。
回復 紐約海明律師 2011-2-17 12:04
torpedo1: 美國陪審團的構架就不公平。關起團員幾天,乃至幾周。有僱主的倒是能夠得到pay(老闆發工資)。小生意的老闆這不是斷了生計了嗎?
樓主的意思也是對的,呼籲華人 ...
目前的現狀是:紐約有不少華人法官,但是專跟華人作對。生怕人家說他偏向華人。對洋鬼子唯命是從。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6 05: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