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生命密碼(連載2)

作者:laketree  於 2010-3-21 12: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詩詞書畫|已有4評論

前 言(1)

「敞開你的心扉,握著我的手,跟著我,去經歷七天的奇妙之旅,去尋找生命的七個密碼、七條法則,去感悟人生的各種問題。希望你的心靈能在旅途中凈化升 華。」

  ——米哈爾·巴特·亞伯拉罕


  耶路撒冷 1980

  屋裡黑漆漆的。拉比的妻子無奈地嘆了口氣,她很累。那天傍晚,非常悶熱,房裡所有的能量似乎都蒸發了,空氣里瀰漫著一股疲憊的味道。我的老師麗貝卡, 顯然已被我無休止的問題折磨得忍無可忍。她繫上印花圍裙,我知道她的這個動作意味著,她想回去看孩子了。

  麗貝卡有11個孩子,她的丈夫是這所耶什華① 里最有名望的拉比之一。和其他耶什華不同,學生在這兒可以學習猶太神秘主義。麗貝卡除了要照料這個龐大的家庭外,還承擔著組織安排的任務,因為每天慕名來 拜訪她丈夫的人絡繹不絕,有很多還是飄洋過海來的,當然更多的是來自國內的拜訪者。

  ① 耶什華:講授律法的正統猶太學校。——譯者注

每個星期二和星期四,我都會搭巴士前往離耶路撒冷古老中心不遠的正統猶太居民區。車站正對面是一個現代咖啡館,咖啡館老闆現在已經見慣了這樣的場景:一名 穿著牛仔褲、T恤衫、帆布鞋的歐洲女人走進咖啡館,點一杯濃咖啡,然後徑直走進洗手間。幾分鐘后出來時,她已經身著長裙、長袖羊毛衫,包著頭巾。

  第一周,那老闆警惕地盯著我。第二周,他走過來要我給個解釋。那天以後,他便分享著我的秘密:我正在學習猶太神秘哲學喀巴拉,我所在的學校地處耶路撒 冷中心,是最好的也是最有爭議的正統猶太學校。我不知道哪件事讓他覺得更震撼:是我裝束的改變還是一個女人居然在學喀巴拉呢?後來,每當巴士一到站,老闆 便會給我準備好一杯濃咖啡和一塊猶太三明治①。為了讓我能更好地保守這個秘密,他還特別為我在吧台後預留了一個位置,以方便我整理包裹。喝完咖啡,三明治 打包帶上中午吃,我悄悄溜出咖啡館,心怦怦直跳,生怕被認出來。如果有人看出我是一個現代歐洲女人,那我的喀巴拉學習生涯立刻會成為歷史。當然,被認出的 幾率並不大,因為我偽裝得太好。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過了拐角后,我還是加快了腳步。

  ① 猶太三明治:一種猶太教食物,根據猶太教一系列複雜的飲食法規製作而成。——譯者注

每次走到半路,我都會遇到一幫熱情的小孩,他們衝上來抱住我,取笑我的荷蘭口音,把小手塞進我的提包里摸索。首先被他們瓜分走的,是我的午餐。如果提包里 沒有他們感興趣的東西,他們會繼續向我的口袋進攻,到最後連我秘密藏東西的半統襪也會不保。和麗貝卡的這群孩子在一起,讓我覺得是那麼的溫暖、快樂。最小 的本傑明總是把我的衣袖當手帕,用他的小鼻子在上面來回磨蹭,這溫馨的一刻,讓我的思鄉愁消失得無影無蹤。不一會,快走到學校門口時,孩子們會立刻安靜下 來,嬉笑打鬧的小朋友瞬間變成了沉穩懂事的小大人。

  他們知道自己是誰的孩子,他們知道在這些遭遇了生活痛苦的人面前,不能表現得太放肆。這個院子里,住著拉比一家。每天都會有很多人等在門口,等著能讓 他們擺脫痛苦的箴言。

  麗貝卡叩著桌子,打斷了我的思緒。時間到了,我該告辭了,可我卻不想動。一股難以控制的情緒席捲了我:想家,孤獨沮喪,還面臨著缺錢的窘境。

  「麗貝卡,這不管用。」我小聲說道。她把我的手翻過來,手心朝上,似乎在尋找一條生命線,這樣可以更好地了解我。

  「為什麼不結婚呢?就像我一樣,嫁給拉比?看得出來,你很喜歡小孩,你也很漂亮。不妨學學我,在裡間屋裡讀書,傾聽丈夫談話,在恰當的時候問他問題。 我能教你的只有這些了。你知道那些對女性的規定,你的問題,只有拉比才能幫你。」

  那一刻,我知道了她的秘密。她知道答案,卻不能和別人分享。她的任務,只能是解釋猶太婦女註定要遵守的規定、法則和章程。除此之外,她無能為力。

  我是多麼愚蠢啊!我以前總覺得她什麼都不知道,總覺得自己比她有知識,因為我常常冒用父親的名字從神學院圖書館里偷偷借書出來讀,那些書女人是不能看 的。可原來,我讀過的書她也讀過,可能還比我讀得更多。見縫插針的時間裡,她在秘密的小屋裡,忐忑地看完了那些書。「你丈夫教你嗎?」問題一出口,我嚇了 一跳,我以為她肯定會生氣,可她只是摸了摸我的頭,起身離開了房間。這堂課結束了。我很困惑,我發現了一個我不想知道的秘密。

  與傳授他人知識比起來,維護丈夫的聲譽對她來說更重要。我不禁想起了我們歷史上那些被埋沒的女性,有多少人湮沒在浩瀚的歷史洪流中?有多少人放棄了自 己的夢想,僅僅因為她們是女人?我也想起了那些傳奇女性,她們能感知宇宙的力量,能通曉生命的奇?,可她們最後卻遭到統治者和教規的迫害。她們戰戰兢兢地 將自己的故事和知識傳給女兒,希望後人能從這些故事中感悟到她們的智慧。

  我呆坐著。在這神秘的智慧聖地,我默默祈禱,希望天堂中那些智慧的母親能來幫助我,我不能再這麼一無所獲地離開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正當我要起身收拾 提包去向麗貝卡道歉時,門開了。

  拉比走了進來,坐在他妻子剛才坐過的椅子上。

  「你就是那個有很多問題的荷蘭女人?我聽說你坐巴士到這兒來,在街角的咖啡館換衣服,我的孩子們每周有兩次會像小狗一樣等著你和他們一起玩;我聽說你 不打算嫁人,卻寧願花時間拜我妻子為師,問她各種各樣的問題;我聽說你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一個女人,不能和男人們一起在耶什華里學習。我不知道你來這兒 我是該生氣還是驕傲,可是如果萬能的『哈篩姆』① 都認為,你讓我這智慧聖地喧囂起來是無可厚非的話,我又有什麼理由把你拒之門外呢?不過,雖然我們是猶太教的神秘主義分支,但即使是猶太教領袖也不知道是 該把我們視為叛徒還是值得敬仰的先驅,因此,我無法讓你同男人們在一個房間里學習。我妻子對你期望很高,她希望我能成為你的老師。從今天起,你每周可以問 我一個問題,只能問一個。而我,會在每周適當的時候傳授你生命密碼。今後的七周,你得在規定的時間到這兒來。我們從星期一開始,因為哈篩姆是在星期一創造 了世界。但是,你必須保證,除非我同意,否則你不得向外透露這些密碼。你必須以你父親的名義起誓,你會牢記這些密碼,除非得到神靈的指示,除非我託夢於 你,你才能把這些密碼傳遞給他人。你發誓。」

  1哈篩姆:希伯來語里對上帝的稱呼。——譯者注

我從未感覺自己如此渺小,卻又如此驕傲。他的語氣聽上去很嚴厲,可從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他對一名虔誠探尋者的讚許。在寫滿字的碗櫃里,在每個故事的細節 里,在智慧的陽光里,我在不停地尋覓,我熱切地渴望著知識,渴望著頓悟,渴望著智慧。

  童年時,我總是纏著父母東問西問,似乎腦袋裡有十萬個為什麼。父親總是笑著縮在沙發里,捂著耳朵大叫:「夠啦,夠啦!我的小祖宗,到外邊去,去外邊 玩!像別的小孩一樣,去玩去!」

前 言(2)

拉比的話,彷彿瞬間打開了我心靈的窗戶,內心深處那些深埋許久的想法一下子都跳了出來。這個睿智的人,他犀利的眼眸能洞穿人的心靈,他平靜地傾聽著我的訴 說。我給他講我童年的故事,講那時我是多麼渴望知識和智慧。我還告訴他我少年時的秘密,那些莫名奇妙的夢。這些,我從未告訴過我父母,我怕他們會認為我是 怪人。雖然有時候,從父親眼裡,我能讀出他認同的目光,可我還是不敢告訴他們這些秘密。畢竟,一個小孩居然想要尋找上帝,這太奇怪了。

  我向亞伯拉罕拉比描述著那些我曾見過,卻又無法解釋的事情。當講到我常被一股難以名狀的巨大憂鬱籠罩,彷彿內心被掏空了一樣時,我不禁哽咽起來。我究 竟在追尋什麼,渴望什麼,我毫無頭緒,只能徒增我的孤寂,讓我常常在漆黑的夜裡無法安睡。

  我坐在那裡,腦海里全是關於生命的各種問題。我是誰?我為什麼會存在?我在哪裡才能找到上帝?

  在學校里,老師總是教我們各種現象、知識和科學。可是從來沒人告訴過我,生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我們為什麼會存在於這世間。無數次,我想盡一切辦法 去尋找答案,我想知道,我們該如何生活,我們該遵循怎樣的生命法則,才能生活得更好。

  我畢業那年,父親去世了,房間里頓時顯得空蕩蕩的。從此,我將關於父親的所有記憶封存在腦海深處,因為回憶只能讓我更加悲傷痛苦。我決定去以色列,去 那兒找個導師學習一年。接著我就遇到了麗貝卡。無論如何,我得弄明白自己到底在追尋什麼。講到這兒,我淚流滿面,四周一片寂靜。

  從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絲認同的眼神。他被我的講述打動了嗎?還是這僅僅是我的錯覺?我告訴他,我曾在他的書里讀到這麼一句話,雖然那本書的大部分 內容我並不明白,可這句話讓我無比震撼:

  「在《創造之書》(Sefer Yetzirah)里,上帝將生命密碼透露給亞伯拉罕。這些密碼一旦被掌握,便可重塑人生。」

  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信息!從那時起,我攢下每一分錢,不惜任何代價到這所學校學習,因為在這裡能找到我長久以來追尋的答案。那句話,點亮了我的生 活。亞伯拉罕拉比重重地點了點頭,似乎他已明白了我的孤寂。

  我猶豫著問了拉比第一個問題:「亞伯拉罕,密碼,真的存在嗎?如果存在的話,到底講的是什麼呢?」

  他站起身,微笑著說:「我妻子總有很多問題,不給我片刻安寧,你跟她一樣。」走到門口,他轉過身說:「每個星期,你可以學習一個密碼,留一個問題回去 思考。我們從下周一開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0-3-21 14:33
是電子版么?有Link?
回復 貝殼村長 2010-3-21 15:06
踩踩
回復 MapleTree 2010-3-25 00:34
神秘。
回復 此山中 2010-7-16 04:41
"密碼", "只要...就能...", 我書念得少, 也聽過無數遍了, 好像有點故弄玄虛, 應該不過是本雞湯書吧, 但我決定捏著鼻子看下去先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5 22: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