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面之緣-------李芳蘭

作者:吉生辰  於 2013-1-10 11: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9評論

                                                                        

        引子:        朋友,你有無計算過, 在我們過往的人生旅途中,遇到過多少人嗎?大概無計其數,也無從算起吧!。說起來這就是人生的機「緣」巧合。這「緣」,就像一根線,把有「緣」的兩頭聯結起來,並打上結,使之成為親人,成為夫妻,成為知己,成為朋友。

               朋友, 在你的人生記憶里,你大概也曾有過,那就是在偶然的場合中和一些人的不期而遇吧!。而我把這種此生中惟一的一次不期而遇,稱之為「一面之緣」。為什麼呢?實在是因為這些當年所見所看所聽的人和事,不曾隨歲月的流失而隨風漂散,而是如影相隨,並促使你追憶往昔,思考今天,期待未來。

                言歸正傳, 記得那是二十多年前,我剛到美國時,隨親人到史丹佛大學禮堂看台灣的京劇名伶郭小庄的演出。說實話,當時本不想去,可親人說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出去散散心,更何況一來嗎,能見見世面,見識一下台灣國寶級京劇名伶的扮相,身段,唱腔及其功力;二來嗎,說這位京劇名伶郭小庄小姐曾拜我爺爺——陳邁子先生為師,學習中國古詩詞,以便她加深內函,提升表演功力。因有這層關係人家才免費送了些票,再說了,多一個人去總會多點人氣,咱中國人要地就是轟動效應,還是越大越好,賺錢不賺錢倒是次要的。

              和我同乘這輛車還有一老人家,親人介紹並讓我叫奶奶。我方才知道這位身材不高,貌不驚人,可看起來身體健康,對人說話和藹可親的老人,就是本篇我想要說的人物------李芳蘭女士。

            說起李芳蘭,許多人都很陌生,特別是跟我一樣在中國大陸出生並長大的,幾乎從來沒有聽說過此人。在去史丹佛大學的路上,及到達禮堂后,在等候演出的這段時間裡,這位在輩份上我叫奶奶的老人,看著我這個涉世不深,有些害羞且還有點木納年輕人,便主動述說從前往事,而其中最讓人熟悉的便是被毛澤東稱之為「能抵十萬雄兵」的熊向暉,而我之所以知道熊向暉此人,則是從前在國內時,讀過在報刊雜誌上,所連載的他所寫的回憶錄((地下十二年與周恩來))

              那麼,李芳蘭與熊向暉有何關聯嗎?當然有,因為他們都曾是熱血青年,都有一顆為了祖國不受日寇鐵蹄的踐踏,而投身到抗日救亡運動中去。不同的是李芳蘭所有觀點都傾向於國民黨,而熊向暉則是在北平清華大學讀書時,就已秘密地加入中國共產黨,受清華大學共產黨組織的負責人蔣南翔領導。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已回到武昌家中的熊向暉得到黨組織指令,趕赴湖南長沙,報名參加胡宗南的第一軍中,由李芳蘭發起並擔任團長的湖南青年第三戰地服務團,並伺機打入胡宗南內部。叫人難以料到是熊向輝暉這個棋子,竟然是共產黨領導人,也是棋盤高手的周恩來,親手布在對手國民黨領袖蔣介石的愛將,後來被人們稱著西北王的胡宗南將軍身邊的一顆「閑棋冷子」。

               根據李芳蘭的說法,打從熊向暉進到這個「戰地服務團」,她就對熊向暉的身份有所猜凝,認為此人雖年紀輕輕,可心思不淺,為此當面問熊向輝:「服務團裡面有幾個CP?(共產黨英文簡稱)熊向暉明知故問地答問道:「西皮流水?」李芳蘭有些無可耐何地說:「什麼西皮流水,這不是唱戲,CP就是共產黨,洪同,陳忠經是不是共產黨?」熊向暉反問道:「去第一軍服務團的有共產黨?」李芳蘭明說道:「你不就是嗎?」熊向暉立馬否認:「我不是共產黨…………」。生死存亡,他豈敢掉以輕心。

             接著,我們再來看看黃埔軍校的高材生,蔣校長的得意門生胡宗南將軍是怎樣鑒定和挑選青年才俊的?。胡宗南見戰地服務團團員,總是按步就班地照事先規定好的軍禮,手持戰地服務團的名冊,依次點名,被點到的人都會站起來,說聲「有」,然後回答所提問題,胡宗南以此來考察每位團員。讓我們看看那時青年的共產黨人熊向暉,與胡宗南的初次見面,使用什麼「奇怪」招數,不但給胡宗南留下了於眾不同的印象,也使戰地服務團的團長李芳蘭感到意外!

             當胡宗南點到熊向輝的名字時,他故意坐而不立,舉起右手說聲:「我就是」。

               問:貴庚?

              答:再過三個月零四天滿十九周歲。

              問:熊先生為什麼到本軍來?

              答:參加革命。

             怔了一下胡宗南接著問:熊先生來本軍是為了參加革命?

             有被而來的熊向暉回答說:中山先生遺囑第一句就是「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現在,「驅逐韃虜」就是抗日,抗日就是革命。

             問:不願抗日,反對抗日的算什麼?

             答:積極抗日的是真革命,消極抗日的是假革命,不願抗日的是不革命,反對抗日的是反革命。

             此言一出,胡宗南加快語速,提高聲貝大聲問道:對反革命怎麼辦?

            答:殺。

              因為這個「殺」字說得鏘鏘有力,使得胡宗南在熊向輝的名字上畫了四道「圈」。也就是這四道「圈」,圈定了胡宗南決定重點培養熊向暉,宴請並說服反對熊向暉從軍的父親,再把熊向暉送入軍校,待培養成人後,再一次把熊向暉「圈」到身邊十來年,大力提攜。更重要是胡宗南把攻打延安時所有的,要上報下達地作戰機密文件交於熊向暉保管,而熊向暉卻在第一時間裡,把這些重要機密文件送往延安毛澤東的窯洞里,使得胡宗南親率的十幾萬大軍,攻入毛澤東所住的窯洞后,繳獲的只有一張毛澤東親筆所寫的紙條「胡宗南到延安,勢成騎虎,進又不能,退又不能,奈何!奈何!」。

            更為可笑地是,進攻延安 一無所獲,而又自以為慧眼識才的胡宗南在一九四七年七月出錢又出力,把共產黨稱之為「后三傑」的熊向暉等三人送到美國深造,這年九月國民黨軍統局就破獲被胡宗南青睞的熊向暉等人竟然是共產黨間諜。半個世紀過去了,人們依然不了解,在那場國共之間內戰中,戰鬥失利用人失查的胡宗南,最後一分鐘才坐上飛機,灰頭土臉地離開大陸,在逃亡到孤島台灣的途中,內心是何感想?。如今倒是有人很形象地指出胡宗南的弱點,那就是比較疏闊,雖有識人之義卻無防人之備。

             在台灣和胡宗南時有往來的老部下李芳蘭,在上世紀八十年後期台灣開放老兵回大陸探親后,回大陸觀光旅遊並在北京和熊向暉等人相聚,在酒足飯飽之後,這些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乘著酒興,開始了口無遮掩的閑聊。此時此刻她仍然口口聲聲尊稱胡宗南為「胡長官」,她也沒放下幾十年前的身份,依然端著第一軍戰地服務團團長的架子,對著熊向暉罵道:「熊向暉,你不要臉,你沒良心,你們把胡長官害的好慘,你們不得好報…….。」。

             此罵把人們引回到幾十年前,國共兩黨你死我活的絞殺年代,豈不知,時代在前進,潮流在變換,一代新人換舊人。相繼於二005和二00七年故去的熊向暉與李芳蘭,你們各自政黨的領導人,國民黨主席連戰和共產黨總書記胡錦濤,不但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紅地毯上一笑泯恩仇,還在釣魚颱風景如畫的贏台里,用一瓶又一瓶的茅台把酒言歡,想來國共兄弟政黨之間的和平竟爭,共同為中國人謀福利的一天不會太遠了。

            假如你們在天有靈,請你們保佑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們和平相處,不再撕殺。阿彌陀佛!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13-1-10 21:42
各事其主呵,謝謝分享。
回復 leahzhang 2013-1-10 22:53
good article!
回復 吉生辰 2013-1-10 23:18
tea2011: 各事其主呵,謝謝分享。
是滴。現在看來那場內戰的當事人,太過理想化。
回復 吉生辰 2013-1-10 23:19
leahzhang: good article!
thanks.happy year
回復 leahzhang 2013-1-11 00:10
吉生辰: thanks.happy year
u2!
回復 吉生辰 2013-1-11 14:20
leahzhang: u2!
為何笑的如此這般地開心。
回復 粒子在 2013-1-13 05:46
不錯,說得是真話,寫得是真話,好文
回復 吉生辰 2013-1-13 23:56
謝謝。
回復 Duffy 2013-5-19 13:18
好文。
在「913」事件中,熊向暉還被毛周點將有所作為, 此是后話。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8 20: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