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佔領中環完全不同於佔領華爾街 ——「北美崔哥」造謠 ZT

作者:yulinw  於 2014-10-7 10: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美文轉載|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佔領中環完全不同於佔領華爾街
——「北美崔哥」本色出演文盲造謠犯

最近一位叫做@北美崔哥的自封脫口秀演員的微博博主寫了一篇名為《敢占街,看美國警察怎麼說》的文章,在微博微信流傳甚廣,引無數五毛扼腕嘆息:要不是大度的我D媽,在國外你們早就死八回了。這位崔哥,多年堅持鬥爭在敵人內部,整天慶中國之崛起,嘆美帝之衰敗。這不,最近崔哥又對於香港的佔領中環運動表達了強烈不滿。為此,他特意走上了「民主大國」——美國的街頭,去採訪那裡的「警察」怎麼看待香港佔中運動。

不出所料,紐約這位黨的好乾警說出了一番符合崔哥一腔愛國心的言論,於是產生了這篇文章。 根據這位「紐約警察」的邏輯,看來他一定認為,民主的紐約市清理非法佔道,和納粹德國鎮壓一次猶太人遊行示威,沒什麼區別。不,納粹更有理——因為民主的紐約也這麼干:武力清除,句號!

一、」北美崔哥」真採訪了紐約警察?

正是因為有了這位紐約幹警,崔哥的文章才被傳的那麼多。只可惜,其實崔哥一開頭就明白告訴你,紐約警察之類,壓根就是他在撒謊。而結尾,大概怕大家忘掉或視而不見,又著重再說一遍。

不信?請看崔哥一開頭,就放上了一張他和一位紐約騎警大叔的合影,以示其採訪真實性。在這張圖後面,作者立馬寫到「採訪地點,紐約,第五大道。」 這是一張多麼具有說服力的圖!裝備齊全駿馬在旁,打扮怪異的那位崔哥一臉嚴肅,果然是發生了交談么。

 


只不過,從圖中騎警大叔厚厚的皮大衣和崔哥本人五保戶一般的打扮很容易發現,那是冬天。至多是去年冬天——當時佔中運動還沒發生。看來崔哥具有預測未來的特異功能,未雨綢繆的進行了此次採訪。當然了,對於爆出只要奧黑一通電話就有百萬紐約雄警空降香港,還要當港督禁止大家吃腸粉這等神樣言論的奇葩人物,這些天穿著冬天衣服到處晃悠大概也不算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了……

    崔哥微博:

    警察: 我要是香港總督,就禁止任何警察吃麵條、腸粉和稀粥一類的玩意兒,吃那玩意兒怎麼可能有勁兒執法呢?怎麼能有資格當警察呢?
    警察:我們總統奧巴馬不是剛講完話么,說全世界哪裡有危機就找美國。他要是下令,我們美國警察就可以到香港去維持秩序,讓香港學生懂得什麼叫respect authority(尊重權威)。對了,香港人講


再把崔哥的文章拉到最後,又是一張照片:禿頂崔哥和一老一少兩位警察大叔親熱的搭肩膀合影。崔哥標註:我採訪過的警察-原來他採訪的警察又成了這兩位。只不過,如果誰能如崔哥所說的那樣在紐約第五大道採訪到這二位「紐約警察」,他也必須有特異功能。因為從制服馬上可以認出,那根本不是什麼紐約警察,而是兩個西雅圖警察,和紐約整整差了三個時區!

崔哥發布的他」採訪「的警察照片

 


維基上的西雅圖警察照片:

 

網路上的西雅圖警察照片:

 


OK,所以我們知道,「北美崔哥」所謂對「紐約警察」的採訪,根本就是胡編亂造腦內補完的東西。其實崔哥此文滿坑滿谷的全是又可笑又無恥的造謠歪曲。

但有些被崔哥洗腦的朋友會不服。他們問:就算這些內容是假的,其本身是否仍有幾分道理呢?好,我們就先來解答這個問題。告訴大家,從道理上看,崔哥究竟耍了什麼無賴?順便再扯點如何看待「公民抗命」這類高姿態理論問題。再此之後,再奉上對崔哥造謠的全面打臉,作為今天的娛樂節目。

二、佔領中環和佔領華爾街沒什麼區別?


首先,說到佔領華爾街事件,的確發生了警察與示威者的衝突,這種衝突的起因部分在於示威者違法侵佔馬路影響交通——這和ZG對香港佔領中環示威者的指控似乎很類似。

所以「北美崔哥」實際想宣揚的就是:「佔領華爾街」示威者違反法律侵佔馬路,民主的美帝都讓警察去清除了。那同樣佔馬路影響交通的香港佔中,搬到美國去也得是這般下場,或者說即便把「民主大國」美國的邏輯搬來香港,佔中示威者做的也說不過去,也該直接清掉算完!

等一下,等一下,問題就在這裡——「把民主大國美國的邏輯搬來香港」。而美國的邏輯,首先正是:各級政府首腦,各級議會議員全面普選——那難道不就是香港「佔中」追求的目標嗎?在此之後,美國才有個秩序的邏輯,未經批准占街影響交通需要清除。如果你要在香港使用美國邏輯,就請兩個都用,別只拿一個!

換句話說,請你去對佔中示威者談:咱們就按民主大國美國的邏輯來!首先像美國一樣投票選舉,然後你們如果再佔大街影響交通,也像美國警察對「佔領華爾街」一樣辦理。你說人家佔中的願意不願意?肯定願意!

我想到這時候,就輪到「北美崔哥」這號人縮頭了,他們會一如既往的宣稱,香港不能搞美國式普選那是因為中國特殊國情!好么,真普選按特殊國情照例不能搞,清場按國際標準照例要大搞。一會兒特殊國情,一會兒國際標準——全看怎麼對他們主子有利。咦,崔哥這套,難道不就是已經耍了多年的無賴的繼續嗎?

再換一下角度,如果你要把「佔中」事件搬去美國,那就請別選擇性的只把佔大街影響交通一件事兒搬過去,而要把他們為什麼佔大街也搬過去——我們假設,如果美國作為「民主大國」突然出現一部分公民被剝奪選舉權,然後這部分人示威佔領了某條街影響到交通,之後發生的事情,不會是,至少遠不會只是他們被警察移除,而會是在美國民眾廣泛同情和壓力下,他們重新獲得選舉權——正如當初以黑人選舉權為核心訴求的民權運動最終獲得了勝利!否則美國哪有資格當「民主大國」?

根據這個淺顯的邏輯, 我們也可以輕鬆編出一小段和「紐約警察」的對話。請大家自己判斷,這比起「北美崔哥」編造的那些,哪個更符合「民主大國美國」人的思路。

採訪者:Sir, 如果美國突然廢除了普選,紐約幾萬老百姓上街遊行佔領了馬路和廣場抗議,一占就是好幾天,您覺得該怎麼辦。

紐約警察:那我可能會加入他們。就算不敢加入,也會同情他們,不和他們為難。

採訪者:那不是影響了社會秩序嗎?難道不是該remove by force(武力清除)?

紐約警察:這事情錯在政府。怕影響社會秩序他們為什麼廢除選舉權?要恢復社會秩序,先把選舉權還給人民。

還沒有明白的人,請看美國獨立的過程。獨立戰爭爆發的「借口」到現在理直氣壯的講了二百多年,是啥呢?正是選舉權——選在英國議會代表的權利。所謂「無代表不納稅」說的就是這事兒。最後發生的,不只是堵個馬路這級別的抗議,乾脆拿起武器開戰宣布了獨立——美國人有覺得自己國父這事兒辦的不地道,譴責他們違法搞暴動破壞」文明社會秩序「嗎?

所以,同樣是堵塞了交通的行動,佔領華爾街運動說不過去,而佔中值得同情支持,邏輯上毫無矛盾。其關鍵點正是「北美崔哥」提到的:美國是民主大國,而香港或中國不是。「占華爾街」的人已經在天天享受民主(他們的訴求類似:有人比我富太多太不平等了該分我點),而「佔中」人群則在爭取民主!「民主大國美國」的人,會對這二者等同看待嗎?

三、到底怎麼看公民抗命?

讓我們再稍微深入分析「公民抗命」。畢竟佔領中環和佔領華爾街,都宣稱自己是在「公民抗命」。公民抗命,自然不能說對社會毫無影響,比如遊行示威擠佔馬路,妨礙交通,影響政府辦公,罷工罷課對經濟文化生活有干擾。所以即便這種形式對社會的震蕩遠小於暴力革命,也應該謹慎採取,所針對的社會問題必須是重大的,涉及基本的人權、自由、民主等價值。不能說一個人有任何不滿去堵馬路,就天然有「資格」宣稱自己在「公民抗命」因而具有道義正當性。

但反過來說,如果真的涉及前面所述的重大問題(例如金博士領導的民權運動通過公民抗命爭取南方黑人投票權),又有資格獲得同情和道義上的肯定。即便真的對社會造成影響,人們也傾向於認為有關責任應該由沒有做好保障人權的政府承擔,消除其影響的正確方式也並不是出動武力鎮壓公民抗命,而是改革制度,提升人權,使問題自然解決。

對於每一起自稱的公民抗命事件,該用什麼去判斷其是否正當?是應該支持還是反對?答案是:
1、看追求的目標,不同的目標帶來不同的道德判斷;
2、看其是否擁有其他更和平保守且有效的手段;
3、是否嚴格遵循了非暴力的主張,有無盡量減小對其他公民造成的不便。

應用這些常識性的標準,我們很容易發現「佔領中環」和「佔領華爾街」雖然都宣稱是「公民抗命」,但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1、目標:
佔領華爾街「令人頭疼的一點正是,甚至並沒有提出什麼明確的訴求,而更多的是一種情緒的表達。這種情緒可以大致概括為:富人已經比我富太多,應該分我點。

佔領中環:目標明確——爭取不由中央政府指定候選人的真正普選。

很顯然,為了選舉權而抗命,比為了「有人比我富太多」而抗命,具有高得多的正當性。

2、是否擁有其他有效手段:
佔領華爾街:擁有一項強大的「民主體制內」手段——投票。如果他們的觀點真有道理,完全可以通過自由社會裡的自由言說影響到民眾,集合眾人力量選出代表他們的議員之類,最終推動社會向理想的方向改變。

佔領中環:這種事情發生在中國,這種和平抗爭都很可能無效,至於其他手段,你懂得。

其實,對於手段的問題,哪怕是當年目標比占華爾街具有高得多正義性的金博士也非常注意。金博士發表「我有一個夢」著名演說的華盛頓民權大遊行,最初組織者打算採取「公民抗命」,但經過審慎考慮,金博士採取了與政府,尤其是華盛頓特區警察合作的形式(因為他們有一個不惡意剝奪其遊行權利的政府)。盛大的遊行順利舉行,在選民中引起了廣泛關注與同情,最終轉化為選票方面的壓力,使得有關的民權法案在議會中迅速通過。

3、佔中運動非常嚴格遵守非暴力:他們非常積極的排除一切可能造成自身嫌疑的事件,比如見到警察或疑似碰瓷人員就高舉雙手,並通過注意現場衛生,積極垃圾分類等方式儘力減少對民眾造成的不便。

佔領華爾街:遠遠沒有這麼克制。原因部分在於,美國民眾的觀念和中國大陸民眾正好相反,只要看見警察和民眾衝突,一般會同情民眾。所以那個著名的滿臉是血的占華爾街運動人士Bratton Watts一參加運動就指責隊友為何還沒有搞出和警察的衝突。

很明顯,「北美崔哥」用佔領華爾街來比照佔領中環(其對占華爾街過程的描述也充滿了造謠),只能說明其對美國和對一般政治問題的理解極其淺薄。我們真誠的希望,讀者朋友能夠開動自己的頭腦進行獨立思考,了解一些美國的細節。畢竟,被「北美崔哥」這類低級造謠犯忽悠,實在是件不光彩的事情。

四、娛樂時間,北美崔哥與不存在的警察

在前一章節裡面理清了思路,現在進入娛樂的打臉時間。我們把北美崔哥那些圖片和意淫的與紐約愛國幹警的親切對話打開細看一下。




下面這圖鮮血淋淋,似乎向我們揭示了美帝水深火熱的人民集會狀況:

 


而事情真相是,圖中的這位年輕人叫Brandon Watts,是個著名的問題人物。連他」佔領華爾街」的隊友都覺得他是個大麻煩。比如紐約時報一篇關於他的報道提到:」此人是遊行組織者最大的心頭患,部分因為,他對於遊行者至今沒和警察發生衝突感到很不耐煩」。

「give the march medic and co-organizers the most cause of worry"
in part because he expressed impatience "that the marches had not yet had a clash with police"

然後這人就真的去公然挑釁警察。其做法包括:擊落警察的警帽,向警察投擲電池等物。當然,警察並沒有向崔哥所預言的那樣,將他一槍擊斃。而只是逮捕了他,但他又從警車上強行逃離,引發大批警察在當時極為擁擠Zuccotti公園內四處追趕。鬧出一場大亂。最終制服他的時候這哥們腦門在地面磕了一下成了這副尊榮。

The bloodiest arrest that caught the media's attention was Brandon Watts, a 20-year-old man whose been at Zuccotti Park since week one. As we reported yesterday, Watts allegedly knocked a police officer's hat off and was chased down by cops inside the park. The daily news - which put his bloody face on the cover today - reports that he also tossed objects (including a AAA battery) at cops. Police say he resisted arrest and hurt his head on the concrete during the scuffle.

警察對這位仁兄提出的這些指控,就連他的律師,著名的資深人權律師Martin Stolar都沒有否認,而是強調,小夥子沒什麼惡意,只是精神有點問題。

 

咱們先不管他精神是否正常,但這樣的一個激進的人,如何能和那些連垃圾都要收拾乾淨的香港抗議者相提並論呢?

===================================

再看崔哥拿出的另一圖:

 


崔哥的意思很清楚,這是美國警察的通用辦法。香港學生罵呀?其實不用香港學生罵,咱們看看美國官方對此事的調查結論。這件事發生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該校警名叫Jonh Pike。胡椒噴霧事件在美國引起了軒然大波。事後官方調查報告作出結論:

"Lieutenant Pike's use of force in pepper spraying seated protesters was objectively unreasonable"---Pike警官對坐姿的抗議者使用胡椒噴霧不合理。所以這當然不是美國警察通行的規則。

事後,學校對學生的補償和和解費用包括:被噴的21名學生每人賠償三萬美元。並為學生支付共計25萬美元的訴訟費用,且專門撥出10萬美元作為後續賠償經費,每位學生可以最多再拿兩萬美元。學校最終共計支出約一百萬美元。這些信息,北美崔哥沒有告訴國人——難道他是擔心國人聽說之後排隊去美國找警察噴辣椒水?

============================

好,咱們再來看幾段崔哥幻想的警察和他的對話。說實話,雖然崔哥在美國的年月也不久了,但明顯都活到了狗身上。他編造的和紐約警察的對話讓人瞠目結舌。

先看崔哥自己在他幻想的對話中,對佔領華爾街」事件的一番描述。

    崔哥:當然記得,那會兒我在紐約。我記得紐約警局從八個城市調來警力,有防爆車、防爆隊、狙擊手、騎馬警隊,使用的武器有警棍、電棍、泰撒電槍。

我不知道崔哥是否當時真在紐約,反正筆者那時的確在紐約。甚至有一位中國朋友當時就以我家為基地,每天去佔領華爾街據點——Zuccotti公園採訪示威者,拍下大量照片后在國內也紅火了一把。但問題是,我,以及我見過的紐約人,從來沒聽說過還有「八城聯軍」調來紐約這種事。此事非但在媒體及網路上毫無記載(唯一能查到的就是崔哥的這篇),且極端違背美國憲法體系的常識。

美國沒有聯邦一級的警察,只有各個州和市自己隸屬的警察局。這些警察局對當地行政首腦(例如市長)負責。別看紐約是個最大的城市,但紐約警局如何能夠指揮調動其他城市的警力?是哪8個城市?他們的警察在紐約進行了什麼執法?住在什麼地方?稍有美國常識的人,都能感覺到這個謠的奇葩程度。

        警察:我們總統奧巴馬不是剛講完話么,說全世界哪裡有危機就找美國。他要是下令,我們美國警察就可以到香港去維持秩序,讓香港學生懂得什麼叫respect authority(尊重權威)。

這是另外一個奇葩程度驚世駭俗的謠。

首先,崔哥似乎以為,美國總統能夠指揮紐約警察。可惜這一點完全違反美國憲法體制。前面說過,美國警察屬於地方行政機構,不屬於聯邦。作為聯邦行政首腦的總統根本無權向紐約警方下令。哪怕是總統本人來紐約需要警察保護,那也是市長或警察局長協調。

關於這一點,即便是從來沒來過美國的中國人,只要稍有文化,就知道民權運動期間,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派101空降師護送黑人女孩兒上學的故事。請問艾森豪威爾總統為何不直接命令當地警察?為了顯示他的武力?錯,因為總統無權指揮地方警察,但可以作為美軍總司令指揮軍隊。

其次,哪怕是軍隊,奧巴馬一下令就能去香港維持秩序?咱先不談崔哥的主子是否高興的問題,但美國總統向海外派出地面部隊需要議會批准這樣的常識,不是文盲都應該知道的嗎?

    警察: 我要是香港總督,就禁止任何警察吃麵條、腸粉和稀粥一類的玩意兒,吃那玩意兒怎麼可能有勁兒執法呢?怎麼能有資格當警察呢?

崔哥謠言的奇葩程度,真是勇攀高峰。咱就不談紐約警察如何知道香港人吃「腸粉」(腸粉的英文是啥?),難道崔哥真以為,港督有權命令警察吃什麼?他是不是還以為紐約市長能命令警察不許吃生菜?

只有一個解釋,崔哥在國內當奴才當的太久,他的領導一定每天在查看他在吃什麼,領導簽字同意之後他才敢開飯。這麼一想有點噁心,我就不多說了。

===============================

再回頭看看另外幾張崔哥的照片。一張照片中,一位示威者被警察抬走。看上去也沒有被擊斃的樣子。

 

然後崔哥腦補一句:

    拖走以後,送法庭起訴,律師費自付,吃虧的還是自己。

問題來了。還真輪不著崔哥擔心佔領華爾街示威者的法律援助問題。崔哥自稱在美國進過監獄,但看來也是白進了。這些被拖走人的案子到了法庭,要麼直接被取消(dismiss),要麼只要認罪並保證近期不重犯就沒事。一些問題嚴重的,例如前面說的那位滿臉是血的問題青年Bratton Watts,自有知名民權律師免費為他辯護。佔領華爾街運動還使用捐款支付了他約三千美元的保釋金。最後法庭試圖和他和解,判個輕罪,拘留45天,人家還不幹呢。

其實在美國,根據最高法院判例,如果窮人請不起律師,政府必須出錢為其指定。哪怕是罪大惡極的罪犯也是如此。舉個例子,製造波士頓爆炸案的兄弟倆之一,被最終抓獲的Dzhokhar Tsarnaev,聯邦政府不但為他請了律師,請的還是全美在這方面最有經驗的人權律師Judy Clark。這位律師曾經為著名殺人犯Jared Loughner 及 Susan Smith辯護成功。這種政府「自找麻煩」的行為,當然是老牌奴才文盲崔哥聞所未聞,無法理解的。

 

圖:波士頓爆炸案肇事者Dzhokhar Tsarnaev及美國政府為其指定的著名人權律師Judy Clark。

===============================

還有,崔哥莫名其妙的提起了美國警察配備的空尖彈。


 

不過,美國警察使用空心彈,不是什麼為了保證把人打死,而是因為空心彈穿透力較弱,更容易停留在目標體內而不是穿透以後傷害他人。這其實是很合理的安排,完全不懂博主把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東西發上來想說明什麼?難道佔領華爾街運動中有人挨槍子兒了?

 

================================

大概是覺得光造謠紐約警察不夠,崔哥又果斷的配圖造起了英國警察的謠言。

 
他讓我們看清楚——「這可是英國警察哦」,他大概認為,找出個白色制服的紐約警察,就能冒充英國警察了。
 


其實,崔哥上圖所示的事件,發生於2012年五月一號。大批佔領華爾街示威者在紐約聯合廣場舉行音樂會後,幾百個蒙面的激進人士衝上百老匯大道鬧事,這才和警察發生衝突。

=================================

實際上,崔哥的這一堆照片,就沒有一張是配對了的!就拿下面這張警察和示威者對峙圖來看。本身倒不能算偏離主題,但崔哥腦補了一個標題:「紐約警察告佔領華爾街的學生撤離」。

 

視力稍微好點的人,都能看見圖上紅圈處明明寫著幾個大字L!A!P!D!,來,跟我念:LAPD!Los Angeles
Police Department,洛杉磯警察!看不清的可以放大了看。

 

綜上,我們不難看出,這個「北美崔哥「就是個文盲造謠犯,句號。

那些瘋轉崔哥低劣文章的各位,請睜大眼睛看看,不要再被這種地攤小說級別的謠言所迷惑了!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7 15: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