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徐州, 徐州 (ZT)

作者:微風淡淡  於 2010-10-2 14: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歷史|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14評論

關鍵詞:

    花園飯店建造於1916年,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是徐州最高檔的酒店。它所在的地方原本叫做按察街,後來因為蔣介石與馮玉祥在這個飯館里拜把子,倆 兄弟一高興就把「按察街」改名為「大同街」了,意思是說拜把成功、世界大同。可解放以後,人民政府不大同意他倆的說法,於是就把「大同街」改成了「淮海路 」,還把「花園飯店」也改成了「淮海飯店」,以此來紀念淮海戰役的勝利——其實,這花園飯店與淮海戰役並沒有太大的關係,倒是在台兒庄戰役期間,這裡曾經 是李宗仁的指揮部。
    花園飯店是各路高官途經徐州的首選下榻之地,一般人是進不來的。不是吹牛的說,1948年的春節,能在這個飯店開房間的少將以下的軍官只有兩個人,一位是蔣緯國上校,另一位就是蔡智誠上尉——只不過蔡上尉所開的房間是配電房,雖然面積挺大,到底還是寒磣了點。
    寒磣歸寒磣,照樣可以進餐廳吃西餐,並且因為與服務員的關係好,牛排更厚一點也說不定。
    當時,徐州「陸總」下轄濟南、賈汪、蚌埠三個綏靖司令部和一個(鄭州)前進指揮部,來此開會視察或者中轉的各類官員絡繹不絕,每當遇到王耀武、邱 清泉、胡璉、孫元良等重要人物到徐州的時候,「陸總」副司令韓德勤或者參謀長郭汝瑰總要招待他們一頓,而其他官員住店就只有自己進餐廳吃飯了。
    軍人吃飯是不花錢的,高官們更可以隨意點菜,雖然政策一樣,但有的人比較節儉、有的人卻比較隨意。比如有一次杜聿明和王耀武住在花園飯店,開飯的 時候一人只點了一碗麵條,搞得一幫屬下也只好有樣學樣、個個埋頭喝麵湯;可吳化文軍長就大不相同了,頓頓擺滿海蟹湖蝦,還要喝法國白蘭地,服務員說他一天 能吃掉一根金條,飯量真是不得了。
    這麼高檔的地方,一般人能進來逛一逛就覺得很有面子。當時徐州的紅燈區在一個叫「金谷里」的地方,據說那兒的妓女如果能到花園飯店裡住一夜,寧願 不收嫖客的錢,於是某些隨從人員就悄悄帶著妓女回來鬼混。有一天,服務員收拾房間的時候笑得半死,原來他在牆上發現了一首打油詩:「奔波勞頓到徐州,金谷 艷遇把情留,雲雨方交正濃厚,長官來到俺床頭。垂首立正遭訓話,一訓就是倆鐘頭……」,真是個倒霉蛋。

    在花園飯店裡搞風流是不合適的,但在「裝甲兵之友」和「空軍俱樂部」卻可以和風塵女子們打交道。
   「空軍俱樂部」是徐州空軍指揮部開設的娛樂館(今徐州市中山堂),「裝甲兵之友」是蔣緯國創辦的休閑處(今徐州市文化宮),這兩個地方几乎門對門,都是跳 舞廳。相對而言,「裝甲兵之友」更加熱鬧一些,因為蔣緯國經常在那裡指揮樂隊,有時候還親自操琴表演,引得好些高官都來捧場。蔣緯國的太太石靜宜女士也常 去那兒助興,而且每次都帶著好多外國糖果,一邊分給大家還一邊叮囑說:「少喝酒呀,時局不太平,小心不要惹事呀……」,就象是哄小孩子一樣。
    蔣家兩口子玩到九點來鍾就走了,接下來就可以喊舞女們進場——當時徐州有幾個從上海來的交際花,其中最有名的叫做劉茵,是個揚州人,空軍和裝甲兵 都搶著和她套近乎,可人家劉小姐又沒有分身之術,只好兩頭敷衍。約定俗成的辦法是:蔣緯國和夫人在「裝甲兵之友」的時候,劉交際花盡可以去和空軍飛行員打 情罵俏,可等到九點鐘以後,她就應該來安慰鐵甲戰士了。
    說起來,這劉茵小姐也怪有本事的,開飛機的和開坦克的都是天底下最霸道的角色,真難為她能夠應付得下來。
    當時,駐徐州的裝甲部隊是戰車第一團,前任團長是蔣緯國,現任團長是趙志華。這趙志華是個只認識蔣緯國、連蔣經國都敢抓的二愣子,一幫部下也都是 些混帳二百五,所以號稱是「火牛」;而徐州的空軍主力是第三驅逐機大隊,這第三大隊下轄四個中隊,三個在徐州、一個在濟南(就是和憲兵開仗鬧罷工的那個第 28中隊),他們的前任長官是苑金函,現在歸徐煥升指揮,這徐煥升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曾經開著轟炸機到日本東京去撒傳單,膽子可真夠大的。
    這兩路猛人遇到一起,想不出事情都難。
    每年的春節前夕,徐州市都要舉辦「迎新籃球比賽」,往屆的冠軍都是徐州寶興麵粉廠,他們有幾個專業隊員,水平著實很高,48年的這一次,寶興廠雖 然主動把自己分成了甲乙兩個隊,照樣過關斬將,在決賽中勝利會師。可就在這時候,空軍和裝甲兵突然向組辦單位提出了參賽申請,主辦方哪裡敢拒絕,寶興麵粉 廠也只好表示歡迎,於是就派出甲乙兩隊分頭接招。
    頭一場半決賽,「寶興甲」領教裝甲兵的「火牛隊」,剛開場就被打傷了好幾個,從此就不敢碰球了,結果是9比105,輸得一塌糊塗;第二場開鑼,「寶興乙」乾脆棄權當了縮頭烏龜,讓空軍「飛虎隊」直接進入了決賽——「火牛」和「飛虎」爭奪冠軍,這下子就有好戲看了。
    比賽的場地設在雲龍山體育場,一大早,裝甲兵就把戰車開到了比賽場,坦克的履帶壓著球場的白線,場外邊還有幾輛裝甲車來回地轉悠,等空軍「飛虎隊 」來到的時候,吉普車就被堵在了鐵壁銅牆的外面,非得下車徒步進場不可。飛行員吃了一個下馬威,氣得不得了,立刻派人回去打招呼,於是,天空中很快就出現 了兩架P51戰鬥機,來回俯衝、低空盤旋,就象玩特技一般,機翼捲起狂風呼嘯、引擎震得地面亂顫,觀眾們嚇得抱頭鼠竄,飛行員卻在強大的空中掩護之下得意 揚揚地穿過坦克的包圍、走進了比賽場——賽前熱身,雙方打了個平手。
    比賽開始,火牛隊由團長趙志華領頭,拴著寬皮帶、穿著大皮鞋就下場了,飛虎隊一看對方是這副打扮,知道來者不善,趕緊去取武器,一幫「籃球運動員 」有的把手槍綁在腿上、有的別在腰裡。決賽的裁判是體育場的經理劉玉邦,他看見這架勢嚇得渾身直哆嗦,哪裡還敢吹哨子,丟下球跑進辦公室、死活也不肯出來 了。場地上只留下一群牛和虎還在那裡對峙,不象是打球倒象是要打仗。
    就這麼僵持了好一陣,蔣緯國才趕到了現場,說實話,徐州城裡也只有他能吹這場球的裁判。果然,蔣裁判一到,火牛隊的皮帶和皮鞋就脫掉了,飛虎隊也 解下了手槍,40分鐘比下來,空軍贏了裝甲兵幾分。不過,主辦單位倒也是挺會做人的,頒發的冠軍亞軍錦旗是一個模樣,全都寫著「勇冠三軍」,獎品也完全相 同,都是兩箱汽水——雙方把手言歡、哈哈一樂,親親熱熱上館子喝酒去了。

    48年春節,蔡智誠收到了一封家書。妻子在信中詢問能不能到部隊來探望親人——自從新婚蜜月以後,小兩口已經兩年沒有見面了,她實在很想念自己的丈夫。
    對於妻子的要求,蔡智誠猶豫了很長時間。
    從規矩上講,國民黨軍隊並不限制官兵結婚,也不禁止軍人家眷到駐地探親。徐州城裡就住著許多軍屬,有的開心有的不開心,有的看上去很幸福,有的卻顯得惶恐悲傷。
    幸福開心的人總歸是少數。在蔡智誠的印象中,最為志得意滿的莫過於邱清泉夫妻了,邱軍長講究排場、態度傲慢,走到哪裡都綳著個臉、身後總跟著一大 群副官和馬弁,他的妻子也是夫唱婦隨,架子同樣大得不得了。這女人姓葉,但不許別人稱她為女士、太太或者夫人,非要喊做「葉廠長」才行,因為她擔任著一個 什麼被服廠的廠長,大小也算是個幹部。「葉廠長」對下屬十分嚴厲,蔡智誠常常看見她在花園飯店的走廊里訓人,語調尖利、目光炯炯,開口閉口「我軍我軍」 的,好象指揮國軍王牌的不是她丈夫、倒是她這個衣著光鮮的貴婦人一樣。所以,淮海戰役之後,蔡智誠聽說了邱清泉陣亡的消息,首先想到不是邱軍長的下場、而 是琢磨著「葉廠長」的眼神是否還會如以前那樣的威嚴懾人了。
    相對而言,其他人則要顯得謙和得多。那時候,邱清泉的副軍長高吉人也住在飯店裡,有天晚上,高副軍長的三歲的兒子突然得病死了,高吉人不等天亮就 要派人把小孩的屍體抱出去埋掉,他太太哭著不讓送,老高就對她說:「我是帶兵的人,戰場上的弟兄一死就是成百上千,你哭一個孩子沒關係,叫我怎麼哭大家 去……」,高夫人聽見這話以後,硬是把眼淚給忍回去了。
    當然,飯店裡面也有終日哭泣的人,比如馬勵武的太太。馬勵武是整26師師長,魯南戰役時全軍覆沒、被解放軍給俘虜了。他太太只好帶著個六歲的孩子 住在花園飯店,成天指望著國軍能夠打個勝仗把他的丈夫換回來,這孤兒寡母對戰局十分關心,遇見軍官就打探消息,聽說打贏了哭、聽說打輸了也哭,然後就發 誓:「以後子孫長大成人,說什麼也不讓他們當兵打仗了」。搞得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不管怎麼樣,能住進花園飯店的都是高官的家眷,待遇終歸還是不錯的。更多的軍屬則居住在徐州的民房甚至窩棚里,終日提心弔膽、惶恐不安。在那些日 子里,「陸總」司令部和徐州火車站是這些女人孩子們最常守候的地方,每當前方發生戰事,通訊大樓前就圍滿了徹夜不安的人群,每當有軍車從前方歸來,火車站 的出口就聚滿了焦灼盼望的目光。
       蔡智誠曾經多次在徐州火車站附近值勤,在這裡,他聽到過太多的號啕大哭、看見過太多的悲痛欲絕,也感受過太多的生死離別。
    他當然希望妻子能夠陪伴在自己的身邊,但他也知道部隊在安全島里養尊處優的時間不會太久。而一旦自己再度踏上戰場,留給妻子的將會是難以言喻的等待的焦慮和痛苦的折磨——因為了這個顧慮,他遲遲沒有給家裡寫回信,也沒有答覆妻子的要求。
    蔡智誠的顧慮沒有錯,不久以後,快速縱隊就接到了增援前線的命令,他很快就隨著搜索營離開了徐州。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4 個評論)

回復 雪的煙花 2010-10-3 02:30
徐州可是不錯的地方
回復 同往錫安 2010-10-3 03:43
太長了。。。改天有時間再讀~
回復 微風淡淡 2010-10-3 04:16
同往錫安: 太長了。。。改天有時間再讀~
慢慢看,文章很精彩,作者叫王外馬甲,民間抗戰歷史專家
回復 redbud 2010-10-3 04:17
據說徐州要成省會呢
回復 同往錫安 2010-10-3 04:19
微風淡淡: 慢慢看,文章很精彩,作者叫王外馬甲,民間抗戰歷史專家
我喜歡風花雪夜。也許要老了,才會對歷史感興趣。你既然你推薦,一定會讀的~
回復 微風淡淡 2010-10-3 04:22
雪的煙花: 徐州可是不錯的地方
兵家必爭之地,徐蚌會戰,也就是所謂的淮海戰役的戰場之一
回復 微風淡淡 2010-10-3 04:30
同往錫安: 我喜歡風花雪夜。也許要老了,才會對歷史感興趣。你既然你推薦,一定會讀的~
謝謝錫安 給面子,非常感動,其實沒有必要一定要看。
這世界上沒有一定要做的事情。
隨意就好。
你喜歡風花雪夜
回復 微風淡淡 2010-10-3 04:33
redbud: 據說徐州要成省會呢
那南京怎麼辦
?
回復 redbud 2010-10-3 04:33
微風淡淡: 那南京怎麼辦
?
不知道啊,蘇北單成一省
回復 微風淡淡 2010-10-3 04:34
redbud: 不知道啊,蘇北單成一省
真的啊,其實也有道理,蘇北和蘇南相差還是蠻大的
回復 awang9988 2010-10-3 12:40
吳化文和杜一鳴是有區別的。 追求吃喝是低級的要求。 我想杜超過了這個檔次, 並不一頂說明他廉潔。
回復 同往錫安 2010-10-3 14:58
微風淡淡: 謝謝錫安 給面子,非常感動,其實沒有必要一定要看。
這世界上沒有一定要做的事情。
隨意就好。
你喜歡風花雪夜
嗯,隨意,這也是我喜歡的~但我會看的,也是隨意~
回復 微風淡淡 2010-10-3 15:08
同往錫安: 嗯,隨意,這也是我喜歡的~但我會看的,也是隨意~
Good
回復 微風淡淡 2010-10-3 15:09
awang9988: 吳化文和杜一鳴是有區別的。 追求吃喝是低級的要求。 我想杜超過了這個檔次, 並不一頂說明他廉潔。
握手,評論很有水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4 11: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