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黃鮮

作者:一池清水  於 2009-6-20 14: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胡說八道|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9評論

   最近溫度一直很高,讓人想著往水裡扎,這不昨日咱家的大聖同學跟他的拜把子抓了條內褲就往老家的河裡奔去,美其名曰「摸黃鮮」,其實我知道順便去游水。
   但為了有個名目交差,果不其然臨近傍晚時分,大聖同學提拎著一個黑色大塑料袋,註明塑料袋裡好象有許多「回貨」,我對「回貨」向來沒有抵制能力,馬上像只蝴蝶飛到花叢中一般,扯開塑料袋——花蜜呢?哈哈,一大袋子的「黃鮮」啊,不過沒有泥鰍,也沒有黃鱔,聽大聖說那些東西差不多已經被農藥毒死了……短命農藥!
    再看大聖同學,竟也太紅光滿面一點了,那張臉分明是抹上了「胭脂一號」,且全部都成腮紅似的,連額頭和下巴都沒放過。我趕忙問「老大啊,身上塗了胭脂沒?」老大回復「小腿上也塗了點,怪紅的,不好意思啊!」哈哈,我知道其實是最近噶大的「熱頭」把他經年不曬的皮膚給烤紅了,還真當我幾歲不到的小毛孩,會不知道這種常識?好歹沒去這樣曬過太陽,平常出門我也是不帶遮陽傘的!
    為了發揚我樂於奉獻的犧牲精神,最後我挑了最大個的留給自己,其他都三三兩兩分了人,自然我父母那裡也是不能少的,大聖他老爹那裡好像也有留點,其餘則分了朋友,好東西大家一起分享,那感覺比較好!
    黃鮮是我們這裡的土話叫法,具體學名小女不知,那玩意其實是生長在河裡的一種類似螺螄的小嘎,平常本地市場也很多,價格一般談不上貴,而昨天摸到的卻是野生那種,所以那貝一樣的外殼特別大點,就是裡面的肉也尺寸稍見長。自然市場上的是不能比的,除了個頭偏小,連外殼顏色也不如野生的黃,正宗來講昨兒吃的是黃鮮,平日里市場買的我記得是叫「磨鮮」。
    黃鮮之肉也不知道裡面是不是有些水草,會有一點腥,山裡人家吃法是為去腥味便放一些「筍乾菜」。一般黃鮮都以煮湯為主,跟一些「花蛤,青蛾」的煮法是差不多的吧!當然具體我不是很清楚,雖自己生在農村、長在農村,由於老娘來自北方所以這邊的許多鄉土吃法我家一概不得知,反正我曉得昨晚上我家老爸老娘是把「黃鮮」用老抽添油給爆炒吃了,為表示味道好,老娘還取出了楊梅酒和著個吃了不亦樂乎!
    我則是用火鍋水煮。話說「黃鮮」確實鮮,我也就隨便擱了點蒜,擱了點姜,還擱了點小綠蔥,再放了點鹽,味道堪比鮑魚(那鮑魚啥味道我還不知道呢?)黃鮮煮湯不錯,味清淡,而淡中肉質翻白,一口下去就一點點肉,更多美味蘊藏在湯水裡。最後我們吃了個「挖了精精光」,就是那湯我也喝了大半,直到肚子實在太撐才作罷,我決定下次去「摸黃鮮」——我也要去!
    到現在,我還不曉得黃鮮學名叫啥子!
PS:為了發這個帖,我起碼開關了三次以上無界,不然一會便斷線,這短命無界!嘿嘿……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09-6-20 18:16
SF  來的不容易,多吃黃鮮。
回復 一池清水 2009-6-20 22:23
yulinw: SF  來的不容易,多吃黃鮮。
我倒是想啊,可惜總不能天天開著車跑鄉下扎猛子摸黃鮮啊!
回復 yulinw 2009-6-20 23:48
一池清水: 我倒是想啊,可惜總不能天天開著車跑鄉下扎猛子摸黃鮮啊!
是啊,生存是硬道理哈。
回復 一池清水 2009-6-21 11:36
世界如此渺小: 沒吃出農藥味?
好象沒有,估計池塘里沒擱農藥。
回復 翰山 2009-7-24 20:46
你的文字,可以在下面先寫好,然後上來一發就行了。拜讀。
回復 一池清水 2009-7-25 10:51
翰山: 你的文字,可以在下面先寫好,然後上來一發就行了。拜讀。
偶爾會這樣,不過這個習慣要好好培養起來。
謝謝你來看!
回復 漢紳 2009-7-26 09:19
沒吃過
海邊的人有時去拾小螺螄鑽,用鹽水煮一下,用針挑著吃
回復 一池清水 2009-7-26 14:34
漢紳: 沒吃過
海邊的人有時去拾小螺螄鑽,用鹽水煮一下,用針挑著吃
我們是去山上的湖裡摸的。不是海鮮,屬於河、湖鮮,但是味道也一流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一池清水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1 08: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