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漫行手記4

作者:pcw  於 2018-10-31 10: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隨筆|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4評論

 

 


 

漫行手記----定窯之旅

 

 

遠方的召喚,人在旅途。

 一次再一次千山萬水的跨越,一次再一次淚眼朦朧的分別….

一次再一次背起行囊,塞進曾經的幸福和感傷,去旅行,去尋夢,去遠方......

忙過了幾個季節,又該整理行裝了,又要去遠行。

從紐約到北京,從北京到內陸,曾經的家鄉,現在的遠方,我嚮往而又期盼的地方。我將奔向的地方:

老鎮長:你還在等我嗎?

深圳:你在向我招手嗎?

草原,山川,高山,古城,鄉村,小鎮,海灣,運河。。。

還有敦煌,哪裡的月牙湖的水還是那麼的清涼嗎?哪裡的沙鳴山還是那樣不斷的在滾滾的流沙嗎?哪裡的綠洲是大了?還是在縮小。

樊錦詩---敦煌的女兒。。您還在哪裡守護著敦煌嗎?你的沙啞的聲音在向我這個老朋友呼喚嗎?敦煌的夜還是那麼的寂靜嗎,敦煌的月色還是那麼的冷艷嗎?可愛的敦煌人,你說話的語速還是那麼的緩而悠長嗎?敦煌的太陽,還是那麼的慢慢的升起嗎?敦煌旁邊的嘉峪關的寒風還是那麼的凌冽嗎?曾經的戈壁現在該是什麼樣子?

在踏上故土的同時,心理是興奮但還夾雜著淡淡的憂傷。

人說,西出陽關無故人,故人還在嗎?每次西出陽關的我,總也不能回頭遠望,每次西出陽關后,人似乎都在變,變的比過去更加的滄桑和惆悵,變得更加的困惑和彷徨,變得有點自己也不再認識自己了。

現在的遠方成了故鄉,現在的故鄉成了遠方,遠方在哪裡,遠方是什麼?

走向遠方,望星,望月,望家鄉,望斷無盡的蒼涼.

看你,看我,看田野,看穿綿延不斷的山川和江河,異鄉的夜是如此的漫長,他鄉的冰雪是如此多的寒霜。。。。

 路在行者的腳下在不斷的在延伸,不斷延長。

之所以選擇不斷的遠行的方式,來花費自己經過日常辛勤工作后,才得到的寶貴的時間,不單單是基於自己的愛好,自己的追求和嚮往,更多的是想把許許多多的不解的思緒理清,理清那些想知道,想弄明白,卻不甚了解,無從得知,甚至有些是不能完全爆光的,百思不得其解的,說不清道不明的事事非非,和纏繞著的問題和現實;那些讓我想剪不斷,理還亂的不解的人和事。在這樣的情況下,單單的選擇去讀萬卷書還不行,還要選擇行萬里路來排解這種尋找,探索的不解,只有遠行,選擇走出去,讓旅行來開闊我已開啟的但還遠不開闊的視野;讓旅行來開闊我的雖已被啟蒙,但尚不夠廣闊的心胸。用旅行的方式來促使自己的思考,增強自己的思維。

旅行,不單單是用來排解那些久思不解的問題和難題,不單單是為了行萬里路,更不單單是為了鍛煉身體.要在旅行中尋找和追尋著著那條新的彩虹,那片新的天地,搜索和汲取著新的知識,並用這些新的知識,見識,來凈化著自己的靈魂,鋪墊著自己站立的高度,更新著自己用力的平台….

 在旅途中,時常湧入腦海中的問題也許有著千千萬萬,且連綿不斷.在這千頭萬絮的思索中,總會自然不自然一些新的問題,新的閃念,新的目標。

 隨著時代的變化和變遷,似乎漂泊註定了要貫穿在這一代人的這一生不算長,也不算短的歲月中。在這有著風風雨雨,也有著陽光明媚的時日中,總會切實的感到身體在漂泊,心靈也在漂泊。在歷史的長河中的短暫的人生,就這樣被註定了要杖劍走天涯,要四海為家。要不斷的走,不斷的行,前方在招手,未來在呼喚,在不斷的追尋夢想,追尋希望,在行走天下….

與此同時,在旅途和遠行中,伴著微風,伴著思念,伴著人群,讓自己的心靈和精神更加的得到洗禮,得到錘鍊,得到升華。

在旅途的晨曦中,在旅途的暮色里,在尋找,在暢想,在漂泊,在放飛。。。

從北京出發,向著西南的方向,奔河北的曲陽,那裡是定窯的原產地,現在,在原來的定窯的遺址上正在建遺址的博物館。

本不想寫定窯遺址的故事和淘寶的故事,可最近,在請專家鑒定一些藝術品的時候,被問到的話題,往往不是藝術品本身的成色,原料。工藝,水平,胎質等專業方面的問題,卻常常被問到的首要的問題是,這東西是哪裡來的,這東西是什麼背景,前幾天,還因為自己的名字是肖揚,卻被鑒定專家追問了很久,和X,XX,XXX的關係,我明確而清楚的回答他們,這些和他們沒有任何的關係,是自己多年來用腳帶著眼,一點一點的收集而來。為了解釋的方便,只好,在寫了—--文人往事系列---后,再慢慢寫一個尋寶的旅程,把這些東西的來龍去脈寫出來,省了在以後再和那些鑒定的專家和業務的夥伴們不斷的費盡口舌,一遍一遍的解釋了。

陪我一起出發的司機是一個軍人出身的司機,駕駛水平相當的高,尤其是善於走山路,而且,還會幾下拳腳,他跟隨我多年,沒想到,他的這些優點,在下面的旅行中全用上了,另一個和我一起出發得到是我的一個多年的老朋友,他因為在經濟改革期間,好運氣,有了些錢,也有了些閑,所以,在北京周邊混了個熟臉,很多三教九流的朋友不少,只要我提出要想見的人,他總能拐彎抹角的幫我找到,而且,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讓我和他們混的很熟悉,就像多年的老友那樣,隨便的在一起吹牛砍大山。

這次出發的目的地,是定窯的遺址,這位老兄,事前就和當地的鎮長聯繫好了,而且,在出發前,反覆的告訴我,你千萬不能說,你是從國外回來的,越看上去·土氣·越好。

這個要求很好辦,鬍子幾天沒刮,本來不精神的雙眼,有因為熬夜,看起來就像腫了一樣,他同時又借給了我幾件不新不舊,不特土,但絕不洋氣的外套,外出時穿上,我們一起收拾了一番,他又教了一些當地的語言,在加上本人,對哪裡也不十分的陌生,學起來很快,直到他看起來,聽起來都滿意了后,我們就出發了。

車子從保定市就下了高速,下邊先是小路,后是山路,一路的顛簸,車子進了曲陽城。

這是一個冀西北的小城,看起來很破敗的樣子,為了方便,我們沒有住在縣城,而是直奔鎮長在鎮西北邊的山腰間的一家旅館中,鎮長給我們安排好的山中旅館,大門就朝向定窯的遺址博物館。

這時,天還不黑,路邊的樹木和沿街小小的店面的商品還看的一清二楚,我們在鎮長的陪同下,向著定窯遺址走去,在走向定窯遺址的樹叢的小路中,不時的會有古瓷片在腳下被踢出來,鎮長告訴我們,外來人是不可以撿這些東西的,因為我們已經進入了保護區,這裡設下了電子監控的設備,除了當地人,外來人是不可以進來的,因為定窯遺址的博物館現在還沒有開放,現在,還沒有遊人,四處靜的出奇,我抬頭望去,四周除了一個檢柴的老人外,還真沒有其他人在周圍走動。

鎮長用手機聯繫到了定窯遺址博物館的籌備處的負責人,讓他帶領我們進到內部區先去參觀。

定窯是我國北宋時期五大名窯(官窯、哥窯、汝窯、鈞窯、和定窯)之一,以生產優質白瓷著稱於世

定窯遺址博物館就建在當時的原官窯的遺址上,當時因為戰爭亂的原因,定窯被慢慢的遺棄了。

定窯遺址位於曲陽縣澗磁村和東、西燕川村一帶。在歷史上,該縣曾屬於定州管轄,故稱定窯。定瓷窯址規模最大、最集中的窯場在澗磁村北一帶,至今,瓷片、窯具、爐渣、瓷土等堆積仍很多,有13處高大堆積,最高的堆積達15米。

鎮長告訴我們,這裡的下雨天後,尤其是暴風雨後,會經常的沖刷出一些新發現,有的人在建房子挖地基的時候,也會挖出一些不錯的好瓷器,可見這裡在當時的情況下,曾經是多麼的繁榮和熱鬧,但經過了幾個朝代的變遷和變化,人們慢慢的忘記了這裡曾經的輝煌,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這裡沒有多少人來過,直到解放后,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一個地址勘探隊路過這裡,發現了這裡的許多的像小山一樣的舊瓷片,經調查和試掘,取得了重要收穫。才確定了這裡原來就是赫赫有名的定窯的原產地。

現在的定窯的遺址博物館就在原來發掘的基礎山建起來的,當時用的井和用的瓷土,還在那裡,當時的窯口也被發現了。

從遺址地層疊壓關係看,遺址分晚唐、五代和北宋三個時代。定窯遺址是中國制瓷歷史的縮影和重要見證,具有極高的研究價值和考古價值。

參觀完定窯遺址博物館后,天也就黑了下來,我們在鎮長的帶領下,來到了他自己的家裡,帶我一起來的朋友是老鎮長多年的好朋友,一來二去,在鎮長家的好酒好肉的摧殘下,很快的我也成了鎮長的好朋友,好朋友就要分享,這時,鎮長讓他的兒子在自己的床底下拉出來了一個破筐,筐里有不少的破衣服,破棉絮,這時,鎮長喝的有點半醉了,臉已經發紅了,在閃閃的電燈下面,他的臉顯得更加紅潤了,他一手拉著破筐的筐沿,一邊用手拍著我的左肩膀,上下的拍打著,用他已經不太利索的語言說著:~肖揚老弟,你、你,你給我喝了這杯酒,我給你滿上。~老鎮長抬起他的右手,顫顫抖抖的把一杯白酒送到了我的面前,一邊打著飽隔,一邊噴著酒氣。~你喝了這杯酒,我給你看一樣好東西,好不好。~

我的朋友就坐在我的右側,他示意我把老鎮長的遞過來這杯酒喝下去。

這有何難,一抬頭,猛的就像往下倒水一樣,喝了下去,老鎮長對這個舉動很欣賞,很高興的笑了,行,伸出了大拇指,~行,好兄弟,看的起我,~

~其實,你剛坐下,我就知道你和他不是一路人。~老鎮長指著我的朋友和我說。

我老漢快七十了,在我這裡,雖然是在山和平原之間,可這些年來,我見的人多了,你一到我們家,我就知道,你不是來自北京,你是從那邊來的。~

老鎮長用手往天上指了指,我裝作不懂得問:~老哥,你說的那邊是哪啊?~

~那邊就是國外啊!~老鎮長自信又自豪的笑著大聲說。

我的朋友感覺到老鎮長已經看出了我的原貌,也笑了,問老鎮長,~既然你都看出來了,人家肖揚千里迢迢,來你家做客,就要有所表示啊,可不能讓咱們的好朋友空手而歸啊。~我的朋友及時的遞上了話。

~不會,不會,你放心。~老鎮長一邊說著不會,不會,一邊將左手伸到了他身邊的破筐中。。。

老鎮長把手伸進了那個破筐中,還不停的動著手指,似乎在摩擦著什麼,破筐中舊棉絮隨著他的手指的磨蹭而上上下下的不停的涌動著。。

就在這樣的狀態下,我們一邊繼續喝著酒,一邊繼續聽者老鎮長講著定窯的故事,老鎮長不急不慌的和我們砍著大山,大聲的講古論今,大口的吃肉,可他的手就是不從那個破框中收回來,在這大吃大喝的中間,老鎮長又令他的小兒子去鎮的肉店提回了幾斤熟驢肉,讓大家享受著桌子上的美味佳肴的同時,繼續著我們的高談闊論。

我明白,老鎮長不急於出手,他在待價而沽,做著思想鬥爭,一方面向我們表明了他有東西可賣,另一方面,他在看我們有無誠意和實際的能力。

看來這場酒喝的還不盡興,雖然不是鴻門宴,但現在是在互相的動心機,動心智的關口,就像中國足球,已經踢了上半場,要踢門了,這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在等著老人家,揭開他的蓋頭,露出自己的好東西。

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8-10-31 19:56
樊錦詩---敦煌的女兒,上海人!獨特的行程!
回復 pcw 2018-11-1 10:05
fanlaifuqu: 樊錦詩---敦煌的女兒,上海人!獨特的行程!
是,她是上海人。
回復 心隨風舞 2018-11-7 12:29
詩情畫意滴~~~
回復 pcw 2018-11-9 21:18
心隨風舞: 詩情畫意滴~~~
有點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09: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