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隨筆60:折騰,還是投資-不安分的比爾

作者:pcw  於 2016-3-10 12: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職場內外|已有10評論

隨筆60:折騰還是投資---不安分的比爾

 

這個秋天,辦公室的停車場上落葉紛飛,今年的落葉好像格外的多,如果不及時的清理,厚厚的樹葉會使得車輪打滑很不安全。比爾的車子停在車場的中間位置,也不管其它的車是如何的停靠的,徑直的推開了我的辦公樓的前門,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直奔我的辦公室,提著他不離身的公文包,急匆匆的樣子進來。

比爾在房地產的投資上是無孔不入,收穫的資金供應他過上了隨心所欲的生活。現在的他,突發奇想地研究起了家譜,而且還大有斬獲,得到一個重要的線索,急於也樂於和我分享。我也拿了他一把,一定要求他帶我去看他熟悉的哈德遜河邊的房產,他也樂意。

周五的傍晚,我們在河邊的斯蒂文科技學院前的餐館會合,然後步行去看他認為的好的地產項目。在花燈初上的的大街上,他的興緻很高,一反常態的邊走邊說。他告訴我,他的家譜研究已經論證到了前十二代,已經有了重大發現,在他的母親這邊竟然連到美國總統麥迪森的第一夫人。

他洋洋得意的敘說著他的「研究成果」,那意思是說:老弟,你看,我比爾不但富有,而且還很貴族。那種得意忘形的樣子溢於言表,紅彤彤的臉頰上泛著紅暈,他生怕我不相信他的話,又把這次感恩節去維吉尼亞認親、團聚的日子中見到了什麼人吃的什麼飯不厭其煩的向我敘說著。我一邊聽一邊及時地點著頭表示認可,不想掃了老朋友的興。他在一種難得的昂奮的狀態中,一向謹言慎行比爾今天有點高興得過了頭。也好,讓他盡情的釋放也好,正好在他警戒放鬆的時候找機會讓他吐出一點投資真經,何樂而不為。

我一邊迎合著他的話題,一邊伺機準備著我的問題。

比爾還在興奮的談論著他的家譜,由於他的研究成果使他幾乎要進入美國大家族,貴族的圈子的時候。他說,他有了一個超級大粉絲,那就是他的太太。因為看到比爾的家譜研究,使比爾幾乎擠進了貴人的圈子,他的太太也按耐不住了,給他提出要求,要比爾抓緊時間也要把自己的家譜研究出一個系列來,也許也能連上美國總統之類的人物,她自己也混進更貴的圈子。

比爾告訴我,這是一個難題。因為在他研究他太太家譜的時候,只上延到第四代就到了厄瓜多共和國啦。他說,那個地方怎麼可以有貴族啊。可他看著自己老婆熱情的期待,也不敢輕易地把這個真實的信息告訴她啊。這讓比爾也鬱悶了一把。比爾邊說邊走,我是邊聽邊跟隨,不一會兒就來到十二街和柯林頓大道的交叉口,眼前的這棟樓就是今天的目標,我們準備進去了。

我站在這棟物業的門口,比爾在我的左前方。他看我停了下來,回過頭來用徵詢的眼光望著我。然後,用挑釁的口吻問:發現什麼問題了?我搖搖頭,表示什麼也沒有,然後跟著他進了樓。比爾上上下下的帶著我把樓上樓下看了個遍。然後告訴我物業的要價。同時解釋道,你知道這個地方的名字,可你知道這個名字最前面的字頭HOBO的意思就是流浪漢集聚的地方。也就是說,當年 這裡是外來人口集聚地,所以,這裡最初的居民魚目混珠,非常複雜,有享譽美國和世界的大文學家,也有領導音樂潮流的弄潮兒,更有人數眾多的流動人口,新一代的移民。你看這裡的樓房,現在每棟樓里住著幾十、上百家人家,可在過去,這其實只是一個家庭的住宅,就是現在的這棟樓,還是一個擁有者。

我接著比爾的話題問,這個價格明顯的低於市場價格,為何還能被你盯上,沒有被人搶走?比爾一樂,老弟,你還不知道這棟樓的地契有問題。我緊接著問,什麼問題?比爾反問道,你在看樓時發現了什麼?我說,是有一些地方很特殊,儘管在燈下,似乎顏色很獨特,比爾滿意的伸伸大拇指,表示讚賞我的觀察力。

比爾說:對,你說的對,這個地產的地契有一些特殊的規定,其中一項就包括你提到的顏色,這些奇怪的特殊要求嚇走了許多買家,人們不喜歡這些制約,不過我認真的研究過,其中的最重要的一條被人們忽視了。這時,我介面道,高度。 比爾滿意的點頭,厲害。

因為在我進樓之前曾停留了一下。觀察到這棟樓的四周邊的前後左右,基本是七、八層的建築,而眼前的這棟樓只有兩層,顯得突兀和另類。現在,在這塊寸土寸金的地方,這可是一個極大的商機。當時,就有點嗅到比爾的意思,再加上後邊比爾的解釋和介紹,逐步摸清了比爾的投資意圖。他在沙里澄金,眼光獨到,沒有被地契的苛刻的要求所迷惑,找到了他的投資點。

我們回到了原定的餐館,繼續著我們的談話和探討。現在的這個小城經過了多年的興衰起伏,大浪淘沙,因為她特有的位置成了紐約邊上的交通樞紐,轉換器。在曼哈頓的旁邊,幾乎成了僅有的幾個的最佳的投資點之一。許多人看到了她的投資潛力和前景,在這個一平方公里的獨特的最佳位置上尋找商機,尋找投資的機會。 比爾老謀深算,在多少人過濾后的沙灘上,依然可以撿到大貝殼。

 在餐館坐定后,比爾若有所思地望著河對面的曼哈頓島,似乎很有心事的盯著窗外,竟然像忘掉他的面前還有一個我。

我被比爾晾在一邊,只好獨自喝著咖啡,等著比爾的回神到現實中來。比爾終於從冥想中回到餐桌上。我友好的問比爾,剛才是不是又穿越到你的第一夫人姑姑那裡去了?沒想到比爾竟然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我被他的真誠打動了,只好也隨著他說:你好幸福啊!哪天等我也有了足夠的閑散時間,你也教教我如何能論證出一個豪門貴族的出身的方法和方式,也去尋找尋找我的祖上。比爾知道我在拿他開心,不氣也不惱,還是那麼平和和友好的談起他的家譜中的新發現。尤其是在這個感恩節時他見到的家族成員。在他的腦子中,在思考著如何的將他現在的家族資源的優勢開發利用起來。比爾在設想用這個聯絡的網路做些有意義的事情,拿他所收集的資料及文物集中起來,並很認真的徵詢我的建議。

正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自己的一個辦公室就在麥迪森總統的出生的小城附近,人們為了紀念這位總統把這座小城已經命名為麥迪森了。在城的中心還有麥迪森的銅像。麥迪森城的位置離這裡並不太遠,我問比爾要不要到這個小城的圖書館去搜集一些資料,補充和完善到他的資料庫中。比爾聽后很興奮,我們當即商定了時間。然後,我問比爾:怎麼樣?現在還談談咱們在這兒的開發吧,你是怎麼想的?

一談到眼前的項目,比爾立刻顯露出輕鬆而淡淡的平靜 他不急不緩的對著眼前的咖啡杯,而不看我,好像是談一件和我們自己不相干的事一樣。然後,緩緩的說:這個項目對你我來說,很簡單,只有咱們把市裡的建築部門搞定,在原有的地契的基礎上,避開他原有的約定,就像你說的那樣,把高度和其它建築拉平,就是成功了一半,下邊的事情還不是你的拿手好戲啊。

這時,我接著問:那麼原有的地契可以改嗎?比爾回答:不行。這就像你們東方人收藏一樣 你可以在原來的藏品中加蓋你的收藏印章題字 但不能改。不過 我研究了這份地契,有許多的運作空間,最最要緊的就是你說的高度。他們沒想到現在的市政建設部門也會通融。這樣一來,搞不好還能設計出一棟別具一格的新建築。

那麼對分割的空間的面積你有何打算?我儘可能的詳細的想聽聽比爾的建議, 他畢竟是老馬識途,經歷和歷練非同一般,常有精闢而獨到的見解,有著超強的超前意識。比爾聽后,用不經心的態度說,每個單元儘可能小些,但廚房的設計不能小,你懂的。一句話把下邊的事情交代了。事實上也是如此,前期的研究和分析做好了,下邊的執行就沒有多麼大的問題和難度了。比爾在尋找,我在跟進,一起默契,這已經成了定式,如此而已。

昨天,紐約地區風和日麗,比爾和我約定一起去麥迪森的出生地,麥迪森小城的圖書館去搜集資料。比爾喜歡動腦,我喜歡動腿,他想的多,想的遠,想的深,善思卻不善動。他花了那麼多時間研究家譜,既然已經把麥迪森的夫人都研究出來了,卻竟然沒來麥迪森城來實地考察過,這實在是讓我吃驚,感到意外。看來,比爾是太善於動腦,而不喜歡動腿了。相對於比爾的動腦,我則喜歡動腿,動眼,這也許是新移民的緣故吧,我跑的勤,走的路多,更多的是喜歡親力親為,由感性到理性,從現實到抽象。腳下有著風光無限,促進自己的理性和抽象思維。他是老美國,我是外來人。一個外來人帶著一個老美國人來到和他研究相關的地方,這本身看上去就有些滑稽,好玩。

我們來到麥迪森城,這是一座有著悠久歷史的小城,也是一座傳統的美國小城,在這座小城中,只有兩萬多的居民,可這裡卻有三家大學,其中的一所文科大學竟然是聞名全國的高等貴族學府。這裡就是美國的第四位總統麥迪森的出生地和家鄉。人們為了紀念這位為美國作出貢獻的總統,把小城的名字命名為:麥迪森。

我很喜歡這座有著悠久歷史文化的小城,經常在這裡漫步街頭,從這裡的主街向南就是很有特色的居民區。在這座小城中,有著說不完的故事和歷史典故。我們的產品曾經裝備了這裡的警察局,市政府,圖書館等等等等,也正是這個原因,使我認識這裡的許多人,有警察,有偵探,有市長,有餐館的老闆,更有在主街上開業的醫生,律師,珠寶店的店主,古董店的老闆等等等等。用我的兄弟的話說, 在這裡我可不能做壞事,認識我的人太多了。雖然警察在這裡攔住我超速時總會放我一馬,甚至還會開幾句玩笑,但平時我還是這裡的一個奉公守法的好人。在這裡的民風民俗的影響下,我曾被熏陶著成為好人。

比爾看我對這裡這麼的熟悉,有點意外。他知道,在這小城往北開車用不了半個小時就有我的一個辦公室,但他著實沒有想到我這個外國人對他要研究的相關的地方竟是這麼的熟悉,比爾有點不好意思了。。

小城的圖書館靜怡而整潔,比爾去查他的資料,我去逛我的古董店,找老朋友尋寶問蹤。其實對比爾的家譜的研究我還是不理解,他一個對時間和金錢達到吝嗇程度的老人,怎麼突然對此這樣的感興趣,不知何故,不知他搭錯了哪根神經,更不知這樣一個對投資有著深刻理解的老人,寶貴的時間用在家譜研究上有著什麼樣的內在的意圖。帶著這些疑問,等比爾從圖書館出來。

在朋友的古董店的一角,比爾找到了我,我們就順便坐在古董店的高桌子的兩側,一邊禮貌的和古董店的老闆搭幾句話,一邊有意識的旁敲側擊的掏著比爾的問題的緣由。比爾是聰明人,我的問題一提出,他就明白了我的用意。老朋友的互動很自然,比爾也不隱瞞,娓娓道來他的想法:老弟,你雖然年輕,可你清楚的知道投資的初期看重的是錢的數字和數量,隨著你對金錢的投資的掌控能力的提高,慢慢的會達到一種境界。比如,上周咱們在HOBO的投資項目,對你我都已經不是難事,利潤回報也很清晰,這些幾乎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就像你們中國人說的那樣「一代人可以成為一個富人、高官,可三代人的積累和傳承才有可能成為貴族」。先不說這句話對否,但能給人一個啟示和思路。尤其是現代的社會,這些你都看得很清楚。

比爾說起來竟然如此的滔滔不絕,我聽著,迎合著,點頭示意鼓勵著,比爾還在往下說。

比爾的談話的興奮點被我撥動了,他有點停不下來,繼續著他的高談闊論:老弟,你想啊,投資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裝作后不懂的皺皺眉頭,示意他講下去,講出來。比爾在興奮的高階的峰值上,現在的他已經不是平時的那個謹言慎行,老謀深算,不吐真言的老者了,而是一個激情澎湃,口若懸河的演講家了。語言在不停的從他的大腦中製造,在他的口中湧出:投資初期過後,作為投資者,一旦掌握了投資的原理、技巧、手段,有那麼一天,就會從量變到質變,賺錢本身已經變得不是那麼的困難了,那麼,這時你的腦子裡想的東西也會慢慢的有所變化和調整。你可能更加註意你的生活質量,文化修養,社會的認知,慢慢的由追求富而調整到貴,由貴而調整到生命的價值。慢慢會有使命感、責任感。

     哇嗚!今天的比爾放水了,一發而不可收,我只有聽的份了,不時的配合著他的言辭的高低頓挫而調整著自己的點頭的方式,方向,程度。同時也調整著自己聽他講話時的態度。

我一邊裝做認真的聽比爾的高論,一邊偷偷的思想走私暗暗的樂著:幾天不見你老兄水平見長啊。

這時的比爾還在侃侃而談:我研究家譜,也就是在尋找自己的路上的一步,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我們投資的目的就是要讓自己,讓自己身邊的人能夠分享到這種回報所帶來的益處。我們不再單單是為了錢而投資,也不單單是為了某一個單一的目的,而是慢慢的有了這樣的一種責任感。這你就明白,為什麼猶太復國后的生命力為何在那麼一大片的阿拉伯人中,小小的猶太國屹立不倒,而且發展強大,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在這個猶太人的群體中有著許多財物自由,又有責任感的人群,這種力量是巨大的,是有理想的。我研究家譜的過程中,也越來越有這種責任感。我聽著,同時看著比爾,好像不太認識他了,他哪裡是一個投資專家,這不是一個政治家嗎?一個傳教士嗎?比爾變了,變得看輕了利潤,是好?還是不好?我盯著他的禿了的頭頂,想看到裡邊的智慧的大腦中究竟在不斷的想什麼。

莫非比爾已經真成了貴族?莫非比爾的投資還有其它的「企圖」?我邊聽比爾的敘述,一邊在思考著這些問題。認識比爾幾十年來,深知他對利潤的關注程度。不,不是關注,是專註,專註也不能準確的描述出比爾的狀態。他許多時候對利潤,對金錢,是瘋狂是上癮,有時甚至是掠奪。平時,平靜、文雅的比爾在利潤,在金錢面前會情不自禁的顯露出那種不顧吃相的海盜般的嘴臉。

不能否認,這些年來他的投資手段日臻成熟,投資的方向也有了很大的變化。 隨著我對比爾的了解和認識的不斷加深,不能否認,他也成了我的「研究」對象。這個典型的猶太人是如何的對待財富,對待資金的走向,如何的處理他多年來所投資,所積累,所「掠奪」來的財富的。這是一個在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的美利堅富人所面對的問題。他也像我的老朋友--強森那樣圈住自己的財富不放手,還是像托尼那樣去浪跡天涯?比爾現在的敘述也許就是正在描述著他的財富理念,溫文爾雅的比爾,善思喜想的比爾,肯定不一樣。他有他的見解和追求,坐在我對面的比爾,還在談著他的理念,他在興奮的狀態下竟然沒有發現我的大腦在開小差,更不會注意到我的腦海里在「算計」他。。

今天的比爾難得的興奮,今天的我,難得的冷靜。在美國的每一個十二月的時間裡都是我特別忙的日子,今年也是如此。可現在的我們,不在各自的第一線去像往年一樣在公司里指揮著自己的人去掙錢,反而在這裡坐而論道,看似很不合常理。不過,這也說明了我們心態的變化,不再為一時一事的勝敗高低而無休止的去競爭,去奮鬥。不知不覺的在轉,心態在轉,所以,行為方式也在轉。能在忙裡偷閒中去想一些事,去做一些喜歡的事情。

這時候,比爾的語速慢了下來,我的精神也從開小差的狀態回歸到了眼前。比爾這時問我:聽完我的話你在想什麼? 我說:我在想你所想的問題。比爾樂了,同時告訴我:他在把自己的家譜研究完備后準備建一個小型的博物館,把這一百多年來他家族的變遷史整理出來。

他說:在將來的歲月中他不準備退休,他會花出一定的時間和精力對自己選擇的這個方向繼續下去。我聽著他的想法,突然的感到有些孤單,比爾有了方向,強森退了,漢斯就要走了,林鴻回了台灣,托尼準備去週遊世界。在美國的這些好朋友們,本來我是他們的小兄弟,莫非我也該面臨著選擇?

窗外飄起了細雨,不,是雪,是雪花。

比爾站起身,我也從座位上緩緩的站起,突然發現我的左腿在隱隱作痛,眼睛前面也似乎在有飛揚的彩色的雪花。莫非,自己也該整修一下了……

比爾回到了他的書齋中繼續他的研究和運籌帷幄,專註在電腦中尋找,整理著數據,尋找新的焦點,搜索著自己要投資的新項目。

我又賓士在路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蒔花閑人 2016-3-10 12:32
聽您講故事是滔滔不絕,能否也透露一點你的腦海里在如何「算計」比爾?
回復 pcw 2016-3-10 22:49
蒔花閑人: 聽您講故事是滔滔不絕,能否也透露一點你的腦海里在如何「算計」比爾?
好,下邊接著寫如何『算計』他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6-3-10 23:31
:投資初期過後,作為投資者,一旦掌握了投資的原理、技巧、手段,有那麼一天,就會從量變到質變,賺錢本身已經變得不是那麼的困難了,那麼,這時你的腦子裡想的東西也會慢慢的有所變化和調整。你可能更加註意你的生活質量,文化修養,社會的認知,慢慢的由追求富而調整到貴,由貴而調整到生命的價值。慢慢會有使命感、責任感。

閱讀詳情: http://big5.backchina.com/blog/267561/article-246009.html#ixzz42VxRNoku

精彩!贊同!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6-3-10 23:35
這時的比爾還在侃侃而談:我研究家譜,也就是在尋找自己的路上的一步,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我們投資的目的就是要讓自己,讓自己身邊的人能夠分享到這種回報所帶來的益處。我們不再單單是為了錢而投資,也不單單是為了某一個單一的目的,而是慢慢的有了這樣的一種責任感。

閱讀詳情: http://big5.backchina.com/blog/267561/article-246009.html#ixzz42VxnOP2h

有了足夠的物質,就要追求人生的目的,自我的人生價值。希望越早進入這個階段,越好。否則人什麼時候翹了,後悔來不及了。
回復 【小蟲攝影】 2016-3-11 03:20
ChineseInvest88: 這時的比爾還在侃侃而談:我研究家譜,也就是在尋找自己的路上的一步,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我們投資的目的就是要讓自己,讓自己身邊的人能夠分享到這種回報所帶
    贊同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6-3-11 04:36
莫非,自己也該整修一下了……

樓主整修了沒有?
回復 pcw 2016-3-11 09:34
ChineseInvest88: 莫非,自己也該整修一下了……

樓主整修了沒有?
修的差不多了
回復 pcw 2016-3-11 09:34
【小蟲攝影】:         贊同
    
回復 pcw 2016-3-11 09:34
ChineseInvest88: 這時的比爾還在侃侃而談:我研究家譜,也就是在尋找自己的路上的一步,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我們投資的目的就是要讓自己,讓自己身邊的人能夠分享到這種回報所帶
有道理
回復 pcw 2016-3-11 09:35
ChineseInvest88: :投資初期過後,作為投資者,一旦掌握了投資的原理、技巧、手段,有那麼一天,就會從量變到質變,賺錢本身已經變得不是那麼的困難了,那麼,這時你的腦子裡想的
謝謝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4 06: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