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死法不少,活法不多

作者:TCM  於 2010-4-20 02: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2評論

 林沖如果活在當代,很可能出不了汴梁城就會被搞死,甚至未出白虎節堂就會死掉,他那親愛的花和尚兄弟肯定救不了他。

   美國著名的偵探小說家勞倫斯·布洛克,寫過一本名為《八百萬種死法》的小說。但書中並未提及八百萬種死法,只是因為當時紐約有八百萬市民,每個人的死都 不同,故而作者才有這種悲天憫人的基調。當然,小說中的死法並無甚離奇之處,都還在常人的想象力範圍內,比如被炸死被砍死等常規死法。

   某種程度上說,想象力才是第一生產力。比如近一個世紀的各種發明,無一不是想象力付諸實現的結果。敝國一向秉持拿來主義的山寨原則,故而想象力不若西人 發達,但是敝國的執行力非常發達。倘若布洛克來到咱們這裡,一定會對這裡每周一次上演的離奇死法瞠目結舌,抱怨自己應該到中國來寫小說,然後在美國發表。

   如果真的如此,他大約可以將八百萬種死法湊齊,而且確實是那種不帶重複的、超越了人類想象力極限的死法。譬如說喝水死、如廁死、洗臉死等,正常的邏輯不 足以解釋,正常的大腦不可以理解,但是卻有人告訴你說:這是真的。如果這一系列死法被寫成小說,肯定是可以問鼎普利茲小說獎的。

  中國 古來就不缺各種酷刑,牢頭獄霸施展的空間比較大。舉例說,林沖被發配滄州,路上董超、薛霸請他洗腳,誰料用的是滾燙的開水,燙得滿腳是泡不說,次日還讓林 沖穿上新草鞋,自然血肉一片模糊。後來又打算將他綁在樹上亂棍打死。再後來陸謙又打算把林沖燒死。所幸林沖沒有死,他還上了梁山。

  牢 頭獄霸,萬分可怕。不過牢頭比獄霸更可怕。如今的離奇死法,多數是在偵訊的時候發生,真正進去后,恐怕覺得在押犯更可愛一些。連新華網都看不下去了,忍不 住轉載了評論,介紹這些離奇死法。最近威海的「針刺死」很有代表性,屍檢結果顯示,「針類銳器反覆刺戳胸部致心臟破裂,心包腔積血致心臟壓塞死亡。」大家 想想,是什麼樣的大腦,才能想出這樣滅絕人性的辦法來。

  有些人在思考、創造上的想象力奇差無比,在殘害同胞上的想象力卻大有睥睨全球 之勢。新華網列舉的死法匪夷所思,還有睡姿不對而死,做噩夢死等等。我總懷疑,這些對外宣稱的死亡原因,是一些人絞盡腦汁想出來試圖瞞天過海。因為正常的 死法太過正常,反而容易引起懷疑,不如編造一個離奇的原因,是不是圍觀群眾更容易相信一些?

  林沖如果活在當代,很可能出不了汴梁城就 會被搞死,甚至未出白虎節堂就會死掉,他那親愛的花和尚兄弟肯定救不了他。因為董超薛霸當獄卒的時候,這個系統雖然腐爛兇殘,但還至少尊重一下程序,稍微 閃爍一下人性的光輝。大家知道,高太尉本來強令開封府判林沖死刑,有個叫孫定的法官看不下去,據理力爭,最後說服大法官開封府尹,才將林衝刺配滄州了事。

   新華網的稿件引用專家的說法,認為看守所的一些人員知法犯法,並且嫌犯沒有保障機制。這種說法自然沒錯,但還只是著眼於人的問題,也不僅僅是刑訊逼供的 問題。假如一段時間內全國各地看守所頻繁發生離奇死亡案件,則說明這其中必然有制度上的某種缺陷。這種缺陷使得一些人員將嫌犯生命視若草芥,予取予奪。

   如果離奇死亡責任全部在當事人,那麼顯而易見,有些離奇死亡事件已經顛覆了這個世界的物理運行規律,顛覆了人類的簡單常識。每一個生命都應該被尊重,即 便死,也要死得有尊嚴,不會被人繼續污衊和踐踏。但是我們,如今只能目睹一個個鮮活生命的奇異離去。以前有人說,死亡就是去見馬列,但其實,我們就住在馬 列隔壁。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婉兒 2010-4-20 04:18
恐怖!
回復 wazhh 2010-4-20 14:54
中國的牢獄管理是有著幾千年的傳統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5 03:1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