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台北路邊上的兩隻大蝸牛

作者:樂倫  於 2017-12-6 04: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海峽兩岸|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台北路邊上的兩隻大蝸牛

~憶我的小學導師高長南講的故事

雨後,在台北的路邊上,我又看到兩隻正在交配的大蝸牛,它們使我想起我小學導師高長南講的吃蝸牛的故事。

我小學讀的是仁愛路三段上的幸安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大概是1960年左右),常常還有防空演習。每當空襲警報拉響的時候,我們的導師高長南,就會帶我們穿過大街小巷,到新生南路大水溝兩邊的防空洞去躲空襲。我們都知道那只是個演習,但是都很高興不用上課,好像去玩爽一樣。

那時候的新生南路,中間還有一條大溝,兩邊岸上種著楊柳樹,春天來到時,斜坡上開滿了各種顏色的杜鵑花,是一條美麗的街道。而那些防空洞,也都建在大水溝的兩岸邊,都是水泥砌的,長長窄窄的一條,從兩頭有梯階走下去,兩邊有水泥座位,上面是一線天,底下經常是陰濕的,所以經常有許多大蝸牛住在裡面。

我們捏著大蝸牛的殼,把它們丟出防空洞,然後清理那些座位。

「好噁心啊!」我手指著蝸牛爬行以後,在水泥座位上留下的黏液。

「你別看它噁心,這個黏液能使蝸牛在鋒利的刀刃上爬行。」高老師說。

我們都坐好了以後,高老師就會和我們講故事來打發時間。

「我像你們這麼大的時候,日本人佔據台灣,每天早上上學之前,每一個小學生都要去找這些大蝸牛,裝滿一隻便當以後,就帶到學校去上課,中午的時候,我們的老師就會把蝸牛肉用明礬洗乾淨,在一個大鍋裡加上九層塔和鹽巴炒熟,再分給大家食用。蝸牛屁股後頭留下的一條粘液是有毒的,所以必須用明礬才能洗乾淨。這不是什麼法國的蝸牛大餐,而是日本人不給我們一般的台灣人吃好東西,把好的食物收颳了,運回本國,或者收藏起來,做為戰備糧。所以我們當時的小學生,都拿蝸牛當午餐。」

這個故事,和我母親當時在山東煙台的經歷類似,當時日本兵佔領山東半島,把牛羊豬肉和麵粉等糧食都收颳去了,一般老百姓就靠著地瓜玉米窩窩頭過日子。

高老師名叫高長南,其實他個子既不高,人也不長,好像因為他生在台南,所以他末尾的名字是個南字。他不但教我們好幾堂課,還帶我們一起上體育課。現在回想起來,他那時候是我們最親近的老師呢。樂倫2017.12.07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12-7 13:10
濃郁的台灣鄉土氣息,希望今後多寫,讓我們知道台灣同胞的生活。
回復 樂倫 2017-12-8 03:35
秋收冬藏: 濃郁的台灣鄉土氣息,希望今後多寫,讓我們知道台灣同胞的生活。
謝謝欣賞,我還有幾篇回憶的文章待寫。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0 00: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