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共與228 楊渡

作者:樂倫  於 2017-3-2 06:5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政經軍事|通用分類:政經軍事

關鍵詞:二二八

 中共與228    楊渡

228有多少共產黨人參與?中國共產黨的台灣地下黨人有沒有起到決定性的作用?228是不是國共內戰的延伸?

這一段大歷史,2005年,我製作過一部紀錄片《還原二二八》,訪問了當事人周青、吳克泰、廖德雄、林書揚、陳明忠等,228的起因、過程、各地狀況、鎮壓後果與後來的影響等諸面向皆加以探討。事實上,228也脫不出這個架構。

簡單說,林江邁在天馬茶房的衝突是一個偶發性事件。私菸取締事件天天有,到處在發生,民間確實早有不滿,但林江邁最多就是被取締香菸了事。但當時是發生在圓環一帶,附近有酒家,就有流氓保鑣,林江邁被取締,酒家的流氓不滿起鬨,菸警一怕,邊逃跑邊開槍,打死了陳文溪,而陳文溪的哥哥是在地的流氓頭,就發動了兄弟要去警察局討公道。當時的流氓多與武術館有關,所以他們就用三輪車載著舞龍舞獅的大鼓,沿街咚咚敲響,一邊號召群眾,人愈聚愈多,大家行進到行政院(即現在的地址)前,發現大門深鎖,樓上架著機槍。鼓聲繼續響,樓上機槍開始掃射。大家一陣驚慌,四散逃開。有一股去公賣局抗議,燒香菸;有一股比較聰明的人跑到新公園,去包圍廣播電台,電台台長林忠看台籍職員為難,悄悄說了幾句話,後來就讓他們進入廣播室,這一廣播,消息散播出去,暴動就擴及全台灣了。

這個過程,大約可以說明,一個尋常性的取締行動,如何因為各種偶然因素的集合演變為大衝突。偶然一,因為在酒家附近,有流氓,所以敢衝突。偶然二,菸警叫傅學通,本來要逃逸的,卻意外因為開了一槍,打死陳文溪。偶然三,陳文溪的哥哥是在地流氓,結合各武術館兄弟一起擊打大鼓,要討回公道。(這景象與後來的群眾運動何其相似)。偶然四,行政院架著機槍,群眾四散,卻變成攻佔電台,暴動擴散全台。

當然,偶然因素如果不是在社會不滿極為嚴重的條件下,是無法發生作用的。所以偶然中又有必然。

然而,從不滿到暴動,是需要有群眾動員的過程的。群眾的集結,如果不是有人帶領,只是幾個人上街喊一喊也沒什麼用。但因集體不滿,就成為四處爆發的省籍衝突,情況就失控了。

從小衝突到全面衝突,一定需要集結群眾。而群眾會跟誰走?一定是素有聲望、有領導力的地方人士。所以原本光復後集結的三民主義青年團各地的區團部幹部,就變成領導主力。

而共產黨的地下黨人,本來就是日據時期的抗日誌士,也參與三民主義青年團,如謝雪紅、簡吉、張志忠、陳纂地等,他們受過訓練,有經驗,能集結群眾,組織群眾,指揮群眾,發動有組織的進攻,所以他們後來命名為「台灣民主聯軍」、「台灣自治聯軍」。他們也知道群眾的弱點,所以在21師鎮壓來臨時,他們懂得撤退,甚至張志忠與簡吉還想去梅山建一個武裝基地,訓練戰士,準備長期作戰。而其他較無組織力的團體,如台北、高雄、台南等地,則因有些地方上的複雜關係,例如吳新榮日記就寫過,日據時期的御用紳士利用國軍鎮壓,告密出賣,打擊異己,殘殺忠良。結果,受難的還是原本的抗日誌士。

 而228真相之所以難明,更在於中共地下黨人在228所起的作用固然很重要,但由於兩岸分裂,國共內戰未結束,中共不敢暴露自己地下黨人在台灣的活動,所以把228的真相隱藏起來。相較於各地非地下黨人的活動,這才是228最難解之謎。今年中共願意出面紀念228,這顯示出中共有意呈現真相,以安慰烈士的在天之靈。而相對地,這也表示中共對台工作已經不再怕國民黨難堪而刻意隱藏,他們要自己出手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1 03: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