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憶俺在米國當低端人口的那些往事(一)

作者:解濱  於 2017-11-28 12: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東拉西扯|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65評論



回憶俺在米國當低端人口的那些往事

解濱

俺這一輩子,啥苦都吃過,啥低三下四的事情都做過。 最讓俺難以忘懷的,就是俺當年當「低端人口」的那些往事了。

講起來,俺家雖然祖祖輩輩都是一貧如洗低端人口,但俺爹卻碰上了好運,十幾歲就糊裡糊塗地加入了一個地方游擊隊,混碗飯吃。 但那遊記隊居然越打越凶,居然打得了天下,成了「執政黨」,俺爹就翻身了,混入了"中端人口"的行列 冥冥之中,老天幫了俺爹一把,俺也沾了光。 俺打小就夢想長大了也當兵,做一名共產主義的接班人,為捍衛無產階級革命江山而奮鬥。 然而,等俺準備好接共產主義的班的時候,情況卻發生了急劇的變化。原來,偉大領袖發現,革命還木有成功,還要繼續。 於是俺就響應領袖的偉大號召,奔赴廣闊天地當農民去,當了個「低端人口」。 那些往事,俺以前講過。 今天就講一點俺第二次甘當「低端人口」的辛酸往事。 

話說俺大學畢業后在國內混了一陣子,老是跟單位領導搗蛋。 每次系裡開會,俺總是那個被領導不點名批評的那一位。 好事情總是和俺擦肩而過,眼看人家都提職提級,俺還是原地不動,哼!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那時候出國留學的熱潮風起雲湧,於是俺一狠心去考了個托福,居然叫俺給考過了。 算俺命好,俺在國內的工作單位,唯有一位領導俺不跟人家慪氣,就是這位領導恩准俺出國留學了。 俺一秒鐘也沒歇著,趁領導大人還沒有變卦,趕緊把出國的一切都給辦了。

飛機進入米國后,先在加州海灘的幾個城市轉了一圈。 俺打飛機往下看,這米國就是圖畫裡面畫的天堂啊! 那一棟棟小洋房,棕櫚樹,滿大街的小汽車,太美了! 

但俺卻木有資格享受米國的這一切。  因為下飛機后俺兜里只揣著兩百美元。 那是俺在國內求爹爹拜奶奶托熟人換來的。 俺一個小助教,月薪只有68元人民幣,好像當年是13.2 的兌換率。 俺在國內那會兒本來就是月光族。 把美元兌換好了,俺銀行里一分錢也木有了。

但是根據其他來自中國大陸來的留學生當時的說法,就憑俺下飛機后兜里居然還有200美金,俺算留學生里的「大款」。

作為一名大款,俺去研究生院報名后,繳完雜費,租好住房,俺就真的是一無所有了。 好在房租不必立即繳納,可以住滿一個月再繳。 這是因為二房東也是一個留學生,大陸來的,比較理解大陸留學生的困苦。

就這樣,俺開始在米國過上了低端人口的辛酸日子。

先把當年留學生的衣食住行都說一遍吧。

當時留學生的衣服都是從garage sale 買的。 一般來說一個美元買一件衣服算貴的,大多數人是花一個quarter甚至十分錢就買一件舊衣服,七成新的,大多洗的乾乾淨淨,拿回家后再洗一遍就可以像模像樣地穿出去了。 其實那些舊衣服比在國內的時候買的新衣服實在舊不了多少,而且可以挑挑揀揀。 但也有挑走樣的時候。 有一次俺要接待國內的一個代表團來米國訪問,於是去garage sale,狠了狠心,買了一套九成新的淺灰色的西裝,連衣帶褲還帶背心,只花了兩美元,又花5美分買了一條領帶。 打那以後凡是稍微正規一點的場合俺都把那一套西裝穿上,自己感覺很風光。 有一次去達拉斯陪一位國內學者訪問,跟一位老華僑擺譜,說俺那一身西裝只花了兩美元。 那位老華僑把俺拉一邊悄悄跟俺說:你那套西裝是三個扣子的,寬領子的,米國早就不興了,只有周末去教堂的七八十歲的老人還穿這種西服,你這個小年輕人不適合。 俺一聽,臉立馬紅到耳根,丟人丟到家了 打那以後俺決定寧缺勿濫,再也不穿那套兩美元買的西服了。 後來去北方讀書就把那套西裝給扔了。 當然,這樣的尷尬的事情不只是叫俺碰上了,有的女童鞋比俺還傻,例如買人家老美的舊睡衣當外衣穿著逛大街。

當年留學生吃的東西可以說全是折價食品,哪樣最便宜就只買哪樣。 每個星期都有食品廣告寄來,裡面都是on sale 信息,另外還有不少coupon (折扣卷) 我們一群留學生把每星期的廣告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研究透徹之後,制定好詳細的本周食品採購攻略,就開始把coupon 給剪下來,按照順序排好。 周末就拿著這些coupons去購買食品。  那時候老美食品超市的售貨員對我們中國留學生的購買特性都了如指掌了。 Check out 的時候,售貨員總是主動問我們:coupons?  我們也總是把一大堆coupons 整整齊齊地拿出來。 有時候刷完coupons,最後的價格還不到原價的三分之一,太賺了!   其實即使不使用coupons,食品價格也低的快離譜了。 記得當時雞腿和火雞腿也就是25美分一磅。 牛肉比較貴,大概是79 99美分一磅。  麵包好像是20美分就可買一包。 雞蛋正常價格也就是39美分一打,便宜的時候憑coupon只要10美分就可以買一打雞蛋。   牛奶是89美分一加侖。 就這我們都嫌貴,還要絞盡腦汁使用我們的聰明才智發掘最最最便宜的食品。  例如當年炒菜用的食油(多半是豆油或菜籽油)比較貴,大概是79-99分錢一大瓶。 有一天一位大陸留學生跟我們報道了一條喜訊: 從今以後大家不必為昂貴的食油而操心了,大家可以去買lard,幾毛錢就可以買一個加侖,比買食油合算多了! 什麼是lard? 原來就是我們在國內經常食用的豬油,但是精鍊過的,沒有了豬油的味道。 美國人認為吃豬油提高膽固醇,所以lard的銷路很不好。 我們留學生可就不管這一套了,因為它的價格還不到食油的一半,太合算了! 那個年頭我們吃的最多的就是雞腿。 為了不吃膩,留學生們發明了多種吃法,例如悶烤,蔥爆,椒鹽,糖醋,等等等等。 後來有了網際網路,我記得早期的網際網路上有一些留學生髮明的烹飪雞腿的新方法以及心得體會和經驗。

還有一種既吃的好又吃得巧的方法就是去飯。 所謂的「蹭」,一是指參加各種提供餐飯的聚會,二是指參加當地的各種特價促銷。  當時大學內外凡是提供餐飯的聚會,中國留學生是絕對踴躍參加的。 甚至教堂舉辦的查經班,我們留學生即便不信教也去蹭一頓飯。 特價促銷也是我們的興趣之一。 我記得有一次我跟另外一位大陸來的留學生,還有一位台灣來的女留學生一起去一個比較高檔的酒吧蹭飯。 每個人只要花一美元左右購買一瓶不含酒精的飲料就行了(含酒精的飲料很貴)。 然後呢? 那裡的大蝦隨便吃。 我們每個人都吃了滿滿一大盤,吃的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這是那位台灣學姐出的主意。

過了很多年,我也就不打算把當年的一點秘密繼續保密了。 這就是我們留學生偶爾還去「偷」食品。 怎麼個「偷」法呢?  這跟我在國內讀大學的時候是一個性質的,這就是去大學附近的農田裡偷老鄉的農產品,掰幾個玉米棒子回家煮著吃。 其實這也還算好,農民即便偶爾看見我們掰他們的玉米也不計較,玉米棒子本來就不值幾個錢。 

後來搬到北方,俺住的那棟小樓門口有顆梨樹,每年秋天樹上掛滿了梨子,那些梨子又大又甜,一口咬下去水淋淋的,比現在市場上賣的都好吃。 您大概不會天真地以為我們這群土匪會善心大發放過那顆梨樹吧?

化學系門口有幾棵沙果樹,秋天掛滿了紅彤彤的沙果,很甜,有點酸。 自從那所大學來了中國留學生后,那些沙果便有了用場。 但礙著那是化學系門口,我們大白天都不敢去偷,只是天黑以後才敢行動。 

比較讓人不齒的是我們留學生偶爾還會三五成群地去老美餐館里吃buffet  卧槽,記得當年有一個矮個子留學生,瘦瘦小小的,但一吃起buffet可真是不要命,他一個人就能吃滿滿七八盤,把我這楞大個都看呆了! 店老闆看著我們這一群猶如山裡過來的土匪一樣狼吞虎咽,苦笑一聲,搖搖頭,「no profit」,自言自語走開了。

這夠低端的吧? 有比這更低端的嗎?

雖然那個時候居住條件跟今天是根本沒法比的,但我們當年從國內出來,感覺美國的居住條件還是不錯的,最明顯的一個特徵就是冬有暖氣夏有空調,而且熱水常年供應。  所以我們也沒啥覺得不好的。 唯一的問題就是擠了點。

我在美國居住的第一個豪宅,當地的留學生都叫它為中國城 大概是八九個中國留學生住在一戶專門用來出租的獨立屋裡。 廚房在樓下,有四個炤頭可以同時煮飯。 樓上樓下各有一個洗浴間。  記得我是自己住一小間,房屋裡面已經有暖氣,但我那小屋裡面還另有煤氣爐可以用於取暖。 我是冬天來到美國的,在國內已經凍慣了,來到美國感覺到處都是暖和的。 我來美國幾天後就花了十幾個美元買了個睡袋,當被子蓋。 那個睡袋很結實,後來走南闖北一直捨不得丟掉它,因為它陪著我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光。  好像幾年前我才把它丟掉。 

後來我和另外一位留學生搬到另外一家老美去居住,地方是寬敞不少,樓上住了3個老美妞,樓下是我們兩個中國留學生和一個印第安老美。 那個印第安老弟經常是周末喝的醉醺醺地回來大哭,訴說他以前多麼多麼不幸,我們聽了都覺得好笑,那跟我們在國內的經歷相比,算個P啊!

那三個老美妞花錢租了一個cable,線路剛好從我們窗口經過。 我們聰明能幹的中國人立即嗅出巨大的商機,於是在一個月黑雁飛高的夜晚,乘樓上那三個大妞睡熟之際,我們把那個cable 咔嚓一刀剪斷,然後接個T出來,  再把線路原封不動裝回去,於是從那以後咱們仨哥們就有了free cable (那時的cable是不加密的,不需要cable box,接通線路就可以看) 記得那三個大妞訂閱的channel還真夠豐富的,什麼Play boy,Show Time之類的,應有盡有,我們仨是眼界大開,真夠刺激的!  那台電視機呢,是咱們逛garage sale 老美不要錢送給咱們的,優點是低成本,沒有花錢,缺點是經常停工。 特別是我們有時候看的最精彩、最刺激的時候,那台破電視機突然沒有畫面也沒聲了。 我們也好辦,掄起鐵砂掌,對著電視機猛劈幾下。 一般來說都可以讓那台破電視機起死回生。 有一次無論咱們仨輪流用鐵砂掌都不行了,那電視機就是沒有畫面出來。  最後不知是誰對準電視機架子猛踢一腳,那電視機掉到地上。 好在那是地毯,沒有摔碎。 但咱們仨會心地一笑: 保不準這破電視又工作了!  果然不假,把開關一摁,電視畫面和聲音都出來了! 靠! 咱們知道下次該咋辦了!

後來俺跟那印第安老弟打架,樓上大妞去房東那裡告狀,房東一聽怒不可遏當場限令我們一個星期內滾蛋把咱們都給趕走了。 這是俺第一次在美國被驅趕的經歷,沒有第二次。 也不怕,又去另租了一間。 這會兒跟個馬來西亞過來的年輕哥們住隔壁。 那哥們是個情哥王子,總是有馬來西亞的女生去他那裡蹭覺睡。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未完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3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5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11-28 12:54
先獻花佔座再看文。
回復 解濱 2017-11-28 12:57
秋收冬藏: 先獻花佔座再看文。
哈哈!  謝謝!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11-28 12:58
您那算不上「低端」(這兩字怎麼這麼彆扭呢),頂多算苦其筋骨,因為還有希望有前途。
回復 解濱 2017-11-28 13:00
秋收冬藏: 您那算不上「低端」(這兩字怎麼這麼彆扭呢),頂多算苦其筋骨,因為還有希望有前途。
「低端人口」是如今國內最時髦的用語,別的辭彙都跟不上形勢了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11-28 13:11
非常熟悉的留學生生活 。不過你一來就有獎學金,我是自費生,來了不多久就去餐館打工,可吃了不少苦。
回復 foxxfam 2017-11-28 13:20
如果美國的媒體或者紐約市長,敢於說吃福利的是低端人,這些吃福利的人立即「發財」了。別說美國公民美國政府不敢動,就是對非法移民,美國政府同樣不敢碰他們。這就是選票握在手的好處
回復 解濱 2017-11-28 13:23
秋收冬藏: 非常熟悉的留學生生活 。不過你一來就有獎學金,我是自費生,來了不多久就去餐館打工,可吃了不少苦。
俺當時是學的工程物理,拿的是助學金。 下一節要說到。 那時我也在學校的食堂打工,放暑假還有去紐約打工,就為了多掙點美金畢業后帶回國。
回復 解濱 2017-11-28 13:24
foxxfam: 如果美國的媒體或者紐約市長,敢於說吃福利的是低端人,這些吃福利的人立即「發財」了。別說美國公民美國政府不敢動,就是對非法移民,美國政府同樣不敢碰他們。
俺要是當年在國內沒有考上大學,如今肯定是國內的「低端人口」,任人宰割。 唉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28 14:22
給解大俠獻花。這種經歷許多人都有過!那是考大學時改變命運的唯一手段。
回復 綠野仙蹤 2017-11-28 16:54
解大俠的淚笑故事。。
博主真幽默,把一把辛酸往事寫得這麼有喜感。
為何那時的留學前輩都像餓狼下山崗涅?
回復 天下公 2017-11-28 18:31
蔡京師驅趕低端人口,天下震驚。大俠雄文,對「低端人口」一說迂迴包抄,必當膾炙人口。先點贊獻花。
回復 9771 2017-11-28 19:31
看到那一班班來自「高端」的中國留學生在名牌店揮霍、在飯店點最貴價的菜式,開著令人側目的名貴房車招搖過市…希望他們有突然被「低端」的思想準備。
回復 shen_fuen 2017-11-28 20:18
非常熟悉的留學生生活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7-11-28 20:37
很多出國的都是從低端人口開始的,好比北漂。幸好我們沒有被驅逐。
回復 丁滿 2017-11-28 20:47
泡杯茶,坐等下回分解。
回復 曉田 2017-11-28 21:04
謝謝你帶我們重走了一次過來路。
回復 fanlaifuqu 2017-11-28 21:54
我們,起碼大多數,都曾是美國的低端人!
回復 它鄉異客 2017-11-28 22:09
哈哈,解大俠一出手果然不同凡響。當下中國只有兩種人口:高端人口和低端人口。不知是按什麼標準區分的,是按官爵、個人資產、「小三」情人多少?還是按「代」、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但相信絕大多數的中國人屬於「低端人口」,他們的「低端生活」當然和一些人的「高端生活」沒法比,但卻是「豐富多彩」,充滿了人情味,他們構成了社會的原始細胞是社會的基石。
回復 綠野仙蹤 2017-11-28 22:23
謝謝解濱先生為公義發聲!

中共的北京暴行,將和納粹的水晶之夜、斯大林的大清洗一樣載入史冊。
北京暴行,是北京人的恥辱,如果他們有種,應該驅逐蔡奇!
我們剛出國時,哪個不是低端人口呢?
敬佩解大俠的正義感和勇氣!
我的耳畔響起了悲憤國際歌:

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天下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要為生存和尊嚴而鬥爭!

打倒共產黨!打倒法西斯!
回復 vibes 2017-11-28 23:45
祝賀您老已走出美帝低端生活。我來美這麼多年,還在低端忽悠著,不時拿哭胖買些日用品,上周五,還買了大減價的電子產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10: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