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周恩來忌日話當年

作者:解濱  於 2016-1-9 02: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不堪回首|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52評論


周恩來忌日話當年

解濱

打開日曆,今天是1月8號,網上說這是周恩來去世40周年的日子。 回想當年,40年前的那一幕猶如昨天發生,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無論今天人們評價周恩來是個魔鬼、兩面人、為虎作倀或者惡魔的幫凶,在40年前那個時候周恩來就是個神:一個慈悲為懷的神,一個鞠躬盡瘁的神,一個克己奉公的神,一個死而後已的神。 那個年頭,毛澤東在很多人心目中是個惡魔,恨他的人何止成千上萬!

1976年1月8日那一天,文革已經進入第十個年頭,我插隊落戶還沒有滿一年。 由於我時不時寫一點通訊稿什麼的,被公社團委書記看中,叫我當上了公社團委的宣傳委員。 那個年頭搞宣傳就是寫大批判搞,出大批判專刊,迎合上級需要,政治上緊跟黨中央。 周恩來去世前的那一陣子,上面的大批判精神是批林批孔批「周公」。 誰是「周公」? 當然是指周恩來。 但是基層幹部們對批「周公」很反感,連應付都懶得去做。  我不過是為了那個滿工分補貼而去公社幫他們做事,他們還給我付飯票菜票,公社食堂管飯。 我有工分補貼又有大饃吃,還不必在農田抬大土,自然很樂意。 所謂的大批判不過是走過場,連我自己都不看一眼,報紙上說啥就抄啥,混一天是一天。

那天早晨我去公社團委書記那裡領當天的任務,他一見到我就對我說:「周總理死了。」 什麼? 周恩來去世了? 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如同晴天霹靂,我呆了一會兒,不知道說什麼。 團委書記接著跟我說那天的任務。 我腦瓜子里轟轟響,根本沒有聽清楚他在說什麼,恍惚地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我回到宿舍打開收音機,裡面正在播報那一則消息。 我淚水如同湧泉般流出來……。

為什麼周恩來當時在人們心中如此重要呢? 這可能有三個原因:(1)相比毛澤東,周恩來稍微溫和一點,沒有毛澤東那麼翻臉不認人,張牙舞爪,咬牙切齒,歹毒心腸。 周恩來的形象是靠毛澤東反襯出來的。(2)每當災難發生,周恩來總是親臨第一線。 (3)周恩來在那個大動亂中撐著那個國家的基本經濟。 那個時候老百姓吃不飽穿不暖,國家亂套了,周恩來手下的行政系統至少還在領導和管理著基本生產,使整個國家不至於徹底崩潰。  所以周恩來在一般知識分子和普通幹部中有極好的口碑,在大批「老幹部」中更是如同半人半神。

幾天後北京舉行了周恩來葬禮。 那個時候沒有電視機,我是從廣播中和報紙上得知葬禮的細節的。 一邊聽廣播我一邊流淚。 葬禮完畢后我那種哀思之情轉變為滿腔憤怒。 那個葬禮成了後來中國老百姓公開反毛的一個導火線。

人們對周恩來的葬禮不滿有三:第一,毛澤東居然沒有出席周的葬禮。  毛澤東參加了陳毅的葬禮,為什麼不參加周恩來的葬禮呢?  對這一點很多人義憤填膺。 第二,不準各地組織自發的悼念儀式。 第三,葬禮的規模太小,葬禮前的遺體告別匆匆結束,很多人沒有來得及跟遺體告別就被擋駕在殯儀館外面了。 那些被擋駕的包括周恩來的許多老部下。

周恩來的葬禮后,很多人覺得對周恩來的哀思之情沒有充分表達出來,一肚子惱火沒法消解,於是私下牢騷怪話到處流傳。 後來的幾個月中,毛澤東繼續他的「批林批孔批周公」,但人們早已失去熱情。 周恩來的死去,讓很多人感到絕望。 如果說周恩來死前很多人希望中國保持穩定的話,周恩來死後很多人希望中國出現暴亂!  人們對那個國家失去了信心。 人們越來越膽大地表達對周恩來葬禮的憤怒。 到了1976年4月5日那一天,這種憤怒終於總爆發了!

這就是那個載入史冊的4.5天安門廣場事件。中國人民第一次公開地把矛頭指向了惡魔毛澤東!

那天我不在農村,回到了家裡。 老爸的一個老戰友的妻子來訪。 她死去的丈夫是前解放軍昆明總醫院的院長。 他們在談論著北京的事情。 我默默地聽著,知道他們在罵毛澤東,但誰都不敢說出那三個字。  但他們對罵江青和張春橋毫不隱諱,直呼其名,形容那兩個人是「兩個眼鏡」。 俺老爹說到激動之時,甚至表示要重新拿起槍杆子,推翻「那個法西斯政權」。

那一天,那個法西斯政權沒有被推翻,反而又一次勝利了。

傍晚的時候,收音機里傳來「黨中央一舉粉碎天安門廣場反革命事件,撤銷鄧小平的一切職務」的通知。 俺老爹和那位來客頓時無語,但可以看到他們臉色鐵青,掩蓋不住心中的憤怒。

那一天北京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個側面。  全國各地的老百姓都以各種方式重新悼念周恩來。  我的一個中學同學在他們插隊落戶的地開了一個小型追悼會。 我插隊落戶的那個縣,一幫「紅二代」和幾個上海下放知青到當地的烈士墓園公開舉行周恩來追悼會。  後來上級追究下來,其中一個領頭的被抓進監獄,好像也沒有判刑,不久就放了出來。 一位上海知青得到的處分是: 團內警告。 然後就把他再次「下放」到縣裡的一個鐵礦去看管礦山,反而成全了那位知青(不要在農田幹活了)。 極少有人被處以重罰。 這說明了那時各級領導的普遍態度。

那一年發生了唐山大地震,幾十萬人頃刻間死去。

那一年九月,毛澤東終於見馬克思去了。 一種「黑暗終於過去」的感覺開始蔓延。

那一年四人幫被粉碎,中國解放了!

無論人們今天如何評價周恩來,當時的情形就是這樣的。 歷史就是歷史。

周恩來是不是魔鬼也許要上帝最後決斷。 但在1976年1月8日那一天,他是很多中國人心目中的半人半神。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4

支持
1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2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6-1-9 02:36
總理逝世,我以單位名義優先買了十張總理的標準照片掛相,次日一清早騎自行車送到朋友家,含著眼淚一人給一張。
回復 解濱 2016-1-9 02:45
總裁判: 總理逝世,我以單位名義優先買了十張總理的標準照片掛相,次日一清早騎自行車送到朋友家,含著眼淚一人給一張。
4月5日那天我本來要參加一個中學同學組織的悼念活動的,但前一天他告訴我,上級通知不準搞串聯,悼念活動也不得公開,他叫我不要去了,怕我被抓走。  那幾天到處蔓延著一種恐怖。
回復 總裁判 2016-1-9 03:02
解濱: 4月5日那天我本來要參加一個中學同學組織的悼念活動的,但前一天他告訴我,上級通知不準搞串聯,悼念活動也不得公開,他叫我不要去了,怕我被抓走。  那幾天到處
4月4日中共中央緊急通知,下班前各單位傳達關於處置南京出現反革命標語(打倒張春橋)和煽動清明節反革命集會遊行的決定,並要求各地採取措施,嚴防和鎮壓階級敵人的陰謀活動。我知道上海沒戲,第二天一清早去了南京,參加他們的集會。到南京不見一絲一毫反動跡象,我就到雨花台拍了張照片,以志烈士遺願,欲將與王張江姚的鬥爭進行到底。
照片今天還在,今年清明貼出來。
回復 解濱 2016-1-9 03:04
總裁判: 4月4日中共中央緊急通知,下班前各單位傳達關於處置南京出現反革命標語(打倒張春橋)和煽動清明節反革命集會遊行的決定,並要求各地採取措施,嚴防和鎮壓階級敵
盼見你寶貴的歷史照!

今年是文革50周年,馬上就是二月逆流了。
回復 總裁判 2016-1-9 03:10
解濱: 盼見你寶貴的歷史照!

今年是文革50周年,馬上就是二月逆流了。
二月逆流我聽了6個小時的拉線傳達報告(據說只有上海這個四人幫大本營的革命群眾才享有這個政治待遇),過不多久避而不談了,此事讓四人幫對主席大為不滿,主席實在是嚇死了,他的槍杆子發生了動搖,他也是出於無奈。
回復 解濱 2016-1-9 03:18
總裁判: 二月逆流我聽了6個小時的拉線傳達報告(據說只有上海這個四人幫大本營的革命群眾才享有這個政治待遇),過不多久避而不談了,此事讓四人幫對主席大為不滿,主席
老毛自己靠槍杆子上位的,最怕槍杆子跟他搗蛋。 所以他手下管槍的就跟割韭菜似的老是在換。 但換到最後換了個林彪,差點把他幹掉。  林彪以後老毛就誰也不相信了,包括江青。  臨死前,他最信任的人居然是......張玉鳳!  哈哈哈哈!
回復 農家苦 2016-1-9 03:26
人都是時代中人,環境中人,評價人最好不脫離這二者;對一個時代背景複雜,鬥爭環境險惡的政治人物,尤其象周恩來這樣如龍似鳳、大善大惡、亦公亦私、極善於隱介藏形的特殊人物,用兩分、三分甚至百分比分的辦法,顯然都不夠用。

雖然俺當時還不太記事,想當然也。
回復 綠野仙蹤 2016-1-9 03:39
這篇比較客觀,兩害相權取其輕。
周去世時俺還沒上小學,使勁想半天也想不起來什麼,毛去世倒有印象。
大俠還吃過大饃,這是什麼?現在可能算健康食品了。
回復 吃喝玩樂 2016-1-9 04:00
半人半神? 如果文革檔案/文件/筆錄解密公開,估計他是個「半鬼半人」,拭目以待!
回復 醜女多做怪 2016-1-9 04:18
我爸爸因為主持了悼念總理的追悼大會被停職在家寫檢查 那一段日子 我心裡很壓抑 好像覺得自己從此就是反革命子女 那種滋味至今記得 還有我爸爸讓我去把外面貼的大字報給他抄回來 我嚇死了 不敢說不 但也嚇個半死
回復 徐福男兒 2016-1-9 04:25
想起周恩來的才華,又想起他的為虎作倀,心裡總覺得很遺憾: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回復 總裁判 2016-1-9 05:25
解濱: 老毛自己靠槍杆子上位的,最怕槍杆子跟他搗蛋。 所以他手下管槍的就跟割韭菜似的老是在換。 但換到最後換了個林彪,差點把他幹掉。  林彪以後老毛就誰也不相信了
所以有些人說我不務正業,路子不正,去盯住玉鳳不放,幹嗎! 而閣下所言,顯示張玉鳳同志在中共黨史上的地位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尤其是主席臨終前,居四人幫之上,為毛遠新、汪東興等心腹所不能及。
回復 xqw63 2016-1-9 06:25
那個時候,咱還是小學生,老師哭,咱就跟著裝哭
回復 fanlaifuqu 2016-1-9 07:28
周,太複雜,很難講清。但一定聰明,從最後遺囑可看出。
回復 wo? 2016-1-9 08:38
徐福男兒: 想起周恩來的才華,又想起他的為虎作倀,心裡總覺得很遺憾: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是人總歸不是神,我想他肯定還是做了不少的違心事的。
所以,如今,宣傳推銷誰誰誰偉大、好時,小孩子的我相信,因為沒有分辨力,看了很多事實后的我會說:真的?
回復 ryu 2016-1-9 08:52
周,應該回歸他的半鬼半人。毛的無法,他有責任吶。還有,他的內控。
回復 lao4 2016-1-9 09:13
徐福男兒: 想起周恩來的才華,又想起他的為虎作倀,心裡總覺得很遺憾: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周如果不給毛辦事,就必然被清洗,如同小鄧一樣。
周下台後,毛 只能全面 啟用 造反派,這樣,文革不是搞不下去,而是文革最終不可收拾,內戰不可免,毛也許發動外戰(1969年,毛就發起過珍寶島與蘇聯的衝突)。
此時 文革結果不可想象,不是死幾千萬人就能收場地。

周在給毛辦事的同時,加進了大批私貨,清洗了除上海幫以外的幾乎所有的造反派。
以致於最終毛 發起 打到 周 的運動。
所以 從歷史 上看,周和毛鬥了一輩子,是斗而不破 的頂尖大師
回復 解濱 2016-1-9 10:12
農家苦: 人都是時代中人,環境中人,評價人最好不脫離這二者;對一個時代背景複雜,鬥爭環境險惡的政治人物,尤其象周恩來這樣如龍似鳳、大善大惡、亦公亦私、極善於隱介
個人認為,評價周恩來,不能脫離當時的歷史。 雖然周確實做了不少唯心的甚至很惡劣的事情,但是如果周跟四人幫那樣瘋狂的話,恐怕中國文革中要餓死幾千萬人了。 但是如果周恩來和朱德在文革前的政治局常委會對文革決議投反對票,中國將少走10年的錯誤道路。 歷史沒有如果。
回復 解濱 2016-1-9 10:13
綠野仙蹤: 這篇比較客觀,兩害相權取其輕。
周去世時俺還沒上小學,使勁想半天也想不起來什麼,毛去世倒有印象。
大俠還吃過大饃,這是什麼?現在可能算健康食品了。
俺跟貧下中農同吃同住同勞動,啥苦都受過,啥困難都經歷過。
回復 解濱 2016-1-9 10:14
吃喝玩樂: 半人半神? 如果文革檔案/文件/筆錄解密公開,估計他是個「半鬼半人」,拭目以待!
歷史將會正確評價他的。 那一天不會久遠。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8 01: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