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為什麼公眾哀悼姚貝娜冷落張萬年

作者:解濱  於 2015-1-18 12: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實話實說|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90評論



為什麼公眾哀悼姚貝娜冷落張萬年?


解濱


上個星期中國有一個大人物去世了,這就是軍委副主席張萬年。 有一個小人物也去世了,她就是「二線歌手」姚貝娜。 儘管官媒把張萬年之死放在各大報刊的頭版以及播報在黃金時段,但民眾的對那位軍委副主席之死沒啥反應,冷冷清清。 相比之下,老百姓對姚貝娜的自發性的悼念幾乎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各大網站、論壇、微博、微信里充滿了對歌手姚貝娜的悼念。姚貝娜的歌曲的點擊率一夜之間擠爆所有中文音樂和視頻網站。 姚貝娜後事的每個細節被媒體緊追、跟蹤……


有人看到這個巨大的反差很不是滋味。 《環球網》上有人說:「姚貝娜去世了,我們很心疼,但戰功赫赫的原軍委主席張萬年逝世了卻無人問津......」。 更有甚者,抱怨「張萬年將軍戎馬一生去世了沒人懷念,好聲音姚貝娜去世天天頭條滿版,一個從軍71年的將軍還比不上一個唱了幾年歌的戲子~~拜神中國的悲哀,緬懷張將軍~~」。


假如我是個黨政幹部,我會很心寒:一個國家級的領導人死了,老百姓的反應居然冷清到這種程度,以後自己死了,誰來哀悼? 是什麼讓一個小戲子贏得千百萬民眾的悲痛之心呢?


其實如今還活著的黨政幹部們更應該問一問自己:死後會不會被老百姓痛罵?  會不會有人往自己的墓碑上吐吐沫、塗鴉,甚至毀墓?


但站在小人物的立場上,哀悼姚貝娜,冷落張萬年是十分順理成章的事情,一點也不奇怪。


先看看這兩個人為中國老百姓做了些什麼。



「張萬年將軍戎馬一生」—— 這是瞎掰。 張將軍最多只不過「戎馬」了5年。 他最顯赫的所謂「戰功」主要是在「解放戰爭」中的「塔山阻擊戰」。 大家知道,那不是一場保家衛國、抵禦外敵的戰爭,而是一場內戰。 這種中國人自相殘殺的內戰早晚要被歷史遺忘、唾棄和譴責的。 而當時他不過是一個通訊股長,既不是指揮人員也非戰鬥英雄,有啥好炫耀的。 他打過日本鬼子嗎? 至於他指揮「對越自衛反擊戰」,那更是無厘頭瞎吹。「對越自衛反擊戰」打得到底如何,恐怕沒有什麼爭議了。 對於那場戰爭的失誤,他多多少少應該負點責任吧。 他一輩子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無功受祿,享受著人民的血汗換來的俸祿,人民憑什麼悼念他? 假如我是個共產黨員,我會奇怪, 共產黨死的人多了去了,就連林彪、趙紫陽死後都沒讓老百姓公開哀悼,老百姓憑哪一點該哀悼張萬年?


姚貝娜可不一樣了。 她確實不過只是一個會唱歌的女孩,不是國家領導人。 但她拿她的生命唱歌。 在她知道她日子不多的時候,她把剩下的時間都貢獻給了她的歌唱事業。 她忠於她的歌迷,她即使在治療中也抽時間參加歌曲的錄製。 她死後把角膜捐獻給了別人。 她以她的歌聲以及她對事業的努力和執著給今天的年輕一代樹立了一個亮麗的形象。 她一首《天耀中華》打動了多少中華兒女的心! 她和普通老百姓的心是相連的,她就是億萬普通百姓中的一員,「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一員。 老百姓哀悼她,當然有他們的理由。


再者,張將軍活了87歲,享受了大半輩子的榮華富貴,兒孫滿堂。 按照中國人的老傳統,這是高壽。 在北方的一些地區,人在這個年齡死去,又有一大家子給他出殯,是當喜事來辦的,沒啥好哀悼的。 況且是黨拿人民的血汗錢為他辦喪事,關老百姓什麼事? 老百姓瞎摻乎個啥?


姚貝娜芳年33就與世長辭,還沒有享受到人生就結束了一生。 她在舞台上把笑臉奉獻給了觀眾,在病房裡她把病痛留給了自己。她的人生路只走了一小半就結束了。 死後她的角膜捐獻給了別人,讓人家重見光明。 這樣一個女孩子,這麼早離開人間,這樣的胸懷,誰聽到這個故事不會潸然淚下?


為什麼一個女歌手的去世能受到這麼大的關注而一個張將軍逝世卻鮮有人知呢? 有人責怪這是媒介娛樂化趨勢下的關注偏失。 換句話說,媒體偏重於報道娛樂界的事情而忽視了對國家幹部們的聚焦。 我認為事實恰恰相反:中國的官媒具有壓倒一切的壟斷地位,難道官媒沒有報道張將軍辭世的新聞? 難道官媒大張旗鼓地報道了姚貝娜的噩耗? 別拿媒體當替罪羊了!


說實話,中國的老百姓根本不是愚不可及,天天就會盯著娛樂明星。 假設今天某一位姓宋的「國家級歌手」突然病故,您覺得老百姓會跟哀悼姚貝娜那樣哀悼她嗎? 我打賭:不可能! 說不定有人還會「彈冠相慶」呢。 這是為什麼?


老百姓也不是對黨和國家的領導人視而不見。 胡耀邦死後,中國不是出現了空前的群眾自發悼念行動嗎? 今後黨和國家的哪個領導人死了以後會有這樣規模的哀悼?


無論老百姓被如何地愚弄,老百姓心中還是有一桿秤的。 公道自在人心。


可以預見,姚貝娜的葬禮將不會有很大的規模。 但人民為她舉辦了一場國葬。


等到哪天中國會為某個抗戰老兵或某個為民捐軀的小警察或某個普通老百姓舉行國葬時,中國才真正進入了文明時代。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17

支持
4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0 個評論)

回復 xqw63 2015-1-18 12:19
咱們都是俗人,想不到那麼多,一個如花似玉的年齡,一個壽終正寢的年齡,俗人當然可惜前者啦
回復 awang9988 2015-1-18 12:22
其實如今還活著的黨政幹部們更應該問一問自己:死後會不會被老百姓痛罵?  會不會有人往自己的墓碑上吐吐沫、塗鴉,甚至毀墓?
問的好.
回復 解濱 2015-1-18 12:23
xqw63: 咱們都是俗人,想不到那麼多,一個如花似玉的年齡,一個壽終正寢的年齡,俗人當然可惜前者啦
一個小人物,一個大人物
回復 解濱 2015-1-18 12:24
awang9988: 其實如今還活著的黨政幹部們更應該問一問自己:死後會不會被老百姓痛罵?  會不會有人往自己的墓碑上吐吐沫、塗鴉,甚至毀墓?
問的好.
當官的應該好好想一想。
回復 xqw63 2015-1-18 12:29
解濱: 一個小人物,一個大人物
國家總統健康不重要,家庭領導安全最擔心
小人物只關心家裡的一畝三分地
回復 解濱 2015-1-18 12:33
xqw63: 國家總統健康不重要,家庭領導安全最擔心
小人物只關心家裡的一畝三分地
小人物只關心小人物。
回復 沁霈 2015-1-18 13:15
我坦白從寬,我真的不知道還有這樣一位大將軍去世了。《環球網》就是不久前批判孫海英為漢奸的那個黨媒嗎?

我也為他們感到悲哀,一個「戰功赫赫」的大將軍,在老百姓的眼中還不如一個二線演員。

大俠的文字鏗鏘有力,有一種氣貫長虹的魄力。
回復 xqw63 2015-1-18 13:18
解濱: 小人物只關心小人物。
  
回復 懶懶貓 2015-1-18 13:27
大鼎!

老百姓哪搞得清楚張將軍是不是徐才厚式人物呢?百姓冷眼對其過世消息,怪誰?這不是自找欺辱嘛!
回復 卉櫻果 2015-1-18 13:36
好!
回復 西部老馬 2015-1-18 13:37
xqw63: 咱們都是俗人,想不到那麼多,一個如花似玉的年齡,一個壽終正寢的年齡,俗人當然可惜前者啦
贊同這個說法。
回復 陳營 2015-1-18 13:41
呵呵,這事兒也能解釋出偉大意義來么,哪有那麼多說道啊,不就是錢鬧的嘛。炒作小女孩可以賺眼球,那些記者們都衝進太平間了不是?那個老頭兒自然歸去,無料可炒就是。
回復 小皮狗 2015-1-18 13:50
沒有什麼可比性。死者為大,逝者安寧,遑論功過。
回復 泥馬 2015-1-18 14:05
小皮狗: 沒有什麼可比性。死者為大,逝者安寧,遑論功過。
同感。人死了還要被這樣說事。
回復 小皮狗 2015-1-18 14:15
泥馬: 同感。人死了還要被這樣說事。
謝同感。祝好!
回復 解濱 2015-1-18 14:16
沁霈: 我坦白從寬,我真的不知道還有這樣一位大將軍去世了。《環球網》就是不久前批判孫海英為漢奸的那個黨媒嗎?

我也為他們感到悲哀,一個「戰功赫赫」的大將軍,在
謝謝您的鼓勵! 環球網在這件事上最好什麼都不要說。 他們越是那樣說,公眾月反感。
回復 解濱 2015-1-18 14:17
懶懶貓: 大鼎!

老百姓哪搞得清楚張將軍是不是徐才厚式人物呢?百姓冷眼對其過世消息,怪誰?這不是自找欺辱嘛!
應該讓中紀委查查他的財產然後再給他下結論。
回復 解濱 2015-1-18 14:17
卉櫻果: 好!
謝謝!
回復 懶懶貓 2015-1-18 14:27
解濱: 應該讓中紀委查查他的財產然後再給他下結論。
人死為大,定然不會再查他的。可以說他死的很是時候啊,否則,他的結局真難說是否會步徐才厚的後塵。

宋祖英心裡現在可能特不是個滋味兒,還得強顏歡笑做不屑狀-------一個曾經她海政手下的毛丫頭,一個曾在她美國個人音樂會裡的小伴唱,居然在退伍后的2014年春晚取代了她霸佔多年的演唱時間、地位,她卻被徹底排除在外,小丫頭離世后又受到百姓如此轟動式緬懷,她怎一個惱羞成怒一詞來了得?

可惜,很多人壓根沒看懂環球唱的這是哪齣戲,也不奇怪啦,lol
回復 寇一仁 2015-1-18 14:47
說得好!老百姓心中自有桿稱!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6 18: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