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西施回訪人間記

作者:解濱  於 2014-2-7 08:4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胡說八道|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5評論



西施回訪人間記

解濱


一、歸心似箭


自從被越王勾踐沉江后, 享有中國四大美女之冠、中國卧底特工之鼻祖等美譽的西施已經在另一個世界住了兩千多年。 她有點累、也有點煩了。  雖然那邊的日子也不賴,地府的領導閻總(閻王爺)逢年過節總會差小鬼給她送點慰問品什麼的,閻王府每次舉辦國宴什麼的也都請她光臨,但她心裡有數,那都是沖著她的錢財去的。  過去這兩千多年來,她在上面的香火不絕,這使她財源滾滾。 即便閻王府把上面燒給她的香火錢截留了一半作為財政稅收,她仍然十分富有,從來就不缺錢。

近年來改革開放的春風也吹到了陰曹地府,地府當局比照上面,也成立了一個發改委,還增設一個Accounting Division,專事財務審計。 那裡的小鬼們把過去幾千年的爛帳查了一遍,發現西施美女居然名列陰曹地府的十大首富,與關羽、屈原等大英雄齊名,是頂級繳稅大戶之一。 西施原以為她的驚世美貌,她的卓越才華,還有她千年絕代佳人的美名是她受到各方愛戴的原因。 搞了半天,原來他們愛的是她的財。 這陰曹地府原來也和上面一樣,到處散發著銅臭,有錢的吃香喝辣,沒錢的寸步難行,她有些悲哀,有些失望了。

聽上面新來的小鬼們說,如今上面已經建設好了,萬民豐衣足食,社稷繁榮昌盛,到處鶯歌燕舞,更有饞饞流水,高樓入雲端,「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拒歡顏」這個千年美夢早已實現了。 聽了這些,她不禁有些心動,產生了想回去看看的衝動。 近年來地府也和上面一樣,面臨越來越嚴重的population growth壓力。  改革開放是唯一的出路。 地府的科技部門雄心勃勃,規劃建立一條直通天堂的天梯,以便向天堂移民,以緩解社會和財政上的各種壓力。 作為一期工程,他們和上面的兩院(科學院、工程院)合作,引進國外先進的時空技術,在陰陽兩界之間打通了一條隧道,並把一位名叫「馬爾泰若曦」的姑娘成功地送回了人間。 得知這一巨大喜訊后,西施回訪人間的慾念越發強烈了!

這一日,西施叫下人備了一輛韓雪寶馬,她梳妝打扮一番,親自來到了閻王府,要求晉見閻總。閻王府的小鬼們通報上去后,閻總撂下手頭一大堆公文,叫下人趕緊請西施入堂。 雖然日理萬機,但西施的面子他是不能不給的。 過去兩千多年來,閻總只見過兩次西施,頭一次是在「地府各界歡迎西施大會」上和她握手並致賀,第二次是西施生病住院他前去慰問。  這一次西施親自上門,一定是有要事相求。 想起這些年來西施為地府的財政收入所做的巨大貢獻,閻總心存感激。

寒暄客套了幾句后,西施單刀直入:「閻大王,小女子想回一趟人間,請大王恩准!」

閻王爺大吃一驚:「什麼,你要回去? 美女,誰人竟敢欺負你?  跟我道來,這簡直無法無天了!」

「大王,沒誰欺負我呀,小女子就是想家了,想回去看看。」

「原來是這樣。 美女, 你來這裡的時候他們有沒有給你做過一個NRO New Resident Orientation),告訴你是回不去的?」

「小女當然知道來這裡的票都是one way ticket 啦。 可若曦姑娘不是回去了嗎,還有那個花木蘭姐姐,她去阿美利加洲參加那邊的尋找Henry的行動,從那邊繞道回了一次人間,這事早都傳開了。 小女我為何就不能回去走一趟呢?  一年後我還回來,大王您就批了吧。」

 「美女,話說到這份上,我就不瞞你了,科技部長昨天跟本王透底了,他說咱們那個穿越技術是山寨貨,紙糊的,根本不可靠,一不小心還會把人給穿越到第六維空間,那可慘了。 本王怎麼能忍心讓你去冒這個險呢?  再說了,你是咱們這裡每年春晚的台柱子,那上面的誰誰誰根本沒法和你比。 你這一走,咱馬年春晚可怎麼辦呢?」

「大王,您不就是怕我去了不回來嗎?   要是真的一下子回不來了,我就索性在人間再轟轟烈烈活它個100年,最後不還是要回到你這裡?  至於春晚,你找那些新來的MM們不就成了,她們個個都比我水靈。」

「美女啊,你可不知道,這些年來人世間的變化可大了。 你別看那些花狸狐哨的樓堂館所什麼的,其實那都是金玉其外。 現在是人心不古,人心叵測,人人長賊心,人人向錢看啊。 你這麼單純可愛的姑娘,長的又是這麼冰清玉潔,要是回到人世間,恐怕不到三天就被人給騙了,做了,賣了,活剝了,吃了。 你要不要我帶你去地牢里看看那些人渣?  上面每天都送來很多個哦,本王都不敢跟你說那些人渣在上面犯的是什麼罪,怕你扛不住。 美女,還是我們這裡和諧啊。」

「閻總,這您就不用擔心了,這年頭誰怕誰啊。上次為了越國的江山社稷,我把一切都折進去了,陷進去了,搭進去了,玩殘了吳王。 可誰知道事成之後勾踐那老賊非但不報答我,反而送我去黃泉路,這血的教訓我能忘嗎?  小女早就悟出了『紅顏命薄』這個普世真理。 我也看透了,普天下的男人都TMD不是東西,我誰都不能信! 小女我再也不會犯傻、犯賤了。」

「嗯,看來這兩千多年來你終於明白了一些道理。 美女,跟你說實話吧,作為對外開放的計劃之一,本府原來就打算送你去歐羅巴洲,希望你這東方美人能夠和白雪公主那個西方美人締結姐妹關係。 既然你要回去,那件事就暫時放一放吧。 你這件事給我點時間,我去找科技部的領導同志商量一下,適當的時候給你個答覆。 」

西施一聽這事有戲,趕緊給閻王爺磕了三個響頭,「謝閻總隆恩!」,告辭。

 

二、如願以償


公元2014118日那天,西施在府中讀王維的《西施詠》:


艷色天下重,西施寧久微。   
朝為越溪女,暮作吳宮妃。   
賤日豈殊眾,貴來方悟稀。   
邀人傅脂粉,不自著羅衣。   
君寵益嬌態,君憐無是非。   
當時浣紗伴,莫得同車歸。   
持謝鄰家女,效顰安可希。


讀著讀著,她的思緒回到了兩千多年前。  古箏悠悠,琵琶聲聲,山清水秀的小溪邊,潺潺流水,美麗的少女在清流邊浣紗。 山的清秀,水的空靈,地的豐盈,孕育了她如此傾國傾城的容顏……  想到後來的結局,她哀嘆,為什麼自古紅顏多薄命,為什麼那些大男人總是要讓那孱弱的肩膀承載起拯救國家的使命,為什麼……


一聲嘆息,兩行眼淚,西施漸入夢中。

……


一陣喧鬧聲把她從夢中驚醒,門外來了一隊身上寫有Police字樣的官兵。 


「聖旨到,施夷聽旨」 一位幹部大聲吆喝。(註:施夷光為西施本名

西施趕緊起身跪下。


「傳閻王府2014年一號文件:特許美女施夷返回人間做短暫逗留,以三天為限,欽此!」

「謝閻王爺隆恩」——西施雙手顫抖著接下了聖旨。

西施喜極而泣。 終於可以返回人間,重歸故里,回到那浣紗江邊了。 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天時間,她有些失望,但還是滿意了。

兩天後,西施開始收拾細軟,準備上路了。

她早就聽說,如今上面雖然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她來到地府銀行取錢。 銀行一看來了個大人物,一位女副行長親自出來接待她。

「西施美女,我可以為您做點什麼嗎?」 副行長笑容可掬。

「我就來取點錢,這個數目。」

「這個數目太大了,我沒有這個power,要行長親自批准才行。 我們可以提供免費的wire transfer呀,既安全又便捷。」

西施把閻王府一號文件拿給副行長看:「您可以直接把我的錢wire transfer到上面去嗎?」

副行長一看那文件就驚呆了,說話都不利索了:「這,這,這可不行。 您還記得NRO培訓裡面說的嗎,冥通銀行只接受上面轉下來的錢,但無法向上面轉賬,這叫做OWTone way transaction)。 而且我還告訴你,即使你拿這裡的錢去上面,那也只有一個用處,這就是燒掉。」

「啊,那可怎麼辦?」 西施一頭霧水。

「這樣吧,您拿這筆錢去閻王府試試,看他們能不能給您兌換點硬通貨,真金白銀最好,銅板也行。 如今上面啥都不信,就信這土豪金。」

沒費多少周折,有聖旨在手,西施從閻王府換了一兜銅板。

臨行那天,玉環、昭君、貂蟬、飛燕這些親如手足的姐妹們都來到西施府上為她送行。 就連黛玉小MM和紫薇格格也高高興興地過來湊熱鬧。  還在阿美麗加洲參與尋找Henry行動的花木蘭也發來賀電,祝她一路平安。 正在網吧泡MM的納蘭容若小弟聽到這個消息,高興的跳了起來,當下回到家裡,把自己的一張手書差人給他西施姐姐送去。 那上面是這樣寫的: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臨行前,閻王府宣傳部也送來四首詩,一看就知道其用意了:


快箭拂下西飛鵬
去日既逢梅蕊綻
快活不知如我者
回首駕驂舞陣速


守宮金翠帶愁紅
口舌貧窮徒爾為
如何風葉西歸路
瓶汲池東古井泉


學得顏回忍飢面
會到摧車折楫時
低紅如解替君愁
調和引得薰風生


使我獨坐形神馳
用時應不稱媧皇
路入仙溪氣象清
條枯葉落狂風吹


這組臭詩的最後一首里的「使用路條」,是指閻總親自簽發的一張Superpass,在任何情況下憑這張Superpass都可以免去一切繁文縟節和通關手續,直接回到地府。

西施記牢了這四項基本原則,手持一號文件去科技部隧道工程指揮部報到。 一群工程師給她換上特製的一身衣服,往她頭上接了一大堆線路,把她往一個時空capsule里一塞,就聽見一聲巨響,電光石火,天旋地轉,黑白相映。 一眨眼的功夫,她穿越回人間了。

 

三、重回人間


西施醒來時,她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於一片碧水綠木叢中,曲徑迴廊,亭榭相間,池水環繞、花木掩映 不遠處小池塘里秀水盈盈,碧波粼粼,浸淫著濕漉漉的水汽。 近處的竹木叢中,一間柴門茅屋。 遠遠望去,一道江河曲曲彎彎,輕舟出沒,兩岸萬家燈火,樓房鱗次櫛比。

此刻,地府的時空隧道工程指揮部的Mission Control Center 裡面一片歡呼跳躍 —— 根據地面回饋的數據,西施在規定的時間被送到了規定的地點—— 原定著陸點的坐標是 +29°42'0.81", +120°14'11.24",實際著陸點只差了不到200米的距離。 雙規工作再一次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事實證明,地府的穿越技術不是紙糊的! 這下子又有多少個官要高升啦。

那個地方,在地圖上的標記是Xishi Former Residence,這就是薴蘿山下、浣紗溪畔西施故里。   

回家的感覺,不光是真好,也是真傷心。 離開家的時候,她還是個黃毛丫頭。 過了兩千多年後,重回故土,親人早已離去,故土還在這裡。 望著那柴門茅屋,她感慨,她傷心,她落淚。


有道是:


悠悠故鄉水,
切切思鄉心。
淡淡憂傷淚,
深深女兒情。


由於閻王爺只給了她三天的時間,她不能再感慨、感懷、感傷下去了,她把原來的計劃精簡精簡再精簡, 甭說出國旅遊,就連上海北京那些地方都肯定是去不成了,甚至就連西子湖畔、姑蘇城外能否成行都是問題。 她抹去眼淚,立即開始使用昨天才學到阿凡達定位法給自己定位。 她發現周圍一帶都是她西施的「故里」,到處都是她的「古迹」和朔像,按理說這都是她的「家」,這也太豪華,太宏大了。 說不傷感了,她又傷感了起來。  媽呀,當初自家要是有這麼大的莊園,這麼多的廳堂院落,這麼美如仙境的荷池水塘,她用得著出來給人家當下女嗎? 

這時天已漸亮,她走到浦陽江邊,蹲下去,一捧江水在手,一行淚水落到手心,淚水夾著江水漏下去,匯入滔滔江流,流走,遠去……

望著遠去的江水,她回想起還是個小姑娘的一天,也是在這江邊浣紗時,清澈的河水映照她俊俏的臉龐和美妙的身影,水中一群魚兒游來,看見岸邊的她,都覺得她太美麗了,自行慚愧地沉到水底不敢出來。故此,西施「沉魚」之貌被人間稱譽萬代,這也讓她奪得了「四大美女」的桂冠。 當初吳王夫差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也是看中了她的絕代美貌。

想到這裡,她的一個慾望突然強烈起來 —— 她想再看一眼那些沉魚。 於是她不走了,站在岸邊靜等著魚群游過來。等啊,等啊,等了半天還是沒有見到一條魚,連個魚影兒也沒有?  魚啊,你們都到哪兒去了? 記得以前每次來這裡浣紗都有魚兒相伴,那些魚兒怎麼都不來了? 莫非它們忘了我?  莫非它們的審美觀變了? 莫非我老了? 難道我不如從前那樣美麗? 

西施有點沮喪,有點失望,又是一滴淚。

其實這怪不了西施,更怪不了那些魚兒。 那江里早就沒有魚了,那些魚早被污染物給毒死了。

可憐的小魚兒。

天亮了,她走上了大街,到處都是金碧輝煌。 一眼望去,滿城儘是土豪金。

這人間如今是真的是太富、太繁華了,她這麼想。

街邊有一家文物小店。 她進去,發現那小店裡賣的絕大多數東西都和她有關,都打著她的招牌賺錢。 只有幾個茶缸十分顯眼地擺在櫃檯後面,跟她無關。 那上面印的字饒有趣味:

「別把村長不當幹部。」

「一遍打醬油,一邊俯卧撐。」

 「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錢。」

 「女人不敗家怎能促進爺們賺錢的積極性呢?」

「再富不能富老公,再窮不能窮老婆。」

「劫財沒有,劫色配合。」

特別是最後這幾個標語讓她捧腹大笑。

一開心她就把大事給忘了。  她左思右想還有一件事沒有辦,想了半天才想起來,剛才在江邊光顧著等魚去了,居然把浣紗這件頭等大事給忘了。 於是她掉頭向回走,可卻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范蠡祠門口。

看見范蠡祠,西施怒火不打一處來。  當年她下了陰曹地府後,不久范蠡也跟著去了。  范蠡一見到西施就嚎啕大哭,訴說對她的愛有多深,還每天作一首詩表達愛意。 原來,自打西施走後,范蠡終日鬱鬱寡歡,不思飲食,夜不能寐,痛苦至極,他發現自己愛的還是西施。 別的美女都不能讓他打起精神。 想來想去,最心愛的人已經歸西,活下去還有什麼意思,不久便抑鬱而死。 都說他後來發大財了,那其實是他家富二代在打理,頂著老爹的大名而已。 到了陰曹地府後,范蠡越是向西施表達愛意,西施就越是憤怒。

西施最終跟范蠡徹底breakup的那一次,她對范蠡說:「既然你早就那麼愛我,那你當初為什麼不娶了我?  跟你學藝那三年,你什麼都教我,可你卻從不曾碰我,為的就是把我這塊鮮美嫩肉活生生地送入那虎口?   我本是良家女子,本可嫁夫生子,在山青水秀之地平凡地度過一生。 你范蠡的出現讓我徹底改變了一切,我一普通浣紗女成了君王之工具。 都說東施效顰如何可笑,可她東施卻自由自在地活到老,她隨時可以去溪邊浣紗,我西施本來也應該這樣生活的呀。 那十年你跟你主子卧薪嘗膽,可是你們知道我在那淫窟里受的什麼罪嗎?  你要是愛我,為何不曾去搭救我? 你眼看你心愛的女人和你的仇家夜夜笙歌而不心生妒恨?  攻破吳國那天夜裡,我苦苦哀求勾踐:『我本一良家女子,為你儘力了,大王你還我的身份,讓我回薴蘿村,當回一個良家婦女吧。』 勾踐卻說,『你做過卧底,還做的那麼好,我怎麼敢放你? 我還是送你上黃泉路吧。』 他說這話時你就在旁邊,你為什麼不曾替我向勾踐求情? 我恨你這虛偽之徒,我討厭你這無恥小人,我瞧不起你這千古廢物!你永遠不配說『愛』這個字,你給我滾!」

打那以後,范蠡再也不敢去找西施了。 後來,西施和伍子胥反而成了好友。

 

四、走漏天機


西施再次回到故里門口時,她進不去了。

一位帥哥擋住她:「這位MM,你門票呢」?

「門票」?  西施有些吃驚。

「對,你沒看見門口寫著,門票50元嗎?」 

「我,我,」西施本想說「我回我自己家難道還要門票」,可是一想起「四項基本原則」中的「守口如瓶」那一條,把話又咽下去了。 

西施兜里沒人民幣,只有一兜的銅錢。「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錢」,她想起來早上在小店裡看到的那句話,暗自發笑。

她摸了一下兜里,拿出來幾枚銅板。 那裡面有圓形的,有的跟把小刀子似的,還有的跟一匹布似的。 這她知道,那小刀以前就叫「刀幣」,那布匹以前叫「布錢」。

她拿出一枚刀幣,問那帥哥:「這個值不值50元?」

帥哥一看那刀幣嚇壞了,掏出手機「啪」的一聲拍了個照片,然後撥了個號碼。 聽那口氣是給他什麼老師打電話的,電話另一頭的人好像挺懂,是個古幣內行。

電話打完了,帥哥把兜里所有的錢都掏出來:「MM,你把那小刀子賣給我吧,這錢都給你」。

西施也大吃一驚,一把小刀換來好幾百元人民幣。 她兜里還有很多把小刀,想到這她開心地笑了。

這一笑不要緊,把那帥哥驚呆了:「哎,MM,我怎麼看你長的比門口那西施的大頭像還要好看呢,你不是才從韓國整容回來吧?」小夥子開始跟她套近乎。

西施聽那小夥子誇她,早上丟掉的信心找回來了:「喂,你說我比那照片上的西施還好看,我覺得那照片上面的西施更好看呀。」

「那都是化妝再加PS出來的,那妞要是素顏還不知道是個什麼醜八怪呢」,小夥子胸有成竹地回答。

PS」? 西施沒有搞明白這個詞的意思。

西施回到水邊,水中散落者數塊青石,有銅鑄的幾個美女,那些美女或持杵浣紗,或挽籃欲行,或凝眸碧水,都是按照她的故事創作的。 她走到水旁蹲下,從懷裡掏出來一娟白紗,丟到水裡,洗滌了起來。 她要的就是這種回味,這種感覺。

但一個意外的發現讓她有些失望。 洗了一會兒,她發現這不洗還好,越洗越臟。 本來白凈的紗布,洗了一會兒就變的黃不拉機的,以前可不是這樣的。記得以前浦陽江的水是清澈見底的, 現在這水怎麼這樣臟? 西施有點憤怒。

身旁來了一個稚童,看她的舉止有些奇怪,索性愣愣地盯住她,不一會兒又來了幾個。

她問那稚童:「你們看啥呢?」

「我們剛才還以為你在這要投江呀。」

「我投江」? 西施一驚,「何以談起?  既然你們以為我要投江,那為何無人前來搭救?」西施有點詫異。

「別說你不是要投江的,就是你真的投江,也沒誰敢救你啊,都怕被訛上了,索賠100萬。」

「啊,還有此等怪事?」

「你怎麼連這個也不懂? 你不會是個外星人吧」。

「外星人?你們看我像嗎」, 西施有些好笑,一邊答話一邊回頭看了一眼。

這回頭一笑,她傻眼了: 後邊不遠處的階梯上已經黑壓壓地站滿了一堆人,眼光都齊刷刷地看著她,還有很多人手中拿著手機或相機拍照。 她這麼回頭一笑,那些手機相機紛紛落地,人們突然呆若木雞,臉上一副驚呆了的表情,大家一時間都不知所措,就跟了一堆傻瓜似的傻獃獃地望著西施。

 「遭了,他們認出我來了」,她有點擔心。

良久,人群才緩過氣來。   大家都很懊惱,誰都沒有拍照到西施的回眸一笑。

即便沒有拍成照片,但她確實被認出來了。 幾個小時后這件事就在網上傳開了。

那些帖子的標題都很抓眼球:「西施重回人間」,「又見西施」,「這一輩子,活得值了!」,等等等等。


有一篇署名「慕容傻瓜」的網文是這樣寫的:

「據史書記載,96年前的今天,並非情聖且年逾60的康有為泛舟西子湖,忽見岸邊一位妙齡女郎在浣紗,閑靜似嬌花照水,行動如弱柳扶風。 康有為堅信不疑那女子是西施再世。 經打聽此女名叫張光,年僅18。 豎年,張光成為康有為的第六房姨太。 張光究竟是不是西施再世,我們已經不需要考證了,她女兒康靜谷(1927-2012)一直否認此說法。 但96年後的今天,我們親眼見證了西施回到人間,回到浣紗江邊,回到那浣紗石上。  當她回眸一笑的那一剎那,時間凝固了,人們的心跳驟然停止了,人們的呼吸打住了,人們的思維進入了第六維空間,人們甚至已經沒有力氣按下快門去捕捉那絕代美人的一瞬間,他們手中的相機和手機紛紛落地,他們呆若木雞。 什麼叫傾國傾城? 這就是! 人們有一千個、一萬個理由相信,這女子就是西施,她就是西施再世!

當人們緩過氣來的時候,西施已仙然離去。 但人們的記憶中留下了那張人類最美麗的臉,還有這人間最美麗的身影。 無論人們如何形容西施的美,說她是臉若銀盤,眼似水杏,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等等等等,那都無法描繪她的美麗,因為她的美麗是無法用語言描繪的。

我們知道西施沒走,她還在這裡,還在生她養她的這塊寶地。 一生之中,若能再一睹她的芳容,哪怕立即去死,也值了!

西施,你在哪裡?」

……

第二天早上,所有關於西施再世的文章都神秘地消失了。 當地政府的宣傳部門矢口否認是他們刪的貼。 他們說,這樣的帖子他們巴不得多來幾個,以拉動本市的GDP,怎麼會去屏蔽呢? 但後來有關這件事的新帖子也還是繼續被屏蔽,鬼曉得是誰刪的。

 

五、步步驚心


西施確實還在人間,還在當地。 她沒走,因為她走不掉了。

她被兩個人盯上了。 一開始她以為是閻王爺派人追殺過來了,後來看不像。 那兩個人不緊不慢地跟著她,嘻嘻哈哈,一副地痞流氓的樣子,並不急著找她麻煩。

西施不想讓這兩個流氓浪費了她的時間。 她去勸他們打消那念頭。

「這兩位兄弟,辛苦了」,西施主動跟那兩流氓打招呼。

「不敢不敢,我們是來保護您的」。

「保護我? 好吧,既然你們不說實話,我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你們要劫財,我可沒有。 但你們要劫色,可以配合嘛」,西施把早上在小店裡看到的那句話學過來了。 她心裡有數,情況一危急,她隨時可以拿那張superpass逃離人間,回到地府。

一聽西施這樣說,那兩流氓嚇的兩腿直哆嗦:「不敢不敢,就是打死我們,我們也不敢劫財劫色。」

「那你們跟著我是為何故?」

「沒啥大不了的事情,今晚我們老闆有個飯局,想叫你去陪。 我們老闆很有錢的,諸暨城裡的土豪。 他叫我們看好你,一會兒他自己開寶馬來接你。

「你們老闆是誰?」

「就是這裡的村長呀」。

「搞了半天不過是個村官? 哈哈哈哈,我還以為是個縣太爺呢。」

「別拿村長不當幹部!」 有一個流氓憤怒了,高聲吼起來。

西施想起早上在小店裡看到的那個茶缸上的標語,看來還真是那麼一回事。

但那村長後來還沒有那份艷福。

村官的寶馬到來的時候,車還沒停穩,就前後衝出幾輛大奔,把寶馬前後截住。 大奔上走下幾條手持鐵鎚的漢子,他們把村長拎出來往路邊一丟,手中的鎚子對準寶馬就是一陣猛錘。  那兩流氓被他們三拳兩腳就給收拾了,塞到後車廂里。 不到一袋煙的功夫,寶馬成了死馬。

西施被眼前的暴力嚇呆了。 她知道,那幾條大漢是奔她來的。 從那幾條大漢的凶神惡煞的表情看,他們絕對不是什麼好鳥。 要是被他們抓走,一定會更糟糕。 

正在她驚恐萬狀之時,突然傳來一聲尖利的煞車聲,一輛摩托飛奔到她面前停下。

那騎摩托車者打開頭盔,一看原來是早上那帥哥。 「姐,快上來」他沖著西施大聲喊。

「我為什麼跟你走」?

「不跟我走你就沒命了。」

西施雖然早已發誓永遠不相信天下任何一個男人了,但她的直覺告訴她,眼前的這個男孩可以相信。 她一步跨到摩托車後座上,那帥哥用力一蹬油門,轟隆一聲開走了。 等那幾條大漢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開車瘋狂地追上來時,他們早已消失在人海、車海當中。

她的直覺是對的。

摩托車上,西施問那帥哥:

「你要帶我去哪?」

「逃離這個不安全的地方。」

「你為什麼要幫我?」

「今天早上看見你的笑容,我就註定了要為你做點什麼。」

「那些拿鎚子的大漢都是些什麼人?」

「他們是某個會所的打手。」

「他們抓我有什麼用?」

「不知道,可能逼你去那裡接客,陪酒陪睡,或者哄你去色誘大官,或者逼你去當某人的小三。 你要是不從,就等死吧。」

「官府為何不把這些惡人給抓起來?」

「看來你真是個外星人。」

……

就這麼說著話,西施居然在那帥哥背後睡著了。 她的臉靠在那帥哥的背上,做了一個好夢,夢見那些小魚兒向她游來……

夢醒時分,她還在摩托車上,靠在那帥哥背後。

「下一步我們怎麼辦?」

「找我朋友們幫忙,他們都特有門路,都比我行。」

「你朋友家在哪?」

「不知道,我還在問他們要地址呢。」

「你不知道你朋友住哪?」

「都是網友,以前沒見過面」。

「網友? 」

「對,微信上認識的網友!」

「網上認識的朋友也可以相信?」

「看來你徹底out了。 真實生活中認識的朋友,難道就不坑你?」

「告你個秘密。」

「說」。

「我真是個外星人。」

「本來就是嘛。」

「我只剩下兩天多一點的時間了,到時候我必須走,再也不回來了。」

「你別嚇唬我。」

「這是真話。」

帥哥把摩托車停在路邊,神情嚴肅地問西施:「我再問一遍: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

「你家住哪?」

「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什麼車都開不到的地方。」

「我明白了。」

帥哥重新回到公路上,但卻掉頭向相反的方向騎去。

「你為什麼要掉頭?」西施有點迷惑。

「趕動車去,帶你去你最想去的地方。」

「什麼地方?」

「蘇杭。」

「你怎麼知道我想去蘇杭?」

「我不知道,但大文豪們都知道。 蘇東坡說過『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杜牧說過『西子下姑蘇,一舸逐鴟夷』。 而且,蘇州是吳國舊都,夫差在那為你砸了那麼大的血本,你在那住過十年,你不會不記得那裡了吧」。

「你很像個文豪!」 西施對這位帥哥刮目相看了。

「我是考古學系研究生。」

「你朋友們也是嗎?」

「不是。」

「都是網上認識的好友嗎?」

「都是的。 不過現在要找幾個蘇杭那邊的哥們幫忙。 對了,姐,我的好友們見到你時大家該怎麼稱呼你?」

「就叫我茜姐好了。」

「茜姐。」

「嗯。對了,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你為我赴湯蹈火,我還沒請教你的尊姓大名呢」,西施問那帥哥。

「大家都叫我文昊。」

「文昊小弟

「嗯。」

一種無法形容的甜蜜在兩人心中泛起。

 

六、蘇州之痛


到達蘇州時,文昊的一幫哥們,夏雪、若曼、佳琦、孜玥、志勇還有心遠按照文昊的吩咐,把一切都準備好了。

夏雪是一個銀行小職員,90后。
若曼是一個舞蹈教練,90后。
佳琦是一個廣告設計師,90后。
孜玥是蘇州大學的外語老師,教英語,90后。
志勇是一個程序員,90后。
心遠是旅遊局的一個小科長,80后。

他們給西施準備了寬邊墨鏡、大衣、大圍巾、長裙。 西施一戴上穿上這些,誰都認不出來了。文昊沒告訴他們他帶來的這個MM是誰,只是說她是一個親戚,叫茜婷,電影演員。

不過他們一開始還是目睹了「茜姐」的真容,為她的美艷驚嘆不已。 電影演員中,還沒有誰能夠比眼前這位茜姐更美麗的。

在蘇州看到的一切,讓西施震撼。 不過她還是放下許多著名的風景點不看,徑直去了靈岩山。 看到那裡的一切,往事歷歷在目,她不住地抽泣。

她記得,由於她是在地處南面的魚米之鄉越國長大,最喜愛吃魚,尤其愛吃鮮魚。但那時吳國的首都蘇州不挨著海和湖,她總是為吃不到鮮魚而不高興,夫差一看她不高興就犯愁,於是動用數萬勞力修了一座規模巨大的養魚城,直通盛產魚的太湖,讓水時來時去,不僅得到了太湖的魚,還保持了魚的新鮮。

登上靈岩山,她熟悉那裡的每一塊石頭和每一個古迹。 她還記得,吳王一開始就為她建造了豪華的別墅姑蘇台,可還是嫌那不夠豪華,於是再砸出巨資擴建成館娃宮。館娃宮建成了,但周圍沒有像樣的水木花草,於是夫差緊接著又調遣大批民工挖出來一個人工湖,這就是玩花池,湖邊種著各種各樣的名貴花草。 每到夏天,夫差就划著小船,載著西施到湖中,享受這種花團錦簇的生活。 後來又陸續建造了玩月池,吳王井、琴台、采香徑、錦帆徑、長洲苑、響屐廊等等專門為他和西施享用的景點。 這每個景點又都有一個故事。 例如,她初到吳國時經常想家,一想家就掉淚,一掉淚夫差就不知所措。夫差就選了片安靜的地方又挖了一個人工湖。 由於選址的巧妙,每到月圓的時候,月亮就會在湖中現出美麗的倒影。 西施看一看,鄉愁就會少一些。 這個人工湖就是玩月池。

她沒有忘記,吳國的夏天比越國炎熱,夫差怕天熱會影響她的心情,就在洞庭的南灣開發了一個度假村,專供夫差就和她每年夏天避暑。南灣有十多里長,三面環山,吳王將此處取名消暑灣,然後人工在附近鑿一個方圓幾丈的白石池子,引來清泉讓西施在泉中洗浴,並將之起名為「香水溪」。

那天離開靈岩山時,她俯瞰木瀆鎮,跪下去,許久不願起來。

……

那天晚上,西施和她的七個哥們觀看了蘇州芭蕾舞團表演的大型舞劇《西施》。 西施幾度失聲痛哭。 她回想起當年在夫差為討好她沒完沒了地大興土木的時候,連年大旱的吳國百姓卻缺吃少穿,民不聊生,在水深火熱中受煎熬,還要應付國家連年的對外戰爭負擔,以至於國力日衰,後來吳國被越國輕而易舉地打敗了。 她雖然為越國盡了忠心,可卻禍害了吳國的百姓,她這兩千多年來一直問心有愧。

每當想到這些時,她就痛恨范蠡。 這都是他出的餿主意。 吳國的江山,越國的江山,哪裡才是老百姓的江山?

由於在蘇州的一天讓她心情十分痛苦,第二天游杭州她都無精打采。 不過她還是拿出幾塊銅板,請心遠給換了些錢,買了個iPhone,一路拍照、攝影。

為了逗她開心,也確實為了解決一些歷史疑案,文昊跟西施請教了好些個問題。 例如,他問西施:「野史上一直有傳說,吳越春秋一宴上,吃膩了山珍海味的吳王對什麼都沒有胃口了,這時你走進御善房,包出一種畚箕式的點心,煮熟後放上蔥、蒜,澆點麻油,獻給吳王。 吳王一口氣吃了一大碗,連聲問道:『此為何種點心,如此鮮美?』當時你想:這昏君渾渾噩噩混沌不開,便隨口應道:此為『混沌。』 從此『混沌』的美名傳天下,混沌也成為兩千多年來大眾喜愛的一種小吃。 而且為了紀念你的智慧和創造,蘇州人便把它定為冬至節的應景美食。 請問這個傳說是否準確?」、

西施想了一下,「哪裡是這麼一回事哦。 那混沌是那些廚娘們用每餐剩下的肉餡包給她們自己吃的,那天我隨手端了一碗給夫差送去,就是這樣,哪裡是我發明的,我只是給它起了個名字而已。 還有你說的麻油,那時哪裡有麻油嘛,我都沒聽說過呢。」

……

七、仙兮仙去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要到了。 西施不是依依不捨,而是強烈地想留下來,重新開始生活,開始一切。 人間雖然還是有很多的罪惡,但人間卻有更多美好的東西。 以前她要麼做人下人,要麼做人上人,都不是好日子,都活得不痛快。 這一次她做了一個普通人。 這麼普普通通地活在世上,是多麼快活的一件事。 看看文昊和他的哥們那麼快快活活地過日子,那麼自由自在地做他們想做的事情,自由自在地愛,自由自在地玩,她羨慕他們。她多麼想留下來再痛痛快快地活它個一百年啊,可是她不能。 人只能活一輩子,無論這一輩子有多長還是多短,多幸福還是多悲慘,就只有這麼一次,沒有第二次。 這是宇宙規律,她沒有力量打破這個規律。

西施的最後一站是紹興,當年的越王府所在地。 她要在這裡告別人世,回到地府。

西施的這七位新結交的哥們這兩天和她在一起,也大致猜出來了她是誰。

下車后,她扯掉寬邊墨鏡、大圍巾、大衣,露出她的真容。 七個哥們大吃一驚:「茜姐,紹興離諸暨這麼近,你不怕他們追殺過來?」

「他們追殺也好,不追殺也好,我是這樣來的,就這樣回去」,西施用堅決的口吻說。

「茜姐,你能不能不走啊」,四個MM嗚咽著請求西施留下來。

「不能。 人世間再好,再美,對於我來說都是一場夢。 我的夢早就做完了。 能夠來此一游,已經是我的萬幸。」

「茜姐,求求你了,我們每天和你做伴,你要什麼東西我們都有門路可以給你搞到,你不走了,好嗎?」

西施把兜里的銅板全都掏出來,分給七個哥們做紀念,然後給每一個人一個大大的hug,握手。

四個MM哭成了淚人。

這時候圍觀的人已經是里三層外三層,有人驚呼:「她就是兩天前在諸暨的西施!」

不知什麼時候,四輛大奔也停在了人群外,等待著西施走出人群。

四條大漢撥開人群,朝西施走來。

三個小夥子試圖阻攔那四條大漢,被他們一拳打倒,跟拎小雞似的塞到後車廂了。

「我跟你們走,放開他們,不然我就撞死在這裡!」西施走上前去。

三個小夥子被放了出來。

……

半個小時后,西施已經被綁架到某棟大樓的頂層,那裡有花園、藕塘、金魚池、假山,儼然一個樓頂桃園。

一個戴墨鏡的胖子走過來,乾笑幾聲:「不好意思事先沒打招呼就請你來這裡,自我介紹一下,我姓洪,是這裡的經理,你叫我洪經理就可以了。」

「哦,那你又是多大的官呢? 不會又是個村官吧?」 西施調侃地問他。

「不敢當不敢當,我不過是個跑腿的,我們這裡的owner才是大官。」

「多大?」

「這個你就不必打聽了。 凡是到我們這消費的客人,他們的車牌號碼或者是以xx開頭的,或者是以xx開頭的,不是這個級別的客人,進不來。」

西施並沒有明白車牌號碼跟官銜大小有什麼關係,不過她並不在乎。

「你們為何把我綁架到這裡」西施問道。

「這個問題太好了! 我們請你來這裡,只是給你提供一個發財的機會。 但是要不要發財,那就看你自己了。」

「你們怎麼就知道我想發財呢?」

「這年頭沒聽說誰跟發財有仇的。」

「那我要怎麼做才能發財呢?」

「女人應該都知道該怎麼做。」

「如果我不想去做呢?」

「不會的。這年頭女人不管是什麼等級的,最後的命運反正都是被賣掉。 你看那些站街女,髮廊洗頭女,按摩女,那叫零售。 好一點檔次的,當小三,傍大款,傍高官的,那叫競價出售。 再好一點的,嫁給土豪,嫁給大官的,那叫一次性批發。 嫁給沒房沒車的,那叫次品打折處理,反正都是賣。」

「那最好的呢?」

「最好的,就跟你這樣,既有一副天仙般的臉蛋子,又有自由之身,無拘無束,想跟哪個高官有一腿子,就睡他一腿子,想跟那個土豪來個ONS,隨時可以作戰,他們都是你的奴隸。 誰出價最高,你就跟誰,就這麼簡單。 我們會所只抽個零頭,服務費,公平合理。 發財都是你的。」

「哦,那麼你們客人中最高檔的又是些什麼人呢? 有皇帝那樣榮華富貴的嗎?」

 「哎呀你這個問題太妙啦! 你還沒看出來嗎,以前全國只有一個皇帝,那什麼高級享受只有他一個帝王可以擁有。 如今到處都是皇帝,你只要是個官,是個土豪,就可以和皇帝那樣享受。 皇帝有的,你都可以有。看看那些豪宅吧,哪一個豪宅的owner不是妻妾成群。 他們再富、再有錢,最後還不是把錢都花在你們這些女人身上?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還真不明白你的意思。 對不起,我很噁心,想吐,恕不奉陪,告辭了!」 西施說完大踏步向電梯走去。

「慢走,那電梯的密碼只有我知道。」

「我要是就是不從,你又能如何?」

「你要是不從,那幾條漢子可是蠻不講理的,很粗暴的,我們樓下養了幾十條那樣的漢子。 其實犯不著他們動粗,我就可以小試牛刀,現在就可以,反正我早就等不及了。 你可以呼救,也可以打110120,還可以從這樓頂跳下去。 不過我可要提醒你,樓旁可有防護網的,從這裡跳下去幾百個美女了,不到五分鐘她們還不是又回到了我的懷抱里。」 洪經理很得意。

「以前只聽說這裡的人渣多壞多壞,今天總算親眼見識到了一個人渣,你這畜生!」

「歡迎來到人渣世界!」 洪經理得意洋洋,開始脫衣服,向西施逼近。

「希望很快在那地牢里見到你,洪經理!」

西施說完,把superpass拿出來,那上面有個按鈕。 她爬到樓頂圍牆上,一按電鈕,縱身一躍,跳下去。 洪經理在背後哈哈大笑。 但他這淫笑只持續了兩秒鐘。

一道電閃劃破夜空,諸暨城的百姓聽到一聲雷響,西施在電光石火中化作一絲青煙仙去……

半個小時后,洪經理的屍體被發現橫躺在大街上,七竅冒血。

 

後記


西施成功回訪人間的事情在地府成了爆炸性的新聞。特別是她把那個iPhone 上的照片和視頻拿給姐妹們看后玉環、昭君、貂蟬、飛燕,甚至紫薇,個個都坐不住了,都要求回訪人間。 閻王府招架不住這麼多的請求,成立了一個來訪接待室。 地府當局迫於群眾的巨大壓力,最後決定加速改革開放的步伐,儘快開啟體制改革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高興

感動

同情
2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5 個評論)

回復 leahzhang 2014-2-7 09:03
a good story!
回復 解濱 2014-2-7 09:05
leahzhang: a good story!
謝謝閱讀! 本文全是瞎掰
回復 fanlaifuqu 2014-2-7 09:05
2000多歲?20歲還差不多! 洪經理算倒霉了!
回復 解濱 2014-2-7 09:15
fanlaifuqu: 2000多歲?20歲還差不多! 洪經理算倒霉了!
穿越,就不論年齡啦。 《步步驚心》上面的若曦按道理說也有兩百多歲啦。 美國的《Once Upon a Time》裡面的白雪公主起碼有好幾千歲了。 哈哈
回復 xqw63 2014-2-7 09:35
大俠寫這麼長的神話故事啊
回復 解濱 2014-2-7 09:43
xqw63: 大俠寫這麼長的神話故事啊
純粹瞎掰。
回復 小皮狗 2014-2-7 10:04
大俠的這個穿越劇本, 涉及歷史,現代,人間,天堂,科技,詩詞,。。偶的天哪,要有多麼豐富的知識和想象力,融會貫通一起,才能夠一氣呵成啊,服了,真的服了。。。   
回復 8288 2014-2-7 10:04
   瞎掰
回復 jc0473 2014-2-7 10:09
美女穿越
回復 解濱 2014-2-7 10:19
小皮狗: 大俠的這個穿越劇本, 涉及歷史,現代,人間,天堂,科技,詩詞,。。偶的天哪,要有多麼豐富的知識和想象力,融會貫通一起,才能夠一氣呵成啊,服了,真的服了
謝謝小皮狗給俺的盛譽! 為了瞎掰的比較靠譜一點,俺還真讀了不少有關的文獻呢,例如康有為6姨太那件事,吳王給西施建造豪華別墅,還有西施故里那些事情,那全是真的。 就連那個茅屋也是真的。 蘇州芭蕾舞團演《西施》也是真的,現在正在公演呢。
回復 解濱 2014-2-7 10:22
8288:    瞎掰
哈哈
回復 解濱 2014-2-7 10:23
jc0473: 美女穿越
國內外穿越劇的主角都是美女
回復 新鮮人 2014-2-7 10:43
不少內容是符合歷史的,蘇州的確有芭蕾舞劇團,而且正在園區蘇州科技文化藝術中心演出西施。蘇州科技文化藝術中心和北京的中國國家大劇院同是保羅·安德魯設計。外形如鳥巢,但比北京的鳥巢體育場早兩年蓋好,蘇州人稱之為小鳥巢。
蘇州芭蕾舞團: 最年輕,最精簡,最富有朝氣的芭蕾舞團
http://big5.backchin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80135
(出處: 倍可親)
回復 解濱 2014-2-7 10:46
新鮮人: 不少內容是符合歷史的,蘇州的確有芭蕾舞劇團,而且正在園區蘇州文化中心演出西施。
蘇州芭蕾舞團: 最年輕,最精簡,最富有朝氣的芭蕾舞團
http://www.backchin
對的,我就是看了那個廣告才加那麼一段的。靈岩山的那些故事也應該是真的,因為古書上確有記載。
回復 新鮮人 2014-2-7 10:59
解濱: 對的,我就是看了那個廣告才加那麼一段的。靈岩山的那些故事也應該是真的,因為古書上確有記載。
現在靈岩山還留有很多遺跡。在我介紹靈岩山的日誌中有提及。
回復 解濱 2014-2-7 11:01
新鮮人: 現在靈岩山還留有很多遺跡。在我介紹靈岩山的日誌中有提及。
麻煩給個鏈接,我去拜讀一下,謝謝!
回復 秋收冬藏 2014-2-7 11:04
哈哈,好玩。
回復 解濱 2014-2-7 11:09
秋收冬藏: 哈哈,好玩。
俺這是純粹瞎掰。
回復 新鮮人 2014-2-7 11:10
解濱: 麻煩給個鏈接,我去拜讀一下,謝謝!
http://big5.backchina.com/blog/150085/article-141699.html#.UvROLfldU9g
回復 jc0473 2014-2-7 11:17
解濱: 國內外穿越劇的主角都是美女
好看,拍電影吧 詩詞配音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02: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