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黨說,變天的時候快到了

作者:解濱  於 2012-6-4 10:2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我愛中國|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235評論

黨說,變天的時候快到了

 

解濱

 

今年64前夕,又有兩位當年參加過屠城的高官出來賴賬。 在陳希同新近出版的一本書中,他把當年將六四事件稱為「反革命暴亂」的做法解釋為「照本宣科」。 對於六四殺死了很多人那件事,他表示「作為市長,我感到難過。」  當年的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在被記者問到有關六四的看法時,他居然支支吾吾「說不清楚」。 記得當年他在記者會上說得很清楚:「只有23名學生死亡」,並且用手指點著桌子一字一句地說:「我今天跟你們說這些話,都是負責的」。

 

歷史才過了23年,這些本來打算為歷史負責的,卻都來賴賬了。 李鵬一股腦地把責任推到鄧小平身上。 而鄧小平家人把責任一股腦推給「集體」。 這個集體是誰呢? 記得當年六四剛過不久,這個集體中的李鵬、陳希同、袁木都曾搶爭頭功,如今他們卻爭先恐後地推卸責任,真TMD心虛啊!看來,這些六四屠夫們后怕了,感覺清算他們的那一天快到了!

 

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大多數的中央委員和部一級領導都有家屬或子孫在海外定居。 換句話說,我黨的高官們大多已經為自己留好了後路。 實際上,我黨相當一個數量的中層幹部們也基本上完成了家屬向海外的轉移。 至於基層幹部們,也在爭先恐後地在海外找後路。 在他們看來,如今的中國就如同大海中一條漏水的船,堵不住了,修不好了,快要沉了。從船長到大副、輪機長,一直到船員,都為自己準備好了救生艇,把金銀細軟都收拾妥當了,大家就等著棄船逃命的那一刻了。 至於船上的乘客,管他姥姥的,死去吧。

 

據說23年前的屠城換來了20年的穩定,換來了經濟繁榮,換來了國家的強大。 果真如此嗎? 記得20年前中國的「群體事件」不過一年幾百起,如今是一年20萬起。 20年前的武警部隊人數為零,如今武警部隊在規模上和預算上都超過正規軍隊。 20年前的工人農民的小日子還過得去,所以他們沒有參加六四。 如今的工人農民巴不得學生再鬧起來,這一次他們可不會袖手旁觀了。20年來中國是繁榮了,但每新蓋一座摩天大廈,都催生了至少一個巨貪。 每一個國家投資項目,都養肥了一批新貪。 繁榮富強了的中國居然還解決不了孩子們在學校的免費午餐。繁榮富強了的中國老百姓居然看不起病。 在繁榮富強的中國,公務員居然成了最吃香的行業。 今天的強大中國,居然拿越南、菲律賓那樣的無賴小國束手無策。 這個強大的中國,不但沒有奪回半寸丟失的土地,反而永久性地認可了被老毛子侵犯的大片領土。 這就是屠城換來的穩定、繁榮和強大。

 

從古到今,中國每一個皇帝都以為使用武力強壓百姓的反抗就可把其統治永久維持下去。 但有任何一個皇帝逃脫最後被推翻的命運嗎? 中國有沒有一個統治者不懂得腐敗誤國這個道理? 但中國從秦始皇一直到胡錦濤,有任何一個統治者認真地治理過腐敗嗎? 他們永遠不明白一個淺顯的道理:每個王朝最終都是被自己的腐敗而打敗的。

 

23年來,中共一直沒有意識到,每增加一名新的武警,就至少會把十個平民變成新的暴民。 每增加一萬元的維穩經費,至少會有100萬元新的國家資產又被貪官污吏所吞噬。 這個維穩,啥時候維護百姓的權益,維護國家的安定,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了? 從頭到尾都是在維護貪官污吏的既得利益和他們非法侵佔百姓利益的權力,維護富人的永久天堂,維護獨裁專制。 有一天,當武警、城管、公安、軍隊的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時,當共產黨再也收刮不出新的資源支撐其統治的時候,所有的屁民就都變成了暴民。 一場經濟不景氣帶來的大規模失業就會導致那些遍布全國的群體事件連成一片,整個國家陷於全面動亂,各地的派出所、城管機構被暴民們砸爛,銀行被搶劫,政府官員被暴民們拉出去痛毆,暴屍街頭。 當全國同時出現一萬個烏坎時,武警部隊無論多殘暴也無法控制住局面了。 武警、軍隊和公安可以輕而易舉地打死100萬暴民,但那將激怒1億暴民。 即使暴亂被鎮壓下去了,中共將在國際上被徹底孤立,沒有誰再敢和中共做生意了。 而被鎮壓后的一萬個烏坎村將成為十萬個中共的墳場。 有一天,共產黨的基層幹部再也不敢下鄉了。 一到鄉下,他們的屍首不久就會分家。 那裡的村民們再也不用繳納任何苛捐雜稅。 那裡沒有派出所,沒有黨支部,沒有誰再敢去拆遷了。 這種無政府區域從鄉村慢慢擴大到縣城,從縣城蔓延到省會,從各省蔓延到北京。 最後中共失去實際統治,天下大亂。 這就是中共的末日。 這種事情過去在中國發生過許多次,誰說不會再發生了?

 

中共內部早就有人預料到這一天會到來,這個人就是毛澤東。 毛澤東管那叫「政息人亡」。 今天的中共內部有兩個人清楚地看到了這一天的逼近。 這兩個人,一個是溫家寶,另一個是薄熙來。 在溫家寶的位子上,中國所有的問題都一清二楚。 他之所以拚命保八,不遺餘力地呼籲政改,到處訪貧問苦,高喊「不懂窮人就不懂得政治」,就是為了推遲這一天的到來,至少不要讓這一天在自己的任期內到來。 薄熙來也早就瞅准了那一天,早就開始做薄澤東的美夢了。  中共內部有一大批官員也懵懵懂懂地預感到了這一天,他們不知道歷史的規律,但知道自己幹了多少壞事,所以他們早就開始在海外留後路了。

 

中國的屁民們已經絕望了。 無論中國的GDP翻幾番,無論中國的國力多強大,無論中共第N代的接班人換什麼新花樣,「先富起來」的皇親國戚、黨政大員們將子子孫孫永遠富下去。 而窮人們將永遠窮下去。 公務員們的後代永遠是公務員,大款的後代永遠是大款,賊的後代永遠是賊,窮光蛋的後代永遠是窮光蛋。 上大學改變不了命運,進城做生意改變不了命運,當兵改變被不了命運,即便把自己的皮肉、青春和容顏都搭上還是改變不了命運。 唯一改變命運的辦法,就是結束這個人吃人、人剝削人,人欺壓人,人操人的黑暗的共產黨獨裁專制。

 

沒有人可以預料這一天何時到來。 也許今年,也許下個月,也許十年以後,但共產黨是一定要完蛋的。 這不是自由民主派的黃粱美夢,即使馬克思也說共產黨終將完蛋。 今天的世界上,共產黨只在屈指可數的幾個國家裡苟延殘喘了。 共運史已經寫完了最後一章,只剩下結束語了。  就連王立軍那樣的部級官員都不找黨庇護自己了,誰還拿共產黨當回事?

 

溫家寶也好,薄熙來也罷,都晚了。 本來,中共內部還有胡耀邦、趙紫陽那樣的改革主帥,可以力挽狂瀾,把中共和平演變為一個民主黨,使中國大陸和海峽對岸那樣改良成為一個民主政體,一勞永逸地結束中國「政息人亡」的周期律。 本來,「蘇東波」后,鄧小平、江澤民還有機會給六四平反,啟動政治體制改革,治理腐敗,使中國溶入世界潮流。 本來,胡溫還有大把的機會,開啟新聞和輿論自由,按照黨章上講的那樣實行黨內民主,進行差額選舉,把村級選舉逐級擴大,制定和實行黨的領導人公布財產的條例,使中國走上民主法治的軌道。 這一切機會都被中共自己給抵制掉了。 中共欠下的血債太多,貪污盜竊的太多,製造的冤案太多,留下的社會問題太多,對中華文化褻瀆的太多,對祖上留下的大好河山摧殘的太多,已經積重難返了。 今天再談「六四和解」已毫無意義了。 甚至就連中共自己的黨員和幹部們都徹底失去了希望。 所以他們能貪就盡量多貪一點,能撈就拚命地撈一把,能多玩幾個女人就猛玩幾個女人,大家都混一天是一天,貪一天算一天,嫖一個算一個,誰還拿中共當真? 今天,假若毛澤東、鄧小平可以從地下走上來,他們會說什麼呢? 他們會高呼打倒中國共產黨!

 

但中共沒有希望,不等於中國沒有希望,更不等於中國人民沒有希望。 有人說,中國又到了一個歷史關頭,中共要麼開啟政改,改弦易轍,走上民主法治的普世道路,要麼堅持獨裁專制,那麼很快就被歷史的車輪壓碎。 叫我說,每個中國人也到了一個人生的轉折點。 你要在你的後半生過上好日子嗎? 那你就開始反黨吧。 你要繼續追隨共產黨嗎? 哈哈哈哈,時光倒錯啦! SB,你這不等於在1909年高喊大清江山萬萬歲嗎?

 

我有兩個舅父,都曾為國民黨做過事。 我的大舅父,據說在抗戰期間曾師從張大千,在國立中央大學畢業后被國民黨委任到某縣當縣長,就任后一個月就因食物中毒而死亡。 另外一個舅舅秘密加入共產黨,然後混入國民黨,官至警察大隊長,解放前夕把大隊拉出去投奔解放軍,也把我母親(當時在讀高中)帶到解放區參軍。 我母親曾說,幸虧那個縣長大舅在解放前死了,不然要一輩子遭罪,也幸虧我那個共產黨舅舅有眼光,給自己和一家人帶來了一輩子的安寧。

 

現在這種穩定已經結束了。 這種安寧早已不存在了。 中共的大大小小的官員們以他們的行動向世人釋放出一個強烈的信息:變天的時候快到了。

 

既然黨已經準備好棄船逃命了,那屁民們還等個啥? 我不是建議大家去砸公安的車,圍堵李剛他家,把村支書的豪宅給放火燒了,把強拆的老闆給宰了,把武警的駐地給包圍了。 那種事情,只要中共不改弦易轍,只要獨裁專制還存在,今後就會越來越多,想不碰到都很難。 我的意思是,從今天起,大家就開始記變天帳吧。

 

記賬,是為了算賬。 中國歷史上的糊塗賬太多了。 日軍在南京殺死30萬同胞,到今天國人也搞不出一個遇難同胞的名單。 蔣介石一個「以德報怨」,毛澤東一個「一衣帶水」就把日本法西斯的犯罪細節一筆勾銷了。 而日本人把每一個被原子彈炸死的人的名字都記了下來。 猶太人把每一個參加屠殺猶太人的納粹士兵的名字都查了出來,一直到前年還把一個當年的納粹分子送上法庭。 所以,德國人不敢跟日本右翼分子那樣否認大屠殺。 所以世界上再也沒有誰敢殺戮猶太人了。

 

我們今天開始記賬,就是為了日後有一天把中共犯下的所有的反人類罪一一審判。 絕不讓任何人賴掉任何一筆賬。  你家鄰居的兒子參加過六四屠城嗎? 記下來。 有一天你被保護強拆的武警打斷了手臂嗎,那就記下那個武警分隊的番號,最好記下來那個武警的名字。 讓那些城管、公安、武警,還有那些流氓打手們繼續毒打、關押、囚禁屁民們吧。把每一筆賬都記下來。 讓那些貪官污吏們拚命地貪吧。 把他們貪污的每一筆賬記下來。 記下這一切,到時候跟他們算賬! 這一天不會很遠了。

 

23年前就有人說,要建立一個六四紀念館,永久紀念那些為了中華民族的自由民主而獻身的烈士們。 昨天我看到有人提議將來把六四定為中國的國殤節。 我說那還不夠,還要建立一個六四殺人犯的花名冊。 把那些六四屠城的決策人,那些下令開槍者,還有那些扣動扳機把真槍實彈射向人群,把坦克開向人群的官兵的名單一一落實下來。 當審判的那一天到來時,如果那些人還活著,就按反人類罪起訴他們。 如果他們已經死了,那就把他們的名單、當年的家庭住址,個人照片記錄下來,永載中華歷史的恥辱冊。 假如他們逃到國外了,那就通緝他們,就跟猶太人在世界各地通緝納粹餘孽那樣追捕他們,引渡回國接受審判。 只有這樣,中國政府屠殺百姓的罪惡才能永遠結束。

 

二次大戰中,盟軍對俘獲的納粹德軍官兵按照日內瓦公約給予人道待遇。 但對於俘獲的黨衛軍大多就地槍決。理由很簡單:黨衛隊員不是軍人,沒有戰俘待遇。 在美軍解放了達豪集中營(Dachau concentration camp)后,他們被那堆積如山的白骨和屍體驚呆了,他們原以為那只是蘇聯紅軍的赤色宣傳。 一怒之下他們槍決了560名黨衛隊員,其中有346人是被Jack Bushyhead中尉一人射殺的。美軍曾設立軍事法庭調查此事,但後來巴頓將軍解散了那個法庭。 對於美軍抓獲黨衛軍成員就地處決一事,在紐倫堡審判中曾有人提出黨衛隊等同軍隊的疑問。時任紐倫堡軍事法庭首席審判長那瓦倫斯淡淡地說:「軍人不會對內開槍,不會屠殺國民,不會忠於某個政黨或個人。所以,他們是匪徒,不是軍人。」

 

毛澤東說過: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1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難過
3

拍磚
36

支持
4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35 個評論)

回復 木狼 2012-6-4 10:26
毛澤東還說過,掃帚不到,灰塵是不會自己跑的。
中國變天需要外因。
回復 病枕軛 2012-6-4 10:27
支持老謝~~乾坤一刻快要來到~~大地在腳下顫抖吧!!
回復 trunkzhao 2012-6-4 10:31
記下這一切,到時候跟他們算賬! 這一天總會來到的。

Read more: 黨說,變天的時候快到了 - 解濱的日誌 - 貝殼村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6-4 10:32
金頂老解. 好檄文!
回復 活水湧泉 2012-6-4 10:32
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頂~~
回復 黃笑吾 2012-6-4 10:35
不敢100%贊同。但是有些道理
這老解要瘋了?
回復 sandyzhang 2012-6-4 10:36
"看來,這些六四屠夫們后怕了,感覺清算他們的那一天快到了!"

寫的好.
回復 Laile 2012-6-4 10:38
讀解大俠的問章,痛快!
回復 Laile 2012-6-4 10:38
木狼: 毛澤東還說過,掃帚不到,灰塵是不會自己跑的。
中國變天需要外因。
大家一起努力做這個外因。
回復 oneweek 2012-6-4 10:39
不錯
回復 Laile 2012-6-4 10:44
支持得不得了。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2-6-4 10:47
堅決支持,為了人類的文明進步
回復 胡戈 2012-6-4 10:47
這是一篇戰鬥的檄文,請解兄組黨,我第一個參加!
回復 解濱 2012-6-4 10:54
各位網友,不好意思我暫不回復大家的評論,我還在進行最後的修改。 抱歉了。 等修改好后再回復各位。 謝謝!
回復 司徒恭平 2012-6-4 10:56
很深刻,也很生動!
回復 吉生辰 2012-6-4 10:57
胡戈: 這是一篇戰鬥的檄文,請解兄組黨,我第一個參加!
還沒綠卡吧?
回復 緘默碎煙 2012-6-4 11:08
看完我腦子裡立刻想起一句話:人民利益高於一切。現在看來好笑,真是放屁一樣!
回復 胡戈 2012-6-4 11:10
吉生辰: 還沒綠卡吧?
滾蛋吧!
回復 笑臉書生 2012-6-4 11:13
好文章---------擲地有聲!
回復 吉生辰 2012-6-4 11:15
破蛋 沒法子滾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20:5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