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家庭問題的一些申明

作者:紅妹子  於 2012-5-10 20: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家庭新聞|已有54評論

關鍵詞:家庭文化

關於我前一篇的家庭問題,婆媳問題,我這個外來媳婦孩子的母親問題,在孩子的教育方面的衝突問題,在這裡我自我申明一下,也正好還有一些話要補充。評論看下來,還沒有時間完全回復各位讀者,請各位見諒。留了言的,無論是開導勸慰分析理解支持乃至批評等言論,我細細看下來,我心裡也明朗了許多,感謝各位的百忙關注。其實我就是一個明理人嘛。
 
在此,我對此文的一些細節申明:
發此文時正在氣頭,是一番氣話,把很多消極悲觀思想抖了出來,也就是一些反面心理或是抵觸情緒表露出來,事實是公婆本就沒有與我們同住,他們根本就是好人,只是就事論事,在孩子教育上的一些分歧,在家庭矛盾中的一些衝突,嚴格和寬度問題上的一些不同。
 
當時有了第一個孩子后,我們就不曾想過要同住一屋檐下,何況德國人都獨立,都想有個人空間。以前都是探親與公婆短期同住過,那時根本沒有這些煩惱,沒有這些壓力,感到的都是濃郁親情,他們對我這個外來媳婦就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我與眾人也都是這麼說來著。他們善良本分做事有條理,待人也很親切,只是在教育孩子上嚴謹儘力,這是難得的,當時我還慶幸過:其實他們很重人情重情義呢。他們一家就家庭感情上可以說是和諧的,這一點是好事,我這個外來媳婦也很高興啊。有空叫他們來吃吃中餐,換個口味,很開心的事情。婆婆逢人便說:紅妹子的廚藝不錯,根本就不用上中餐館打牙祭了。多其樂融融的事啊。
 
幾年下來,他們還是他們,可能做家長慣了,只是還是想繼續管孩子,管我們家的一些小事。當初是介於我剛來,正在學語言更還沒駕照,的確是幫過不少忙,他們也為我們的事辛苦過。隨著大兒升小學,他們就更操心,主要是接大兒放學,用餐,輔導完作業送回家,有遠程活動時代勞司機一職。話說,西人沒有全權照看孫子的義務,也沒那份心,更不必去要求他們做什麼,有什麼要幫的,都是提前告之,讓他們有個思想和時間上的準備,是尊重那意思,這點得適應他們,我也做到了啊。何況我壓根兒也沒依賴過他們去做我份內的事,總之無論是誰沒有天經地義的事。
次倆兒都是我自己做得多,包括生小三子,那個「月子」除了不外出不沾冷水,家務事我沒少干,只是動作慢點,傷口還在恢復期,何況鬼子根本沒「月子」一說,那段時間他爹幾個去他媽家蹭飯的時候多,留下我與小小兒靜養,也正是需要安靜的時候,他們做到了。風俗這樣,過來了就過來,心裡開朗便好。
 
說我要強,的確,我還感激我這兩年寫日記幫我提高了語言表達能力,我也完全有能力用德語來表達我的這份思想乃至感情。老公站在我的立場,設身處地地與我交流過,考慮過,有些方面他承認長輩可能是做得太過,管得太多,合理適當地調節這個微妙關係吧。以前,連我花園裡種什麼花她都要操心,這未免也太多事了吧?後來他兒子說了,她也就沒去做了。
 
加上我也有缺點,我也會及時糾正。化解矛盾是最重要的,不要隱忍,不要埋怨過多,看自己做了多少。對於照料孩子和家庭事物上我相信我得心應手,這個自信是有的。主要是,被他們訓化過的孩子,有時孩子在「硬」與「軟」之間,當兩者在場時(我與公婆),孩子聽的則是「硬」而不把「軟」放在眼裡,這個時候身為孩子的娘,心裡好受嗎?當「母親」一職變得名不副實的時候,這不是顯得我太失敗太無能了么?這就是隔代教育的弱點,當我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時,我在心底里這麼道:我一定要自己帶孩子,全權的,讓孩子聽我的(儘管聽爺爺奶奶的也沒錯),問題是讓我這個做娘的有真正的威信,實權在握,而不是目前這狀況,有他們沒我似的,孩子緊張我們也不輕鬆,當然天倫之樂還是多時...
 
 
如今,二兒也一年級了,介於倆老的壓力(其實他們都已退休,平日里也有他們自己的活動),大兒由以前周一至周五中午在爺爺奶奶家渡過,改為去年起周一和周三中午,德國小學製為半天,這個得申明一下。所以倆兒在公婆家特別守規矩,也必須守規矩,大兒一直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話說知道了他們家的眾多規矩后也在做著,沒出什麼狀況。到了二兒這裡,比如他吃飯沒坐端正,或是叉子與刀子在空中舉著,玩笑著,利馬會被爺爺奶奶制止經受教育。可能對於這個在媽媽懷抱里眼皮里長大的孩子,媽媽沒有這麼多教條,媽媽也知道他有時會有這些小動作,其實平日里也有教訓過他。可是到了爺爺奶奶那裡,他們送孩子回來,首先奶奶得「訴訟」一番,說這孩子怎麼怎麼不誠實,怎麼怎麼不用心吃飯,毛病一大堆。他本來就挑食,從來就頭疼他的飯口。到了他們那裡可都是大問題,還有說話要輕言細語,不得大聲吵鬧等等。所以,每次當哥倆回到家,他們就像被「解放」一樣,像從牢里「釋放」出來一樣歡蹦亂跳,活靈活現的,說話也就有「底氣」般似的有分量了,是分貝,爺爺奶奶知道他們這一點情緒,有時也會被搞笑,有時急於制止:嗨嗨嗨,給我注意點啊...孩子會利馬收斂。
 
可能是家長的身份慣了,習慣了去料理身邊事物,看到了她就會說,我有時是個不冷不熱的人,她說了就說了,我又不好當面頂撞她。時間久了,如果公婆還看到一些東西是他們先前所看到的,比如說一盆要死不活的盆景,一些沒按他們擺放的小玩意兒,他們都會說而且會去做。尤其婆婆,幾年前看到那盆盆景還在她眼前時,她話開了:這花活不了了,乾脆扔了,看著礙眼,」眉宇間不悅,說著就動起手來...她兒子回來,我與他說起,他哭笑不得:怎麼就礙她眼了呢?這是我們家啊...
 
當然這是小事,過去了就過去了,我們也不去計較,家裡擺放整潔看著也舒服啊。
 
想知道,剛才看到有人這樣評論我的上文:哈哈,國情。
 
的確,在德國,德國人眼裡,他們就是原原本本的德國人,這才是德國人所作所為,說一不二,說做就做,雷厲風行。最大特色是一板一眼,雷打不動的。眼裡沒有「懶惰」一詞,「懶散」更與他們不沾邊。也正是如此,在我們真正定居德國后的這幾年裡,他們常來常往,我們也笑臉相迎,一家和睦啊。
 
慢慢地問題就出來了,可能也正是我的這種「不冷不熱」的心態,讓他們好似參與了我們家的主人一樣,婆婆喜歡指東指西,這個怎樣那個怎樣,好似他們自己的家來任她擺布似的,做著理應的「家長風範」。比如又說,老是這個口氣:在德國啊,窗帘該一年兩洗;核桃堅果類聖誕節后就該停吃了,味道變了;聖誕節都過了,怎麼還鋪著一床聖誕節的被子啊;小兒周歲都過了,怎麼門口還呈現生日氣息啊,汽球和那什麼綠色花環該取下來了等等等等。插手的事兒枚不勝舉,說得多了,是個人還吃得消么?在她眼裡:紅妹子我什麼都不懂,不懂德國「規矩」。此乃國情。
 
有些事還是留有保留吧,人往前看,不去想它。他們有他們自己的思維,誰不是呢?有思維是正常啊。
有人反問:誰讓你嫁老外呢,老中多好啊。
在嫁人這個問題上好像沒覺得自己錯過,我們彼此相愛有感情啊,儘管肉麻,但還是表一下態比較好,讓各位安寧。
 
三個孩子,也就是說大兒的學業公婆照看多一點,當時也是體諒我吧,是幫了不少忙,一直心存感激,誰要是說我不知道感恩,那可就太冤枉我了。
 
其實他們我們雖然不在一個屋檐下,但是都心知肚明,相互了解對方,可能是剛開始我就沒有「韌」起來,在他們看來是不可行的。二兒從小難帶一點,脾氣倔一點,想事事都完美的那種,合他心意的那種。老人就說:給他施點壓,不聽大人的話可不行。他們是見不得這樣由孩子說了算的事,很多都是些小事,可他們看來是大事,不得了的事。說得多了,我有點思想上的反駁:心也太狠了吧,做家長同是做母親的怎麼說得出口呢?
 
其實,也就是那一年時間,不上幼兒園的那一年,之後三年幼兒園下來,二兒整個人就變得很乖巧,服從管理的孩子,各項智能體能都達標的出色孩子啊,老師還嘉獎的呢。當時婆婆的特點不就是一個心急么?想立竿見影的那種。這樣多累啊。
 
無可厚非,他們是愛孩子的,只是介於在孩子的母親面前,一個中國母親的面前,他們自我感到好像要付出很多精力似的,有點急於求成那味道。認為母親管理太鬆散,不認真,他們由此就插手太多,認為他們才能把孩子帶上「正道」一樣。其實事實說明是:他們不了解我,只有他們兒子理解我。
 
這麼幾年,我肯定是改變了許多,要適應這個社會,這個人群或說是這個機制,我必須得學習,得試著適應周圍的一切。他們沒有我這種體會,更沒有夾雜在兩種文化間的這種矛盾心情:我看到了這一切,中德之間的文化差異和人情世故,我要有所選擇,我正在努力接受著考驗...
 
事實是,我並不想改變他們什麼啊,是要讓他們理解我,不是我什麼都非得遵照他們的意願去做,我這算什麼啊?我有意見當然首先是與我的丈夫他們的兒子去說,是個傻子都知道丈夫才是我訴說的人吶。他站在我的角度為我考慮過,不去讓我做我不願意做的事情,只要立場堅定了,有道理的事,他一定是會支持我的,這一點上,我應該感到滿足。他再去說服他父母。儘管我從倆老的臉色氣質上看得出其間或許的不悅,但是我無所謂,我的目的達到就行。他們能主宰他們的兒子,當然不是絕對,他們只是想這樣,而不是來控制我,這是兩碼事。所以在教育孩子方面,有些事我是支持倆老的,可就是不接受他們好像一見面就「先發制人,咄咄逼人」的這種「質問」態度和口氣,可能是家長的原因,可是我與他們無血親,這就是心理上的一個「抵觸」。「尊重」二詞放在哪裡都適合。所以一旦孩子沒有做完份內之事又有其他小動作,份內事是作業和鋼琴或吉他。他們利馬變臉,認為我不可思議。問題是在自己家沒有半點人身自由么?在他們家,孩子有時也被他們安排來去,休息或去做作業時,間隔的少許時間也有狀況出現啊,這麼做是有點「盯」著那意思,喜好管制,也就是說我把我的的孩子放我家裡好像我還不管教他們似的,什麼心理啊?
 
母親的地位他人永遠代替不了,不知是老人想擁有孩子的這個心理慣了,還是想經常性的見到孩子,從而想整個都擁有孩子,掌控孩子。關於接觸孩子這一點上我從來沒有拒絕過,我們本是一家人,公婆就是再生父母,接納了丈夫自然接受了他的親人,天經地義般。有接孩子去活動的事我從來都是答應的,這些他們心裡清楚。有個網友說得好「遠香近臭」,意思就是說兩代人經常性地「互動」,這個互動也可為親密互動,這樣一來,「碰」得多了就會有「撞」那意思,所以遠的香來近的臭了,不稀罕了唄。兩代人本來就兩代生活方式和習慣,各自樂於其中,這些有些地方我們小輩儘管不理解但是我們不吭聲啊,互不干涉嘛,內心裡不是尊重他們么,他們有他們的喜好和自由啊。
 
用我老公的話說是:你們兩個(兩個為一個為我;一個為他娘)都想擁有孩子,我在中間為難呢,覺得你們兩個都理所應當,真是為難呢,怎麼就不能平起平坐呢,和平相處呢?)
我說:你自己摸著良心說,我不是一個胡攪蠻纏的人吧,當然你父母更不是,有些時候就是想讓他們知道多尊重一下我的感受,我是孩子的娘,可能更多時候我才有對孩子的決定權吧?儘管知道他們是為孩子好,想親近孩子,我沒有干預這些,但是總的來說我應該有些私人空間,與孩子的獨立空間,我也正在去做。一直以來我就沒有依賴過誰誰,可是,就是基於這些,你父母管得也太寬了點,記住,這才是我們的家,在他們家,我不會發半點異議,有什麼不合我們意的,我也只是看看,不去掃人家的「興」,這樣我夠開明的吧?也就是說,在他們家,你父母作主,在我們家,我作主,就是這麼簡單。你與我相處這麼多年,你怎樣看我呢?
 
他說:我不覺得你難處,你有你的優點,有你的思想,在照看孩子方面我從來沒擔過心(在國內時,由於他工作關係,可算得上「空中飛人」,我一人帶倆不是過來了么?如今三個我動作還更麻利了呢,都是磨鍊出來的啊),就是這兩者間讓我兩頭討好有點難,讓我怎麼辦呢,你看呢?
他又看看我,這是兩人談家庭關係維繫家庭和諧的時候,他當然想聽聽我的感受,共同探討交換意見,我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只是不要對我做得太過份,我會為兩方著想的。
我說:不要他們做得太多,試著嘗試放手,不要認為我紅妹子什麼都不行他們才行的心態,要麼怎樣讓我投入這個社會?不要用「盯」的態度來過於「關注」,這樣的話,當幫助變為一種負擔,變成一種壓力乃至壓抑的時候,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吧?那時,事態就嚴重了,我有很多話只有講給你聽,要麼我在網上寫個鬼啊?我有情緒要發泄啊,你在中國時儘管與我們娘幾個在一起,不也是有時在網上「逛」么,精神空虛唄...
 
 
與丈夫溝通完全沒有問題,他今晚回來,他回來之前已經知道了我獨裁一面的事,他理解我,當我把昨天(周三理應他父母接哥倆)變更的事告知他后,昨日便由我自己全權打理,他聽完很高興,說這樣很好,他也希望我這樣。他父母那裡他會去解釋的。我說把我的話帶到便行,我可不想我們家庭不和睦啊...
 
想起昨天,大兒還真有大哥風範,長子作風,他還幫我協助管理倆弟。說句臉紅的話,我開車后還沒獨自去加過油,每次他爹加足油給我開的,這大兒與爸爸出行多了,他知道自家車加哪號油,還問滿缸還是半缸,我說半缸吧,因為此車為天然氣汽油混合用車,天然氣便宜,但要去定點處充。所以加油時大兒幫我不少忙,減輕了母親的「膽小緊張」心理,反之為媽媽效勞,他多有成就啊。
 
昨天,與大兒畫了一幅畫,英語作業,要畫出一幅天倫之樂的人物圖,英語註明: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哥哥和妹妹的圖畫。孩子們都知道媽媽會畫畫,至少畫什麼不走形像那麼回事兒,這是他爸爺爺奶奶干不來的,哥倆有時回來把這個家庭作業還特意留給媽媽來共同完成,信任媽媽唄。
 
一天下來,儘管感到辛苦,但是我很欣慰,整個的擁有孩子,讓孩子在我的臂膀下簇擁,這種感覺正是我想要的。
而且,根本就沒有公婆心裡想的「孩子在我這裡沒有度,我管理不了的這種狀態,」看來是他們多慮了。其實,我早該這樣做的,孩子尊重我,有媽才是塊寶,當然一直有媽。昨天清晨當我對孩子說:今天中午我接你們放學。二寶利馬歡呼:好!
 
媽媽,才是個永恆的位置,誰也取代不了。但也不要忽視了老人的存在,做不夠的,趕緊補課去吧......
 
2012年5月10日周四14:37
 
1

高興
2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2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4 個評論)

回復 oneweek 2012-5-10 20:46
bucuo
回復 紅妹子 2012-5-10 20:52
oneweek: bucuo
這回高興了哈,豬叔叔操心了,多謝寬慰,看我紅妹子就是能耐么
回復 shaitthis 2012-5-10 21:16
支持。 哈哈
開始補課。
回復 在美一方 2012-5-10 21:21
哪一家都有類似的問題,即使同一文化背景的也一樣,生活豐富多彩,這樣比一潭死水好多了,只要各方都注意交流其實是一個相互補充提高的過程。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2-5-10 21:51
哈哈.妹子心情好啦。這世上沒有太多過不去的事。
回復 徐福男兒 2012-5-10 22:04
婆媳矛盾是天經地義的,看來中外皆然。好在紅妹子有貝殼村這塊園地,可以來發泄一下,老人家也看不懂,還能得到很多朋友的排解,豈不是很好?有時候寫文章是自己心裡有話想說出來,並不在乎別人怎麼看。紅妹子文筆又好,即便是發脾氣的文章,娓娓道來,我們看得也很有勁。希望今後多寫,你心情也舒暢了,大家也有眼福了。
回復 浪花朵朵 2012-5-10 22:11
管仨孩子不容易,你真挺能幹的。
回復 海外憤青 2012-5-10 22:49
紅妹的先生是獨子么?
回復 ww_719 2012-5-10 23:08
那麼長呀,真能寫。支持!
回復 寧靜千年 2012-5-10 23:14
真是為難小妹了!其實人生就是在雲遊,普通人是需要有一份糊口的工作,不同的工作、如不一樣的飯碗,雅虎的楊致遠拿的是鑽石飯碗!
而一個全職的三個兒子年齡相近的母親的工作更難,用俺家毛頭的話:打死我,我也不會要三個孩子!細想起來紅妹子真難:沒有三天寧靜的日子!
二兒惹的禍,剛剛平息;三兒又惹奶奶生氣!其實都是在磨練您的那顆心!
所以佛家講化緣,化解前世今生的緣分!換位思考:前世紅妹子就是婆婆,今天的婆婆前世就受氣的兒媳!漢語的忍字是心上一把刀!讓紅妹多幹家務,受苦容易!婆婆的幾句話、讓你就難以忍受!「勞其筋骨易,苦其心智難!」
回復 yzfoto 2012-5-10 23:34
有不愉快的一面,也有快樂的一面,多開心點!
回復 liuguang 2012-5-10 23:49
挺不容易的,問好,祝福
回復 陳營 2012-5-11 00:30
這就是了,以你所述我覺得有個細節你和孩兒他爹沒把握好,就是婆婆在兒子家是客不是主,反之你在奶奶家也是客。婆媳矛盾的關鍵是沒把握好這個細節。最好的情形是結婚前兒子就和媽溝通好,兒子的家兒子媳婦來做主。如果忘記了事先溝通,婚後的第一次做主要做出個樣子來,也就是宣誓主權啦。再不成就是兒子要多做工作了。婆媳是特殊的朋友關係,朋友好勤走動,不投機少來往,以禮相待即可。她幫你一下你要感恩,你的微笑就是報答,那種拿孩子的教養做報答的做法是下下策。可以讓孩子與老人同娛樂,不可叫老人負責任(老人自己以為自己有責任),養不教父之過,這話放之四海而皆準。
回復 xqw63 2012-5-11 00:53
紅妹子刀子嘴、豆腐心,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不會放在心裡不開心滴
回復 寧靜千年 2012-5-11 01:07
紅妹子把貝殼村當成自己的娘家!把自己心裡的委屈、苦惱寫出來、煩惱也就蒸發了!比憋在肚裡、生悶氣強!哥們、姐們都支持你!
回復 whyuask 2012-5-11 04:29
當父母的總覺得子女是小孩。俺跟丈母娘為教育丫頭的事都經常頂起來
回復 麥薇 2012-5-11 08:27
婆媳是永恆的話題,先生的態度決定一切。只要先生和自己在一邊,其他問題都能慢慢解決:)
回復 老阿姨 2012-5-11 12:29
   很不容易,好媳婦。理解你,支持你!
回復 yulinw 2012-5-11 19:32
   不錯不錯,一定行的·~
回復 wo? 2012-5-11 21:25
總歸是一家人,這麼想的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4 19: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