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林青霞,高中交了「愛情白卷」

作者:女人話中話  於 2009-6-21 21: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女人之話|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2評論

關鍵詞:

在一篇自述性文字中,林青霞寫道:「我是個身心晚熟的女孩,高中交了愛情白卷。」這話顯得有點少年蒼涼的感覺,聽起來,似乎對於同學們都有轟轟烈烈的愛情,自己卻沒有故事可講,沒有浪漫可以回憶頗為遺憾。

  既然是在一所幾乎難以見到男性足跡的女子中學,林青霞的同學,又怎麼可能戀愛?其實,金陵女中的同學中,戀愛現象確實非常普遍,尤其是到了高中之後,仍然沒有男朋友的學生,幾乎成了稀有動物。這是因為金陵女中的對面,便是一所男中,名叫徐匯中學,那裡是男孩子的天地,正好和金陵女中形成鮮明的對比。  無論什麼形式,都無法阻擋青春的潮動。這種男女分校,反倒給這些青春期的孩子們秘密戀愛,提供了特別的方便。至少,男女學生們進行交往,不會暴露在老師們的鼻子底下,即使他們戀愛談得天翻地覆,老師也往往毫不知曉。

  林青霞在《自述》中寫道:

  在台北金陵女子中學,我有個綽號叫「奧莉薇婭」,即《大力水手》中的女主人公,主要是我們倆在外形上有些相像。在那時,我並不是班級上特別活躍的文藝分子,但擺脫了三重鎮上令人感到窒息的寂寞,在那裡,我還是很快樂的。我們經常進行郊遊、野餐、露宿,也舉行文藝活動,唱歌、跳舞、演話劇。很多同學已是雙宿雙飛了,但我依然如故。有些同學說我清高,也有些同學說我太孤獨。其實,我只是感到有種飄忽的感覺。我想,我在演《我是一片雲》中充分的體現了這種感覺。話說回來,在台北金陵女子中學那段時間的生活,我真的很快樂的。

  據林青霞介紹,她並非班上最漂亮的女生,最漂亮的女生名叫毛麗娟。她的美貌,不僅在金陵女中受到同學的認同,甚至受到了對面徐匯中學男生的廣泛注意。而在全班所有同學中,和林青霞最要好的是張利仁。

  這種年齡的孩子,不少人都進入了反叛期,她們想方設法,要衝破學校規章的重重壁壘,甚至為自己勇於突破這種壁壘而津津樂道。林青霞所經歷的最大一次反叛行動,是為毛麗娟過生日,她們策劃了一次特別的舞會。別說是在女子中學,就是在男校,跳舞都是被禁絕的,如果誰跳舞被抓到,將是一次極其嚴重的事件。  有關這次舞會的提議緣於何人,林青霞並不十分清楚,只說有一天,張利仁十分神秘地約她出去,到東門的那間小餐廳,看到班上好幾個同學在這裡,正商量召開舞會的事。舞會當然不能在學校舉行,她們必須選定一個安全的地點,還要確定時間,費用分攤以及準備工作等情況。也不知是一種什麼心理,大家雖然很清楚這是一次嚴重的違規事件,卻沒有一個人反對。相反,每個參加這次預備會的人,都有一種特別的興奮,覺得自己正在干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商量妥當了,張利仁突然說道,不行不行,還有一件大事沒有著落。所有同學全都看著她,她說,既然是舞會,當然就需要舞伴,可是,我們的舞伴呢?沒有舞伴,怎麼舉辦舞會?總不能請自己的家人跳吧,那樣怪沒情調的。不知誰說,對面不是徐匯中學嗎?去請他們呀,他們一定樂意。

  這個提案獲得了一致通過,但也因此產生了一個新的問題,即由誰出面去邀請那些男生。張利仁在此時看了林青霞一眼,立即讓她嚇得花容失色。林青霞是一個害羞而又不善交際的女孩,別說是和對面徐匯中學的男生交往,就是同一所學校同一個年級的女生,她都幾乎沒有來往。走在路上,也經常遇到徐匯中學的男生主動和她搭訕,每次她都是驚慌失措地匆匆逃開,連應答的話都沒有一句。現在見張利仁看自己,還以為她會提議由自己去邀請那些男生。那時,她真恨不得衝上去狠狠地咬張利仁一口。

  有同學提議由毛麗娟本人來完成這項工作。毛麗娟是班上的交際花,又最受對面男生的歡迎,和那些男生之間,早已經有了交往,由她來完成這項工作,自然是最適合人選。聽到這項提議,林青霞立即如遇大赦,高聲地說,對,這件事毛麗娟最適合。毛麗娟也便當仁不讓地接受了。

  正當大家認為所有事情都已經商量妥當,預備會可以結束的時候,毛麗娟站起來說,等一等,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所有同學全都停下來,將目光轉向她。她說,我們得把風紀股長照顧好,不然,讓她知道我們辦舞會,一個小報告打上去,我們就完蛋了。聽了她的話,大家都沒了主意。毛麗娟說,我們應該派一個人去陪她。名義上是陪,其實是監視,只要別讓她發現我們的行動就成。

  聽說需要一個人去監視風紀股長黃蓓莉,所有人都暗自往後退了一下。搞舞會這樣的盛事,誰不想參加?如果被派去監視黃蓓莉,自然就被置於舞會之外了,因此,這個任務,誰都不想接。毛麗娟走到林青霞面前,對她說,你去。林青霞不明白這樣艱巨的任務為什麼會落到自己頭上,有些驚訝地說,我?毛麗娟說,對,就是你。因為在我們這裡,只有你不會跳舞。

  其他同學見沒有點到自己頭上,全都樂得順水推舟。

  林青霞雖然心裡不樂意,卻也沒有出言反對,此事就這樣定了。

  舞會定在星期六,上午的第四節課是班會,班會一結束,林青霞便開始履行職責,一路陪著黃蓓莉去了她家。吃過午飯,她又陪著黃蓓莉去逛街,然後去看電影。

  黃蓓莉是精明的,她已經聞出了某種味道,因此問林青霞:青霞,今天是不是有什麼事?我看大家全都魂不守舍的,連你也看上去怪怪的。林青霞大吃一驚,擔心事情敗露,連忙解釋說,沒……沒有啊。說過之後,又覺得這樣解釋沒有說服力,接著說,大概是前天數學小考,大家都考得不錯,心裡高興吧。

  黃蓓莉對於林青霞以及全體同學的行動,顯然產生了懷疑,她進一步問:那你為什麼要請我看電影?

  林青霞拙於言辭,腦子轉得卻快。她說,你忘了?上禮拜我遲到,你放了我一馬。

  事情總算是掩蓋過去了,可別的同學在Happy,她卻不得不陪著黃蓓莉逛街,請她吃冰淇淋,請她看電影,心裡既無聊又委屈。坐在電影院里,心卻飛到了舞會現場。好在那幫同學還算夠意思,關鍵時刻沒有忘掉她。

  電影剛剛開演,旁邊突然出現「林青霞外找」的字幕。知道她在這裡看電影的,只有那幫同學,她暗吃了一驚,還以為舞會出了什麼事,連忙悄悄地跑到場外,見到的是一個大男孩。那男孩顯然對林青霞有印象,見到她,立即迎過來,問道,你就是林青霞?林青霞說,是的。你是……男孩說,我叫劉茂吉。她們叫我來接你去跳舞。

  聽說接她去跳舞,林青霞心中一喜。轉而一想,自己的任務是監視黃蓓莉,如果跑去跳舞了,將黃蓓莉獨自留在這裡,豈不是要穿幫了?劉茂吉說,沒關係的。現在電影已經開演,她肯定不會離開的。等電影快散場的時候,我再送你回來。  跟著劉茂吉回到舞場,全場所有的同學包括她不認識的徐匯中學的男生,全都站起來歡迎她。那一刻,她感覺到了同學的盛情和隆重,獲得了一種英雄般的禮遇。自然,她的虛榮心,也因此得到了一種滿足。

  毛麗娟果然無愧金陵女中校花的稱號,在徐匯中學有著超強的號召力,由於她的出馬,徐匯中學男生中的帥哥,幾乎被她一網打盡。同學們也十分夠義氣,知道她在為大家作出犧牲,便給她安排了一個最高大帥氣的男生,他就是劉茂吉,徐匯中學高二(2)班的頭號帥哥。

  林青霞不會跳舞,劉茂吉也不會,兩人只好走到舞場中間瞎跳。對於劉茂吉的名字,林青霞並不陌生,只是第一次將這個名字和面前這個人聯繫起來。跳舞的時候,她問劉茂吉,我聽說,你是徐匯中學鋒頭最健的男生,籃球打得好,功課也非常捧。聽了這一番讚詞,劉茂吉顯得有些害羞,回應說,我也聽說,你是金陵女中最高的三個女生之一。三高畢竟不是三美,在林青霞看來,這樣的話不算讚美,她不置可否。

  一個多小時之後,劉茂吉將她送回了電影院,她又回到了黃蓓莉身邊。  這次舞會,徹底洞開了金陵女中和徐匯中學男女生之間交往的大門,時隔未久,便已經成雙成對,卿卿我我。很多人都是在那次舞會上認識,然後留下彼此的聯繫方式,漸漸走到一起的。也有些人,通過舞會上認識的男生和徐匯中學另外的男生有了交往,從而找到了自己理想中的白馬王子。

  林青霞是少數的例外之一。從她和劉茂吉的對話可以看出,她對這個帥男孩的印象是不錯的。劉茂吉對她顯然也很有點意思。日後兩人在路上偶爾也會遇到,劉茂吉甚至一直試圖和她套近乎。林青霞並非不想和他交往,可她畢竟羞澀,心理上總有一種「男女授受不清」的傳統觀念作祟,遠遠見到劉茂吉走過來時,她總是在最後一刻紅著臉轉身走開。時間一久,人家自然會認為她不願意交往,再遇到,便裝著不認識一般。

  林青霞將這一切歸於身心晚熟,她回憶說:「我那時並不是清高,只是身心晚熟,對一切都很難有一個明確的想法。正如一片雲一樣,不知所來,不知所終,這正是我那時的寫照。有一次,我和秦漢在新加坡義演合唱《我是一片雲》,唱得我淚流滿面。其時,我是想起了我的高中時代。」

  人生往往如此,每個人都會經歷一個懵懵懂懂、混混沌沌的時代。這個時代有長有短,有遲有早。有些人,在少年時便已經豁然明白,也有些人,直至人生的終點,還仍然糊裡糊塗。這個世事洞明、豁然開朗的過程,通俗的說法稱為開化,儒家稱為不惑,禪家稱為頓悟,是一種人生的境界,或者說是一種心理完全成熟的狀態。

  中學時代的林青霞,離這種狀態,差距非常之大。她也非常清楚,母親一直希望她通過聯考躍入龍門。

  可以想見,林青霞中學時的壓力巨大。她一直為自己的成績深深地憂慮,卻又不明白,身邊的那些同學,成績何以會如此之好,她們到底是怎樣做到的。

  聯考放榜那天,她和張利仁一起去看榜。榜上沒有她的名字,也沒有張利仁的名字。那時,她被一種巨大的恐懼籠罩著,不知道該怎樣向自己的母親交待。突然,看榜的同學中,有人哭了起來,哭聲迅速傳染,頓時傳出一片哭聲。她也抱住了好友張利仁,兩人失聲痛哭。

  父母的態度,沒有她想象中激烈,只是斬釘截鐵地對她說,去報補習班,明年再考。同時說,人生經歷一次失敗不是什麼大事,俗話說,失敗乃成功之母,只有那些經歷過失敗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到成功的喜悅。

  一切沒有林青霞想象中嚴重,但就心理壓力來說,比狠狠地痛打一頓,更令她承受不起。明年再考,等於讓她再受一遍刑。她自知不是讀書的材料,實在是不想再讀了。她甚至相信,即使再考幾次,自己仍然不可能考上。那種熟悉的壓迫感,再一次找上了她。她無力反抗,傷心而又絕望地將自己關在家裡,稀里糊塗地過了幾天。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09-6-21 21:56
SF  晚熟也有晚熟的好。
回復 sj5820 2010-12-26 06:19
讓我想起我的中學時代。你一定也是台灣人吧。文風很熟悉。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7 21: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