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的外婆

作者:酸柚子  於 2012-10-10 04:4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81評論

     其實我對外婆並不甚了解,見過她有數的幾次都是我母親帶我去看望她,上海人叫去外婆那白相。

      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外婆住的房間和外婆的基督徒身份。

      我外婆住在一石庫門的弄堂里,後門進去上樓梯一轉就是外婆住的地方,不是二樓,而是夾在一樓二樓之間一個以前放雜物的地方,有十幾平方米大,約一米二高的一個空間,有窗戶能見日光。印象深是因為大人進去都要彎腰,而我當時還小(不到十歲吧),可以直著身子進去直來直往,覺得很開心,當然後來幾次漸漸地個子長高,我也是要彎腰進去了。外婆就孤身一人住在那個直不起腰的小房間里。

      說實話,外婆的基督徒身份,剛開始在我不到十來歲的心中,是很神秘的,還些許帶著恐懼的成分,因為那時的教育,帝國主義在中國辦的教會和育嬰堂連在一起,好像那些修女都是特務,還有食吃嬰兒的習慣,所以,外婆深陷的眼窩和癟癟的嘴巴,總不能讓我有慈祥的感覺,她那一口寧波話說著「阿拉信亞蘇(耶穌)的怎樣怎樣。。」,總讓我覺得很遙遠的感覺,不能親近。當然,外婆招待的牛奶(用奶粉泡的)和餅乾,我還是很喜歡的(每次都是那種一樣的杏仁餅乾,小小的圓圓的,以致於現在我看見那種杏仁餅乾,就想起外婆那張瘦瘦的臉)。所以,小時候媽媽說去看外婆了,我還是很欣然前往的。

      外婆的事,是我大一點,聽我母親陸續提起的。

      外婆嫁外公前,都各自有段婚姻。我外公是前妻去世,留下個男孩(也就是我舅舅)。外婆卻是帶了個女孩(上海話就是拖油瓶)嫁給我外公的。我外公是家裡長子,所以前妻留下的那個男孩是長子長孫,很為家裡的婆婆,我母親的奶奶(寧波人叫阿娘的)看重。以前的老觀念,後娘是不會對前妻的子女好的,一家老小眼睛都盯著外婆,生怕她虐待了我那舅舅,我舅舅也從小被灌輸了後娘不好的想法,時刻都要和後娘作對。寧波人家裡的婆婆規矩很大,外婆又是二婚過來,很不被婆婆喜歡,再加上嫁來后和我外公又生了個女孩(也就是我母親),外婆的日子之難過,可想而知。

      事情好像是出在我母親五六歲時,外婆端湯時被我舅舅故意拌了下,把湯撒在了我舅舅身上,激起了軒然大波,不為婆婆所容,只得掃地出門,當時外婆還想帶我母親一起走,但不被允許,只能帶走當時帶來的那個女孩(我母親同母異父的姐姐)。我母親之後就這樣被奶奶(阿娘)帶大,滿腦子也被灌輸了被親娘拋棄的想法。直到我母親二十幾歲成年懂事後,才找到親娘,母女相認。那時,外婆已經住在了那個直不起腰的房間里,當初帶走的那個女孩(我的姨媽)也已嫁人離開了。

      在母親的敘述中,那個阿娘當然是個惡婆婆,我外公對我外婆如何,母親沒怎麼說,我也不得而知。我當然希望他是個孝子,只是出於母命無奈逼妻出走。外公之後活到了九十多,再未重娶(我外婆也未再嫁),我想(也是希望)他們還是有感情的。我外公外婆都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們是認識后一起受洗信主的,還是以前就各自信主,我母親也不甚了了。後來母親還想促合他倆複合,外公倒沒表示反對,但外婆卻說,都這麼老了,還是算了。

      在我讀初中的一個秋天,外婆去世了,在殯儀館成殮時,她的許多教友也來參加,當司儀說向遺體鞠躬時,她的教友說:阿拉信亞蘇的,只向主鞠躬。那時是70年代末。
1

高興
23

感動
4

同情

搞笑
5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1 個評論)

回復 早安太陽 2012-10-10 04:50
酸柚子好像沒試圖渲染什麼或酸什麼,只是平淡的敘述。我讀了,卻很感動,也有很多的同情。願逝去的,安息;活著的,安心。
回復 dwqdaniel 2012-10-10 05:10
這個故事不酸,有點苦澀。
回復 xqw63 2012-10-10 05:12
苦命的人
回復 孔甲己 2012-10-10 05:13
柚子變種了,有苦又有甜。
回復 酸柚子 2012-10-10 05:45
早安太陽: 酸柚子好像沒試圖渲染什麼或酸什麼,只是平淡的敘述。我讀了,卻很感動,也有很多的同情。願逝去的,安息;活著的,安心。 ...
沒想酸什麼,只是見到園裡在寫外婆,突然有種衝動,寫寫自己的外婆。謝謝你的感動。
回復 酸柚子 2012-10-10 05:45
dwqdaniel: 這個故事不酸,有點苦澀。
也不能老酸
回復 酸柚子 2012-10-10 05:46
孔甲己: 柚子變種了,有苦又有甜。
在別處寫的交作業
回復 dwqdaniel 2012-10-10 05:47
酸柚子: 也不能老酸
下次來點甜的柚子。
回復 活水湧泉 2012-10-10 05:54
嗯,外婆好可憐,嘆息一聲。
回復 瑋哥 2012-10-10 05:56
俺外婆也是上海的寧波人
回復 xoyuanfen 2012-10-10 06:14
   看得眼淚水落下來了。
回復 卉櫻果 2012-10-10 06:40
而是夾在一樓二樓之間叫組貳層擱,外婆好可憐~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2-10-10 06:51
外婆可憐,不過這也說明了傳統中國社會婦女的地位。
回復 酸柚子 2012-10-10 06:55
xqw63: 苦命的人
其實人生在世,就是受苦來著
回復 酸柚子 2012-10-10 06:57
活水湧泉: 嗯,外婆好可憐,嘆息一聲。
同嘆,小時候不覺得,現在年齡越老越覺得世事多艱那
回復 酸柚子 2012-10-10 06:57
瑋哥: 俺外婆也是上海的寧波人
寧波阿娘罵起人來凶的很
回復 酸柚子 2012-10-10 06:58
xoyuanfen:    看得眼淚水落下來了。
別說,我寫到後來,也是眼淚汪汪的
回復 酸柚子 2012-10-10 06:59
卉櫻果: 而是夾在一樓二樓之間叫組貳層擱,外婆好可憐~
那種房子,我也就在我外婆那看見過,整體彎腰待在裡面,唉
回復 酸柚子 2012-10-10 07:01
meistersinger: 外婆可憐,不過這也說明了傳統中國社會婦女的地位。
確實,那時候,男人要趕老婆走,老婆只能圈鋪蓋了
回復 徐福男兒 2012-10-10 07:03
娓娓道來,不勝唏噓。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16: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