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夏令營舞文弄墨參賽]在French Quarter打工

作者:酸柚子  於 2012-7-11 05: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66評論

關鍵詞:, , 密西西比河, 爵士樂, 發源地

      上次提到在French Quarter打工,大家應該能猜到我抵達美國的第一個城市,對,就是新奧爾良,The Big Easy,爵士樂的發源地,又叫月亮彎城(Crescent City),地處在密西西比河的入海口,沿密西西比河呈一新月狀。20年前我行走在新奧爾良的River Walk上,看著河對岸的碼頭和飛架的密西西比大橋,彷彿是在看上海外灘對岸的浦東和黃浦江上的行船,初離故土的柚(游)子,最難忍的不是清貧拮据的生活,而是濃濃的思鄉之情衍生的無法排遣不能釋懷的寂寞。如今,物是人非,密西西比河對岸依舊是荒蕪的草灘和破舊的碼頭,外灘對岸已是高樓林立的金融中心(看翻老的陸家嘴),但我心中卻故鄉變他鄉,他鄉成家鄉了。以前念念不忘的上海,只能永遠存在心底和偶爾的夢境之中。

      新奧爾良還有個名字,叫Sin City,指的是這個城市的墮落和放蕩,城中的French Quarter以旅遊,酗酒和色情業聞名,之中的Bourbon Street,更是酒吧和脫吧比鄰,夾之以Cajun CuisineCreole Food為主的各種餐館。我就在其中的一家Creole Kitchen做酒保,收銀兼經理(BartenderCasherand Manager)。

      初來美國,最大煩惱還是語言,雖然我小學就開始學英語,中學加固一邊,大學又是一邊,那全是應付考試的,所以托福雞阿姨能手到擒來不在話下,但到了美國,還是成了聾子和啞巴,特別是南方口音的New Orleanians,更是不知他們所云,記得初來2年內,最害怕的是接電話,當面會話還能看錶情口型猜出點意思,電話就抓瞎了。所以,當室友畢業離城需要找人接替他法國餐館(他的話)的工作找到我時,我還是很猶豫的,怕聽不懂別人說話干砸了,但後來還是豁出去,去那老闆應聘攬活了。現在回想,我還是很感激那位哥們室友(他後來也是去某地開餐館了,學的博士學位也浪費了),自從在那打工后,短短几個月,不僅學會了英文的各種污言穢語,而且在不知不覺中發現自己能開口講話,再也不怕接電話給客人direction了。語言,書本上學不會的,還得實際使用才能流利熟練。

      所謂法國餐館,老闆是個台灣商人,是當地華人工商會(以前的華僑組織,又說以前帶有黑社會的性質,不詳)的頭,低價租用了工商會在Bourbon Street上的產業,開了個Cajun餐館。廚房是個黑人廚娘做大廚(Chef),雇傭一群黑人在裡面做菜洗碗的。外面基本是白人waiterswaitress伺候客人,有時也有一個兩個黑人waiters,老闆自己有大生意要做,不來餐館,需要一個在金錢上信得過的人看在店裡,這個角色,就有俺,一個老實巴交的中國留學生,充當了。老闆在招聘這個酒保收銀兼經理時,一不看有沒有配過酒,二不看英文好不好,只看人對不對自己的脾性,誠實與否和不要求高薪。於是,俺就擇日上班了。

      酒保,就是給客人倒各種啤酒,葡萄酒和配製雞尾酒,好在是餐館的吧台,沒有sitting customers,只是招待接受客人的order后把單子交到吧台,再由我倒酒或配酒,雞尾酒我有一本Bartender Guide,憑咱分析化學課程的試管技巧,冰塊加酒加果汁,兩天的工夫,俺就是專家了,只要記得一個訣竅,想取悅客人,多加酒精,你就是一個very good bartender了。

      收銀,其實這也是老闆雇傭我的主要原因,信得過咱。餐館一天的營業金額,全是進入我那個小小的收銀機,晚上關門后,再由我取出結算完畢,放入餐館的保險櫃里,老闆一周來取一次。老闆規定,金額差入,每天不能超過10塊錢,周末忙時,餐館會有45千美金的營業額,憑咱中國人打小練就的計算天才,我每天的誤差,不會超過一塊錢。但每天的結賬計算,還是蠻瑣碎耗時的,有現錢的,信用卡的,waiter在信用卡里的小費兌現,有時付busboy現金的,算完快的也需半小時,金額不對再返工就得1個多小時。餐館11點多關門,等客人走後,結完賬,也就12點快1點了,回到家基本都是臨晨1點以後的事。所以在美國開餐館掙錢的辛苦,我那時就深有體會。

      經理,就是廚房由Chef廚娘管,外面餐廳,wait staff由我管。我手下一般有2busboys三56個招待(waiters or waitress)和一個door person領位(hostess or host)。Busboy一般是1516歲的黑人小孩(老闆的兒子暑假也會來打工),wait person是白人多,door person一般找年輕漂亮的女孩,有段時間也有個70多歲的白人老頭,餐廳到外面街道(就是Bourbon Street)有個長長的走道,需要door person領位進來。我去上班后,原先的經理(也就是我室友哥們)帶了我段時間,就離開了,我又在學校里替老闆找了個中國留學生做part time和我替換,當然我做周末加2個周日。我平時是開門前到餐館(我和chef有鑰匙),等第一班的waitersetup tables,督促busboy沖洗走道,打掃餐廳,晚上也是最後個離開鎖門,我一般會留一個busboywaiter和我一起離開,以策安全。我一周給wait staff排一次班,這裡面誰做周末誰做那個班,對掙錢多少,很有講究,俺一般盡量做到公正公平。我還負責招聘,當然也炒人魷魚,有誰quit了,我會叫busboy去門口貼個helper wantedor wait person wanted的牌子,一般當天就會有人進來,補充空缺。

      老闆雖然不來餐館,但不說明老闆不管不控制餐館,老闆控制餐館的方法,就是每件事,每筆帳都要寫下來,客人點的菜,要的酒,每樣都得寫下來,我收的每筆錢,都得打入收銀機里的記錄紙上。有時waiter忙,客人點的酒,沒寫下單子,隨口和我說了,老闆關照是絕對不給他酒的。餐館的wait staff吃飯,一律寫單子,20%off,廚房staff吃飯fried food免費,但不得外帶,每天剩餘的食品,一律倒掉。我曾抓住過一個busboy把一盒fried shrimp放垃圾桶裡帶出去,被俺抄了魷魚。

      在餐館打工,知道掙錢不易的道理。也了解到人善會被人欺。剛去餐館的時候,由於英文不好,對人多傻笑。然後那班waiters就開始欺負人了。Wait person的工資,當時餐館只付2美元一小時,收入主要靠小費,餐館規定waiter的小費,還要拿出20%分給busboybartenderdoor person,叫tip out。合理不合理,我不知道了,反正我去以前就是這樣。我剛去的時候,busboy就老和我反映誰誰誰tip out少了。開始還臉嫩不和那些waiters計較,但長此下去,就覺得那些傢伙有點欺人太甚了,這不僅有我bartender的份,還有busboydoorman的份,所以有次就找一個特摳門的傢伙,一張張賬單核實,那餐館都是遊客來吃飯,小費一般都是20%左右,非得那傢伙拿出相應的份額才算完。事後,doorman對俺說well done。慢慢地,那些waiters也知道柚子也不是總是甜的(nice)。

      餐館打工的,其實就是美國底層的人群了,特別是廚房裡,全是黑人,偷懶是常事,偷東西的,你就得要睜大眼睛。和這班美國朋友打交道,nice絕對是不行的,不久,俺就能F words滿嘴地和他們針鋒相對了。曾抓住個洗碗的偷喝啤酒,雖廚房歸Chef管,但啤酒是俺的地盤,就叫他走路了,為此還被那黑人兄弟威脅了俺的生命,聲稱I am deadWell,那個威脅讓俺緊張了好幾天。當然,和廚房staff長期相處,也不覺得黑人有什麼特別可怕,其中還是有講義氣很仗義的哥們。我和Chef就是好朋友,她菜做的好,但就是動作太慢,周末忙起來的時候,她是不能on the line,否則出菜太慢客人要complain的,但我每天晚上吃的飯,她會親手為我做,特想念她的拿破崙雞,是雞胸脯加crab meat拌特殊的white source。有時下班晚了她錯過了擺渡船,我會給她ride。廚房裡的2廚叫Fat,是個五大三粗的傢伙,缺顆牙有點像Laurence Fishburne,混熟了也很哥們,外面如有客人無理撒野,他會出來叉手一站,基本能解決問題,俺還和他去釣過魚,鉤上的魚都讓我拿回家了,帶骨頭的魚他們不會吃。其實我知道Fat也偷喝啤酒,但既成了哥們,也就眼開眼閉了,再說老闆也損失得起。Wait staff和我和得來,有個叫Chuck的,是個白人,當時也就20來歲,腦後勺上有道2寸來長的刀疤,說是在Correction Penitentiary里打架得的,以前是個drug dealer,那會正假釋,已經改邪歸正,交了個跳脫衣舞的女朋友,說wait table掙錢比dealing drug來的心安。那傢伙經常在wait table期間把單身的美女顧客勾引上,下班后同去hotel銷魂。

      坐在辦公室里,想起以前的日子,雖然有時累得夠嗆,有時還會為安全擔心受怕,但現在腦子裡全是些美好的回憶。我的那些朋友們,現在你們又都在做些什麼,衷心地希望生活能善待你們,祝福你們。

Chuck and me

Chef and me

      (下回再講Mardi Gras時賣啤酒的事。)


高興
2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3

支持
6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66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2-7-11 05:23
思路清晰,尤其是第一個自然段,把我帶進了你早期的域外生活。
回復 懶懶貓 2012-7-11 05:26
板凳1
回復 fanlaifuqu 2012-7-11 05:32
打開就知道是好文,不急著搶沙發,慢慢讀。跟著文字回到了多年前的新奧爾良。對你的能力,勇敢,智慧讚嘆不已。早就該寫了!讓我也想起了剛來的歲月。與現在來的不一樣,那份磨練是財富。
謝謝柚子!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5:37
總裁判: 思路清晰,尤其是第一個自然段,把我帶進了你早期的域外生活。
上茶。謝謝閱讀。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5:40
fanlaifuqu: 打開就知道是好文,不急著搶沙發,慢慢讀。跟著文字回到了多年前的新奧爾良。對你的能力,勇敢,智慧讚嘆不已。早就該寫了!讓我也想起了剛來的歲月。與現在來的 ...
謝謝翻老。有些事情,再不寫下來就快忘記了。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5:40
懶懶貓: 板凳1
懶貓今天還蠻勤快的
回復 foxxfam 2012-7-11 05:44
中餐館是大部分新移民必經之路
回復 遠洋副船長 2012-7-11 05:45
投一票!
回復 總裁判 2012-7-11 05:45
酸柚子: 上茶。謝謝閱讀。
但是現在看和離鄉前看,是不一樣的。僅憑你第一段,現在看抱有同感,而出來之前看的話,則一定當作是輝煌人生的序曲來聆聽,還極大地受著感召:到外國去,到西方去,到人生最需要的地方去!
現在固然覺得,當時的無知是蠻好笑的,不過笑過之後,讓我重新選擇,我還是選擇你的第一段,無怨無悔,這不僅是美國偉大,而且我們原來的國家還是老樣子,所以至少有一半人,到現在還想出來輝煌一下人生。
回復 懶懶貓 2012-7-11 05:45
酸柚子: 懶貓今天還蠻勤快的
   柚子滴參賽文,俺當然要獻花滴!!!!
回復 白露為霜 2012-7-11 06:34
你可真能跑。幾天前還在澳洲看孩子,一轉眼就來美國了。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7:07
foxxfam: 中餐館是大部分新移民必經之路
是練口語的捷徑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7:07
遠洋副船長: 投一票!
謝謝捧場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7:08
總裁判: 但是現在看和離鄉前看,是不一樣的。僅憑你第一段,現在看抱有同感,而出來之前看的話,則一定當作是輝煌人生的序曲來聆聽,還極大地受著感召:到外國去,到西方 ...
當然,選擇出來的,大多數都留下了,回去的不多。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7:09
懶懶貓:    柚子滴參賽文,俺當然要獻花滴!!!!
謝謝美女的鮮花,得意ing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7:09
白露為霜: 你可真能跑。幾天前還在澳洲看孩子,一轉眼就來美國了。
你記錯了吧,俺啥時候去了澳洲?
回復 懶懶貓 2012-7-11 07:11
酸柚子: 謝謝美女的鮮花,得意ing
   俺更得意,柚子在支持俺們呢!
回復 白露為霜 2012-7-11 07:13
酸柚子: 你記錯了吧,俺啥時候去了澳洲?
白紙黑字。

http://my.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60831&do=blog&id=153833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7:13
懶懶貓:    俺更得意,柚子在支持俺們呢!
原來你就是那個「親近貝殼村」啊?
回復 酸柚子 2012-7-11 07:14
哦,我是聽說那裡便民了,沒去那裡親身體驗。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0 23: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