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蘆笛: 舊作:人民圖騰:一個並不開心的笑話

作者:light12  於 2012-10-4 16: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4評論

 

時間: 22 1 2005 00:56
作者:蘆笛罕見奇談 發貼, 來自 http://www.***

人民圖騰:一個並不開心的笑話


蘆笛


黨文化對中國人思維方式的影響無微不至,無所不在,而且似乎無法擺脫。海外無論是擁共派還是反共派,無論政治觀點如何對立,考慮問題其實都是同一路數。

剛出國時頗迷戀香港的反共雜誌《爭鳴》、《九十年代》和美國的兩《春》(最初只有一《春》),看來看去就倒了胃口,覺得和讀「兩報一刊」也沒太大區別。「蘇東波」那陣子,雜誌上一片鴉鳴雀噪,動不動就引孫大炮的「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老蘆當時就在心裡罵:扯什麽臊,這「世界潮流」到底是怎麽個流法,怎麽流了幾千年還是連一點餿水都淌不到中國來?要不是英國鬼子象宋老三兩口子那樣上咱這兒來賣大煙,咱們便再過幾千年也還是男耕女織,理想境界不是「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便是「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知道「民主」是麽生?什麽「民主鬥士」,信奉的還不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客觀規律」,只是把「共產主義必然實現」改成了「民主必然實現」罷了。

然而民主志士們就是看不見這些明顯的事實和簡單的道理,偉大領袖「造反有理」的「鬥爭哲學」,將他們的智商幾乎降成了負值。在他們以為是「順世界潮流而行」者,其實是逆民心的蠢動。如此折騰,自然要與人民漸行漸遠。可笑的是他們碰得頭破血流還不自悟,愣是看不出自身陷進去的那個悖論:既然「世界潮流,浩浩蕩蕩」,您就乾脆坐等牛頓的蘋果自行墮地得了,當什麽職業革命家呢?

但他們就是悟不出自己的荒謬,只敢在心裡操人民的娘。借他們個膽子,他們也不敢象老蘆這樣站出來說大實話,大聲宣稱民主制度的實現既不是什麽「客觀規律」,也不是「世界潮流」,更不是人民自發鬥爭贏得的,而是一小撮精英志士努力的結果。世上一切理論,從來都是一小撮臭老九發明出來再教會大眾的。沒有經過教育的大眾,借赫魯曉夫描寫核戰爭中的民兵的話來說,不過是一堆肉。

為什麽他們不敢看到這個真理?因為不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官定的宗教都是「拜民教」。如同國共兩黨同奉孫大炮為護國祖師一般,無論是哪種社會都把「人民」當成圖騰頂在頭上。林肯的名言是「民有,民治,民享」,偉大領袖則說:「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這些都是人類發明的最大謊言,而且永遠不會被戳穿,因為無論是誰做政治家,都知道民為「載舟之水」的道理,都知道歌頌人民是最簡單、最有效的媚俗邀寵把戲,都怕跟人見人嫌的「精英主義」有什麽牽連,只有老蘆這樣熱衷於歡呼「皇上其實精光著溝子」的老頑童,才會忍不住硬要去捅破那層窗戶紙。

這種「拜民教」把人民當成了全知全能、一貫正確的上帝,離歷史的真實不知相去多少光年。如果說人民從來不會錯,希特勒是誰選上去的?當年的日本軍國主義者難道又不代表民意?莫非咱們的大躍進、文革不是人民戰爭?如果說這些國家不是民主國家,人民受了欺騙、愚弄和利用,那麽當年民主的老英在中國賣不成大煙,人民選出來的下院為什麽又要同意開戰,開武裝販毒的先河?

這是從道義的角度說,從利害考慮上說又何嘗不是這樣?隨便舉個例子:法航是我見過的最糟糕的國營公司,不但服務第一下流,而且年年虧損,政府早就想把它賣給私人,然而人民就是不答應,因為那就意味著大批人失業,於是政府便只有年年往裡貼錢,累得跟咱們的朱總對付「三角債」似的。凡有公有制的國家,人民的智慧就是要和市場經濟規律反著來,您說這人民會不會錯?

其實,「人民」不是什麽看不見摸不著的神物,不過是由象你我一樣的一個個庸人組成的。如果你我沒受教育,必然就是蠢材。一個個蠢材加在一起,哪怕加到十三億,也不過是十三億各懷私心的蠢才而已,並不會突然莫名其妙地就成了諸葛亮兼活佛。恰恰相反,沒有精英組織領導的一大群蠢材聚在一起,干蠢事、錯事、壞事的幾率就要大增,因為雲集的蠢材特別容易因別人的煽情而衝動,衝動起來又互相傳染,連不怎麽蠢的材都會給身不由己地卷進去。所以,把蠢材們胡亂集合在一起,就象把鈾塊堆積在一起一樣,會「量變引起質變」,引起「蠢瘋鏈式反應」。這就是「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的正解。

卑賤者最愚蠢,這永遠是個真理。這不是因為他們天生蠢笨,而是因為社會剝奪了他們學習、閱讀和思考的機會和時間。所以,教育引導他們便是臭老九義不容辭的責任。這就是腦、體力勞動社會分工的真義。指望體力勞動者有什麽至高無上的「集體智慧」,猶如強迫大腿代替大腦想問題。論「尊重群眾的首創精神」,誰也比不上我黨,然而「技術革命與技術革新」的群眾運動,從來就沒運動出個英國式的工業革命來,只造出了「小土群」、「衛星田」、「車子化」、「滾珠軸承化」、「裝帆大車」之類的人間奇迹。

這麽簡單的道理,我怎麽也不明白為什麽那些「民主鬥士」就是悟不出來,反而以為人民會不經教育和訓練,就會自動掌握民主社會運作的那套複雜程序。

這「拜民教」的第二個教義,是以為人民是推動歷史發展的主要動力。歷史當然是人民寫的,然而那筆不但是一小撮精英塞給他們的,就連提綱也是精英們事先寫好的。群眾扮演的角色,和那些刻下《蘭亭序》、《醴泉銘》、《多寶塔》的石匠們也差不多。所謂「群眾運動」,從來都是精英們運動群眾,其操作程序偉大領袖早就講得清清楚楚了:「首先要使先鋒隊覺悟」,然後再把某種思想灌輸給群眾,「統一思想,統一部署,統一指揮,統一行動」,「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人民只不過是精英意志的執行者,是他們官能的延伸而已。

中國社會自身的發展史,有力地批駁「人民是歷史發展的火車頭」這一媚俗謬論。論人民的數量,從古到今誰也沒咱中國的多,然而這麽多的人民,兩千年下來就愣是沒把中國推動一市寸,「百代都行秦政法」一直行到晚清。為什麽?因為精英們設計出來的社會是一種靜態社會,而人民就是怎麽折騰也跳不出如來佛的掌心,突不破既有模式。直到孫文的黨徒和中共去莫斯科學了列寧主義來,用列寧的建黨方式訓練出了一小撮紀律如鐵、意志如鋼、百戰不殆的精英,組成社會的「神經系統」,發動、組織、操縱了人民大眾那些「肌肉」,才以少勝多、以弱敵強地兩次征服全國,帶來了中國社會的全面變革。這歷史當然是人民創造的,但如果沒有大腦和神經,人民不過是龐大的一堆癱瘓的瘦肉,體積雖然壯觀,卻決不會煥發出能量來打人或打鐵,只配讓鎮關西鄭大官人細細切成精肉餡子。

外國的歷史又何嘗不是這樣?美國從頭到尾就是一個精英設計出來的「人造」國家,日本的明治維新也是一小撮志士狐假虎威、利用天皇的神威強加給人民的自上而下的改革。雨果的《九三年》中早就說過,如果絞死盧梭、伏爾泰、孟德斯鳩、狄德羅那幹人,後來也就不會有什麽法國大革命。沒有拿破崙南征北戰胡打一氣,促使歐洲的現代民族國家形成的民族解放運動又如何開場?就連今天的民主代議制,又何嘗不是一小撮精英在那兒代人民而議?

精英不但通過人民間接創造歷史,而且直接書寫歷史。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武器是人類改變和創造歷史的最強大的工具之一,然而除了古代的大刀、長矛、弓箭、盾牌,從來福槍到坦克、飛機,直到原子彈、氫彈、核潛艇、航空母艦,有哪一項是勞動人民發明出來的?希特勒的閃電戰不但一度改變了歐洲的地圖,而且導致大英那「日不落國」的衰落和美蘇兩霸的崛起,更導致了戰後第三世界的民族解放運動,而這閃電戰的由來,完全是一個英國軍事學者提出來的理論。

破壞如此,建設又何嘗不如此?過去那些科學家不說,如今代表現代生產力的,不是什麽已經消亡的無產階級,而是實驗室里那些穿白大褂的臭老九。現代的信息產業革命和生物產業革命,已經、正在、還將給人類社會的發展帶來深不可測的影響,這場革命又與工農大眾有什麽相干?

當然,不是說人民群眾在社會發展中一點作用都沒有,這種作用非常大,古人早就作出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歸納。當然,這結論和老祖宗許多別的歸納一樣,有失偏頗:朱全忠那個禽獸得天下靠甚麽民心?辮子兵呢?不過,它還是含有許多真理。準確地說,我覺得,「人口眾多」和「地大物博」一樣,都是一種資源。

偉大領袖把這一點參悟得非常透徹。他說:「世間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個可寶貴的。在共產黨領導下,只要有了人,什麽人間奇迹都可以造出來。」偉大領袖這裡的著眼點,和西方人道主義者完全不同。他不是把人命看成是世間最寶貴的東西,而是把人民看成是潛力最大的資源,是最有價值的工具。說得刻薄些,他對人民的歌頌,如同大車老闆稱讚拉車的健騾長了一身好膘一樣。不幸的是,客觀地說來,在很大程度上他是對的。無論在東西方,人民都是被政治家們作為一種政治資源來看待的,只是利用的方式有別。民主社會是把這種資源開放給所有的政客們,讓他們象阿拉斯加的淘金者們一樣各顯神通,去把自然資源化作自己的本錢,誰「淘金」的本事最大,誰便能當總統。而獨裁社會則將這種資源壟斷起來,不許別人染指。

「拜民教」的第三個迷信,是以為人民會天生歡迎民主自由。其實,盧梭早就說過:人民一旦喪失自由,就再也不會覺得自由可貴。人民總是短視的,只看得到眼前的既有利益,決不願「現鐘不打打鑄鐘」,為著政治家許諾的未來的好處輕易放棄手中抓住的那隻鳥。如果你問人民:舍自由而何求?答曰:白面饃饃!

在面臨重大改革時,普通人民總是憂心忡忡,對未知的未來深懷疑慮而對現狀充滿留戀。當年俄皇亞歷山大二世解放農奴,那些「靈魂」們竟因失去主子而痛哭失聲。八十年代中國農村實行大包干,我親眼見到許多農民熱淚橫流,以為從此拆了金橋,只有討飯的份了。對砸鐵飯碗,我的工人朋友沒有一個不罵娘的。如果民主自由代表著更多的風險和機會,大多數人只會拒絕,只有他們嘗到甜頭時,才會真心地擁護社會改革。以為人民會自發喜歡民主,這種春夢只有對人民毫無了解的臭老九才會做。對愚民來說,自由使人害怕。

老蘆在此痛詆「拜民教」,不是想拆中國民主事業的台,而是想探討在中國實行民主的路。民主制度的優點,不是林肯的「三民」鬼話,而是權力的分散與制衡,它從根本上保證了社會的廉潔,並為社會各階層的利害衝突提供了談判桌與達成妥協的手段,使得社會上各階層的利益都得到適當照顧。它不但在道義上是正確的,從功利的角度上來看也是合理的,但其本身並不能保證為繁榮所需的經濟自由和物質條件。不幸的是大多數中國人卻把它看成了是富國強兵的魔術武器,以為那是點石成金的手指頭。而民主志士不是口蜜腹劍的偽君子,就是天真到信奉「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的「拜民教」傻子。在我看來,這就是中國民主社會如此難產的原因。

解決這個難題的正確途徑,在我看來,還是必須造就一批把民主當作宗教信仰的志士,這些人信奉「民主教」,但既不把它當作為自己謀利的冠冕手段,又不天真到去盲目「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尊重群眾的首創精神」,而是在體制內一點一滴地進行民眾的啟蒙教育,一點一滴地改革現行政治體制。其實眼前就有成功的榜樣:為大陸人嫉恨和鄙視的日本人和我們有相似的歷史文化背景,卻成功地實行了社會和平轉型。中國大陸社會需要的,就是一大批那種在體制內推動日本現代化的仁人志士。


2001年1月29日
ZT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tsueict 2012-10-4 19:02
It has indicated some/kind tendencies of  '世界潮流'  that the '70  年代'  of formerly 《九十年代》 flattered  clearly the Beijing Adminastration and its leaders then shown from their majarity works and the attitude of its publisher/cheif-in-editors Mr. Li Yi, considered by most of its readers as well as non-readers. Li retired from what he devoted his life time to few years after Hong Kong returned to China in '97.
回復 light12 2012-10-4 19:35
tsueict: It has indicated some/kind tendencies of  '世界潮流'  that the '70  年代'  of formerly 《九十年代》 flattered  clearly the Beijing Adminastration and  ...
謝謝
回復 總裁判 2012-10-7 04:02
好文章。人民的服裝在領袖身上,領袖的動力在人民身上;服裝可以成為領袖的偽裝,動力可以成為領袖的暴力。
回復 light12 2012-10-7 04:24
總裁判: 好文章。人民的服裝在領袖身上,領袖的動力在人民身上;服裝可以成為領袖的偽裝,動力可以成為領袖的暴力。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8 22: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