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蘆笛 屈原的自戀與他戀

作者:light12  於 2012-6-25 20: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29評論

 時間: 25 6 2012 04:59  

作者:蘆笛蘆笛自治區 發貼

昨天是端陽節(若在中國,應該是前天了吧),理應談談屈原應景。無奈昨日太疲倦,睡了足足一天才醒。今日又花了不少功夫去研讀《周髀算經》與《九章算術》,讀完又寫那無聊之極的爛文字。若非被人指為造謠犯,則我也不至於做這些無用功。當然,非此也不能令我發現陳子同志還是給出了勾股定理的通式的,過去我的介紹確實錯了。從這點說,理應感謝人家的指控,雖然帽子太大頭太小,而且說的完全不在地方,畢竟可算歪打正著吧。

之所以想起屈原來,倒不是端午節真跟他有什麼鳥相干,而是見佳佳驚奇而天真地問道:「老菜對泡妞手法根本毫無認識,他們是如何解決個人問題的?」繼而又與鍾小赤佬交頭接耳,悄悄說什麼:「有沒有覺得老菜們對人際關係的解讀和我們完全不一樣?那份叫真的勁兒,我看不懂。」小吃佬趁機優越一把,答道:「這些老幫菜早被時代淘汰了。就怕自己被淘汰,還把背時的價值觀強加在自己孩子身上。說真的,我有時在老蘆身上,也會找到優越感。這個老古董,活該你比我大了30多歲。」

我看了只覺啼笑皆非。老實說,我最討厭我孩子的,就是他動輒嚷嚷「代溝」,似乎我輩老菜完全不可能理解他那淺薄的青春煩惱。忽一日,他又無限鄙夷地對我重彈這濫調,我於是棒喝曰:

「愛情不是你們這代人發明的!你爸當年也曾年輕瘋狂痴迷過!而且,自人類有史以來就是這樣的!!!這幾萬年下來,無非是一代又一代人重演那早就演過億萬次的老戲,什麼新鮮把戲都沒有!!!有什麼無法理解的?!!難道新新人類就不是人類?!!」

這本是現代人早就該明白的千真萬確的真理。如果在這上頭翻得出什麼花樣來,那古人的那些悲歡離合又如何能打動現代人的心弦?所謂青春期的煩惱,乃至人類一切情感,完全可以、而且已經用分析法(也就是所謂的「還原論」)落實到一些小分子化學物質的作用上去了。

例如我老人家六十過後,便再也沒有了色心(說好聽點就是浪漫的感情),這不過是因為體內睾丸酮的產量銳減罷了。而困擾我終身的憂鬱癥狀,無非是腦內單胺神經遞質(monoamine neurotransmitter)平衡失調罷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引起許大痛苦的這幾個單胺化合物,其分子式卻都非常簡單,人工合成毫不是問題。

廣而言之,人類所謂「個性」、「情感」等等複雜現象,雖被雨果描寫為比天空與海洋更浩瀚深邃,其實全都是這些簡單的有機小分子在作怪。它們的結構在不同個體中完全一樣,其效應也歷幾萬年而毫不改變。人體無非是個早就編好程序的機器人。到一定時刻,原來錄下的程序便開始執行,於是各種內分泌激素就開始合成釋放出來,配合腦內的神經遞質,引出某種效應。老到一定時刻,它們的分泌就逐漸減退。這呆板的程序就這樣一代又一代地重複播放,可每代人卻都以為遇到了為他們特有的問題,乃是隔代人絕對無法理解的。其實,個體差異只表現在遺傳決定的腦內單胺遞質是否平衡而已,所謂「性格」,諸如天性是樂觀還是悲觀,是曠達還是焦慮,是敏感還是遲鈍,是細心還是粗放等等,統統是這平衡決定的。如今用拮抗劑阻斷有關的受體就可徹底改變病人的性格。說到底,那被雨果誇張為比天空或海洋更浩瀚的內心世界,不過是一堆化學反應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壇內的小幫菜(或如佳佳簡稱的「小菜」)的煩惱,難道又不是那張播放了幾萬年的老唱片?簡單到可以輕易歸類。佳佳無限悵惘地懷念青梅竹馬,無非是「虛榮心戰勝了真實的愛,惜乎過了此山無鳥叫」引出的惆悵與悔恨,而「第一束玫瑰」述說的則是「我愛的人到不了手,而追求我的人卻偏偏是無法忍受的俗骨」。至於前段令小鍾死去活來的悲劇,就更是永恆的悲劇。古代就不說了。即使是現代,也有美國電影《愛情故事》與日本電影《生死戀》。那演的是60-70年代的年輕人的悲歡離合,絕對是老菜的故事,可與小菜們的悲劇又有何區別?

正因為此,兩千年前屈原寫下的《離騷》,才會在青年蘆笛的心頭引起強烈的共鳴。我在舊作中交代過,屈原曾是我最熱愛的詩人,而《離騷》則是我最熱愛的長詩,青年時代一讀再讀,反覆吟哦,幾乎每次都情難自已,淚灑青衫。讀多了,雖非《長恨歌》、《琵琶行》那樣能倒背如流,但警句都能琅琅上口。

過去我一直以為那是屈原的所謂「愛國情懷」(也就是「憂國憂民情懷」 )打動了我。但前段偶爾在網上看見有人說屈原是同性戀,我立即想起了至今難以忘懷的那些警句,越想越覺得此言非虛,屈原的確是同性戀,而《離騷》確實是失戀后寫下的情詩。

司馬遷說:「《離騷》者,猶離憂也。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窮則反本,故勞苦倦極,未嘗不呼天也;疾痛慘怛,未嘗不呼父母也。屈平正道直行,竭忠盡智以事其君,讒人間之,可謂窮矣。信而見疑,忠而被謗,能無怨乎?屈平之作離騷,蓋自怨生也。」其實說得也對也不對。「離騷」確實是「離憂」,訴說的是離開楚懷王后的痛苦,但那並不完全是「信而見疑,忠而被謗」的忠臣的怨恨,更是被情人拋棄后的痛苦。通讀全詩,可以相當確鑿地說,屈原乃是楚懷王拋棄了的具有濃厚女性氣息的男寵。

這女性氣息首先表現在屈原的自戀上,他異常喜愛採擷與佩戴香花香草:

「扈江離與辟芷兮,
紉秋蘭以為佩。」

「朝搴阰之木蘭兮,
夕攬洲之宿莽。」

在那沒有香水的時代,要打扮自己,增加吸引力,當然只能佩戴香花香草。這需求量是如此之高,以致他必須自產自銷,而且生產規模還相當大:

「余既滋蘭之九畹兮,
又樹蕙之百畝。
畦留夷與揭車兮,
雜杜衡與芳芷。
冀枝葉之峻茂兮,
願俟時乎吾將刈。
雖萎絕其亦何傷兮,
哀眾芳之蕪穢!」

據楚制,一畹等於30畝,九畹就是270畝,種那麼多的蘭花,還要種一百畝香蕙,在田埂上還要見縫插針地種上留夷、揭車、杜衡與芳芷等各種各樣的香草,這消耗量真夠大,品種也夠繁多的。

當然,詩歌里的數據不是數學里的數據,多為誇張用語。只有無恥如郭沫若者,才會去坐實「卷我屋上三重茅」與「新松恨不高千尺,惡竹應須斬萬竿」,從中推斷杜甫是漏劃地主,住的是蓋了三層茅草的「冬暖夏涼,比瓦屋還舒服」的茅屋,而光出售一萬根竹子收入就非常可觀。不過,即使屈原種的那些香草香花只有一畝,那也足以說明他的打扮狂了。

眾所周知,毋庸置疑,一般只有女人才會使用香水,而佩戴香草香花就更是女人的專利了。可屈原卻在詩中反覆強調他的這個習慣。他不但佩戴香花香草,還頗懂插花之道,亦即把花草編織成美觀的藝術品,而這也是女性的絕活,至今日本女人還在干:

「擥木根以結茝兮,
貫薜荔之落蕊。
矯菌桂以紉蕙兮,
索胡繩之纚纚。」

他的女性潔癖甚至發展到了妙玉的地步,烹茗的水也得是從梅花上掃下來的雪,還要裝進瓮里,埋在地里三年,好讓細菌大量繁殖:

「朝飲木蘭之墜露兮,
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姱以練要兮,
長顑頷以何傷!」

這意思是:

「早上飲用木蘭花上的露珠啊,
晚上進餐秋菊落下的花瓣。
只要我的情感真的美好而又精純啊,
就是長久憔悴又有何妨?」

本人才拙,譯詩無法押韻,對付著使吧。需要說明的是,原詩偶數行押韻,多為每四句換一韻(有例外)。記得余冠英解釋道(不敢保證是不是他,畢竟是四十年前讀過的東西),那「英」字楚國人讀為「央」,因此與「傷」押韻。

如此潔癖,到了不顧身體健康的地步,我看跟妙玉也相差不遠了。黛安娜王妃若知兩千年前有此中國知音,定會在因節食而多次昏倒前慷慨吟誦:「苟余情其信姱以練要兮,長顑頷以何傷!」

他的愛美之心不但不屈從於健康需求,也不受君王阻擾:

「既替余以蕙纕兮,
又申之以攬茝。
亦余心之所善兮,
雖九死其猶未悔!」

「你既因我佩戴香蕙撤我的職,
又禁止我採擷白芷。
但這是我心愛的事啊,
就是死上九次我也絕不後悔!」

他不但喜歡佩戴香草,飲露餐花,而且還喜歡奇裝異服:

「制芰荷以為衣兮,
集芙蓉以為裳。
不吾知其亦已兮,
苟余情其信芳。

高余冠之岌岌兮,
長余佩之陸離。
芳與澤其雜糅兮,
唯昭質其猶未虧。」

「把荷葉製成上衣,
將荷花製為下裳。
世人不了解我就算了,
只要我的情感真的芬芳。

高高地戴上我的帽子,
長長地拖著我的飾佩,
華美的外表結合了芬芳的內心,
我光明的素質絲毫未虧。」

他喜好修飾甚至到了頭可斷血可流的地步:

「民生各有所樂兮,
余獨好脩以為常。
雖體解吾猶未變兮,
豈余心之可懲?」

「人生各有愛好啊,
我唯獨愛好修飾,習以為常,
就是肢解了我也不改初衷,
難道我的心還會理睬那些懲戒?」

譯詩連押韻都顧不上了,丟人,不過原詩此處似乎也不押韻。總之,這人孤芳自賞,顧影自憐到了這個地步,哪有絲毫男子漢的氣概?

真正令他痛不欲生的,還是楚懷王拋棄了他: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
反信讒而齌怒。」

「君王全然不知我的滿腔柔情啊,
反倒聽信讒言而暴怒。」

「余固知謇謇之為患兮,
忍而不能舍也。
指九天以為正兮,
夫唯靈修之故也!

曰黃昏以為期兮,
羌中道而改路。
初既與余成言兮,
後悔遁而有他。
余既不難夫離別兮,
傷靈修之數化。」

「我也知道說實話沒什麼好處,
可就是放不下,忍不住。
指九天作證啊,
那完全是君王的緣故!
原來說好黃昏就是佳期,
誰知道你半道改路!
當初你也曾與我山盟海誓,
沒想到卻又後悔,逃進了歧途。
我根本不在乎與你分手
恨只恨你如此無常反覆,」

這完全是戀情,不是什麼忠臣之心。若真是「信而見疑,忠而被謗」,那哪來的「曰黃昏以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初既與余成言兮,後悔遁而有他」?

那麼,楚懷王為何拋棄了他?原來,那傢伙是個雙性戀,玩膩了男寵便轉向女性:

「怨靈脩之浩蕩兮,
終不察夫民心。
眾女嫉余之娥眉兮,
謠諑謂余以善淫。」

「恨只恨大王您淫邪放蕩,
始終看不到我的一片痴心。
那些女人嫉妒我的儀容,
造謠說我天性荒淫。」

這兒的「民心」常被誤解為現代的「民心」,其實古「民」字也通「人」,這兒是屈原自指。

如同一切失戀者一般,他也曾怨恨時運不佳:

「曾歔欷余鬱邑兮,
哀朕時之不當。
攬茹蕙以掩涕兮,
沾余襟之浪浪。」

連擦眼淚都要用香蕙,這人的潔癖也太過分了些。但他認定的被棄的真正原因,還是女人們的嫉妒以及君王不識好歹:

「時曖曖其將罷兮,
結幽蘭而延佇。
世溷濁而不分兮,
好蔽美而嫉妒。」

在妒恨交加的強烈刺激下,他也一度想改變自己的性取向,試圖去愛上女人,「及榮華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詒」。先後追求過偽托為「宓妃」、「簡狄」、「有虞之二姚」等姑娘,但最後還是放不下老情人,不能不哀嘆:

「閨中既已邃遠兮,
哲王又不寤。
懷朕情而不發兮,
余焉能忍與此終古!」

「香閨幽深迷茫啊,
君王又久不悔悟,
愛上你卻又不能表達,
我怎忍受與此終古!」

因此,看來楚懷王是個兼收並蓄的雙性戀,而屈原不幸過於痴情而專一,對女人毫無興趣,所以不能不為楚懷王倚紅偎翠而打翻陳年山西醋罈子。這點也能從其作品中得到旁證,他誇耀過自己出身如何如何顯貴,卻無一字提及夫人子女,可見即使結了婚,太座也是聾子耳朵。

所以,這才是他自殺的真正原因,也是我在青春時代如此熱愛《離騷》的真正原因,其實我那是借他人酒杯,澆自己塊壘,讓那些痛苦而優美的呻吟,代我抒發失戀的痛苦(1?老菜也會泡妞,也會失戀?不但會,而且比小菜更浪漫。小菜只知道送花請客,老菜則是以情詩勾引心上人。天下有多少淑女有過如此浪漫的待遇?可惜我明珠暗投了也,唉)。

只是我早在初中就學會了游泳,不可能以那種方式自殺(記得《馬丁•伊登》說,主人公馬丁•伊登原是水手,最後當了作家后卻以自沉的方式自殺。我覺得這是荒唐的捏造,給淹急了自然會本能地拚命游到水面上來,豈會如傑克•倫敦說的放棄划水,自己沉下去?)。幸虧我沒那麼做,不然誰會去划龍舟救我,還往江里扔粽子?光那糧票就不知道攢上一年還夠不夠,更何況那陣子糯米根本就買不到。

在我看來,這才是《離騷》的正解。過去把屈原的悲憤完全看出是忠臣情懷(「愛國主義」則是西學東漸后追封的),我覺得是對屈原的一種糟踐。事實上,同性戀情也是戀情,並不比異性戀差到哪兒去,比對君王的愚忠就更不知高出多少了。可惜古人不懂心理分析,把這戀情錯當成忠臣之心,於是忠臣們紛紛效法,也就紛紛淪為臣妾。「忠」玩到了這個地步,也就成了「妾婦之道」了,而所有「信而見疑,忠而見嫉」的忠臣們,便統統淪為令今人噁心的棄婦,其中以王安石《君難托》的直白最噁心:

槿花朝開暮還墜,
妾身與花寧獨異?
憶昔相逢俱少年,
兩情未許誰最先?
感君綢繆逐君去,
成君家計良辛苦。
人事反覆哪能知,
讒言入耳須臾離!
嫁時羅衣羞更著,
如今始悟君難托。
君難托,
妾亦不忘舊時約。

由《離騷》唱下來的老調竟會變成這惡俗狀,這大概是終身自戀成癖、失戀仍不忘尊嚴的三閭大夫萬萬沒想到的吧。

ZT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1

支持
1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9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2-6-25 22:07
欣賞的是蘆笛的文筆和博學,以及他的觀點。
從歷史角度來說,屈原是考古或曰待考證的對象,根本沒啥什麼標準答案,就看各人各發揮了。
回復 mosville 2012-6-25 22:39
也許屈原誰都沒戀,失業後作詩打發日子而已。
回復 賭博客 2012-6-25 23:38
這磚不是拍你,是拍蘆笛。班上有空再具體。
回復 甜,不甜 2012-6-25 23:49
其實全都是這些簡單的有機小分子在作怪 (zt)   哈哈哈~~  將浩瀚的宏觀,微觀粒子化。這樣一來。問題能看的不透徹嗎? 不論屈原是忠君還是鍾情,單就蘆笛的「透視眼」就要贊一下。謝謝分享,有意思極了~~
回復 chico 2012-6-26 00:40
厚道一點吧,一個文人何必如此消遣一位古文人?蘆笛不怕因果報應。
回復 light12 2012-6-26 01:21
總裁判: 欣賞的是蘆笛的文筆和博學,以及他的觀點。
從歷史角度來說,屈原是考古或曰待考證的對象,根本沒啥什麼標準答案,就看各人各發揮了。 ...
有道理
回復 light12 2012-6-26 01:21
mosville: 也許屈原誰都沒戀,失業後作詩打發日子而已。
鬼知道
回復 light12 2012-6-26 01:22
賭博客: 這磚不是拍你,是拍蘆笛。班上有空再具體。
歡迎批判
回復 light12 2012-6-26 01:22
甜,不甜: 其實全都是這些簡單的有機小分子在作怪 (zt)   哈哈哈~~  將浩瀚的宏觀,微觀粒子化。這樣一來。問題能看的不透徹嗎? 不論屈原是忠君還是鍾情,單就蘆笛的「 ...
有道理
回復 light12 2012-6-26 01:23
chico: 厚道一點吧,一個文人何必如此消遣一位古文人?蘆笛不怕因果報應。
蘆笛不信教,歡迎批判
回復 賭博客 2012-6-26 01:33
1。真可惜,蘆笛讀了這麼多遍離騷,居然讀不懂那是一首寫靈魂的詩歌。所以,得出了什麼潔癖說,也就不奇怪了。因為,他不懂得靈魂是不能被穢物玷污的。
2。蘆笛搞不清楚現代的同性戀與古代的同性知己的區別。拿現代墮落的東西去套用古人,說明他頭腦的思維定式。
3。在一些細節上,比如那個「善淫」,蘆笛完全以現在的理解給註釋成了天性荒淫。其實,這個詞在當時是代表「是非」。再如對「女」「汝」的通假視而不見,或故意歪解。從這些細節上,更體現了這位文化先鋒實為墮落文人。
回復 mosville 2012-6-26 01:58
light12: 鬼知道
你看咱們都在這裡寫詩,誰戀誰啊?大概都是自戀呢。
回復 chico 2012-6-26 02:44
light12: 蘆笛不信教,歡迎批判
因果報應可不在於人信什麼。天道無親。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6-26 07:05
mosville: 也許屈原誰都沒戀,失業後作詩打發日子而已。
他戀來著, 整天"湘夫人"長"湘夫人"短. 看楚辭俺別的木有記住就記住"湘夫人"咧. 一等一的大美女,要不然屈原也不會天天念念不忘.
回復 mosville 2012-6-26 09:06
黑山老貓: 他戀來著, 整天"湘夫人"長"湘夫人"短. 看楚辭俺別的木有記住就記住"湘夫人"咧. 一等一的大美女,要不然屈原也不會天天念念不忘. ...
他喜歡的,未必你喜歡。他幾千前的古人,審美觀和你不見得一樣。我看你和他性格都不一樣呢,他文筆當然無人可比,可一個大男人,整天哼哼唧唧,後來又跳江自殺,大家說這是愛國主義。瞎扯淡,如果愛國都去自殺,中國人今天早就死絕了。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6-26 09:27
mosville: 他喜歡的,未必你喜歡。他幾千前的古人,審美觀和你不見得一樣。我看你和他性格都不一樣呢,他文筆當然無人可比,可一個大男人,整天哼哼唧唧,後來又跳江自殺, ...
"湘夫人"是個曲筆. 湘者楚也, 湘夫人就是楚王妃鄭袖. 史載鄭袖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屈原惦記半天也正常. 他也不是自殺的, 是被楚王發現他和鄭袖的私情后被幹掉的. 粽子就代表屈原的死法. 屍體被裝進布袋困結實了扔進水裡. 划龍舟代表當年追兵追逃走的屈原. 古人講色字頭上一把刀, 誠不欺我.
愛國是鬼扯, 春秋時期, 大臣朝秦而暮楚者甚多. 很多人都是在諸侯國跑來跑去找工作. 孔子自己不也是跑遍列國么. 什麼愛國主義, 都是老共的意淫.
回復 light12 2012-6-26 10:00
mosville: 你看咱們都在這裡寫詩,誰戀誰啊?大概都是自戀呢。
  
回復 light12 2012-6-26 10:03
chico: 因果報應可不在於人信什麼。天道無親。
因果報應同意,蘆笛對屈原的解讀你認為錯了?
回復 chico 2012-6-26 10:05
light12: 因果報應同意,蘆笛對屈原的解讀你認為錯了?
我覺得不像一篇中性的研究論文。有些情緒在裡頭。
回復 light12 2012-6-26 10:11
賭博客: 1。真可惜,蘆笛讀了這麼多遍離騷,居然讀不懂那是一首寫靈魂的詩歌。所以,得出了什麼潔癖說,也就不奇怪了。因為,他不懂得靈魂是不能被穢物玷污的。
2。蘆笛 ...
咱不懂,你去跟他辯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2 14: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