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祭奠母親

作者:笙簫難默  於 2014-4-11 06: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絮語親情|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46評論

關鍵詞:清明節, 家人, 父母, 親情, 祭奠

       去年十月的一個夜晚,傳來噩耗,母親猝然離世,事先沒有任何預兆,也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雖說母親年事已高,可仍然沒想到這麼快母親就離開了。悲痛之餘,對母親的依依不捨,始終縈繞在心頭,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不敢細看母親的遺物,不敢回憶和母 親相處的一幕一幕,坐在電腦前,滿心的思念和滿腹的訴說,卻寫不出一字一語。躺在床上想著母親的生前,總會淚流滿面,夜不成眠。清明節過了,還沒有寫出祭奠的文字,滿心都是愧疚。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母親的受難日。我選擇休假在家,遠離工作,遠離家人,一個人靜靜地祭奠我的母親。我坐在電腦前,翻看自己七年前開始寫的關於母親的文 字,第一稿是在2008年,第二稿在半年以後,第三稿在2009年,第四稿在2010年底。六年了,一直都沒有截稿,沒有能讓母親在有生之年看到,只是因為感覺這些文字不能淋漓盡致地表達我的內心和對母親的感激與眷戀,是想寫得更好一些再讓母親看。可是現在,母親再也沒機會看到了。今天,就讓我以這篇不盡人意的文字,沒有修改也沒有更新,完全是三年多以前的口吻,來祭奠我離世半年的母親,希望母親在天之靈能夠看到聽到,願母親安息

      二十一年前,離開父母邁出國門的時候,並沒有想到從此再沒有機會陪伴雙親,侍奉老母。當時父親已然診斷出患有肺結核正在住院,他仍然帶著口罩到火車站送行。記得母親陪我到了北京,一起在大姨家住了幾日後,親自送我出了國門。父親去世后,母親曾到德國和我們住了幾個月後我就辭別老母,到了加拿大。然後移了民,接著又生了兩個雙胞胎兒子,從此忙忙碌碌撫養小兒,做博士后,找工,回學校再讀書,再找工。一路走來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竟再沒有機會和母親相聚廝守。後來孩子們都大些了, 母親也上了年紀,不能再在空中飛來飛去了,我只能回國去看母親了。可是每次回國都是來去匆匆,很難再和母親安安靜靜地廝守幾天。離開后滿心都是內疚和遺憾。每每想起母親那滿頭的銀髮,蹣跚的步履,還有那因嚴重耳背而時時展現的困惑的神態,淚水就會模糊了我的雙眼。

    
媽媽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姥爺是個商人,二十年代末從老家到北京闖蕩,掙下了一份家業。媽媽在三十年代隨姥姥來到北京和姥爺團聚,過的是富家小姐衣食無 憂的生活,小學中學大學一路上下來,也算是一名知識女性。四八年解放前夕受同班的一位女地下黨員的鼓動,放棄了還有半年就能拿到的畢業證書,離開了生活了十幾年的京城,輾轉來到了解放區,進了華北大學。這是一個共產黨培養幹部的學校,在這裡媽媽受到了共產黨的啟蒙教育。因此媽媽還是個背叛了資產階級家庭的革命幹部。但是媽媽並不是一個徹底的革命者,在華大時仍然念念不忘北京,不忘那個溫暖熱鬧的大家庭,夢想畢業后還回到北京工作。其實當年媽媽離家投奔解放區時,是得到了後來成了資本家的姥爺的同意的,所以姥爺也是個開明人士。因為想回北京,媽媽竟拒絕了申請入黨,還拒絕了幾個老八路幹部的追求。可是儘管如此,到最後媽媽也沒有夢想成真,媽媽被分配到了天津。後來成了老姑娘的媽媽經人介紹和門當戶對的爸爸結了婚,在天津安了家。幾年後媽媽在北京生下二姐時想盡辦法把二姐的戶口落在了姥姥家,想給自己在京城留個根兒。可是文革抄家風暴時,二姐帶著北京註銷的戶口被舅舅送了回來。從此媽媽的夢想中斷。後來又幾番搬家,都沒能搬回北京,成了媽媽永遠的遺憾。

   
媽媽雖然生在富裕人家,卻是個樸實無華的人。她不善言辭,誠實待人,吃苦耐勞,走到哪裡都很有人緣。解放前上大學時常常帶家境貧窮的同學好友到家裡吃飯, 有時還接濟經濟困難的同學一些錢財。參加工作以後,和同事領導關係都很好,文革前常常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媽媽結婚前從沒做過家務和女紅,結婚後不得不一切從頭學起。幾年之內,孩子一個接一個出生,可以想象媽媽是怎麼應付過來的。只記得我們在天津時,在多倫道四箴北里的一個破樓房裡,租住樓下的一間只有十幾平米的小屋,一家在津的六口人住的非常擁擠。廚房和門廳是公用的,媽媽每天下班到家后就匆匆忙忙的準備晚飯。記憶最深的晚飯是羊肉熱湯麵。其實就是在麵湯里涮進一毛錢買來的羊肉餡,很廉價但味道很鮮美。在困難時期,媽媽下鄉勞動還不忘背回來一麻包的馬生菜,給我們做包子吃。夏天很熱,媽媽晚飯後給我們幾個孩子輪流洗澡。記得那時媽媽在廚房準備了一大盆熱水,洗完一個孩子,裹上毛巾抱著穿過過廳走道,送到屋裡的大床上,再抱起另一個孩子返回廚房去洗。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幕一直都非常清晰的留在我兒時的記憶里。當我有了雙胞胎兒子后也有了給孩子們一個接一個洗澡的經歷,才真正體會了箇中滋味。當時家裡的活都是媽媽一人承擔的,爸爸總是很晚才回來。那時候,一到星期天,改善生活就是包餃子。爸爸幫著媽媽趕劑子,可是第一鍋餃子總是爸爸先吃,然後就是孩子們從小到大排著隊吃。而媽媽卻總是那最後一個吃上餃子的人。有時餡兒不夠,媽媽就用兩個皮兒放很少的餡兒捏成帶漂亮荷葉邊的餃子。這樣的餃子雖好看但因為餡兒少味道 也差了好多。那時候肉都是憑票供應的,為了讓我們多吃上點肉,媽媽常常在包最後一鍋餃子的時候才再加點菜進去,而這樣的餃子都是媽媽留給自己吃的。現在想來,媽媽真的是很不容易。曾經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富家小姐,卻在很短的時間內變成了一個生兒育女,任勞任怨的賢妻良母。

   
我在家排行老四,三個姐姐一個妹妹。按說怎麽也輪不到我得到父母特別的寵愛。可是我偏偏從小體弱多病,隔三差五的吃藥打針。很少有連續兩周平平安安的時候,所以媽媽對我的照顧比對妹妹的還要多。我記得我很乖,打針吃藥從來不哭。有時候病了,媽媽就把我一人留在家裡,中午媽媽會趕回來看我。媽媽上班的單位坐車也要好幾站地,平常我們都是在爸爸單位吃中飯,晚上才會回家。因為我,媽媽卻需要常常這樣來回奔波。六歲時姐姐妹妹都出過麻疹了,我還是沒有出,這讓媽媽格外擔心。一有頭疼腦熱媽媽就開始焦慮不安。有一次,媽媽甚至去藥店買來發疹子的中草藥,熬了給我灌進去。媽媽因此抱著我坐了一夜。聽說半夜已經有出疹子的跡象了,但早晨又退了下去。因此媽媽對我的擔心又延續了好幾年,最終我也沒有出過麻疹。倒是媽媽抱著我在床上坐了一夜的情景在我的記憶中定格成了永遠。

   
小時候家裡很窮,父親母親的薪水加在一起還不到一百二十元人民幣。這對於一個七口之家來說,日子只能過的緊緊巴巴的。不記得穿過什麽好看的新衣服,都是姐姐們剩下的,有過一兩件好看的,那是二叔家的女兒穿小了送給我們的。我是在保定出生的,戶口遷到天津的時候,不知怎樣陰差陽錯的,生日就提前了一年。到六歲的時候,戶口仍然錯著。媽媽為了省下托兒費用,就將錯就錯地把我送進了學校。我呢,也就靠大人教著混過了入學口試,成了班上最小的學生。因為這個原因, 媽媽就對我更關照一些。記得每天早上和媽媽一起去上學。在一個市中心公園下車,媽媽拉著我的手走過一條到處都是賣小吃的街道。早點的香味總讓我不停地咽著 口水,可是隨著媽媽喊著一二三四的口號,我提起精神一路小跑地跟在媽媽身邊,很快地就穿過了那條香味誘人的馬路。記得很長一段時間,母親都是這樣一路送我到學校門口的。

   
我從小喜歡體育,每年一度的運動會都是我大顯身手的時候,媽媽很為我驕傲。記得有一年運動會,中午吃完飯還有點時間,媽媽讓我睡一會兒,說這樣下午才好有力氣比賽,我卻怕睡過了不肯。媽媽竟坐在我身邊一直守著看我安然入睡,直到再把我叫醒。從我記事的時候起,媽媽就是那個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守護在我身邊的 人。生孩子那年,因為恐懼感,特地從外地趕到媽媽身邊生產,有媽媽在身邊,真的感到很安全。十幾年前,我的孩子們還小,先生當時在加拿大東部的一所大學讀研,我一個人帶著孩子們在安大略省北部的一所大學做博士后。記得母親那時住在多倫多姐姐的家裡,我們在一個周五的下午驅車趕去探望。我是在做完一天的工作之後才離開的,到了多倫多都已經晚上九點了。也許是因為過於勞累,到家之後竟發起燒來。晚上和媽媽睡在一張床上,竟和小時候一樣感到如此的平安和舒適。有媽媽守候在身邊,很快的進入了夢鄉。第二天早上起來燒奇迹般地退了,沒有用任何藥物,母親的陪伴讓我一夜復原,不能不說母愛真的是一種神奇的力量。直到現在,一生病就會想念母親,想念母親的噓寒問暖,還有母親做的飄著香油花清澈見底的挂面湯和卧雞蛋。

   
媽媽性格內向,是一個謙和低調的人。總記得媽媽說她不會做家務,心拙口拙手也拙,就一直信以為真。等到長大了,見過許多同學和朋友的母親做的針線后,才知道媽媽的針線活雖是後來速成的,卻相當不錯。上中學以後,因為長的晚加上體質贏弱,身材比同齡人要瘦小很多,穿著姐姐們穿小了的衣服,仍然不合身還很難 看。穿著這樣的衣服上學讓我覺得很難為情,就跟媽媽發了好幾次牢騷。有一天媽媽拿出一件很漂亮的花上衣讓我試試,我穿上后發現這件衣服合身極了,加上花色漂亮典雅,我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布料。原來這是媽媽用她上大學時的連衣裙改的,做了一件上衣一條裙子,都讓我穿了。媽媽看著自己的傑作很高興,我心裡也是美極了。後來媽媽把自己壓箱底的旗袍和裘皮大衣都拿出來改成那個年代能穿的衣服,記得最清楚的就是一件大襟中式絲棉襖,我穿了好些年。還有一件裘皮半大衣,為了不那麽招眼,外面加了藍色罩衣,我上大學時一直穿著,幫我度過了那些寒冷的日子。大兒子出生后,媽媽曾每年都給他做一件貼身的小棉襖。 在眾多的棉襖裡面,媽媽這件總是最好看的,不管是面料,還是做工。出國以後,媽媽曾出來探親和我住過一段時日,我買的牛仔褲如果褲腳長,都是媽媽給改的。為了改的不留痕迹,媽媽總是把原來褲子上的原線一針一針的細細挑下來,剪短后再用原線一針一針地縫回去。媽媽現在已經不能再做針線了,可媽媽坐在那裡眯著眼就著光亮為我改褲子的影像卻永遠留在了我的記憶深處。

   
九歲那年我們全家隨父母的工作調動遷出了天津。爸爸成了教員,媽媽在財會處做會計。他們得到了較為寬敞的住房,不用再為上下班奔忙。但是三個月後文化大革 命就開始了,我們家和千千萬萬的家庭一樣遭受了空前的劫難。一開始只是抓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校長家最先受到了衝擊。我們也曾有過短短的陽光燦爛的日子。不久清理階級隊伍開始了。有一天夜裡,我從夢中被嘈雜的聲音驚醒了,睜開眼睛看見爸爸不知哪裡去了,媽媽低著頭站在屋子中間,正被造反派訓斥。家裡被抄了,所有的箱子都打開了,滿床滿地都是翻出來的東西,我們姐妹幾個恐懼的縮在牆角的被子里,一直到這些人離去。那天以後爸爸被隔離了,只剩下媽媽和我們在一起了。可是沒過多久媽媽也被下放了。從那時起,我們就過起了沒有雙親陪伴的自立自理的生活。後來落實政策爸爸終於釋放回家,卻馬上又和媽媽一起被送到偏遠的鄉下當起了五七戰士。那年我十二歲,剛上初中一年級,因為正在代表我們學校在市教育局舉辦的五七指示紀念展覽會上當解說員而躲過了下鄉的一劫。妹妹卻沒這麽幸運,被要求帶著戶口和父母一起走了。幾十年後的今天我仍然能記起當年母親是怎樣跪求工宣隊放過我,讓我留下來的。母親用她那顯得多麽微弱卻異常執著的母愛在那個瘋狂的年代盡全力保護了她的女兒。那情那景現在想起來,心裡充滿了對屈辱的痛楚記憶和對母親棄尊護女的深深敬意。

   
高中快畢業的時候父母親才落實政策返回了城市,但是很快我就被下放了。記得下鄉走的那天媽媽親自乘敞蓬大卡車把我送到村裡。三月的天氣仍然很冷,媽媽還暈車,現在回想起來真不知媽媽那一路是怎樣挨過來的。那時的我,根本不懂得媽媽凄涼的心境,完全沉浸在對未來知青生活的憧憬之中。從那時起,和母親就總是聚少離多。下鄉回城后不久,就去外地上了大學。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在當地工作,後來成了家又有了孩子,全身心都放在孩子身上,對母親卻完全忽略了。再後來又出了國,離母親越來越遠了,對母親的牽掛和依戀卻變得越來越多了,和母親聚首就越來越成了一種難以企及的奢望。

   
我的母親今年都八十九歲了,正是需要小輩陪伴照顧的年齡。 而我卻生活在萬里之外的大洋彼岸,和母親遙不可及。孔子曰:父母在,不遠遊。我實在是個不孝的女兒。在愧疚之餘,我能做的也只能是常回家看看,和母親廝守幾日,聊盡為女之孝道。我多麼希望我的母親能永遠活在這個世界上,讓我能年年都心存著回家的念想。母親啊,您可一定要保重

母親2013年春節在家中

發表評論 評論 (46 個評論)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4-4-11 07:38
感動
回復 病枕軛 2014-4-11 08:15
憶母文情深意重~
回復 長河明月 2014-4-11 08:38
老人家高壽,並得到安息。情傷亦是傷,請節哀!
回復 fanlaifuqu 2014-4-11 08:52
母親是個偉大的稱呼,你媽媽更是至高無比!
回復 笙簫難默 2014-4-11 09:38
meistersinger: 感動
謝謝!
回復 笙簫難默 2014-4-11 09:40
病枕軛: 憶母文情深意重~
母親恩德罔極,卻難以回報,悲傷!
回復 笙簫難默 2014-4-11 09:42
長河明月: 老人家高壽,並得到安息。情傷亦是傷,請節哀!
謝謝安慰!
回復 trunkzhao 2014-4-11 09:42
母女情深。母親對兒女都是無私的。
回復 笙簫難默 2014-4-11 09:43
fanlaifuqu: 母親是個偉大的稱呼,你媽媽更是至高無比!
媽媽是一個普通人,但她給予女兒的愛確實深厚而偉大!
回復 fanlaifuqu 2014-4-11 09:46
笙簫難默: 媽媽是一個普通人,但她給予女兒的愛確實深厚而偉大!
謝謝又加了相片。
回復 病枕軛 2014-4-11 09:59
笙簫難默: 母親恩德罔極,卻難以回報,悲傷!
安慰一下:節哀吧~~老人們離開我們,也是不得已的事~~
回復 笙簫難默 2014-4-11 10:15
fanlaifuqu: 謝謝又加了相片。
去年春節母親還很健康,這照片就是那個時候照的。謝謝!
回復 笙簫難默 2014-4-11 10:16
病枕軛: 安慰一下:節哀吧~~老人們離開我們,也是不得已的事~~
謝謝安慰!
回復 dwqdaniel 2014-4-11 10:19
母女情深,請節哀!
回復 心曠神怡1 2014-4-11 10:27
十分感動,幾乎是含著淚水讀完了你的文章.我母親走了好幾年了,非常想她.我媽媽以前也是北京富家小姐.她是南京人,出生長在北京,解放那年她正好大學畢業.然後到上海工作,也是和門當戶對的我父親結了婚.他們在上海住的時間最長,但都不會說上海話.我媽媽走時就我不在她身邊,她走後整整一年,我幾乎每天哭,現已好多了,望您節哀.
回復 yulinw 2014-4-11 10:44
   老媽媽天國安息~·
回復 笙簫難默 2014-4-11 10:50
dwqdaniel: 母女情深,請節哀!
謝謝!
回復 笙簫難默 2014-4-11 10:54
心曠神怡1: 十分感動,幾乎是含著淚水讀完了你的文章.我母親走了好幾年了,非常想她.我媽媽以前也是北京富家小姐.她是南京人,出生長在北京,解放那年她正好大學畢業.然後到上海
我也是一邊編輯一邊流淚。很長時間了,都不能想不能看,媽媽的離去真的很難承受,沒有了母親,人生就不一樣了。也希望你媽媽在天堂安康!
回復 笙簫難默 2014-4-11 10:55
yulinw:    老媽媽天國安息~·
謝謝你,雨林!
回復 rongrongrong 2014-4-11 11:31
母親的愛是忘我的愛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3 04: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