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哈里斯讓加州偷竊950美元不算犯罪?假的。

作者:Brigade  於 2020-10-9 04: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文|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21評論

可華人圈為什麼愛傳?

這是【破橋的不舒適區】的第 45 篇文章。本專欄主要講解思維方式和輿論分析。iOS 用戶可用 PC 端付費然後返回蘋果手機閱讀本專欄所有作品。

本文為美國 2020 大選相關,正文免費。

××××××××××××××××××××××××××××××××××××

幾天前拜登宣布選擇卡麥拉 · 哈里斯(即賀錦麗)為副總統候選人。不出預料,中文微信群裡面當日就開始傳她各種黑料,先是圖片,然後是公眾號文章。

海外中文號習慣性秒變川粉號:賀錦麗讓加州盜竊 950 美元不坐牢不算犯罪

本文應在謠言出台當天寫,但工作之餘的有限時間得用在更重要的地方——諸如 「美國新冠肆虐人卻沒多死」、「大數據證明新冠不可怕」,這些在中文圈熱傳的,全篇捏造數據和圖表的文章。謊言和陰謀論背後將會是新的數十萬人死亡,與之相比,黨派之爭不重要。

美國疫情死了接近 20 萬人,正說明謠言盛行的代價。具體到上面兩幅圖,本文只談其中 「偷搶不到 950 美元不坐牢」 這條。此後本博還將寫篇與哈里斯相關的文章,講華人圈反 S386 的思維死結。

謠言里這個說法,指的是她起草和推動的加州 Prop 47 法案(2014 年在加州全民公投通過,59.6% 支持,40.4% 反對)。這個說法的問題在於:

首先,偷盜少於 950 美元 「不算犯罪」 或者 「不坐牢」 的說法都是捏造的,正確說法是不算重罪。而且,只包括偷盜,不包括搶劫。

其次,Prop 47 雖然包含 $950 美元重罪線這一條款,但該條款卻非 Prop 47 法案所發明。它出自 2010 年加州議會通過的 AB 2372 法案 [3],後者和哈里斯並無關聯。當然 AB 2372 不止這一條,內容很多,不冗述。

加州參議院對 AB 2372 的表決記錄,是否支持重罪線從 400 美元提高到 950 美元

再次,參與起草和推動 Prop 47 法案,是哈里斯作為加州總檢察長受議院指派的職業義務,她本人並沒有對該法案發表過任何意見,相反她在各種場合認為自己應對此保持中立態度。[1] [2]

哈里斯作為總檢察長認為她對更改刑罰的法案應秉持中立

不過,有個關鍵處是說對的,就是 Prop 47 的確是個輕刑化傾向的法案。而且,它比 $950 重罪線走得更遠。

觀察當時英文媒體中反對 Prop 47 的言論,你會發現討論往往集中於 「非法持有氯硝西泮(治抑鬱的處方藥物)視為輕罪會助長麻醉強姦」、「DNA 查驗過於廣泛」、「偷竊槍支和冒用他人身份視為輕罪會影響公共安全」、「吸毒者不強制收監他們不太會主動去尋求矯正」 等等非常具體的問題。

而中文輿論則完全不同,它的攻擊點集中於一個早在該提案四年前,就已經通過的法條上。

為什麼會這樣?第一代華人圈子信息污染嚴重,且它們對左翼政策理解和接受不能。其實我們考察最上面那條謠言的重點就知道了:

1. 偷盜 950 美元不是有罪和無罪的界限,也不是坐牢和不坐牢的界限,而是重罪(felony)和輕罪(misdemeanor)的界限,輕罪在美國絕大部分州不能判刑超過 1 年。華人圈裡的謠言說的都是少於 $950 無罪或者沒事,警察不管,這不是事實。這種造謠戰術在 2016 年有效,現在依然有效。

2. 即便有些人知道第 1 條,華人圈對輕刑化的接受度也不夠。你說有效打擊犯罪,改善社會,需要把輕罪罪犯從輕發落,第一代華人移民完全理解不了。與華人圈的指責有所不同的是,哈里斯因為在某些細節堅持重刑而被左翼所批評。

3. 即便有些人知道第 2 條,也很難抗拒中文圈那些宣傳。華人圈的輿論是將 Prop 47 與加州特別是舊金山地區大規模發生的 car theft(即乘車內無人時,砸破車窗玻璃偷竊)聯繫起來的。後者是真實存在也令人厭惡的。這種敘述上的 「掛鉤」 讓華人將法案視為鼓勵犯罪的誘因——當然,他們絕大部分並不會因此離開加州。

以上這三點,我一個個說。

一、為什麼美國第一代華人會對美國的事兒 「不了解」?

在這條謠言傳出時,民主黨的支持者群里做了這麼兩個圖反擊:

民主黨華人支持者做的標語:德州 $2500 不是重罪

民主黨華人支持者做的標語,諷刺對方雙重標準

在加州把 felony theft(盜竊的重罪線)從 $400 提到 $950 之後,共和黨的大本營德克薩斯州,把它的重罪線從 $1500 提到了 $2500。看這兩個圖的意思,是說共和黨,或者說特朗普的支持者(其實這兩個群體已經高度重合)雙重標準。

但無論做這個圖的人,還是傳這個圖的人,心裡都是清楚的,對方不是雙重標準。

而是——

根本不知道德州有這回事!

**根本不知道德州有這回事!
**

**根本不知道德州有這回事!
**

嗯,得說三遍。

德州將盜竊的重罪線提高到了 2500 美元

圖:2015 年,德州議會通過 HB 1396 法案,將重罪線案值從 1500 美元提高到 2500 美元。[4]

為什麼不知道?我們要從第一代華人(即成年後從中國移民來美的群體)的特性說起,他們對政治極度冷感,這是從中國帶來的習慣。他們從來就不關心公共生活,因為在中國做這種事缺乏渠道,充滿危險,無法推動,以至於會有深深的挫敗感。

在美國,要引爆這些人的政治熱情,你好好說話、講理、宣傳、普及,那是沒用的。他們要麼不閱讀,要麼回頭就忘,因為根本不關心。

加州和其它州不同的是,它經常使用公投。所以 Prop 47 為了獲得公民支持,宣傳了好多年,對加州人來說,這法案的方方面面早就應該是常識了。但你會發現,很低級的謠言從 2016 年傳到 2020 年,在加州華人圈依然歡暢,就是因為他們對法案壓根不了解。

為什麼他們會既熱誠,又不了解呢?因為有些政治團體發現,雖然好好講理無法打動他們,但某些特定的辦法卻可以有效地調動這些人,這個辦法就是恐嚇。

偷盜 950 美元不犯罪!再不投特朗普你的車就完蛋啦!

撞死華人拿綠卡,非法移民的如意算盤,再不投特朗普你的人身安全就沒有保障啦!

推行男女同廁,偷窺狂泛濫,政策推出當天,我家旁邊的公園女廁所就有男人偷窺。叫來警察結果對方理直氣壯說自己合法,再不投特朗普你的女兒廁所都上不了!

大麻合法化,大麻店開進中小學周邊,萬聖節不壞好意的人給小孩發大麻糖。再不投特朗普,你家小孩將來就吸毒啦!

……

如果你仔細觀察,就能體會到第一代華人參政的行為規律很有意思。法案出台之前,他們沒動靜,各種聽證會一個也不去。法案一出台,微信群里一煽動,議會、政府大樓就成了華人博士們指著議員、官員鼻子罵街的菜市場,更不用說電話,早就打爆啦!

這些恐嚇,有三個特性:周期性、指向性、保守性。

【周期性】在中文輿論圈裡,危機爆發呈現周期性。比如大麻公投結束,發大麻糖的壞人就全部跳出來了。比如放鬆跨性別使用廁所,偷窺狂就全部跳出來了。比如重罪線一提高,砸車的人全部跳出來了。等到塵埃落定,這些犯罪分子在微信群里又神奇消失了。你近兩年還聽說過加州公園女廁所偷窺狂的故事嗎?沒有了。他們要等到下次同類話題處於熱點時再來偷窺。

【指向性】解決這些問題的指向性也很明確,那就是投共和黨投特朗普。街頭偷竊警察接到報案不管怎麼辦?譴責警察?改革警務問責機制?Defund the police?不,當然是投特朗普投共和黨。他們知道加州 40 多年前還是深紅州的時候,犯罪率是啥樣嗎?不知道。

【保守性】所有這些令人恐懼的議題,都是保守派議題。你問那些華人:新冠死了 17 萬你恐懼嗎?疫情都爆發半年了檢測還要六天才出結果你恐懼嗎?華人綠卡這幾年少發 15% 你恐懼嗎?H1b 停掉了你恐懼嗎?幾十萬華人留學生身份存疑你恐懼嗎?總統煽動中國病毒功夫流感你恐懼嗎?精神病人開放持槍中學老師帶槍上學你恐懼嗎?你女兒被強姦懷孕了不讓墮胎你恐懼嗎?——他們不恐懼:美國本來就這樣嘛。

而在華人圈裡,加州又是話題中心。以上那些政策,發生其它州,並不會有華人討論。但到了加州就成為華人圈的議題中心——誰叫加州華人多。那為什麼那麼不滿又往這裡跑?這個他們自己也未必意識到。只是覺得這兒經濟好工資高,華人工作也好找——但這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二、為什麼要輕刑化?

最近路易斯安那州,美國最窮的那幾個州之一,出了個新聞。州最高法院駁回了下級法院提交的重審某過往案件的動議。

為什麼下級法院想重審?因為法官回溯案卷時,認為這個案件當年判得太重。

多重呢?無期徒刑。犯人叫布萊恩特,要在牢里呆一輩子,他是 1997 年判的,現在已經呆了 23 年。

這個犯人到底有什麼罪?他偷拿了一把剪植物的園藝剪子(hedge clippers),未遂。這樣一把剪子,在今天 Amazon 上的價值大概是 20-150 美元之間。大部分剪子賣 30-40 多美元。

那為什麼會判那麼重呢?因為他此前有犯罪記錄。79 年(20 歲)他持械搶劫,被判入獄 10 年。出獄后又被判了兩次輕罪(數額很低的偷東西或假支票)。根據州法中的 「慣犯法」,判處終身監禁。假如你在中國經歷過 80 年代,就知道中國死刑罪名中有個類似的叫 「慣竊罪」,槍斃了不少人,該罪名於 97 年廢除,慣竊變成偷盜罪名下的一個加重情節,刑罰大大減輕。而美國一些州的刑法,背後差不多就是中國 80 年代的那些認識。

這類案例在該州並不新鮮,1996 年,一個名叫傑克遜的男子在該州因為偷盜一件 159 美元的夾克被捕,同樣因為此前有三次案底被判無期徒刑。

下級法官為布萊恩特的案子重審寫了很多理由,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法官說:「這個人犯罪的時候是 38 歲,我們已經把他關了 23 年,花了納稅人 51 萬 8667 美元,今年他已經超過 60 歲了,假設他再活 20 年的話,最後要花我州納稅人超過 100 萬美元。」

法官發出靈魂之問:「他就是偷了把剪刀而已啊,還未遂,為什麼路易斯安娜州的納稅人要為他支付 100 萬美元?」

這個矛盾非常醒目,即便該型號的剪刀價值高達 100 美元,他每天都偷一把,偷上 30 年,也才 100 萬美元。你要是把這筆錢直接發給他,他可以在這個最窮的州過得很舒坦,幹活貢獻社會,就算不幹活也能消費提振經濟。

但普通人是很難轉過這個彎來的。因為這涉及到人們一個根深蒂固的弱點,就是底層的那些犯罪行為,發生在自己身邊的,貼近個人經驗的,才會被他們明確地認知為犯罪行為。這些損失,才被視為個人和社會損失。什麼刑罰成本;抓捕成本;監獄運營成本;服刑人員在監獄里被發展進犯罪網路,出獄后重新犯罪的成本;重刑導致非暴力罪犯被抓捕時傾向於使用暴力拒捕的成本;看管人員成本;這些東西,是不被視為 「損失」 的,至少他們意識不到。

我經常舉一個例子,如果一個城市,突然有一天發生了 1 萬起砸車偷竊案,保證整個城市的人都氣炸了,恨不得把所有小偷全部判無期。但你仔細核算一下,假設每部車平均修理 + 誤工費用是 2000 美元,這總案值也就只有 2000 萬美元。可在洗錢、商業欺詐、貪污等等事情上,這個案值只是個小案子。情節輕微的罰點款,嚴重的判幾年幾十年,也就差不多了。對於這類犯罪,普通人不關心不了解也不懂。像華爾街在 2008 年搞出那麼嚴重的經濟危機,你想想中間包含多少欺詐案件?還不是絕大部分都迷糊過去了。

所以對非暴力的經濟犯罪施加重刑,到最後基本上就變成專門針對窮人的懲罰。從道義和公平上是說不過去的,從經濟上是虧損的。

加州其實和路易斯安娜類似,是個刑罰非常重的州。當華人圈裡在罵加州 Prop 47 及 950 美元重罪線是 「腦殘法案」 的時候,他們意識不到加州這個值已經偏低了。

全美腦殘?

在大家心目中,加州是個深藍州,各項政策應該是比全美左一些或者極左才對。不過,加州藍和新英格蘭地區(美國東北傳統工業區,最早的殖民地帶)的藍是不同的。加州藍重要的一部分是 「族裔」 藍,隨著墨西哥裔的湧入而變藍,跟東北的白左藍差異還是不小的。

加州長期秉持里根的重刑主義,檢察官包括哈里斯都有這個傾向,或者說經常要克服自己這種傾向。加州的 「三擊法」(Three strikes law,也可譯為三振出局法)特別知名,類似路州的慣犯法,多次犯罪無期監禁。儘管很多州都有三擊法,但適用三擊法的罪名遠沒有加州來得豐富。

這種方法導致的後果就是加州監獄人滿為患,監獄廁所比拼多多還擠,最終招致最高法院 2011 年的強力干預。儘管很多人相信它對犯罪是有效的。

自 80 年代起,加州因為預算崩潰,逐漸開始反思此前的政策,以降低政府支出為目標,著手降低監禁率。到了 92 年,以洛杉磯大騷亂為標誌性分野,加州變藍,並越來越藍,民主黨更加關注社會公正、教育和保障,不看重刑罰,同樣希望降低監禁率。

截止 2018 年,加州 10 萬人監禁 581 人,少於美國平均的 698 人(排美國前三位的是俄克拉荷馬 1079 人,路易斯安娜 1052 人,密西西比 1039 人)。當然,由於美國的刑罰系統在發達國家裡很特殊,所以加州這個數字依然還是太高。

美國和其它發達國家對比

考慮到無論美國和加州,人們目前對監禁這一行為的觀念發生了極大變化。而觀念會轉換為投票,投票會轉換為法律,法律會影響入獄人數。所以可見的趨勢是入獄者將繼續減少。

三、輕刑化對犯罪率的影響

最後談 Prop 47 到底對加州的犯罪率有沒有影響。目前相關研究很多,結論也並不統一。這很正常,因為對一個影響廣泛的社會政策來說,6 年是一個太短的時間段,可供觀察的數據不足。且犯罪率變化的因素過於複雜。媒體也處於一驚一詫反覆打臉被打臉的過程中。貼一系列圖表吧。

幾個關鍵時間點:

1992 年,加州以 Rodney King 事件為分野,由深紅州變成深藍州。(但 92 年總統選舉、此後多年的州長和州議院的紅藍變換均複雜,不冗述)

2011 年,AB 109 法案在議院通過,非暴力輕刑犯從州監獄分流至縣監獄或家中緩刑等。

2014 年,Prop 47 法案公投通過。

2004-1010 年,哈里斯(賀錦麗)任舊金山地方檢察官

2011-2016 年,哈里斯(賀錦麗)任加州總檢察長

暴力犯罪,加州 vs 全美

圖:暴力犯罪率。加州(深藍)vs 全美平均(淺藍)

財產犯罪,加州 vs 全美

圖:財產犯罪率。加州(深藍)vs 全美平均(淺藍)

加州犯罪的大歷史

圖:縱觀歷史,從 1960 年到 2018 年,加州的暴力犯罪率(藍色)與財產犯罪率(橙色)

如想對 70 年代起以里根政策為代表的 「大監禁」 的影響稍作了解,可閱讀我這篇文章

舊金山地區的謀殺案

圖:舊金山地區的謀殺案件。原圖主要用於說明哈里斯任職期間的謀殺案數量變動。但我個人認為謀殺案案發數量與檢察官無關,只與社會環境和政策有關。

加州砸車案

圖:加州人口密集縣的砸車盜竊案發率(2008-2018)。

最簡單好用的 VPS,沒有之一,註冊立得 100 美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2

拍磚
2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1 個評論)

回復 Brigade 2020-10-9 04:35
對於Backchina上謠言的駁斥:

這裡另外有人說BIDEN當了幾十年議員什麼也沒幹。議員是立法的,很難說個人有什麼成就。
現在你又說她(Harris)在加州什麼壞事都幹了。比如說她「第一位女性檢察長,並在2014年連任。也就在她連任期間,她起草和推動了加州 Prop 47 法案".
懂一點政治的人難以相信。她是檢察長,可以說是州司法部長,是起訴犯罪的,而法案投票立法是州議會的事,美國是這樣一個沒有三權分立的獨裁國家嗎?到現在還不是。
比如美國總檢察長是總統任命,參議院通過才行。他算老幾,可以指使參議院把這個定罪條件那個量刑標準改改?
回復 qxw66 2020-10-9 04:38
制裁共和黨!
回復 Brigade 2020-10-9 05:34
殺光6億窮人?被一封愛國大學生的公開信震驚了

這種人在中國就是共產黨或者共產黨的走狗。
這種人來到美加就是白人種族至上主義者並且想靠外國力量殺光中國人。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20-10-9 07:13
中國人造謠撒謊已經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我總有一個感覺,就是他們的背後是有什麼勢力組織在推動。接下來的問題是誰最有能力牽著中國人的鼻子走?我提一個線索:褲襠里掏手榴彈是哪裡發明的?
回復 Brigade 2020-10-9 07:22
舌尖上的世界: 中國人造謠撒謊已經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我總有一個感覺,就是他們的背後是有什麼勢力組織在推動。接下來的問題是誰最有能力牽著中國人的鼻子走?我提一個線索:
我懷疑是不是有人拿台灣或者邪教或者川普的軍師疤膿(或其同夥)的錢了,如此賣力為川吶喊。
若非看到極右和種族主義份子如此猖狂撒謊,我也沒有必要寫這麼多帖子。有幾個華人看?有幾個不是在藍州?有幾個人有投票權?無論是誰,在這裡發貼,影響力其實很小。還不如像我捐出$1000(大約)給民主黨更有效。極右們,川那麼缺錢,帶著病毒到新澤西交換贊助,你們沒有可憐他,捐幾分錢?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20-10-9 07:42
Brigade: 我懷疑是不是有人拿台灣或者邪教或者川普的軍師疤膿(或其同夥)的錢了,如此賣力為川吶喊。
若非看到極右和種族主義份子如此猖狂撒謊,我也沒有必要寫這麼多帖子
我的看法:如果看不到中共暗地裡其實更希望川普連任,那就太天真了。老賊是在從內部破壞著我們的體制我們的社會我們的文明,他是中共最得力的幫手。他現在所做的是在為連任失敗做準備,借右翼極端武裝動亂搞垮美國。那些組織不是已經在躍躍欲試了嗎?
回復 Brigade 2020-10-9 07:47
舌尖上的世界: 我的看法:如果看不到中共暗地裡其實更希望川普連任,那就太天真了。老賊是在從內部破壞著我們的體制我們的社會我們的文明,他是中共最得力的幫手。他現在所做的
共產黨,邪教,台灣民進黨,美加極右華人,逃離中國的罪犯,不約而同希望川普連任。怎麼可能?誰知道他可以先搞跨共產黨還是先來個排華法案?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20-10-9 08:00
Brigade: 共產黨,邪教,台灣民進黨,美加極右華人,逃離中國的罪犯,不約而同希望川普連任。怎麼可能?誰知道他可以先搞跨共產黨還是先來個排華法案?
功利的中國文化把所有這些沉渣凝聚在一起。
回復 Brigade 2020-10-9 08:03
舌尖上的世界: 功利的中國文化把所有這些沉渣凝聚在一起。
無論如何,說明中國人沒有核心價值觀,充滿了投機心理,沒有真正的朋友,自願做走狗,主子不需要走狗時便成了野狗。
回復 Brigade 2020-10-9 08:48
說她要為此承擔責任,就像說秘書打字也要承擔責任一樣,喪心病狂。顯然州和聯邦運行不完全一樣,很難想像參議院會找總檢察長起草法案。川污衊左派是無政府主義,他號召要解放密西根州,結果真有極右民兵要綁架殺害州長而被FBI逮捕。那麼把搶劫的重罪標準由$400提高到$950別說不是一個人定的,可是無論是誰定的,不能說不合理,你們不要搞無政府主義。難道極右傻瓜們希望50年不長工資嗎?你們怎麼不譴責德州的$2500呢?難道你們到了德州都成了億萬富翁,在加州你們就是只值$400的窮光蛋?
回復 dongbeixinan 2020-10-9 09:00
我以前知道加州只是吧$950 以下的偷盜由重罪變為輕罪,沒有了解到這麼多詳情。謝謝澄清!
很多華人自媒體對民主黨各種造謠,非常噁心!
回復 Brigade 2020-10-9 09:07
慈林: Brigade氣量狹窄,不容批評。將不同意他觀點的人拉黑。
你這樣種族主義者,想要平等嗎?要言論自由嗎?言論自由是政府的責任,而個人無法阻止他人言論自由,你可以隨便自己發貼。但是想搭別人順風車來作惡,司機完全應該把你踢下車。
慈林: 說實話,我願意生活在白人 治下的國度。不願意生活在x人治下的國度。
回復 看得開 2020-10-9 10:31
你上當了! 下三濫的老賊與川粉們一樣,無法為因老賊的瀆職死去超過20萬的美國人辨護,只有造謠抹黑對手。    2016年他成功抹黑了希拉里,指希拉里為柯林頓資金貪污。結果政府查了三年也查不出希拉里犯罪,卻是老賊全家因老賊私用慈善基金,而被政府罰了二千五百萬美元款。
回復 看得開 2020-10-9 10:38
舌尖上的世界: 我的看法:如果看不到中共暗地裡其實更希望川普連任,那就太天真了。老賊是在從內部破壞著我們的體制我們的社會我們的文明,他是中共最得力的幫手。他現在所做的
我上星期在北加州鄉村裡出差,親自聽到那些白男川粉們說:「如果聽到老賊號召,他們會衝到市區中心開槍。」 這就是老賊期待的勇敢男人。恐怖!!!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20-10-9 11:13
看得開: 我上星期在北加州鄉村裡出差,親自聽到那些白男川粉們說:「如果聽到老賊號召,他們會衝到市區中心開槍。」 這就是老賊期待的勇敢男人。恐怖!!!
不是開玩笑!這次密州武裝分子不僅僅是籌劃綁架州長,他們是要推動內戰。大選引發本土恐怖襲擊可能性相當大。紅了眼的黃川粉們到時候幹什麼?尿褲子?
回復 青若 2020-10-9 12:00
好文!謝謝分享!
回復 Brigade 2020-10-9 20:19
一篇在什麼大妓X表過的文章被轉來轉去,也是謠言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135369/article-327477.html

這篇文章的問題是,H.R.3884 - Marijuana Opportunity Reinvestment and Expungement Act of 2019,是眾議院的提案。而哈里斯是參議員。因此,不是她提出這個提案,甚至她都沒有投票權。

提案署名人:


116th CONGRESS
1st Session
H. R. 3884

To decriminalize and deschedule cannabis, to provide for reinvestment in certain persons adversely impacted by the War on Drugs, to provide for expungement of certain cannabis offenses, and for other purposes.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July 23, 2019
Mr. Nadler (for himself, Ms. Lee of California, Mr. Blumenauer, Mr. Jeffries, Ms. Velázquez, Mr. Gaetz, Mr. Cicilline, Mr. Cohen, Mr. Correa, Ms. Dean, Mr. Deutch, Ms. Escobar, Ms. Jackson Lee, Ms. Jayapal, Mr. Johnson of Georgia, Mr. Ted Lieu of California, Ms. Lofgren, Mr. Raskin, Mr. Swalwell of California, Mr. Evans, Ms. Gabbard, Ms. Haaland, Mr. Huffman, Mr. Khanna, Mr. McGovern, Ms. Norton, Mr. Perlmutter, Ms. Pressley, Ms. Waters, and Mrs. Watson Coleman) introduced the following bill; which was referred to the Committee on the Judiciary, and in addition to the Committees on Energy and Commerce, Agriculture, Education and Labor, Ways and Means, Small Business, Natural Resources, and Oversight and Reform, for a period to be subsequently determined by the Speaker, in each case for consideration of such provisions as fall within the jurisdiction of the committee concerned
回復 nierdaye 2020-10-9 20:34
我請教一下,那個violent crime, 是按照起訴數量還是最後定罪成功?
回復 nierdaye 2020-10-9 20:46
另外,有沒有零售業小業主的統計分析報告,店內小偷小摸是更少了,還是更多了。或者保險公司的數據如何等。不必要的重罰會加重社會不公,減低人改過自新的可能。類似這些定罪標準的變化,在實際生活中帶來了什麼結果,很值得細緻的比較、分析、研究。比如報案的減少可能不是罪行的減少,而是對警方失去信心。店內偷盜的增多也不見得是減輕判罰條款帶來的惡果,因為可能和就業環境、經濟形勢等都有關係。

個人對這樣的研究分析論文很感興趣。如果樓主有這方面的信息,還望指導一下。
回復 Brigade 2020-10-10 00:54
美軍士兵:特朗普說了是中國的錯 遇Chink我就開槍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8 08:46

返回頂部